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十一章凤凰石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6452 2017-04-30 06:56:13

  “喂,大侄子,醒醒。”一位老者见崔英雄昏迷不醒,心说这是怎么回事,便赶忙叫来周围几名弟子将崔英雄抬上马车。连忙说道“好,小心点儿,慢点儿。”待放好后,赶忙催促道“快走,回梧桐山。”

小屋幽静,香烟缭绕。崔英雄缓慢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他刚想要起来,就觉得头晕目眩,“诶呦!”了一声,又躺了下去了。这时迷迷糊糊中,就觉得有一名年轻女子,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嘴里不住的喊着“师傅,师傅,他醒了。”这时一名老者也赶忙从屋外跑了进来。等来到崔英雄近前后,便将他缓缓扶了起来,连忙说到“再拿一碗人参汤来。”不多时,那名年轻女子,便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人参汤,从屋外走了进来。那老者端过汤说道“秋丽,你先出去吧!”秋丽关切的看了崔英雄两眼,然后说道“是,师父。”待秋丽退出房间后,那老者舀了一小勺参汤,便给崔英雄灌了下去。不多时,崔英雄猛咳嗽了两声,完了长出一口气。待完全睁开双眼后,转头一看,突然发现身边坐着一名老者,就见那老者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等定睛仔细一看,不禁叫道“二叔,怎么是你。”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原来这老者就是多年不见的张半仙儿。就见张半仙儿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可不是我吗,要不然你早就喂狼了!”崔英雄好奇的问道“二叔,这是哪儿啊!”张半仙儿得意的笑道“这里是梧桐山,我找了大半个飞来大陆,才找到这么个修仙得道的好地方。”末了问道“侄子,你怎么昏迷在哪里了!”崔英雄一听,便是一皱眉,缓缓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二叔你走后,我就对你说过的话,思量了许久,深受启发。我就想啊!男儿大丈夫,生在天地间,理应为国为民做点儿什么呀!我一看,如今皇室衰微,四方战乱不断,民不聊生。所以我就去当兵了。谁成想,一不小心,就当上了飞虎域的统兵元帅了。这不前几日,我带兵追杀魔教残兵,一不小心便中了埋伏,还好我武艺高强,为人机灵敏捷,这才逃脱升天。换了旁人,不知死了多少回了。”张半仙儿点了点头,心说果真有崔子龙的风范。

小屋宁静质朴,崔英雄的心绪也平静了很多,随后身子也往起做了做,背靠着床头,转头又看向了张半仙儿,惊奇的问道“不是二叔,你怎么碰到我的。”崔英雄不提还好,一提这事儿,气得张半仙儿脸红脖子粗,半天说不出话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前两天,梧桐山的道长张半仙儿,下山给钱掌柜家看风水。那天他显得非常高兴,因为三言两语间,他便做成了这笔大买卖,赚了一万两银子,而且钱掌柜还对他很是崇拜。张半仙儿自然很是得意,心说又一个大财主成了他的长期饭票。

那天回山的路上,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张半仙儿背上记着一个黄色的包裹,一只手轻摇着拂尘,另一只手拿着酒葫芦,边喝酒,边悠哉游哉的走着,时不时还哼唱两声,用以抒发自己愉快的心情。虽然由于道路崎岖,自己又持三分醉意,致使头上磕了几个包,但他一点也不报怨,仍然显得很是高兴,他这一生,怕是没有什么事能令他不高兴了。但是有一件事除外。

日近黄昏,走着走着,峰回路转,张半仙儿便来到了一处瀑布下面,只见一条银白色的带子从天而下,响声震天。张半仙儿顿时心情更加舒畅。随即仰头,又是一大口酒灌了下去。可就在他喝酒的一瞬间,突见西南方向的天空中,有一蓝色的火球,缓慢的从瀑布旁划过,落在了近处的树林里。“那是什么?”张半仙儿赶忙眨了眨眼,又用衣袖狠狠的擦了擦嘴角,圆睁二儿目。心说一定是宝贝,此刻他在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赶忙跳进溪水里,连滚带爬,朝着陨石坠落的方向,跑了过去。张半仙儿绕着树林跑了几十步,不多时便在一处山坳下面,找到了一个陨石坑。

