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二十三章 (光) 新欢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197 2017-05-09 10:34:36

  我曾想过很多种重新挽回你的方法,直接开口?给你写一封情书?或许当众表白?这些方法是否行之有效?我不确定,此时,我只想确定你的心,想弄清楚你是否爱我。

我不想一次次低头换来的都是你之后不久的转身离开,那我还是一个人来得自在。如果你心在我这,而且你还爱着我,那么无论什么方法,我都将收获爱情。

从吊桥回来那天晚上,回到家后,小薇给我发了短信“你有在怪我吗?”在河边我曾跟她就这件事讨论过,我没有想要怪谁,我只是想说我很担心。

“我回答过你了!”

“那你今晚为什么和我说话时心不在焉?”

“可能是累了吧!”

“那你到底有没有在怪我?”

“没有!”

“谢谢,你要知道你这句没有对于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是什么意思?我不大明白,却也懒得深究,这一天下来真的累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所说的很重要是因为她想确定我的立场,是否我是站在守护你的角度来看待整个事情。

“我没有权利怪任何人!”

“那我可以追你吗?”

“不好意思,今天累了。不聊了,再见!”我不明白当时我为什么没有拒绝,或许是潜意识在帮我出谋划策,这次换做我伤害你。

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却无法相守?相守的两个人为什么不相爱?这是关于爱情的两大难题,解得开是悲剧,解不开也是悲剧。

我怀着向死而生的勇气准备放手一搏,却无端将另一个人卷入这场赌局。爱会令人变成天使,也会令人变成魔鬼。我亲手在棋盘上摆放上了黑子白棋,也将亲手收拾残局。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小薇对我有意靠近,我心里谋划的这个局是否要展开?这么做是否具有意义?如果结局是你放手,那我该如何收手?我来不及考虑,棋子已脱手。

有天放晚学后,我们一群人在一起打球,球场不够,我们只能打半场,三对三斗牛,三个球,输了换人。小薇拉着我和她一队,外加幼琳,幼琳不大会打球,这样搭配看上去势均力敌。

小涛所在的队伍赢得了比赛,其余三个人意犹未尽走下球场,熟门熟路地趴在地上做俯卧撑。这是我们在一起打球的规矩。输的一方就做俯卧撑,每人三十个。

他们下场,我们上场,恰好你跟小涛又在一个队里,外加一个兄弟。小薇好像底气十足,竟然又跟小涛打起了赌。

“加量好不好?”

“三十个不够?”

“五十个吧!怎么样?”

“有意思吗?”

“没意思打什么!”

小涛看了看你和另一个兄弟,看你俩没什么意见,于是他答应了。

“诶,我说你俩是万年拆不开的组合是吧?”小涛有意调侃我和小薇,这让我的处境有点两难,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还就是拆不开,怕了?”

“怕个熊!来。”转身我就听见小涛对你俩说“没事,放松打。”你们俩默契的朝他点了点头。

小薇站在了三分线外发球,球传给了我,小涛来防我,庆幸不是你。我运着球准备突围,脚步左右往返,小薇跑到了内线,我将球打在地上弹入她的手中,她转身一个投篮你没拦住,球进了。

“没事,才一个,这不是还有两个呢嘛!”

接下来的两球也是如此,小薇打得很开,到处跑位。我依旧还是把球传给她,让她来投,她球感太好,连续三个都进了,你们仨也没有太惊讶。球进那会儿发现你还在笑,小涛朝你俩吐了吐舌头,表情稍显滑稽。

“怎么那么快就结束了?看来又得做俯卧撑了!”

“愿赌服输,五十个,小溪的免了!”

“没事,我可以做的!”不知道你会说出这句话,小薇表情有点吃瘪。

“小溪,好样的,来来来,我们一起做,我帮你做二十个!”

“谢谢咯!”说着你们仨就趴在了球场外的空地上,一边做一边数。

做完后,小涛不服气了,嘴里念念有词“有些人就是爱现,不知道现给谁看!”这话真的是懂的人心知肚明,不懂的人不明就里。

“你说谁呢?我怎么现了?”小薇不服气,搁下手里的篮球找他理论。

“谁搭腔我说谁!”小涛依旧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这让小薇更加抓狂。

“我怎么现了啊?你倒是给我说说啊!”

