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二十二章 (影) 逗号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705 2017-05-09 10:33:31

  如果一个曾陪你度过无数失眠夜晚的毛毛熊被你扔在角落里,因为你觉得需要清洗一番,可母亲误会了你的意思,把毛毛熊塞进袋子里,丢进了垃圾箱。你是否会去找寻?

如果一段你觉得还需要时间缓冲去再次接纳一段过往的感情,被别人认为你已经心如死灰,然后对方向全世界宣布他和她在一起了,你是否会哭泣?

初二开学后,我的教室搬到了新大楼,位于建筑物的拐角,你的教室就在隔壁!这里离篮球场更近了,放学占位也变得更为有利!大楼边上的草地上中了很多铁树,听人说,铁树开花千年一遇,可我好像每年都能看到它高高耸立的花朵!米白色的花瓣堆满新生出来的花茎,起风了,它会跟着风儿摇摆!

秋天来了,池塘边得柳树迎风招展的只剩垂下的柳树枝丫,柳叶散落了一地。雨后,残留在树枝上的树叶落得更干净了!只剩一地腐败的树叶!高低不平得地面积起了一滩滩小水洼!风起,一汪汪涟漪!

课间操时间,大家自觉没有往教室外走,广播里传来反复播放的校园青春旋律,从《最初的梦想》到《奔跑》,还有《同桌的你》,又或者来一首《克罗地亚狂想曲》。

“林小溪,同学找你!”那时我正趴在桌子上听着歌,同学们在教室打闹。闹就闹吧,热闹一点正好!我抬头朝门外看去,嘴角浮起了笑意!

“小薇,你怎么来了?”我把她拉到凸起的墙壁边上,挡一挡凛冽的寒风!这是突如其来的一场变天,没有任何预兆。课间听同学们谈起,说新闻上报道全国被冷空气突袭了,怪不得那么冷!

“小溪,我有件事想跟你说!”小薇吞吞吐吐、犹犹豫豫,这一点也不像她的说话风格。

“什么事?”她这翻模样,我也正色起来。

“那个,我跟江明在一起了!你不会介意吧?”她还是把话说完了,这次换做我吞吞吐吐了。她和江明在一起了,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会不会介意?我该不该介意?我应该反对吗?还是默默忍受?“当然不会!”怎么不会?我憋住心里的那口气,怎么会在寒冷的天气里突然发热?怎么眼睛还红了?怎么说话的语气要不受控制了?我该不该甩开她正牵着的我的手?好吧,她跟江明在一起了...我该谢幕了!

喉咙里有一股气正在往口腔里跑,我拼命往下咽,不能哭,我告诉自己,哭给谁看?我终于要失去你了,我该道别了!

“你真的不会吗?我以为你会介怀,毕竟你们曾经在一起过!”小薇看着我,像是一个被宽恕的小孩,也像是一场比赛的最终胜利者。

“我跟他早就分手了,他现在是自由的!”对啊,我早就和他分开了,每次分手都是我提出来的,我伤害了他一次又一次,给不了他想要的幸福,又有什么资格阻止他获得幸福!

“他怕你会介意,所以让我来问问你!”

“想的挺周到的,我祝福你们!”

“你知道吗?江明真的是一个好男孩,他很优秀,比小涛强一百倍。慢慢的跟他相处,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不过我怕你会生气,所以也一直拖着没有表白。这么久都没见你主动提起他,我觉得你是真的放下了!我这才敢跟他说我喜欢他,我以为他会拒绝,结果他告诉我让我来问问你,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就在一起。我觉得他考虑的太周到了,我们都是朋友,他怕因此毁了我和你的友谊,才让我来问你,我都没想到这一点...”

小薇一口气跟我说了好多话,全是关于你,包括她。她提起关于不久前你们的点点滴滴,提到了那场赌上一百个俯卧撑得球赛,提到了那次吊桥山庄关于你俩的片段。

我耳朵认真的听着,心却随着寒风走远,我看着坑坑洼洼的地面,看着散落一地的树叶,看着撑伞走过的同学。我在想,这二十分钟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长?为什么我和她说了好多话却还没迎来上课铃声的响起!我想没有那一刻,我对那听腻的铃声会这般期待!

广播里正播放着什么歌?我听不见,我想可能是那旋律早已刻在心里,烂透在心房,所以才会让我即使耳畔不断在接纳,心里却始终找不到串起的音符!

“小薇,我没事,你不用安慰我,你们俩好就可以了!”

“好想抱抱你!”她把手穿过我的腰间,紧紧抱住了我。我想,我是不会丢掉这段友谊的;我想,以后我是会祝福这场爱情的;我想,我以后应该靠边站一些!

“快回去吧,挺冷的!”

“好,那我先回去啦!”

“嗯,拜拜!”她走了,我回到了教室,眼睛就像从冷空气里回到室内的玻璃块蒙上了雾,抹也抹不掉!回到座位后我的心下只有一个念头:教室真暖和!

不久前,入秋了,天气凉了下来,我和闺蜜几个人准备把长了的头发修短一些,小薇说她不剪了,她要开始留长发!待我长发及腰,归来娶我可好?

