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六章 (影) 疏远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2725 2017-05-03 18:43:40

  九岁生日那天,我母亲给了我一百块钱,这是第一次我拥有使用大钱的权利,而且是所有归属权,这比我过年的压岁钱还要多。可想而知,拿到这张钱时我内心的忐忑与激动。

我约了几个班上的玩伴一起出去玩,并没有跟她们说当天是我的生日。城里的小孩太客气,如果听说是我生日,一定会给我带礼物,十岁不到的小孩身上会有多少钱,最后还不得跟家里闹得哭哭啼啼。于是干脆不说。

几个小孩走在城中心,也不知道去哪,其中一个提议去溜冰场,立马得到了其余几人的附和。我怀着尝鲜的心态跟在她们背后,进去过后把我摔惨了。

四个轮子的溜冰鞋我却怎么都站不住,站住了就动不了。围着护栏一圈一圈的滑,不停的给自己壮胆。溜冰场这种充满暧昧气息的场所就好比歌舞厅还有电影院,一般都是夜场的天下。到了晚上几百平米的场馆内熙熙攘攘摩肩接踵。

庆幸我们去的时候是白天,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五六个人在几百平米的场地里就像池塘里的水鸭子,零星分布。我尝试这松开栏杆不停交替着双脚,换来的是摔的紫黑的双膝。就好像被谁在膝盖上拔了两个罐。

同伴都已经是高手,踩着溜冰鞋游刃有余。远远看着就像《西游记》里的哪咤一样踩着一双风火轮,可以随意加速减速,还可以随心更改方向。

“林小溪,要不要我们教你啊?”同伴看我独自坐在场地中央设置的坡道上,于心不忍。

“不用了,你们滑,我不会,我得慢慢学!”我没告诉她们几分钟前,我狠狠的摔到了屁股,此时正在缓神。我想完蛋了,屁股肯定青了,回去一定会被母亲收拾的。

隔了一会儿,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准备出发往护栏方向走去,路过的同伴一把把我抓住,硬是拖着我滑了一大圈,那几分钟里场馆一直回荡着我的尖叫声。

这一圈滑下来,我好像体会到了动作要领,我悲极生乐,自个儿在护栏边上慢慢滑,左右脚慢慢的交换,重心也稳了。速度一点一点的加快,从这头到那头,从那头到这头,反反复复。

“诶,我学会了诶,我学会了!”我朝我的同伴喊去,结果晃动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双膝再次亲吻地面。“不行了,不行了,我腿要断了!”

“你不是说你学会了吗?怎么话音刚落就摔了个狗吃屎?”

“乐极生悲!你们玩,我把鞋换了,我的膝盖摔疼了,我得缓缓!”

“行,那你再等我们一会儿,还没过瘾呢!”

“去吧去吧!”我把滑冰鞋脱了下来,缓缓挽起裤管,方才摔的淤青的双膝变得更加红肿。我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戳了一下,眼泪瞬间涌上眼眶,“嘶”我疼得龇牙咧嘴。

说来也怪,被摔得半死的我丝毫没有受到教训。隔了一段时间又混到溜冰场去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我摔跤的次数大大减少,而且我脚下的溜冰鞋也成了一双风火轮。

我从来没想过会得到老师的如此器重。一年时间,我从末等生变成数学课代表,再到现在的班长。这算是一个质的飞跃吧。这一路走来,我好像在完成着三个人的梦想:我、父亲、母亲。

从来到这座城市踏进这座校园的那天开始,我每天的动态都会向父母报告,一点一滴,他们看着我进步,为我而感到骄傲。

我认真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从最初拖欠作业的女孩变成了此时的优等生,我极力让每个人都认可我,像是为当初的父亲挣回那份尊严,也像是弥补自己内心的不自信。

最初,我从我的家乡来到了这座校园,它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新的,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来适应。这座校园里的每个角落我都曾到过,慢慢走过,发现满满当当全是回忆。