昏黄的树林里,只见在几棵高大的树木中间,有一个被撞出来的大坑。在坑里躺着一块发着蓝光的石头,只见那石头周围,有几棵低矮的灌木,早被它的高温点燃了。张半仙儿站在坑边,呆呆的看着那块陨石,璀璨生辉,夺人二儿目。不用怀疑了,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张半仙儿只觉得心脏腾腾直跳,两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出溜,便从坑边上面滑了下来。待他站起来后,便缓缓的向那陨石靠了过去。这时张半仙儿的全身上下,开始冒热气。从远处看上去,他到真像成了神仙。但就在这时,张半仙儿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回忆,想起在一本古书上,好像记载过类似这样的一种东西。心说该不会是它吧?就觉得心神开始激荡,张半仙儿蹲下身,开始仔细观察这块陨石。片刻后觉得这块石头凉了些,便用手缓慢的摸了过去,暖暖的。用手一掐,质地很软。突然发现,随着那石头温度的下降,在那蓝光底下,那些纵横的纹路,就越发明显。到后来,张半仙儿惊奇的发现,那些纹路像极了筋脉时。突然脑袋由于兴奋,开始嗡嗡作响。难道这就是古书上所说的,能扭转乾坤,起死回生的凤凰石。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啊!所以用力抽了自己脸两下,还真疼。他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于是连忙用衣服擦了又擦。“好吧,我既没出现幻觉,也没做梦。那么我发财啦!”张半仙儿随后狂跳不止,手舞足蹈,这世间,怕是在没有什么事,能干扰到他了。

张半仙儿立即将那凤凰石,搓成了蛋的形状。好将上面大大小小的细孔摸平。当他把最后一角搓圆后,张半仙儿已是累的满头大汗。心想“终于完事了。要是晚会儿,等它凉透了,灵气一泄完,就和普通的石头一样了。那我可就罪过了。”这时就见那蓝光渐渐消退,逐渐收敛于内。不多时,那凤凰石俨然和普通石头一般无二。张半仙儿忍不住大笑道“天助我也,这就是万中无一,天上地下难寻的凤凰石,不会错了。”张半仙儿坐在一旁喘着气,嘴上的笑容是合不拢了。回想起入门学道时,就曾听师父提起过凤凰石。说其为天地灵石,极具灵性,可以扭转乾坤,有起死回生之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因为时间太久远,已无人知道它是从何而来了。具体只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以及关于他的一些种种传说了。所以今天要不是被张半仙儿这个识货的碰到,等那凤凰石冷却了下来,可就真和普通的石头一般无二儿了。

张半仙儿想到自己已到古稀之年,居然还能碰到这种好事,当真是福缘深厚。低头想了想,自己这辈子还真是干了不少好事。于是高高兴兴的抱起了凤凰石,回到了瀑布旁。

天色已晚,瀑布声震如雷。此时张半仙儿突然心里一动,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在也难已抑制。就见他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这个鸡蛋形的凤凰石。沉默良久,就听张半仙儿突然跃起,大吼一声,他在也压抑不住多年来的好奇。用力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当即决定,现在就试一试,看看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月上柳梢头,风轻轻的吹着。张半仙儿一转身,这时他已将目光缓缓的移动到他多年的伙伴,忠实的追随者,旺财的身上。就见他一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掂了掂,分量刚刚好。于是他面带微笑,缓缓的向旺财走了过去。

旺财这只大黄狗,虽然追随张半仙儿多年,形影不离,感情颇深,但事到临头,也只能如此了。张半仙儿摸着旺财的头颤声说道“旺财啊!你追随我多年,咱们犹如兄弟一般,想不到今日你我却,嗨!你就帮我聊此心愿吧!倘若失败了,唉,算了,这也是天意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呀!放心吧!我会为你超度的。”就见张半仙儿的喉咙动了一下。当张半仙儿举起石头刚要往下砸时,就见旺财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无辜的看着自己。口中不住的发出低低的哀鸣。回想起过往,张半仙儿历时便有些不忍了,心随即也就活动了起来。张半仙儿长叹了一口气,心想,算啦!算啦!念在你追随我多年,忠心耿耿的份儿上,就打断你一条腿得了。起身向周围望了望,心说等捡回柴来在动手吧。虽然说现在感觉很累了,但热情难挡。可就当他走后不久,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便朝这边赶了过来。

林间几声清脆的鸟叫后,只见一黑袍老者骑着一匹黑马,从密林间穿梭而来。只见那老者满头大汗,神情慌张。当他看到瀑布时,惊喜不已。身子一晃,便从马上摔了下来。就这样,踉踉跄跄的向瀑布爬了过去。当来到河岸时,他已是脸色发白,喘着粗气。一见溪水,人便晕了过去。不多时就感觉脸湿湿的,等心绪平静后,一睁眼,便猛的将头往溪水里探了下去。狂饮了几口水,这才把头抬了起来。“痛快。”然后整个人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不断的喘着粗气。

