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十章决战金沙城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4648 2017-04-20 04:33:33

  崔英雄来到议事厅,发现就李天右,李天左,李天中三兄弟在。李天右忙站起身迎上前去说道“来,英雄,这边坐,都是自己人,别客气。”崔英雄来到李天右身旁坐下。几人寒暄过后,李天右率先发话说道“如今魔教,要打不打,要退不退,接下来怎么办,你们几个都说说看,咱们研究一下。”完了将目光转向崔英雄说道“英雄,这次还是你先说吧!”崔英雄喝了口水说道“魔教如今士气全无,我看冷月他是想退,但不甘心,想进攻,却又不知从哪里下手。所以我认为咱们应主动进攻,并在正面战场上将他们击败,好让天下人知道我们飞虎域不是好惹的,借此打消对我们的觊觎。”李天左和李天中相视皱眉,都觉得崔英雄的想法异想天开。而李天右则点头说道“我认为可行,英雄你详细给我们说说。”崔英雄继续说道“我带三千人,从望穿崖绕过去,一部分人到他们的后方去烧其粮草,到那时他们一定会阵脚大乱,人心不稳,到那时我便有机会对冷月下手。而待我们得手后,会发信号通知你们,那时便可以发动总攻了。”李天右见过这个青年创造过的奇迹,他也相信,这次也一定能把魔教赶出飞虎域。”于是激动的站起身,双手不住的鼓掌说道“说的好,有魄力,我同意英雄的观点。”李天左说道“好吧,我也同意,反正在僵持下去,会对我们很不利的。”李天右看了一眼还在思考的李天中说道“兄弟,也说说你的想法吧。”李天中突然笑道“夜长梦多,就听你们的吧!”“那好,咱们再商量一下具体的作战细节”李天右拿出一张地图说道。

夜色沉沉,微风续来。郑泰拦在崔英雄的马前说道“崔大哥,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这么危险的任务你怎么不带我去。”崔英雄拍着郑泰的肩膀,温和的说道“兄弟,这活儿只是去放火,比你那冲锋陷阵差远了。”郑泰不依不饶的说道“让那使镏金镗的李铜去就行了,我还是跟着你吧。”崔英雄心说,就你那大嘴,我去干点儿私事,还不都让你说出去了。随即一绷脸说道“郑泰,都多大人了,听话,我们这次行动能否成功,全在你们身上了。不要在这里耍小孩子脾气。”郑泰道“我不管,我就跟定你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崔英雄突然感觉心里暖暖的,能有这么个兄弟真好。随即认真的说道“放心吧,以后崔大哥去哪儿都带着你。”郑泰开怀大笑道“放心吧,崔大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崔英雄重重的拍了拍郑泰的肩膀,看着郑泰那激动的眼神,崔英雄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长长吸了一口气。一挥手,三千黑衣将士,随着崔英雄,向着望穿崖的方向奔去了。月光明亮,微风阵阵,崔英雄站在崖边,望着望穿崖对面那一片片的合抱粗细的大树,在心中默默的选了十棵,就见崔英雄一伸手,将背上的震天神臂弓取了下来。这是他临行前,向李天左借的,可是费了不少口水。看着这张雕着龙纹的紫黑色宝弓,崔英雄心中默念,宝弓啊,宝弓!这次就要看你的了。只见他从箭囊中取出一只特制的雕翎箭,箭的尾端记着绳子。箭搭弓弦,就听“嘎啦”一声,震天神臂弓被拉成了满圆。只见崔英雄脸憋的通红,照着一棵合抱粗细的大树就射了过去。随着空中一道优美的弧线落下,就见那只雕翎箭早已力透大树,并缠绕了数圈。众人皆投去了惊诧的目光,因为这是这张弓制造出来以后,头一次射出去箭,而且还是满弓。那制造这张弓的匠人曾夸下海口,世上没人能拉开这张弓,现在看来是不准确的了,崔英雄心说,这张弓果然名不虚传。只见数十名士兵跑了过来,拉扯着绳子的另一端,来到了一棵大树旁,并将其绑在了上面。

