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死神异闻录

第十九章

死神异闻录 梨里衣 2131 2017-05-30 22:33:36

  好不容易才把姬雨晨这条死尸搬回家里,累得龙妧把姬雨晨扔在客厅的地上,自己也跟着躺在地上深深的喘息着,呼呼,今天真真够倒霉的,先是二次受伤,再者就是背着这条死尸回家,要不是看到交警查酒驾,他也不会背着这条死尸走了本该是十几分钟就到家的路走了几近二十多分钟。

嗬......

手,好疼...额头也好疼...

身体累得不能形容了,加上左手的疼痛,身体麻麻的,开始不受控制了。

突然,龙妧想起姬雨晨以前跟他说过的话,要是这具尸体,出现麻麻的感觉,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的时候,你就做好准备移魂到另一具女尸身上吧。

一个灵魂只能移魂在一具男尸和一具女尸身上,除非那尸体出现意外不能用,否则是不能移魂到另外的的尸体里,那样会消耗自己的灵魂的寿命。

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姬雨晨之前给我准备的脸两具尸体是下了什么东西了,要是我没把他的话听进去,移魂在别的尸体上,消耗的不仅是自己的灵魂,还会连累姬雨晨的。

消耗他点百年神力也没多大的关系吧,毕竟他有几千岁耶,不在乎那一百年的修行吧。

不行了,眼皮变得越来越沉了,看来,是要到她身上去了。

当睁开眼睛的时候,龙妧移魂在一具女尸上,只不过身体很冷,有股冰块的气味。

“得去洗澡了。”

龙妧现在就躺在一个冰床上,这个冰室是负责把她的备用尸体冰冻起来,以防腐烂发臭,当龙妧站起来,离开床边时,原本空荡荡的冰床上出现了一具受伤的男尸,“要是就这样嫌弃你的话,太不公道了。”好歹那个样子她很喜欢,很满意,只不过,现在她也想看看这具女尸的样子,之前因为有事没能看到,要么就是因为冰室里的雾气太大,看不到女尸的样子,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看了。

能完全让男尸恢复过来的办法只有用那家伙的血了,嘿嘿,反正他现在醉醺醺的,割他一刀,取点血,他也感觉不到的。

于是,龙妧竟忘了自己现在没有穿衣服,赤裸着身体走去客厅。

龙妧在摆放液晶电视的柜子下的一个抽屉里,取出一个医药箱,拿着一包满满的,没有开封过医用棉花,从水果盘里拿了把水果刀,蹲在姬雨晨的身边,准备开刀了,突然,姬雨晨开口念叨着肌肉男,飞机场,重复着这两句话,龙妧还真的想不出来是什么意思,手指戳着下唇,思索着他的话。

“还是平胸妹好看。”姬雨晨伸手就把蹲在身边的龙妧拉到怀里,厚厚的手掌摸索着龙妧的后背。

我艹你姬雨晨,突然来个偷袭,还好没有把水果刀的刀套拔开了,要不然我又要死一次了。

谢天谢地,我没有猴急一时,提前把刀套拔掉了,他的血拿不到,倒是先把自己的命给拿了。

MMP,怎么起不来了。

姬雨晨紧紧地抱着龙妧,那姿势要多怪,有多怪的。

该死的,怎么弄不开他了,想要占我便宜,没门!

龙妧抓着姬雨晨的手,拔掉刀套,往姬雨晨的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一刀,棉花呢?

张望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那包棉花就在离自己的角有几十厘米远的地方,诶呀,太可恶了,勾不着,还有办法去接住那些血吗?

MMP,血呢?

明明划了很深的一刀了,怎么会没有血流出来的?难不成是因为他的尸体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血液早已经风干了?我去,太浪费我的感情了。

没有血,龙妧就不待在这酒鬼的身边了,掰开缠着她的大手,站起来的瞬间,眼前一片漆黑,摇了摇头,再把眼睛睁开时,自己捧着一只断手,而且还在流血,吓得龙妧赶紧把断手给扔掉了,从姬雨晨的身体上跑过。

吓坏的龙妧,第一时间就是跑回自己的房间里,然后就是用力的关上房门。

“MMP,吓死我了。”龙妧吓得双腿发软,背靠着墙壁,滑下坐在地上,“怎么会突然有只手的?”龙妧怀疑是姬雨晨的恶作剧,只不过,现在她不敢开门去看看,太渗人了,“算了,算了,等过两天之后,我再移魂回去,看看会不会有些恢复了。”

龙妧直接把割伤姬雨晨的手腕,取血救治那具尸体的想法给打消了。

洗澡,去臭味,顺便让自己清醒些,别再想那只断手的事了。

哗啦哗啦

开了花洒,温暖的水把龙妧的身体由头到尾的都弄湿了,龙妧习惯性的弯下腰,伸手到墙角落里头挤压洗发露的,可她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的,只好用手擦去脸上的水,睁开眼睛看看了,我去,谁这么缺德跑来的我房间的卫生间里,把我的洗发露沐浴露都拿走了。

这屋子里就她和姬雨晨两个人住,不是姬雨晨做的,还能是谁,龙妧气得头顶冒烟,关了花洒的水,拿了挂在墙壁上的一条淡蓝色的毛巾擦头发,拉开帘子,看到姬雨晨光着身子站在面前,吓得她把手上的毛巾扔在姬雨晨的脸上,手疾眼快的把帘子给拉回去遮住。

“我艹你大爷的,你不好好的睡觉,跑来我房间里干嘛?”难不成我的洗发露那些东西都是被他用光了,把东西扔了?

呃?

唰...

帘子被姬雨晨用力的拉开了,两人的视线对上,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大爷的,看什么看。”

龙妧脸红,抬起脚就替踢向姬雨晨,姬雨晨抓住她的脚,往自己身边一拉,龙妧整个人都扑上去。

“好暖。”身体不似放在冰室时那般的冰硬了。

“我得洗澡,你给我出去。”哇哇哇,这姿势....太怪异了。

“我也要洗澡,身上的酒味太大了,...这是我的房间,要走,也是你走吧。”

什么?这是他的房间?

龙妧睁大眼睛,看看卫生间里的摆放的东西,果然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卫生间里,自己可是摆放了好几种沐浴露洗发露的,而这里,只有三瓶东西在。

算了,算自己倒霉。

把自己的脚抽回来,想要踏出卫生间,却被姬雨晨抓了回来,“我还没醒酒呢,帮我抓抓后背,勾不着。”不等龙妧反应过来,人就被姬雨晨拽回卫生间里,帘子又被拉上了。

哇哇哇,我现在可不是男人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