愣了片刻,心里不知何时升起一阵烦闷,一伸手,便想从旁边抓起一样东西,往水里扔。突然碰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但心里感觉手里之物有些不对,心说这里怎么那么像一个人的手印。起身一看,是个鸡蛋形的石头。而在那石头上,果真有一对人的手印儿,心下便是奇怪。当他将要仔细看时,却发现在石头旁边的杂草中,竟趴着一只大黄狗。那大黄狗正吐着红色的舌头,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那老者当时就惊出一身的冷汗,历时人就精神了不少。连忙爬起身,并往后退了几步。见那狗依然在哪儿趴着,嘴里吐着舌头,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敌意。那老者这才放宽了心。于是从身上摸出了一块牛肉,向那狗抛了过去。还没等那块牛肉落地,旺财一个平地跃起,便叼在了嘴里。那老者微笑着摇了摇头,而就在这时,突然发现离这儿不远处,有一陨石坑。赶忙跑了过去,走近后发现,那坑里火光点点,显然是刚有陨石坠落不久。

只见那老者兴奋不已,赶忙跳入坑中,仔细寻找着什么。但始终找不到,随后整个人就和疯了一样,东一下,西一下。最后那老者双膝跪地,整个头抵在了地上。心说那东西定是被人捷足先登拿走了。越想越郁闷,随即仰天长啸道“我还是来晚了,难道是天意不成。”就见那老者满脸悲怆,低头长叹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天意啊!出师未捷,不成想这位老朋友,就要先离我而去。”随后嘴角一阵苦笑,喃喃自语道“我石陀亲手创建了圣水堂,并有幸追随名主,去干一番大事,这一辈子值了!”就见他苍老的脸上,已有一行浊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随后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声,这既是对挚友即将离去的悲痛,也是对曾经的努力,即将付之东流的不甘。

石陀缓缓站起身刚要走时,就觉得有人在拽自己。他一转身,就见刚才那只大黄狗,死死的咬住自己的裤头不放。石陀一皱眉,随即会意,微笑道“你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旺财冲石陀“旺,旺。”叫了两声,随后跑开了。石陀紧随其后。没跑几步,就见那狗扒在,刚才那块鸡蛋形石头上。就见那狗边摇尾巴,边冲他狂吠不止。石陀心下起疑,心想这石头必有古怪。于是开始仔细观察起这块石头来。看着看着他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儿。这鸡蛋形的石头显然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雕刻的,并且这石头上面,不见一点青苔,显然是刚雕刻不久。是谁没事儿干,专在这儿雕刻一个鸡蛋形的石头呢。石陀蹲下身,缓缓将手摸了过去,伸手一触,凉丝丝的,还很光滑,显然是精心打磨了很久。当下更是怀疑,只觉这人太其怪了,雕什么不好,偏雕刻一个鸡蛋,而且还专找一只贪吃的狗守着。用手摸着摸着,发现有几处的弧度,不像是用工具能雕刻出来的,而且那石刻上的手印,竟是如此的清晰生动,还能看清指纹,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怎么弄上去的,心下说不出的佩服与震惊。

石陀将那鸡蛋形的石头抱了起来。不知为何,心中竟对这石头,生出几许说不出的亲近之感。但随后,便突然发现,在那石头表面时隐时现,竟有一丝淡淡的蓝色纹路。石陀当时便惊呆了。心说难道是凤凰石。

石陀连忙跑回陨石坑,并从中找来一束火种。当将那火种靠近那石头时,就见那石头上,出现了道道纵横交错的筋脉,并发着蓝光,鼓动间似是有生命一样。石陀敢忙将火种扔掉,大笑道“找到了,找到了,果然是它,果然是凤凰石。”因为过于激动,竟直直的跪了下去。满眼含泪的看着这鸡蛋形的石头,久久不愿起来。当那老者抬起头时,发现在那堆满笑容的苍老面孔上,早已是泪流满面。突然只见他双手高高举起,仰天大笑道“老天开眼啦!老天开眼啦!”随后急忙起身,赶忙从马身上取出一块黄色的锦缎,将那鸡蛋形的石头,小心谨慎的包好。然而就当石陀起身要走时,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枚,蓝色水滴形挂坠。那是圣水堂堂主的信物,“万水之源”。看着它,石陀长长叹了口气,顿时百感交集。心说没成想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就在我认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是老天给了我希望,也是最先发现这凤凰石的人,给了我希望。随即一招手,将那只大黄狗旺财叫了过来。石陀笑着摸了摸旺财的头,十分感慨的说道“真是一条好狗,多谢你啦!不过你还低帮我最后一个忙。”说完便将那圣水之源,轻轻的挂在了旺财的脖子上。喃喃的说道“既然你与我有缘,你可得给我找个好传人啊!”随后石陀从身上取出纸笔,快速的写了些东西,末了将那封信用石头压好后,起身便走。可没走出几步,石陀便转过身,紧紧的盯着挂在旺财脖子上的万水之源。不由得感慨万千,将头缓缓抬起,长叹了一声,喃喃的说道“不论此人如何,我都会将圣水堂的位置传给他。我圣水堂的未来,看来这次真的要看上天的意思了。”那只大黄狗旺财似乎看出了石陀的心事。盯着石陀,摇着尾巴,冲石陀旺旺的叫着。石陀看着那只大黄狗的样子,似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不由得仰天大笑,心说你这只乖巧的家伙。随手又从身上取出一块牛肉,向那狗丢了过去。石陀急走两步,飞身上马,扬长而去了。

