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混嫁

第十二章 芳华一落

混嫁 寄一世 1638 2017-07-14 23:01:44

  岫雪这几日不大对劲。

  季云裳常见她不是对着屋子窗外那株梨花树发出一声极悠长的叹息,就是她对着一张桃花笺笑逐颜开,傻兮兮的。

  连着半个月后,季云裳在岫雪一次外出买胭脂时偷偷跟了出去。

  结果并未出乎季云裳的意料——岫雪有心上人了。

  她将脸上的面纱系的紧了些,抬眼去看,满城梨花飞雪里,琉璃灯火朦朦胧胧,岫雪的白皙的五指攥着一个青年的月白色衣襟,一双含情若烟水淼淼的眼注视着那青年的脸,半晌,他们的唇贴在一起,像天地遂合,天命如此。

  季云裳长长叹出一口气,眉头蹙的更深。

  夜深了,岫雪顶着那张唇角胭脂晕染的脸回到凤鸣阁。

  她一推开门,便见季云裳坐在桌畔,一手撑着脸,目光幽幽地望着自己。

  岫雪心跳一顿,她这位好友年纪虽不大,但心思一向深沉,她从来看不清云裳这个人。此时见季云裳那神态,心里更是慌乱得紧,唯恐季云裳知晓自己近来的举动——云裳定是不同意她与自己那心上人在一起的。

  然而季云裳一开口,岫雪便知,她全数知道了。

  “阿岫,和他分开吧。”

  岫雪忙摇头,她匆匆合上门走近季云裳,眼含着泪道:“云裳,我已经喜欢上他,此生我......我非他不嫁。”

  季云裳又皱眉,轻声呵斥道:“别胡言乱语!你与他才认识几天,他家世如何你可知道?他家中有无妻妾你知道么?他家里允不允青楼女子嫁进门你可曾考虑过?”

  岫雪沉默了会儿,道:“他唤作卫竫云,是金陵冬亭的秀才,家中只有一位母亲需要侍奉。我只晓得这些,其余的我也不曾想过......”顿了顿,岫雪又道:“但我知他对我情意深重。”

  季云裳扶额一叹:“在凤鸣阁你看了这么多逢场作戏,听过无数海誓山盟,如今怎么还这样糊涂?”

  岫雪抬眸坚定道:“云郎不会骗我。”

  季云裳被她这话一堵,后面的规劝也说不出口了。

  岫雪见季云裳态度稍软,也就温和着嗓音道:“云裳,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我和竫云能得到你的祝福。你别阻止我,行吗?”

  季云裳垂眸不语,过了会儿,灯火摇曳中,她眼神淡淡地向岫雪道:“什么时候他来替你赎身?”

  岫雪一怔楞,片刻,有些为难地回道:“云郎家境贫寒,他母亲身子也不大好,所以......”

  季云裳一声冷笑:“呵,难道他要你自己给自己赎身?”

  岫雪忙摇头否认,道:“不是,云郎说,待他金榜题名,便来娶我回家。”

  季云裳眼神更冷,连脸上的笑都拉了下来:“你在这凤鸣阁听过千次万次这话了吧,最后有几个人做到了?没有,没人会在自己荣华富贵后娶一个青楼女子的。那卫竫云对你情意现在深,谁知以后会不会佳人在怀,把你忘个一干二净?”

  岫雪有很长时间没说话,直到季云裳已有些不耐时,她才缓缓启唇,苍白着脸色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种的因,我自己去尝那果。”

  这次换季云裳沉默,一盏茶后,季云裳离开岫雪的屋子。

  她只留下一句:你往后,不要后悔。

  时间一晃,又到了八月十五。

  岫雪和那卫秀才感情愈来愈好,季云裳一边为她担心,一边又替她高兴,心中反复矛盾,导致她登台唱曲儿时,错漏了几个拍子。

  这夜凤鸣阁的人并不算多,季云裳本打算唱罢就下台,未料一位富商眼睛盯着她不放,径直让人把她带到了桌前。

  这富商并非本地人,年纪四十余岁,容长脸,细眉细眼,穿棕色长袍,面容委琐。他仿佛对季云裳极感兴趣似的,连着打量了季云裳好几眼,慢慢笑起来,道:“小姑娘曲儿唱的不错,不如在这儿再给我唱一曲《清平乐》来听听。”

  季云裳凝眉,唇抿成一条直线,道:“台下唱曲儿,另给银子。”

  富商笑:“好说、好说。”

  季云裳盘算着要诈他一诈,若是这富商给的银子多,她便拿去给岫雪,好教她早日赎身,脱离这苦海去。

  接着她便唱了《清平乐》这首曲儿,唱完伸手索银子时,那富商却乘机握住季云裳的柔荑,一边轻轻摩挲一边皱着一张脸皮笑:“小娘子急什么呀?不如你同老爷坐会儿,聊聊天,老爷多给你加一倍银子,如何?”

  季云裳瞬时便眼波一凝,心中顿时警惕起来,她狠狠挣开手,眼神冷冷的,道:“银子我不要了,别动手动脚!”说罢,转身回了厢房。

  那富商坐在原位上,脸黑糊作一团。

  “这死丫头,不吃软的老爷就给她来硬的。”

  富商脸上微微狰狞。

  彼时二楼上看完全过程的男子低低笑出声,像北风中卷开的落花,清清冷冷,很快消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