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九章坚守金沙城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2484 2017-04-19 10:23:56

  黑云压城城欲摧。望着城下人山人海,军容严整,盔甲鲜明的魔教军队,李天右开始后悔了。他望了一眼崔英雄,见他面容虽然严肃,但却从容自若,正专注的看着,城下来往奔驰的魔教军队。这时魔教军队突然呈伞形散开,当中走来一人,有如众星捧月一般,围拢再中间。只见那人一身黑衣,且衣服中间绣着一只红色的大蝙蝠,头戴一顶金色的蝙蝠王冠,容貌威严,不怒自威。只见他一招手,一位金甲武士便走到了近前,双手抱拳施礼说道“教主,末将在。”冷月冷冷的说道“向城里面的挑战,去吧!”那金甲大汉诺了一声,便催马向金沙城冲了去。只见他手使一根冰铁棍,舞动如风,立马于金沙城前,便开始讨敌骂阵。

崔英雄站在城墙上,看着那大汉在城底来回奔驰,甚是嚣张。便对郑泰耳语了几句,只见郑泰先是一惊,随后便大喜,不住的点头,随后便跑下了城墙。崔英雄叫来一小校,吩咐道“把我的方天画戟和黑夜叉带过来。”那小校抱了一下拳,便退下了。崔英雄看了一眼城下嚣张的敌将,又看了看远方人群簇拥中的冷月,嘴角冷哼了一声,便下了城墙。

不多时,就听金沙城城墙上鼓声雷动,然后西城城门大开,崔英雄一马当先,那魔教将军立马问道“来将何人。”崔英雄也不答话,只一回合,便取了那人项上人头。他也不回城,却直奔魔教教主冷月的方向杀了去。

烈日下,就见崔英雄大戟舞动如飞,左砍右刺,锐不可挡,如入无人之境,又好似虎入羊群。冷月当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李天右手下竟有如此猛将,更没想到,他竟敢孤身深入敌阵。只听有人喊道“保护教主,快撤,快撤。”十几员大将护着冷月就往下撤,他这一撤,全军的阵型立马就乱了。只见郑泰一马当先,帅领数万人从金沙城中杀了出来。此时,魔教军队有如溃堤的洪水,向后逃窜。崔英雄一双虎目死死盯着冷月不放,那十几员大将见他紧追不舍,便舍命停下来前去拦阻。待崔英雄将这十几个人结果后,冷月早已跑远。崔英雄属实心有不甘,便和郑泰又猛追了一阵儿,这一追,就追出魔教军队一百多里路。待冷月收拢军队时,这一查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仗他竟损失了两成人马。咬着牙,仰天长啸,“不抱此仇,誓不罢休。”面目十分狰狞。

金沙城,李天右拍着崔英雄的肩膀笑道“英雄,好样的,干的漂亮,你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吧!”崔英雄一抱拳说道“魔教此去,一定会卷土重来,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能储备多少粮草,淡水等物资,就储存多少。做好长久战争的打算。”李天右点头说道“好吧!就听你的。”

一个月后,魔教军队果真来了,而且更加疯狂。金沙城前,尸体堆积如山,那魔教士兵如被施了魔咒一般,一批批的往城墙上爬,毫不危死。只见这次,这些魔教士兵们的额头上都缠着一条,秀了红蝙蝠的布条。十天后,魔教士兵攻势不变,任然如蚁覆之。“英雄啊,咱们是否该再次冲击他一下了!”李天右关切的问道。崔英雄看着如潮水涌上来的魔教士兵时,一皱眉说到“城主,现在还不是时候,在等等吧!”李天右看了一眼城下黑压压的敌兵,也是全身不自在,说道“好吧!再等等看。”一个月后,李天右第十五次问崔英雄何时杀出城去。崔英雄也想出城杀个痛快,但还是觉得往后在等等看,可这一个月以来,李天右总是催促自己出战,心里不免有些急躁。眼看我军坚守城池,虽然辛苦,但敌兵也早已显现疲惫之色,而我方士兵出城厮杀的情绪也越来越高,这也未尝不可出城一战,崔英雄赶忙一抱拳说道“城主,我也正有此意,这几日我观敌兵攻势渐缓,魔教士兵脸现疲惫之色,想必锋芒已锉。我打算傍晚时分出城杀他个错手不急。”李天右听完眉头一喜,拍着崔英雄的肩膀说道“好啊!好啊!英雄你要小心啊。”崔英雄抱拳说道“放心吧城主。”崔英雄转身来到城下,调配了一些精兵强将,准备傍晚偷袭之用。

微风吹过,眼见东边层层乌云吹来,遮挡了落日的余辉。崔英雄将面具缓缓放下,抽出马刀,用手一挥,城门历时大开,崔英雄大喊一声“杀!”数万人从城中杀了出去。魔教士兵见敌人杀过来了。纷纷往后跑。越追越奇怪,就见魔教士兵的步子,刚开始还是杂乱无章。可到后来却变得整齐起来。这时崔英雄突然意识到,不好,中埋伏了。但崔英雄就是崔英雄,敢忙命令士兵脱下铠甲,丢下粮食等物,兵分两路,朝敌人的两侧杀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对人马从敌人尚未合拢的包围圈中冲了出去。两对人马也不回城,而是反复对敌人进行冲杀。但敌人这次是有备而来。人马越聚越多。就在双方杀到白热化时,突然北方擂鼓喧天,一队人马,呐喊着杀了过来。只见那大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李子。原来这是李天左从黑水城借来的救兵。当这只突然而来的生力军加入战团后,行势立马发生扭转,只见魔教士兵这次又是溃不成军,远远的退了下去。当追杀数十里后,崔英雄一挥手,全队收兵。

当来到金沙城后,李天右,李天左,李天中,兄弟三人久别重逢,又打了个大胜仗,自然要好好庆祝一番。可崔英雄却辞别了酒宴,心想魔教妖人果真厉害,今天自己义气用事,险些满盘皆输,在未将魔教消灭之时,还是谨慎些的好。于是请命这几日晚,自己亲自带队巡逻。李天右见他表情严肃,知道现在情况特殊,也就答应了。又拍了拍崔英雄的肩膀说道“飞虎域,就全指望将军你啦!我们都老了,不中用了!你要保护好身体啊!”望着李天右那热忱的眼光,崔英雄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很感动。一抱拳说道“放心吧城主,我崔英雄一定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几晚,崔英雄命人将城墙周围多加装了一些火把,将城下照的犹如白昼。而他则令士兵好好休息。自打前几日魔教再次大败后,就停止了对金沙城的围攻,但他们也没有显示出撤兵的打算,而是转入积极的防守,像一个输了钱的赌徒,在伺机寻找翻盘的机会。

傍晚时分,西方天空彩霞千条,只见一群一字排开的大雁飞过,几声雁鸣过后,崔英雄突然感觉心里一阵空落落的。忽将视线转向魔教军队的阵营,长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支笛子,放在嘴边自顾自的吹了起来。那笛声千折百转,荡气回肠。“崔大哥,城主让你过去一趟,说有要事相商。”郑泰急急忙忙跑过来说道。“我知道了。”随即将笛子揣在了怀中。转过头对郑泰说到道“加强巡视,不要给魔教任何可趁之机。”说完走了。“是。”望着崔英雄远去的背影,郑泰心说要不我大哥老打胜仗呢,就是细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