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落霞之不枉此生

第一章凤凰城

落霞之不枉此生 崔森 4651 2017-05-06 18:09:47

  凤凰城是历来帝王的都城,因为它位于飞来大陆的中州之地,那里沃野千里,人口众多,是飞来大陆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除了飞虎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与之媲美。

衰落就像瘟疫一样,是每个帝国避之不及的。然而当那天真的来临时,他们统治者的选择却有不同,有的听天由命,享受最后的快了时光。有的则想方设法,与宿命做最后的拼死一搏,只为延续自己王朝的时间,抑或是彰显人生的壮烈,不甘命运的安排。

早春时节的凤凰城,隐匿在一片薄雾中。空气中虽然略显湿冷,但却有一股勃勃生机在涌动。云雾缭绕,但依然无法遮挡凤凰城的壮丽雄伟。走入宽阔的城门,就见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道,直接通向凤凰城中心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那是帝国权力的中心。那座宫殿,名叫烈火神殿。它曾是飞来大陆上唯一的统治者的皇宫。

一阵爽朗的春风吹过,有几片发黄的枯叶,随着轻风,落在了那皇宫中的一条宽阔,悠长的甬道上。道路两边是高高的围墙,青色的石板路上,只见鹰王赵衮低着头,迈着沉重的步子,缓慢的走着。在他那不到三十岁的头发上,早已是银丝满布。背已陀,脸上也添加了几条皱纹。走着走着,忽然赵陀停下了脚步,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双明亮的眼睛,枉然若失般,看着眼前那古朴威严的碧波殿。

红砖绿瓦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多年前他被人陷害,含冤负屈发配边疆,险些就死在西北的苦寒之地。如今自己的亲哥哥,曾经的皇帝驾崩了,自己这才有机会,又回到儿时玩乐的地方。看着周围熟悉的一草一木,恍如隔世。就当赵衮回忆往事的时候,突然从碧波殿中,跑出来一名黑衣武士,那武士来到赵衮跟前,躬身施礼说道“鹰王殿下,皇帝陛下都等急了,您赶快进去吧。”赵衮这才从恍惚中醒来,连忙说道“臣这就去。”说完,赵衮就跟着那名侍卫急匆匆的走了进去。

碧波殿是历代皇帝的寝宫,只有皇帝极为信任的人,才会在这儿召见。推开那扇紫檀木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容可掬的脸。就听那张笑脸说道“皇叔您可来啦!侄儿等的好苦啊。”“陛下,臣不敢当。”赵衮连忙跪倒在地。赵永敢忙扶起赵衮,笑道“皇叔,这里是后宫,又不是朝堂,您就和在家里一样。在这里只有叔叔与侄子,没有君臣。”赵永将赵衮扶坐在椅子上,满脸歉意的说道“皇叔真对不起,一大早就把您找来。您这一路上,一定又累又冷,来,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只见赵永从旁边侍卫拿的盘子里,端来一碗热茶,小心的送到赵衮跟前。赵衮大惊失色,连忙跪倒“臣有罪,臣何德何能,竟得到皇帝如此抬爱。”“皇叔,您怎么这么见外,不是说好了这里只有叔侄,没有君臣吗。来快坐下。”赵永一板脸说道。赵衮战战兢兢的又坐回了原地。只见赵永一挥手,左右侍卫,宫娥才女全都退了下去,碧波殿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只见赵永扑通一下,就给赵衮跪下了来。哭着说道“皇叔这些年您受苦了,这一切都是我父皇的不对,让您含冤受辱,您放心,等过些天,丧事办完,侄儿立马给您平冤昭雪。”听到这里,赵衮已然泪流满面,连忙跪倒说道“多谢陛下明鉴,臣定当效犬马之劳,死而后已。”说完君臣二儿人抱头痛哭。