那里有我第一次登台表演的大礼堂,还有第一次当护旗手的升旗台,那片操场我们曾在那里举行过拔河比赛,还在那里玩过仙人跳。曾经多愁善感的去教学楼后面捡过枫树叶,还去偷摘过银杏果。

此时,我搬着板凳,站在班级的最前面。马上学校要进行搬迁,新学校离我的家挺近,我满怀期待却十分不舍。这座校园,在我们集体搬走的一个星期后被拆成了一堆残骸。有关于这里的回忆都成了过去。

再次,我得去适应另一个新的环境。听说这次搬校区后还会分班,糟糕,我还得去适应新的班级。学校的公告栏早就撤下了,记得上面还张贴着我们禁毒知识竞赛的获奖照片。我、你、班长三人举着获奖证书看着镜头喊“茄子”。

站在操场,听校长一字一顿的搬迁致辞。我站在队伍的最后,因为我想看着每个人,每个人的背影,当然包括你。

“...江明,林小溪...五(二)班!”这不是第一次听见我俩次序排列在一起的名字,却是第一次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安慰。我在心里说了一个“yeah”。

抬起头,你正朝我看过来,午后的阳光打在你的头顶,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形成一排阴影,“哇,原来你的睫毛这么长!”这是在看过你无数次侧颜后觉得最美的一次,我朝着美好的你微笑,美好的你回了我一个微笑。

我是一个踩着二十世纪末尾巴出生的人,上学时读书早,身边的女孩普遍比我大。我的母亲是一个思想保守且传统的女人,她从未跟我说过作为女孩到某个年龄段应该会遭遇怎样的状况。

“大姨妈”这个词初次听见来自于同伴口中,早恋这个词也是如此,还有一大堆的关于初字开头的各种初恋、初吻...全是来自于同学口中。这以至于我在初潮来临的时候能及时反应,第一时间跑回家自己买了包卫生巾给自己垫上,发现后我的母亲悠悠的问我:“你怎么知道要买卫生巾?”

“我同学跟我说的!”

这件事并没有引起母亲的重视,她对某些敏感话题依旧闭口不谈。我是一个早熟的女孩,身边也充斥着一群处于青春期悸动的女孩,我慢慢明白了早恋这个词,也向往着自己的初恋。

我的感官开始变得敏感,似乎能及时察觉到身边人对我的异样。我坐在与你一壁之隔的另一方,时不时能察觉到你向我投来的目光,等我立马回望时,一切却风平浪静,看不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奇怪,难道是我的错觉?”我在心里嘀咕。都说要想知道一个人喜不喜欢你就看他跟你说话时的眼神,如果含情脉脉那便是了。

“江明,听说你会打篮球啊?”我全身细胞都变得警觉。

“会一点!”你抬头看了看我,接着又地下了头。脸上泛起微微的红。

“隔壁班想约我们班打友谊赛,你愿意吗?”我死死的盯着你。生怕漏查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这我得问问班上同学!”你抬起了头却没有再看我,眼神游移。

“那你问问吧!”计划失败,我准备撤了。

“好!”

你的双眼明显没有在冒爱心,看来真是我的错觉,我撇撇嘴,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明显察觉到脸部在发烫,我用手掌摸了摸,一股炙热的温度很快传到了掌心上。

冷静下来后,我在想,我心里是希望你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呢?还是希望你就是今天这番表现?没等想明白,我的脑海里就蹦出了你的侧脸,它似乎在对我微笑。我朝着空气中虚构出来的你含情脉脉的看去,如梦初醒,我发现我竟然喜欢上了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代替你成为课代表那会儿?不可能,那会儿还没说过话呢!升旗仪式上开始的?那会儿我和你熟了吗?听到分班名册那会儿?我只知道那会心底小小的激动了一把。

那一整节课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两个小小的我,在我的脑海里不断争吵,可我究竟是从何时有了这种奇妙的感觉,我已无从知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