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十六章 (影) 冰点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410 2017-05-07 14:18:43

  人们常说的安全感是什么?众多女孩之间你第一眼看的是我,之后的每一眼看的还是我。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关心的也是我。面对爱情流言蜚语,用行动向全世界宣告,这是我的女人。

我们的感情进入了一个死循环,我们因误会而分手,因不舍而复合,接着还是因为误会而分手,你跟我说的话越来越少,我对你的误会越来越多。

你似乎不会刻意与其他女孩划清界限,即使每次分手都是因为又有关于你的爱情流言。你从来不跟我解释,分手后却又显得格外在乎。每次一分手,你就开始做贱自己,意志又消沉一分。

你说你希望我能管管你,管下来的结果就是吵得不可开交。我跟你说别去上网包夜,你答应了,隔天就看到你趴在桌子上睡的昏天暗地,叫醒了又睡。

我们没有交流,没有沟通,只有怨气。你怨我我怨你,为了终止这一切,我没有选择治理,而是选择了放弃。

我以为再一次的复合你会有所改变,你会变得更加在乎我,时不时跟我说说情话,可结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落。这么多年,我觉得不舍,我多想你能给我一点安全感,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很久都没有拥抱了,你知不知道?

爱情从来都不是能说的通的东西,你成了一种毒药,叫鸦片,让我既上瘾又害怕,你对我的反反复复如此大度,给予我的安全感却如凤毛麟角,“我爱你”这句话如果规定让你说十遍,你可能一遍也不会说,逼急了,你或许会说上‘爱你’两个字。

一年冬天,在我与你复合后不久,我想着亲自给你打一条围巾。去到织品店,琳琅满目的各种织线,挑的头昏眼花。选来选去,选了一款自己认为最合适的,为了表示闺蜜情深,小薇也选了和我这一模一样的花纹。

在老板的指导下,我笨拙的双手拿着织针有模有样的学着老板的样子开始织围巾。第一次,开头针数太少,怕围巾太小,打了几排又给拆了。第二次,打着打着漏了一针,怎么也找不到漏在哪里,于是又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不厌其烦的拆了又织,织了又拆。

大概一斤多的毛线团,比小指细一些的线,我打了一中午,结尾还是我母亲来帮的忙。最后看着有模有样了,却觉得自己手法太拙劣。我怕你不喜欢,又怕你戴着不是特别好看。

下午去学校,小薇提前把围巾送了出去,小涛很是喜欢,不断的朝周围的兄弟炫耀,你看着也是心痒痒,好像在用眼神问我:我的呢?我不好意思拿出来,我想着我还是另外打一条吧,这条太丑了。

大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球赛,我拉着你还有小薇以及小薇的男友小涛四个人一起去小卖部买吃的,从小卖部出来,小薇凑在你耳边好像说了什么,你慢下脚步来等我,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我来不及反应,你一把抓住我的书包,拉开拉链,将那条仔细叠好的围巾一把扯出,拿起就跑。我气急败坏,哪有这样的人,还动手抢的,我觉得委屈,虽然这是给你的礼物,却以这样的方式送出,而且我并不乐意。我火冒三丈,懒得去找你,自个儿回到了教室。

你戴着围巾到处炫耀,大家伙都笑你和小涛的围巾一模一样,针法还稍显拙劣。这让我十分难堪,那条围巾成了我最厌恶的一个礼物,也成了最不想提起的东西。

我们之间的小矛盾总是此起彼伏,层出不穷。矛盾发生后也从不沟通,你依旧摆出那副全世界都不理解我的表情,除了沉默就是沉默,我害怕沉默,害怕这无处不在的东西。我心里堆积的怨气也越来越多,干脆分手一了百了。

你是一个奇怪的人,在一起的时候,在我身边尽显小孩子秉性,等我们分开了,你却又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大男孩。恋爱时的你做事总是那么随心所欲,等分开了又学会了张弛有度。

初一刚进校门的时候,我因为各方面表现得积极优秀,在老同学的热烈推荐下,班主任决定让我继续当班长。我是一个能玩不怕受伤的女孩,刚入学报到那天,班干确定之后,老师觉得也没什么事情了,于是把我们大伙儿拉到了操场上,让我们打一场球赛。

全班就我一个女生愿意跟他们一伙男孩打,投篮选队友那会儿,大家纷纷礼让,最后由我和另一位同学来选。那天球品爆发,球技惊人,可以说是百发百中,因此给其他同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整场球赛打完,我和那堆男孩成为了好朋友。大家有球赛的时候会叫上我,有时我和闺蜜还有兄弟们在球场上比赛时,他们也会过来凑热闹。我并不知道和我一起选队友那男孩会喜欢上我,这在后来漫长的相处过程中从未露出一丝迹象。

班上同学知道我有男朋友,并且就在隔壁班。我的人缘变得越来越好,以至于上课说小话经常被老师逮到。

老师对着下面的同学喊道“你们班的班长呢?把他俩的名字记下来,上课不认真听讲,一直在下面讲小话。”说完老师推了推鼻子上厚厚的眼镜。

随后课堂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笑声“老师,讲话那个就是我们班长!”老师汗颜,怒气更甚“那你们班的纪律委员呢?把他们两个名字记下来!”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老师,旁边那个就是纪律委员!”