永安殿,简陋古朴,位于皇宫的偏僻幽静的角落里。这里是历代皇帝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皇叔您看国家如今都成这样子了,还有得救吗?”赵永用他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赵衮,诚恳的问道。赵衮思索了片刻答道“陛下您忧国忧民,以天下社稷为重,微臣诚感欣慰。”赵永咂摸了一下嘴,心说我就当是夸我那吧。接着问道“那皇叔您说说该怎么办呀!”这时赵衮起身离席,来到殿中央,深施一礼说道“既然陛下问到了微臣,纵然是万死,做臣子的也应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话,赵衮抬起头看着赵永说道“陛下请到这边来。”赵永不知道他这皇叔要干嘛,愣可可的跟着赵衮走到了一副地图前。“啊!不知皇叔这是何意呀!”赵永疑惑的问道。“陛下您请看,虽然我们黑炎帝国周围强敌环绕,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他们。”赵衮指着地图说道。随后转头看了一眼赵永,用手一指地图的一角,严肃的说道“陛下,您在看这里。西南这边有李氏兄弟把持的飞虎域,这里他们兄弟三人经营多年,实力相当雄厚,加之治理得法,深得民心。但李天右此人胸无大志,能力平常,到是不足为惧。可是。”“唉!”赵衮长叹一声,接着说道“开始我本打算先从他们下手,在除掉其他势力。但事情有变,据探子来报,飞虎域近来新换了统兵元帅,名叫崔英雄。此人不但武艺高强,而且深通用兵之道,是个强劲的对手。”赵衮用手又一指地图的一角,接着说道“西北的无上魔教,自从冷月篡位以来,实力与日俱增。加之冷月此人野心勃勃,能力又强。虽然在攻打飞虎域时,受到重创,但未伤及元气。现在我们应当做为头号敌人对待。”赵衮用手一划,指着一块地方说道“东南山区的狮虎岭,是由一群暴动的奴隶组成的,虽然兵力众多,实力强横。但周北此人有勇无谋,纵然有大志向,也不过是镜花水月。”赵永点了点头说道“皇叔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赵衮抬起头看着赵永说道“我们要先拿实力最强的狮虎岭开刀,要趁他没有智囊,羽翼未丰时,消灭它,以免养虎为患。同时我们再联合飞虎域,南北加击魔教。最后我们在与飞虎域一决雌雄,到那时,胜负如何就要看天意了。而其他的一些小势力则不足为据。”话锋一转,赵衮悲愤的说道“陛下,可现在咱们眼下最大的威胁,不是外患。而是朝堂上的文臣武将啊。”赵永闻言,历时脸色煞白。赶忙问道“皇叔那咱们该如何是好啊!”“陛下不用着急,我自己办法。”赵衮点头说道。赵永拉着赵衮的手,走到茶桌旁,轻声说道“皇叔,您说说看。”就这样两人推心置腹,长谈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破晓时,赵衮才走出永安殿。赵永看着鹰王赵衮远去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心想要不我爹整你,你是真有才能呀!而且人还长的这么帅,你看那皮肤他怎么就那么白呢!

月光如雪,晚风温柔。“真没想到鹰王还能活着回来。”一粗壮的汉子大声说道。“可不是吗?他还真会创造奇迹,居然咸鱼翻身了。”一名瘦小精干的汉子回答道。“你们小心点儿,可别让人听见,现在鹰王赵衮,可是皇帝陛下身边的红人。”一名弯着腰的男子说道。“别瞎聊了,这都几点啦!晚了鹰王他老人家会生气的,到时候小心你们头上的乌纱帽。”一名红脸大汉说完,随后催马走远了。“我会怕他,我手里要兵有兵,要将有将。”一名精干的瘦子,冷冷说道。

鹰王新府,高大雄伟,富丽堂皇。众人看后,无不赞叹。“鹰王有令,只允许各位将军带两名随从入府赴宴。其余人可到后花园用膳。”一名家丁笑着说道。众人思量了片刻,心想也对,吃个饭,还带

这么多人进去,也不合适。一挥手朗声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哪儿也不许去,等我回来。”数十名将军下了同样的命令后,带上了两名得力的随从,随着那名家丁入府去了。

鹰王府内,宽阔简单,待刀的兵丁,十人一组来往不断。众人见到那些兵丁各个体格魁梧,威风凛凛,心中不免生畏。当走到第二道门时,又走出来一名家丁,只见他笑容满面的说道“鹰王说,这次宴会是兄弟们间的家宴,没有尊卑之分,所以只请各位将军们自己进入。其余人到后堂用膳。”众人对望了一眼,心说鹰王他要干什么呀!但又没有理由拒绝,只好答应了。当众人来到第三道门时,只见数百名刀斧手,长枪手分列两旁。各个有如凶神恶煞一般。只见门口有两名大汉拦住了去路。一名大汉朗声说道“王府重地,来者卸下随身武器,在行进入。”众将军都是水里来火里去的主儿,什么生死场面没见过。哪受得了这等闲气,刚要发作。有名家丁连忙上前笑着说道“各位大人请不要见怪,他们也是按例而行,何必为难他们呢!”这时那个红脸的将军走了说来,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鹰王都快等不急了,我们跟他们叫什么劲啊!”说完将随身的一柄刀,丢给了一名士兵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其他人见他如此,也都照着做了。当他们刚进入那扇漆黑的大门后,就有上千名士兵,将屋外团团围住,风雨不透。