“明哥,你刚才可看仔细了?没有错过什么精彩瞬间吧?我们这些群演也该散场了!走走走,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小涛说完晃晃悠悠的走了,留下小薇一人在那里有气难撒,心里憋了一肚子火。

大家都看着我,很明显,你们都听到了小涛口里的明哥是谁,你低着头拍了拍手,准备离开。

“你们玩,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你朝其余几个闺蜜道别,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我了解,这就是最富有表情的表情。

“小溪,等我一下,我去拿书包。我也不玩儿了,你们继续!”小敏跑到球场边的花坛上拿起了书包,经小涛这么一闹,气氛都变了,也没几个人还有心思玩儿。

“算了,不打了,都回家吧!”我拿起了球,大伙似乎都在等这句话,动作十分麻溜,该拿书包的拿书包,洗手的洗手,都分散开来。

“什么人,走就走呗,还把大家弄得这么尴尬!”小薇朝我抱怨,我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她。

估计这段时间小薇对我的态度大家早已有目共睹,碍于这群玩伴里关系牵扯纷乱,有你和小涛的原因,大家都不点穿。不过既然这层关系已经被摆在了明面上,那就顺水推舟吧。

曾经为了靠近你,我成了一个预谋者,精心算计着每一个能与你相处的事件,如今为了不再失去你,我成了一个阴谋家,机关算尽的来寻求你对我的爱。

我像往日一样等待小薇的信息,从吊桥回来后她几乎每晚都会找我聊上一会儿,每到结束会跟我说晚安。今天傍晚发生的事她一定会有所动作,因此今晚她也不会沉默。

她一开始就想拥有这段感情,所以她从不闪躲,也从不避讳。即使有你在场,她依旧直奔她的目的,她只是在等我的回应。终于电话响起,黑色的屏幕亮起白色的光,她如期而至。

“白天的事你怎么看?”

“你表现的很好!”

“你是指球技?”

“嗯”

“你觉得我够优秀吗?”

“挺优秀的”

“那我可以追你吗?”

这好似我一直等待的开场白,而当我看到这行字出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的内心在挣扎。如果用力过猛我伤了你,那我该怎样原谅自己?挣扎的结果就是,我准备按原计划进行。

“可以,前提是林小溪不会介意!”

“为什么?”

“因为我们关系本就复杂,你应该不会想要丢掉所有朋友跟我在一起吧?”

“好,那我明天去问她!”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嗯嗯,好的,晚安!”

那晚,放下手机后,我失眠了。这是第二次为了你我彻夜未眠,我不知明天该如何面对你,不知这个决定做的是否正确。让小微去寻求这样的意见是否做的太过分了?

我闭着眼睛好久好久,不知时钟指向了几点,外面起风了。树叶在风的呼啸声里哗哗作响,不知是谁家窗户没关严,疯也似的啪啪乱撞,最后在一声玻璃破碎声中结束了它这一夜的前奏曲。

雨点如簸箕里洒落的黄豆,一泻而下,打在瓦片上,噼里啪啦作响。今夜的交响曲正式开奏。风还在吹,吹得我心乱如麻。明天天明,外面会是怎样一番风景?你又会是怎样一番心情?

放学后,教室门口,我看见了你,你慌乱的步伐告诉我:小薇已经告诉了你关于我和她的事情。一群人慢慢聚集,大家都不想回家,那就去网吧吧,至少网吧有空调有暖气。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太冷。

小薇告诉我她把一切都告诉了你,她很开心能得到你的祝福,我的心却一下子凉了,透心凉。我以为面对即将失去的爱人做出来的不应该是主动拱手相让,后来在某篇文章里读到“如果两个女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深爱的那一个会选择放手”时我才懂你当时的心境。

被爱的人抛弃,那种感觉一定很痛吧?就像雨天出门忘了带伞还遍寻不着可以遮雨的地方,能做的只有奔跑;就像马拉松全程跑完拿到了名次结果举办方跟你说成绩无效;就像无人阻挡的点球却被自己不小心射偏了方向,球撞向了门框。

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你要跟我解除关系的对话框,预示这场短暂的婚姻关系已经走到尽头。我不想离婚,我告诉自己,这不是我要的结局。我将对话框关上了,假装自己没看见,可我骗得了自己骗不了你。不久又出现了解除关系的提示框。要么确定要么取消,该来的还是来了,我把鼠标放在了确定的按钮上,闭着眼按下了它。

刚带上的戒指还是摘了下来,当初结婚时我以为这会是我俩的另一个良好开端,只是这次无疾而终了。戒指放回了背包里,就如同将我对这段婚姻的记忆也封存起来。

房间里我俩被默认分到的粉色阵营让我觉得这是一种注定,注定我们会相遇,在任何平行的时空里。我跟小薇说,我暂时不能和她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