中午放学后,一如往常,我在教室门口等待几个闺蜜,几个对你跟我不在同一栋楼,相隔差不多十来米,她们也在一楼,同一个班级。

教室里的同学稀稀疏疏从教室出来都赶回家吃饭去了,我站了一会儿,想起忘了带东西,转过身发现你就在门口。你的目光,我闪躲不及。逃也似的走进了教室,是回来拿什么的也忘了,坐在座位上发呆。

“小溪,走啦!”小敏跑到教室门口喊我,把我从沉思里拉了回来。门外好些人,几个闺蜜还有几个兄弟们都在。我目不斜视的从教室出来,我怕目光一斜就会撞入你的身影。

我努力微笑,却笑得十分苦涩。曾几何时,我也曾抛弃过你,去别人身边寻找所谓的安全感,那时你是不是也如我这般疼痛,痛的无法呼吸。

“今天真冷,我都不想回家了。我想吃个东西然后回教室看书!”幼琳挽着我的手,我们走在人群的最后面,素素和小敏正跟男孩子们在聊天。小薇和你走在中间,你俩也在聊着什么,她笑的很灿烂,我却看不清你的脸。你应该也在笑吧!

“我也不想回家了!”我说。

“小溪,你不回家了?那你去我家吧,我家离学校近,一会儿我们还可以去上会儿网!”小薇回过头来对我说,俨然一副幸福的小女孩模样。

“你要不要去?”我问幼琳。

“好呀,一起去!”幼琳朝我微笑。

“干嘛一会儿去啊,现在去吧,我们也去!”小涛似乎对上网有着执着的狂热。

“走起!”小敏喜欢一群人在一起,她说这样显得有气场。听她这么说时我乐了,这完全走的偶像剧女主风。

我们走进了一家早餐店,不大的店铺瞬间被挤得满满当当,十多个人七嘴八舌跟老板点餐,老板一边笑一边毫不吝啬的在每句话的末尾加一个‘好’,等她每弄好一份餐,就会问到“刚刚你们说的是什么?”接着七嘴八舌又是一通吵闹。

大家吃饱喝足后,身子也暖和了一些,迎着风一群人浩浩荡荡朝网吧的方向走,这会儿再次体会到了小敏口中的‘气场’两个字。确实,这么多人随便进到哪个地方,吃点什么东西老板心里一定乐开了花,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啊。就连几个人排开了走都可以随时形成一堵人墙,把马路围得水泄不通。

进了网吧感受到了来自中央空调的力量,周身被暖风包裹,现在是饭点,网吧里没有多少人,稀稀疏疏如夜空里的星,散落四处。

老板连续打了十几个单,座位自己选。我朝大厅看了看,相中了一个角落“我们去那儿!”我拉着幼琳指了指那个角落。

“我也要和小溪一起!”素素和小敏也跟了过来,我们放弃了那个角落,选择了最后一排联机,不多不少,刚好四台。

“还差一台,没小薇位置了!”素素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男生有的已经坐下,小薇和你们还在物色机子。

“没事,我跟他们一起就行。”

“那好吧,那我们先玩儿!”

我点开了游戏界面,登陆了进去,进度条慢慢的在走,我假装不经意的朝周围瞄了一眼,你和小薇坐在了方才我想去的位置。两个人的沙发坐,两个人的身影。

“欢迎回来,你和你的先生婚后还没有同台竞技过,我们现在开启了舞会模式,快和你的先生一起来体验一下吧!”主界面弹出一个对话框,披着翅膀的精灵站在对话框左上角。“你是丘比特吗?”我心里问,傻里傻气的我把自己逗乐了。

我关上了对话框,点了玩家联系人一栏,找到了你,点了进去。“我们把婚离了吧!”我以为你没看到,我转过头看了看你的屏幕,正处于对话框界面。我庆幸你的座位正背对着我,这样偷窥起来比较妥当,不容易被你察觉。

小薇凑过去好像跟你说了什么,你立马把对话框关了,我没等来你的回复。“我们把婚离了!”不等你回答,我的鼠标早已放在了‘解除关系’的按钮上。

“你确定解除夫妻关系?”“确定”这一次你没有让我等太久,没一会儿界面就弹出了“你与某某某玩家已经解除婚姻关系,结婚戒指自动失效!”隔了一会儿我去背包里面看,果然戒指被摘下来了,我点了装备,它提醒‘你现在没有伴侣,快去舞会模式里面找寻心仪的另一半吧!’

“小溪,快来玩游戏!”幼琳在旁边叫我。

“好,把我邀请进去!”秒秒钟之后对话框就弹出来了,‘同意’我按下了鼠标!

我进去之后刚好六人,三男三女,你和小薇也在里面,我也只能说命运弄人。其余几个闺蜜并不知道小薇和你的事情,你俩是否已经确定关系我也不再关心。游戏嘛,无所谓,反正你又看不见我。

“我们玩舞会模式吧!”

“好!”

看着她们在里面聊天,我没有说话,这种尴尬的场合还有什么好说的。一个人尴尬总比三个人尴尬好。反正你俩又不在乎,那我就隐身吧。

舞会模式两两配对,每个ID后面会归属一种系统自动分配的颜色,我被分到了粉色,你也是粉色,其余几个全是黄色。

“按性别分,一男一女算一对,一个颜色!”小涛在聊天框里说。

“小薇,你选粉色,我换蓝色!”我给小薇发了私聊,别人看不见。我主动把颜色换成了蓝色,小涛也把颜色换成了蓝色。

“刚刚好,就这样,快准备!”幼琳在对话框里说。

几首歌跳下来,我们没有更换队伍,不同搭档在刷着各自的心动值。小薇好像发挥不在状态,平时徘徊在一二名的她掉到了四五名。我笑,这就是所谓的情场得意,舞场失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