老师的脸一下子绿了“这还了得,班长和纪律委员带头讲话,我这课还要不要上了?”

我悠悠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老师,我们以后不会再犯了!”老师好像终于逮到了一个台阶下,于是语重心长的说“知道就好,以后不许这样了!坐下吧!”

我满脸通红的看了看我的同桌,也就是现在的纪律委员,当初与我投篮选队友的男孩。

那天十六班的男生准备约我们班的男生打篮球友谊赛,我突然想起来就跟他说了声,结果话题来了,一句接一句停不下来,以至于发生了后面老师点名这滑稽的一幕。

他朝我讪讪的笑,轻声说了句“抱歉”,这件事又怎么会是他的责任,我朝他笑了笑压着声音说“没事”。

我们学校有两块篮球场,校门口一块,教学楼旁边一块,两块篮球场一个在坡顶,一个在坡脚,相距海拔大概二十米。从校门口一进来就是篮球场,接着就是几十上百阶楼梯通向坡顶的教学楼。

我们班的教室离校门口的篮球场较远,学校打篮球的人多,四块篮球场地供不应求。要想比赛就得提前出去占场地。被点名说小话那会儿,他正得意洋洋的跟我描述着他的计划。

最后一节课,同桌有预谋的将篮球放在走廊上,这是一个死角,不会有人走过来。快到下课时,他朝老师举手说自己要上厕所,老师头也没抬,朝他挥了挥示意他离开。

他走到门口朝我摆了个鬼脸,预示着他计划的成功。接着抱起篮球一溜烟人就跑下楼去不见了人影。

放学后,我急着去观战,背起书包就准备跑出去,我看了看教学楼旁边的篮球场没有他的身影,于是朝校门口的篮球场赶去,在楼梯顶端,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面朝着我的方向正在运着篮球练习三步上篮。

我刚想从楼梯走下去,就听见了人群里传出来的惊叫声,我抬起头朝声源看去,一群人围在他方才投篮的场地,却遍寻不着他的身影。我盯着台阶两阶当做一阶往球场上跑。等我到了球场,人群还未散去。

“班长,他好像手臂骨折了!”同班的同学看到我的身影后急忙跟我解释。他坐在地上脸色惨白,一只手扶着另一只手上的手,没有说话。

“你还好吗?快扶起来送去医院看看!”旁边的人依旧惊魂未定,听见我的喊声这才想起来要去医院。

“我还好,你从我口袋里把我电话拿出来,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到医院来!”

我从他口袋里摸出手机,发现手指在发抖,这是我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内心好不淡定。我跟在人群后面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说明了情况,他父亲说马上来。

医院里,他依旧保持这球场上的姿势,一只手扶着另一只受伤的手,我们没有人敢去动他,谁都不清楚他手臂现在的状况。挂了号,需要排队,于是大家都坐在科室门口等,没一会儿他父亲就来了,脚下一路小跑。

“怎么样?还好吗?”他父亲想看一看他的手臂,却被他的神色吓到了。

“还好!”

“挂号了吗?医生什么时候来?”

“等一会儿吧!”

听着他的语气这些简短的字就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好像已将疼的没有力气,却依旧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医生给他拍了片,并按上了两块竹制的夹板,用白色的绷带帮他固定在手臂上,医生说只是轻微骨折,两三个月就能恢复,并给他开了一大堆的药剂,有为了缓解皮肤瘙痒的,也有消肿止痛的。还开了几幅中药回家熬。

隔天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的他又恢复了往日的朝气,昨天他的模样把大家都吓得够呛,惨白的脸色还有红肿的手臂,一声不吭的低着头,像一只斗败公鸡。

就这样,他手臂上那股浓浓的药香味伴随了我们整个夏季。他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他问我“那我可不可以追你?”我说不可以。

在某个秋季的夜晚,联系人里闪烁着他的跳动的头像,那时我和你又一次因为误会而分开了,你依旧没有给予我想要的安全感。

他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他问我“那我可不可以追你?”我说可以。

就这样,我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开始寻找我心里缺失的安全感!我依旧是那么的不自信,又自卑又拧巴,活的纠结且孤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