道路两旁树木飞驰而过,虽然已是夜晚,但石陀却不敢放慢速度。借着月光,努力辨识着道路。石陀心喜的感受着怀中凤凰石,那凉丝丝的温度,心中感慨万千。心想这一次自己随教主冷月,偷袭飞虎域,眼看就要直指中州,实现毕生的夙愿时,却不料杀出来个崔英雄,致使这次远征,最终功败垂成。想到此处,心中便有说不出的愤恨与不甘。但一想到自己得到了天下至宝凤凰石,便又有说不出的欢喜。心想这是老天的意思,老天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所以无论这一路上有多少凶险,我都不会再退缩了。

山风阵阵,时候不多,张半仙儿手中抱着一捆干柴,嘴里唱着歌,兴高采烈的跑了回来。就见那只大黄狗旺财,突然躺在地上装死,嘴里时不时发出哀鸣声,甚是凄婉。张半仙儿闻声赶忙跑了过去,就见旺财横躺在地,嘴里吐着白沫。吓的张半仙儿,连忙将怀中的干柴扔下,小心的将旺财的头抱在怀里,颤声说道“旺财,你怎么了旺财,你不能死呀!”这时他突然发现,旺财身旁还留有一张纸。他小心翼翼的放下旺财。捡起那张纸,仔仔细细的将上面的内容读完。就见张半仙儿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嘴角颤抖个不停。原来他刚得到的凤凰石,被人偷走了。张半仙儿在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用手指着远方骂道“混蛋,谁稀罕你的人情啊!快把东西还给我。”

崔英雄握着晶莹剔透,蓝光闪闪,温润如玉的圣水之源,那是打心底里喜爱,说什么他也是不会还回去了。就听他突然说道“二儿叔,此间有诈啊!”张半仙儿一愣,连忙问道“怎讲!”崔英雄靠近了一些,小声说道“二儿叔,你想啊!那石陀是什么人,那是无上魔教的大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他的话能信吗?在说,这圣水之源对他如此重要,他怎会轻易舍弃。我看八成是想引你过去,杀人灭口,堵人耳目。二儿来

可以在拿回圣水之源。依我看,此人阴险狡诈,心机之深,不可听信啊。”张半仙儿点了点头说道“大侄子!你分析的很透彻,我也是这么想的。”张半仙儿一招手,只见那只大黄狗旺财,摇晃着尾巴跑了过来。张半仙儿摸着旺财的头,心痛的说道“连一只狗都不放过的家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好我在山下盘桓数日,没带着圣水之源去找他。大侄子,那你看这圣水之源怎么办呀!”崔英雄得意的一笑说道“此等宝物,世间难寻,虽是大凶之物,但扔了又不免可惜,不如留在我身边吧!”张半仙儿这时也看出来了,想让他这大侄子在交出来,那势比登天。心想自己留着也没用,就由他吧!随后笑道“那好!就由你保管吧!”崔英雄当时就喜行于色。一张口,便将圣水之源含在嘴里,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手放在蜡烛苗上烤,发现果真不烫,而且还很舒服。正在他玩儿的不亦乐乎时,秋丽突然敲门道“师父饭菜做好了。”张半仙儿一抬头,轻声说道“秋丽,端进来吧!”只见秋丽满脸笑容,端着饭菜走了进来,等把饭菜放好后,就打算喂崔英雄吃饭。可崔英雄又是摇头,又是恍手的。秋丽不明所以,于是将目光转向了她师傅张半仙儿。张半仙儿一耸肩膀,咧嘴说道“你没看出来吗?他是个哑巴,放哪儿让他自己吃吧!”心说都让李森给宠坏了。说完自顾自的出门了。秋丽放下碗筷后,向崔英雄投去了同情的目光,柔声说道“师弟,你好好休息,饭菜给你放这儿了。”说完转身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