崔英雄深吸一了口气,就见他一葫芦画瓢,又连射八箭。当要再射第十箭时,早已是满头大汗,全身发抖。就见他两眼发直,眼冒火星。心说天亮之前,我们必须烧掉,魔教囤积在虎口的粮草和辎重。不然就来不急了。只见他一咬牙,大喝一声“开。”只见那震天神臂弓应声而开,拉至满圆。这时月亮正好升到半空,皎洁的月光倾泻到崔英雄身上,看上去仿佛天神下凡。“嗤。”的一声,那只箭好似流星,划过天际,直奔对面的大树而去。不出所料的力透大树,并绕了数圈。崔英雄用手一摸头上的汗,深吸了一口气,当第十一支箭拉到一半时,就觉膀臂酸麻,心说不好,手一软,那箭便飞了出去。只见那箭在天上划了一个小弧度,便径直朝对面崖边的下方飞了过去。也不知射在了那里,竟将全部的绳子带了下去。崔英雄一咧嘴,心说算啦!转身对郑泰说“兄弟,你来吧。”郑泰早看的手痒痒了。一步走到崔英雄跟前,笑嘻嘻的接过震天神臂弓说道“崔大哥,你可真利害。”崔英雄笑道“快点吧,还要赶路哪。”郑泰点了一下头说道“放心吧大哥。”只见郑泰也学着崔英雄的模样,将雕翎箭搭在弓弦上,“嘎吱。”一声,宝弓也被拉至满弦。众人又是一惊。就听“嗖!”的一声,那箭同样贯穿合抱粗细的大树,并将其围绕了两圈。郑泰笑着回头看了崔英雄一眼。崔英雄则是笑着点了点头。这样郑泰又继续射了七箭,就在也射不动了。就见他全身大汗,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崔英雄一挥手,三千将士由如猿猴般,沿着绳索爬了过去。崔英雄转过身,对赵虎说道“你们烧完粮草和辎重后就在这里集合,不要等我,径直回城去就行,知道了吗?”赵虎愣住了,半天没答话。但刚想问什,崔英雄一板脸说道“执行命令。”但还是小声的说道“元帅,你不回来,我们要是丢下你走了,回去是要杀头的。”崔英雄一想也是,自己一着急到是忘了。眨了眨说道“这我知道,这个令牌给你。”就见他从腰间,摘下一面黑色的铁牌,向赵虎仍了过去。随后走到正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郑泰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样的,大哥先过去了,你先多休息一下。”郑泰累的一时说不出话来,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崔英雄一抓绳索,快速爬了过去。等来到对面后,点齐了一千人,沿另一条小路,朝别的方向跑去了。

当天边出现鱼肚白时,就见西边天际红了起来,浓烟滚滚。崔英雄嘴角突显一摸冷笑。这时就见魔教军营大乱了起来,突然从中间一座大帐中,走出一队人马。为首一人,身着一身黑衣,中间秀着一只红色的蝙蝠。就见他神态威严,但不知在对周围人说着什么。崔英雄心说,无上魔教教主冷月你终于出来了。就见崔英雄脸现喜色,一伸手,从背后取下震天神臂弓。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冷月,从箭囊中抽出一只雕翎箭,就见他在次将宝弓拉满。就听“嗤!”的一声,那只雕翎箭便从一棵高大的树上射了出去。就听“啊!”的一声,冷月已被那只雕翎箭带着飞了出去,直到撞在一根旗杆上。崔英雄心下一喜,喃喃的说道“活该。”只见魔教大营刹时安静了,死一般的寂静。但随后整个大营像开了锅一样,突然间沸腾了起来。众人连忙像冷月奔去。等来到近前才发现,冷月早已昏迷多时。当一人撕开他的衣服时,发现冷月幸好穿着那件黄金梭子甲,不然一定被那雕翎箭贯穿了。但众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号称刀枪不入的黄金梭子甲,竟然被一只雕翎箭射穿了,那么射出它的弓该有多强,而能拉开这张弓的人该有多可怕。但随后人们便发现一股黑血沿着箭杆流了下来,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那人是专门来刺杀魔教教主冷月的,而且势在必得。

崔英雄连忙从怀里掏出一面小红旗,转过身,向远处的一座山晃了晃,历时便有数百个灯笼升在了空中。随后就见魔教大营又乱了起来。原来李天右发现崔英雄得手的信息后,立马按原来的计划,从三面呈品字形向魔教大营发起了总攻。崔英雄冷哼一声,又从怀里掏出一面黄色的旗子,向小山的方向晃了晃。历时战鼓擂动,军旗满山,杀声震天。魔教军队发现自己的后方,也出现了敌军,刹时乱了方寸,随后便向北方败退下去。崔英雄心说,一群强弩之末,自不量力的家伙。

一阵微风吹过,恰巧有两片红叶飞到了手心上,小心的拿了起来放在眼前,脸上的神情,似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变得神采奕奕起来。用手提了提手中的包裹,喃喃的说道“我没事儿跟你们这儿打什么仗啊!一会儿带上我老婆私奔,我才懒得管你们呢!”