那些将军进入大厅后,就发现情况不对。这那里是什么宴会啊!只见大厅里空空如也,四外站满了持刀的士兵,各个杀气腾腾。空气中的氛围历时便紧张起来。只见鹰王端然坐在一把椅子上,一双虎目,冷冷的看着众人。这时人群中一高大的汉子在也按捺不住性子,高声叫喊道“鹰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请我们吃的饭呢!”鹰王缓缓站起身,嘴角一摸冷笑,一挥手,数百名士兵亮出了兵刃。鹰王淡淡的说道“这不就是了吗。”“鹰王我们没得罪你啊!”一黑脸汉子强上前去说道。“的确,不过你们招兵买马,积草屯粮意欲何为啊!”鹰王冷笑道。众人一听这话,心说这次完了。突然一名精瘦的汉子跳了出来,大声说道“兄弟们,横竖是个死,我们跟他拼了。”说完便向鹰王赵衮扑了过去。刚到赵衮跟前,只见赵衮双腿微分,两手探出,只是一瞬间,便将那人撕为两半儿,连声儿都没出一声。众人见此情景,无不骇然,纷纷掏出兵符,跪地磕头如捣蒜。嘴里不住的喊道“鹰王饶命,我们知道错了,我们誓死效忠黑炎帝国。”鹰王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微风续来,杨柳倾斜。永安殿内君臣二儿人相对一笑,只听赵永说道“皇叔,你看这些弹劾你的人和歌颂你的人怎么处理啊!”赵衮淡淡的说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陛下明天早朝咱们依计而便是!”“好,一切都听皇叔安排。”赵永笑着点了点头。

次日早朝,旭日东升。数百名文臣武将,按班次站好。赵永高坐金殿之上,看着台下众人,不由得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如今国家风雨飘摇,战乱不断,民不聊生,我有心杀敌,平定四海。奈何财力匮乏,有些力不从心哪。你们说怎么办呀!”众人皆面面相觑,不知这酒色皇帝今天抽什么疯,没来由的说出这么一番没头没脑的话来。一时都不知如何回答,各个均又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声,样子十分滑稽。没过多时,鹰王赵衮走到殿中,朗声说道“陛下您忧国忧民,真乃百姓的之福啊!至于您的忧虑,做臣子的,也理当为您分忧才是。”鹰王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群臣,继续说道“臣愿奉上自家所有财产,充当军响。为陛下扫平四方进一份微博之力。”还不等赵永答话,就见当朝文官领袖赵胜,出班跪倒在地,一道苍老的声音颤声说道“我皇仁德。爱民如子,能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真乃万民之福,国家之幸也。老臣愿同鹰王一样,献上自己所有财产,另外以后三年的俸禄也减为一半。”众人一看领班都这样儿了,无不跪倒在地,纷纷献上了自己的全部财产。可退朝后,赵永并没有叫这些人走,而是留在了泰华殿内,等着这些人交钱。

三天后,凤凰城的西城门,人山人海。在一高台上跪着上百个朝中大员。午时刚过,人头落地,百姓无不称快。赵永按照赵衮的建议,将所得财富均换成了粮食分发给了百姓。

赵衮自从手握军政大权后,除对朝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外,还训练了一只战斗力极强的新军。朝堂经过赵衮三个月的整顿,已然焕然一新,整个朝廷为之一振,呈现一派欣欣向荣之势。这个帝国似乎起死回生了。

凤凰城外,杨柳树旁。赵永握着鹰王赵衮的手久久不愿撒开,心情激动,满含热泪的说道“皇叔,侄儿舍不得您走啊!就在多停留一些时日吧!”赵衮深受感染,激动的说道“多谢陛下关心,可现在平乱刻不容缓。请陛下放心,臣此去定不辱使命,必将叛匪周北就地正法。”赵永抚摸着鹰王赵衮的后背,柔声说道“皇叔,那您一定要保重身体。战场上刀剑无眼,您要自己小心才是啊!”赵衮激动不已,一抱拳,朗声说道“陛下保重,臣走了。”望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赵永在后面不住的喊道“皇叔,望你早日凯旋啊!”此时赵衮早已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人已是泪流满面。一想到自己的毕生所学,终于可以为自己的国家所用,心情就畅快不已。

“陛下,张小二儿抓来了两只鹦鹉,正在永安殿内等您过去呢!”一小校说道。赵永闻言,也是激动不已,连忙说道“快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