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混嫁

第二章 薛嫚

混嫁 寄一世 1358 2017-04-30 17:41:44

  季云裳这边与沈胤共拜了堂、喜盟了誓,倒苦了薛嫚那一行人,一路颠颠簸簸,好不容易到了王府大门口,却被人拦下了。来人正是王府总管张育诚,年纪四十余岁,面上总七分虚情假意兼三分谄媚。

  这时他笑吟吟向薛嫚一行人道:“哟喂,王妃让宾客好等呀,这不,人都进喜堂了,外边儿一片冷冷清清的也没意思。”薛嫚在红轿子里没说话,倒是她的贴身丫鬟红棉气得嘴皮子一抖,骂道:“你这狗奴才什么意思?这时辰未到,王妃花轿未到,客人怎么就进了喜堂!”

  张育诚面上一黑,嘴边常挂的三分笑意也没了,却也不去理会红棉,只朝轿中薛嫚傲傲然地道:“奴才就向王妃挑明儿了说吧,现下王爷正和季小姐在大厅那儿拜堂,王妃进去了势必会挑起宾客的慌乱。所以还请王妃体谅,从王府西侧小门进入。”

  这话说的已经十分不客气了,红棉和一众下人已经惊怔无话了,待到反应过来,红棉自又是一番破口大骂。

  她骂人时很是泼辣,直教张育诚招架不住,他也不想再隐忍了,挥手招来几个家丁便架住了红棉——方才他还有些担心薛嫚大闹,但转念一想,薛嫚那老祖父薛运诰已经性命垂危,时日无多,自然不必担忧。加之薛嫚方才一直不曾发话,便开始轻看她,径直就要让家丁教训红棉。

  此时,一只纤纤玉手掀开轿帘,只见一位凤冠霞披的绝色美人从轿里走出来,凤目微挑地朝张育诚道:“怎么......本王妃的下人还需你这该死的奴才来收拾?”这薛嫚的脸一时将在场男人都震住了,没一个人先开口。

  张育诚缓了会儿神,心下觉得这薛嫚真真儿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姿容,竟然将侧妃季云裳给压了下去,便有些犹豫——难保他家王爷见到这薛嫚不会动心,若是她受了宠,今后他张育诚日子可就难过了。可又想到淮南王交代过他,一定要让薛嫚从侧门入,便开始为难了。

  转了会儿脑筋,他便想到个法子,于是又笑吟吟地让家丁松开了红棉。转而向薛嫚拱了拱手,道:“王妃的下人自然是王妃来管教,至于这大门......您看您还入吗?”

  薛嫚美目潋滟地一横,道:“本王妃是皇上下令嫁给淮南王的人,已是王府的一份子,你倒说说,这王府的大门,本王妃入不入得?”

  张育诚似是猜到她要这样说,便躬身道:“王妃自然入得,请跟奴才来。”

  他这脸一会儿一个表情,到让薛嫚一行人颇为不适,疑心他别有什么诡计,但进了王府后又一路顺遂,别无他事。直到走着走着,红棉才看出不对劲儿来,她悄悄对薛嫚道:“小姐,这不是通往喜堂的路啊。”薛嫚此时也看出这路是愈走愈发偏僻了,发觉张育诚是在耍弄她们一行人,但她却没有挑明。

  红棉不知道,眼前她主子的这具身体里住的已经是另一个灵魂了,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外科手术医生的先进灵魂。薛嫚不是曾经的薛嫚,自然对淮南王也没了情意,成不成亲、拜不拜堂,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张育诚将他们引到一个空荡荡的院落来,这才停了步子,对薛嫚道:“这是王爷为王妃您准备的住处,还请王妃入住,”顿了顿又道:“奴才也是命不可违,还望王妃恕罪。”他脸上还挂着虚伪的七分笑脸,薛嫚也懒得再去看他,便领了下人进了院子。

  张育诚见她不吵不闹地进了院子,这才松了口气——他这时主子命令不能违,又得谋着远处的利益。眼下这样一来,只需在淮南王面前硬说薛嫚就是从侧门入的便是,府中的人自然不会去乱嚼口舌;另外又不会将薛嫚狠狠地得罪。简直是两全其美,张育诚自鸣得意,遣开了家丁,独自去向沈胤回话。

  他身后的门微微开了,红棉冒出个脑袋,朝张育诚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