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混嫁

第八章 唯有故人来

混嫁 寄一世 1117 2017-06-06 21:32:31

  才回屋坐了一炷香的时间,季云裳就听得皎夜在屋外传膳的声音。她于是想起方才自己要求传一份藕粉桂花糖糕。

  “夫人,”皎夜低声在门外问道:“您现在用膳吗?”

  季云裳念及确实有些饿了,便应了声是。

  门缓缓被推开,皎夜领着后厨的婢女进屋,吩咐道:“你把糖糕放在那张樟香圆木桌上便是。”那婢女勤快地去了,

  但放完糕点也不离开,只是眼珠子四处滴溜溜地打转,以一种近乎放肆的目光打量屋中的布置,还小声啧啧称奇。

  皎夜见她如此情状,不由得有些生气,道:“你可以离开了。”

  那婢女闻言却不动,只是把脸微微抬起,看向了季云裳。她的眼睛是吊梢狭长的杏核眼,看上去颇有股狐媚放荡的劲儿,一张脸确实有三分姿色。季云裳也凝视着她,隐隐约约觉察出几分熟悉。

  那婢女这时便掩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带了几分挑衅意味地对季云裳道:“我的好妹妹,你怎么认不出你的惠如姐姐了?”皎夜被她这熟稔轻浮的口气惊了一惊,忙侧头去看季云裳的反应——只见她脸色微微僵硬苍白了些,放在榻上的一只手不经意地攥紧了榻上的绸缎,淡青色的脉络在手背上清晰狰狞。

  “皎夜,”失态也不过瞬间,季云裳立刻调整好神态语气,镇定自若地命令道:“你先出去候着,没我的吩咐不必进来侍候。”皎夜很是乖顺知趣,连忙福了福身退了出去。这下子屋里便只剩了季云裳和惠如二人,气氛霎时有些凝重。

  惠如勾着唇,很是随意地坐到季云裳塌边,手指轻轻拂过塌面光滑的水绿色蜀绸,半晌启唇道:“好妹妹,你出了凤鸣阁后竟然过上了这等好日子,真是福分。你再瞧瞧我——”惠如伸出十指放到季云裳眼前,只见那细长的手指上布满了斑驳的伤口,零零碎碎也有二十几处,可见她平素日子过的很是不快活。

  季云裳听得“凤鸣阁”三字,身体细微地晃了晃——那地盘是金陵三大烟花柳巷之一,是她曾经待过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整整十年,从五岁到十五岁,就在那个肮脏的地方,她活过艰难的十年。

  惠如没注意到季云裳的失神,收回手,又笑盈盈地打量她一身华贵的服饰,道:“当年你还是凤鸣阁清倌的时候,姐姐我怎么说来着?我就说妹妹你啊,将来定会受到贵人赏识,现在看来果不其然......”语罢,她又状似思索般地道:“记得当初赎你出来的是位中年的官爷,怎么一转眼你却成了王爷的侧妃...哎呀!瞧我这嘴,妹妹如今可不是凡辈,我不该拿你往事乱嚼舌根的。”

  季云裳淡淡地瞥过她一眼,没有开口,像是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果然惠如掩着嘴笑了笑,又将话题转回自己身上:“姐姐这些年过的可不如意,秋姨前年见我年纪大了,做了主张将我卖给王府的厨子,二十两银子啊,就这么简单地把我给卖了......”

  季云裳此时截断她的话道:“你缺银子花?我给你就是。”

  惠如又是一笑,颇有些得意般地道:“妹妹,我要的,可不是这一时的银子。我要的,是下半辈子能享不尽荣华富贵。”

  贪得无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