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混嫁

第六章 心诡云疑2

混嫁 寄一世 1299 2017-05-07 16:59:44

  没了红棉阻挠,季云裳同皎夜很快到了薛嫚屋前,却没有奴仆守着门。

  只道这听竹居果真竹子种了许多,清风一扶,翠叶婆娑。若非装饰简陋,倒也是一处风雅之地。

  依旧是皎夜上前,隔着门槛儿在外提着声量道:“王妃在吗?我家主子从万泽阁来问安。”

  话音一落,无人回应。

  季云裳蹙了蹙黛眉,示意皎夜再唤一次。皎夜正提了声,却见有人匆匆撩开帘子,从内屋出来了——正是个着素色衫子的婢女。她略略扫了季云裳及皎夜一眼,旋即福了福身,道:“王妃就在内屋,夫人请进。”

  这婢女并不如何美貌,但气质风度上远胜红棉,季云裳不由多看了她两眼。这一看,就发现了一点儿小问题——那婢女右颊鬓角处翻起一小块儿白皮。这种一般人不会用心注意到的地方,季云裳却看得仔细——那块白皮应是人皮面具,这婢女是易过容的。她又再次扫视了那婢女几番,被她手腕间一只玲珑碧玉的镯子吸引了目光——这可不是个婢女用的起的玩意儿。心里模糊生疑。

  片刻,她扬了扬唇角,步履优雅地进了内屋,将皎夜和那素衣婢女留在了门外。

  内屋果然只有薛嫚一人。

  屋中燃着青麟髓。这香料的制法极为不易,有十来道工序,香味提神醒脑,与一般闺阁女子喜爱用的那种缠绵悱恻的香气大有不同。这香的名儿也是源自制香料者常用的墨锭之名,颇有几分书卷遗韵。季云裳之所以如此了解青麟髓,无非是因着,她素来也最爱此香。

  季云裳有几分兴味地抬头去看薛嫚——彼时她躺在一张一尺半的美人榻上,半张脸埋进织罗红袖中,半张白皙的脸则露在空气里,几缕黑发缠绕在她脸畔,像是茫茫雪地里的乌檀,无端叫人心痒。

  的确是个美人。甚至不必去看她的整张脸了,只那半张粉面便教人销魂蚀骨。

  只不过......季云裳上下再打量了一番薛嫚,不禁觉得,这身形委实过于高挑了。她躺在美人榻上,侧身曲着腿,看上去有些委屈自己的身量。

  她看的专注,好半会儿,才发现薛嫚竟是半阖着眼的,原来二人一直在互相探究对方。

  于是季云裳行云流水地福了身,做全了礼数,抬头朝薛嫚微微一笑。

  薛嫚在她行礼时已坐起了身——这一起身,季云裳更觉得她实在高的过分了。那一身织罗红的宫装穿在她身上,腰间小衣短了一截,纵然貌美至此,也未免教人觉得好笑。

  见薛嫚不打算开口,季云裳便自顾自的从桌案上取了青花瓷壶倒上一杯热茶,茶香扑鼻,竟是庐山云雾——恰恰是季云裳最爱的那一种茶叶。季云裳此时才真正觉得滑稽又巧合了,怎么这薛嫚喜欢的都和她一样呢?莫非果然趣味相投?季云裳自己都忍不住失笑,认为不可思议。

  “姐姐,今日云裳前来问安,是为了往后王府后院的安宁,也是希望与姐姐和平相处,不争不抢。若是姐姐也愿意接受云裳这一请求,还请用茶。”她这一番话说得谦卑又直白,仿佛果然是为了王府安宁考虑。

  然而薛嫚半睁着一双似梦如幻的眼,唇角在青麟髓的香雾里嘲讽似的一勾,迷离醉人。看得季云裳心头一跳。她忽然觉得,这薛嫚果真是个好对手。

  眼瞅着薛嫚一只手渐渐伸来,似要接过季云裳手中的茶杯。谁知季云裳忽然眼前一黑,发了晕,向前栽了去。幸而薛嫚手快,径直拍开那茶杯。茶杯落在地毯上,印下黑黢黢的一滩水泽,上头还冒着热气,可见是极烫人的。而季云裳身子一软,却倒在了薛嫚身上。她脑中神思一闪,暗暗怨怪自己昨夜没睡个好觉,今日竟然在薛嫚面前丢了这样大一个脸。

  烟雾袅袅,径直飘上梁柱,而季云裳仿佛终于清醒了些,她意识到自己身上靠的是一具硬邦邦的身体,完全不同于女性的软玉温香。再一抬头,便瞧见薛嫚修长白皙的颈脖上,赫然一个喉结。

  她一时全然怔住了。

  耳畔温热的呼吸如青麟髓缭绕缠绵,一道清冷却低沉悦耳的男声在她脑中乍起惊雷:“季侧妃,你是在投怀送抱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