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死神异闻录

第六章

死神异闻录 梨里衣 2746 2017-05-07 14:14:45

  夜里,观音石像被数盏灯照亮,石像成橘黄色。

八点多了,还有不少的人跑来观音烧香的,因此这几家专门卖香油的商店还在正常经营。

“你要烧香吗?”龙妧觉得自己问来都是多余的,姬雨晨可是个死神,怎么可能会烧香呢,好歹他自己就是神,想干嘛就干嘛。

“老板,给我一条平安带。”

姬雨晨看到龙妧手里多了一条有两种颜色——红黄色的平安带,讽刺龙妧的幼稚,龙妧不搭理他,站在挂满平安带的神树下,双手合十,闭上眼,在心里祈祷,片刻后,就用力的把平安带扔上神树。

“别人扔得很低,怎么你就扔得老高的,就你的最高了。”

“我就想独特点,不想有人超过我。”其实他来这里的目的就一个,站在最高处,俯视整个西樵,个人认为,观音石像所在的位置是最佳的俯视之处,现在还有人,不宜站上去。

“你不是说要烧香吗,怎么不买那根?”姬雨晨指了指商店门口旁摆放了几排又粗又高的香。

“我忘了你是鬼,是要吃香的,你去那个大的香炉吃吧,反正你是神,观音是不会怪罪你的。”

“搞得只有我是鬼,自己也不是鬼一样似的。”不吃就不吃,我吃就行了。

初见白衣如雪

口不对心的涎眉邓眼

佯装不屑轻扬着眉尖

却又偷偷藏起你的笑脸

渝城的青石板街

被踏碎的青荇和时间

年少心怯勾弄着指间

总是放你在情字另一边

这首歌?!

龙妧往发出音乐的方向走去,在锦鲤池边坐着一个白衣女子,她拿在手里的手机正播放着那首歌,她坐在护栏上,低头看着池里的锦鲤发呆。

“唉,本以为可以用美人计诱惑那个男人,要么可以不用还钱,要么就可以拖延点时间还钱的,没想到那个男人软硬都不吃的,难道注定逼我做些我不愿做的事赚钱还债?”她很烦恼,没有耐心去喂锦鲤撒鱼食,把还有大半袋的鱼食全都倒进锦鲤池里,看见有吃的,锦鲤们蜂拥而上,池水被它们摆起的鱼尾溅上了岸边,“晦气,给你们吃的,倒是把我的裙子还有我的鞋子给溅湿了,下回我都不喂你们鱼食了。”

那个女人怒气冲冲的从龙妧的身边走过,龙妧回头盯着她地面上的影子看,影子,没问题呀,怎么我刚才不是看到她手里有台白色的手机吗,为什么她走的时候,我却看不见她手里有那台手机的?

难道还是遗忘带走了吗?

龙妧走去她刚才坐过的护栏看看,那台手机不见了,可音乐的声音还在附近传来。

是鬼魂在搞鬼?

龙妧跑去寻找发出音乐的地方,围绕观音石像走了一整圈,却不见手机的影子,光是这样找是找不到的,龙妧站在小桥上到处张望。

“喂,你怎么还不快点走呀,这里要下班了。”

身后突然站着一个身形偏瘦而高,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他看上去不仅表情严肃,而且身上还隐约散发着暴躁不安的气息。

现在可不是白天,他为什么还带着墨镜?装酷?

龙妧觉得他很可疑,没打算听他的话,立刻离开的,那个男人察觉到龙妧不会离开,立马抓住龙妧的肩膀放狠话,“我都说了下班了,赶快走人,再不走,我可要让你出去了。”

艹,你不还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光是他说的那些话,足以证明他不是这里的保安,哪有打工的保安会用这么差的语气赶走游客的,这个人一定有问题。“你不像是这里保安,你到底是谁?”