崔英雄看着手中的分水斩龙剑,用手轻轻的摸了摸,随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屏气凝神注视着魔教大营。突然崔英雄精神为之一振,将全部精力,注视着魔教大营中一白衣女子,就见她使一条长八蛇矛枪,那枪上下翻飞,左突右刺,神出鬼没。崔英雄不住的点头,喃喃的说道“嗯,枪法纯属,看来是得到了高人指点啊。”只见她虽然身陷敌阵,但仍处变不惊,指挥若定。在她井井有条的指挥下,魔教军队开始有序的撤退,有时还会反击一下。崔英雄又点了点头,表示赞许。心说在教我读书时,她曾提到过这一点。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你还是那么喜欢做断后的工作啊,真没办法。”但突然他发现李铜朝这边杀了过来,心说不好,她怎么会是李铜的对手,随即从身上撕下一块黑布,将脸蒙上。“李铜你这臭小子,你要是伤了她,我跟你没完。”一转身,人像猿猴一样从那棵大树上爬了下来。等来到地上后,先是辨明了一下方位,等确定后,一低头,便往魔教大营的方向快速跑去。当崔英雄跑到魔教大营边上时,趁一魔教骑兵不注意,便把他拉了下来。崔英雄飞身上马,一提大枪,直奔魔教大营冲了过去。一路上锐不可当,由如削瓜砍菜一般。一直杀到那白衣女子跟前。

这时恰巧李铜也杀了过来,就见他金盔金甲,身高一丈有余,浓眉大眼,金脸膛儿,一张国字脸。真好似天神下凡。李铜大喝一声,举起他那凤翅镏金镗,就往白飞雪的头顶砸去。白飞雪忽听背后恶风不善,一转身,历时便愣住了。但就在那镗即将砸下来时,崔英雄一抖大枪,便将那凤翅镏金镗挑开了。李铜顿感双手一麻,险些撒手。定睛一看这蒙面黑衣人,就觉得有几分熟悉。开口便问“你是何人。”崔英雄那有空理他,一伸手,便揽住了白飞雪的细腰,稍稍一用力,便把她抱到了自己的马鞍上。径直向东边跑去了。李铜见此人武艺高强,既然走了,也没敢在去追,也就任他去了。

抱着白飞雪一边向东跑,崔英雄心里就一边想,什么叫缘分,这就叫缘分。当那个对的人来到你身边时,不用判断,不用去问,就是她,那个令你心脏狂跳,热血沸腾的人。

这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随着风钻入鼻子里,崔英雄的精神就为之一震。开始心弛神往,想入非非了。而白飞雪则咬着下唇,一言不发。就见她眼含泪光,满脸怒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长八蛇矛枪。

微风阵阵,青草爱爱。晚霞温柔的挂在天边。在远离战场,很远的一处小山后面,崔英雄勒住了马。将白飞雪从马上缓缓放在了地上。自己则跳下了马,冲着白飞雪笑道“你就那么喜欢断后啊?多危险呀!下次别这样了!”这时低着头的白飞雪,缓缓的抬起了头,猛一转身,一抖长八蛇矛枪,直指崔英雄。就见他眼圈赤红,嘴唇颤抖的说道“你杀了我父亲,我要替他报仇。”崔英雄当时头嗡的一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说我什么时候杀你父亲了!但突然脑海中闪过一抹不祥的感觉。声音颤抖的说道“你说的该不会是魔教教主冷月尊主吧!”白飞雪点了点头说道“正是。”

崔英雄就感觉天塌下来似的,心里叫苦不迭。情报有误啊,这可害死我了!老天啊!我没做什么坏事啊!只是闲来没事儿的时候,骗个小孩儿玩儿,然后就是砸别人家的窗户乐呵乐呵。你也不至于这么捉弄我呀!

早知道是这个结局,当初就应该听李天右的话了,把他们赶走就得了,自己偏要临走时露一手干什么!

微风吹过,吹动了他的衣衫,而他整个人却呆若木鸡,低着头,一动不动。颤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白飞雪将大枪一甩,那大枪直直的钉在了岩石当中

,颤抖个不停。随后白飞雪趴在了一块岩石上大哭起来。那哭声如悽如怨,似是在抱怨命运的捉弄。崔英雄心如刀绞,他知道,这将是两人之间化不掉的隔阂,这辈子他们两人看来是有缘无份了,而他也将注定,一个人走完这一生,光荣也好,屈辱也好,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慢慢品尝了。他并没有回金沙城,而是漫无目的的走着,他不知自己该去那里,也许那里也不想去,只想这样不停的走着,走累了为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