“切,这样都能被你识破了,真没你办法的...可是,被你识破了,我可不能轻易放过你的。”他摘下身上的保安制服露出原本的衣服黑色西装,摘下保安的帽子,一头中长发随之披散在肩上,他从裤兜里拿出一条橡皮筋把自己的棕色中长发给扎成低马尾辫子,在弄了弄黑色的墨镜,准备进入打斗的状态。

看他的架势,这家伙一定练习过格斗的技巧。

虽然比我高那么一点点,身体比我强壮一点点,可不知道他的力气如何了,不能大意。

“啊~你这小子,真让人很不爽呐,该死的家伙,怎么不在这里弄个自动贩卖机之类的,让我拿什么做武器?”他张望了一会儿,看到小桥的另一边有个灯柱,勾起嘴角,大步跑去想要把灯柱拔起来。

我怎么会让你得逞呢。

龙妧小跑跳上小桥的护栏上,抬起腿朝他的脸踢去,他反应得及时,躲开了龙妧的腿,龙妧在空中转了一圈,回到小桥的护栏上站着,因为他的身体很轻盈,从空中到地面的那几秒的时间里能转几个圈。

他打算还继续冲过去拔起灯柱,不管龙妧阻止他几次,他的目的还是那根灯柱,直到最后一次,龙妧跳过去用膝盖撞了他的下巴,将他撞倒在大地上,他真的动怒了,不要那根灯柱,赤手空拳和龙妧打了好几十个回合,龙妧凭借身体轻盈,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他的攻击。

对于他来说,龙妧就像是个浑身滑溜溜的泥鳅,怎么抓,也抓不住的,“太可恶了,有种你别跳来跳去的,来场爷们间的较量。”

在这几十个回合里,龙妧看清楚那个男人是力量型的格斗男,那力量大得怪吓人的,看看身边的环境就知道了。

“YOYO。别打了,有话好好说。”黑暗中走出了一个身高约有一米八几,身形魁梧的非洲黑人老兄,他说的中文很标准,几乎和自己说的国语没什么分别。

“不打才怪了,我看他很不爽,别阻止我,我要痛扁他。”他挥舞着拳头刚冲过来,就被黑人老兄抱着,不让他过来,“本月,你这个家伙,那小子坏了我找那个女人讨债的事,我非打他不可。”

“夫原,你冷静点,冷静点,今天你自己没看得出来,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要还钱的意思,要不然,我们喝水的时候,怎么老被人故意抓弄我们,害得我们几回差点被水给噎死了。”

“那个臭裱纸...”夫原这才冷静下来,不过他还是看不爽龙妧,“臭小子,为什么你要出现坏我好事?”

“我?怎么坏你好事了?”龙妧想不出是哪个地方坏他好事了,不过就是围绕观音石像走了一圈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关他什么事,是那个女人的问题,”一开始本月就和夫原分工合作,夫原负责讨债,本月在一边看着,看看那个女人有没有叫来帮手,或者她在做什么手脚的,还好观察了一阵子,不见有她的帮手,本月用手机记录下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那个女人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的,阴阴沉沉的,还时不时的自言自语的。”

“一定是被我们逼得她疯了。”真的疯了,该怎么讨债?真傻的。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可见过那个女人手里的白色手机?”这个就是龙妧想知道的事。

夫原思索了一阵子,摇了摇头。

“是吗,”龙妧不排除那个女人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那个时候,他可是没有看到第三只手的,手机明明是被她拿着的,怎么会不在她手上的,是哪里出现的差错?

“那个女人拿了你的手机?”本月盯着龙妧的眼睛看,这个人很面生,是不是刚来这里的?

“没有,我只是对她的那台手机有点小兴趣。”

“是吗,可我警告你,等她把债还清给我们了,她的手机,你就拿走,要是她没钱,她的一切东西都归我们的。”夫原的语气和态度可真让人讨厌的,罢了罢了,龙妧只是对那个女人那台手机突然出现和突然消失的事情感到兴趣而已,其他的事,才不会插一脚进去。

过了不久,听到好几个保安说话的声音,本月叫快走,只因龙妧和夫原打斗的时候,夫原打坏了这里的东西,惊动了外面的保安,趁他们还没来到这里,就要赶紧撤走,不要会被人送去警察局的。

龙妧和本月,夫原算是正式见过面了,不知在以后的日子里,三个人会有什么精彩的事发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