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三十四章 (影) 再见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2830 2017-05-11 18:02:16

  踏入高中校园的瞬间,感觉自己离成长又更近了一步,当我把沉重的行李放在仅两平米大的单人床上时,我突然很想回家。封闭式的管理让我这个念头变成了奢望,我只能在每周六才能走出校园。

军训期间我终于看见了真正军人的模样,直挺的身躯,强劲有力的体魄,不容质疑的命令。这让我想起了曾经和你一起升旗时的场景,你踏着正步永远走在前面,鲜艳的红旗在你手里飞扬。

没有人告诉我你有参军的愿望,直到临别的前夕,我才知道所有人都在瞒着我。当初小薇当了逃兵,现在换成了你。你们似乎都很喜欢不辞而别。

我和素素的教室挨得很近,上了高中后,她依旧热爱篮球,还加入了某个篮球组织。我们见面的时间变得很少,我过上了三点一线的生活,每天在宿舍、教室、食堂来回奔波,这也成了我每天的生活状态。

我依旧热爱篮球,对篮球有着一种难舍的情怀,每次当听到别人提起球赛,我就感觉身上的血液在沸腾。可是我还是放弃了篮球,没有了以前的玩伴,我成了一个特别懒的女孩,我懒得去交朋友,也懒得去运动。

校园里有一棵很大的银杏树,这让我想起了我们最初的那所校园,在那里也有一不大的棵银杏树。秋天来了,树叶变得金黄,随风飞舞的叶片像一个又一个蝴蝶的模样,有一首歌里曾经写到: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堂的叶子。

在十二月的某个黄昏,我吃过晚饭后在校园里逛了一圈,此时的天气已经渐渐寒冷,校园里的人影也变得稀疏。夕阳就像一个橘黄色的月饼挂在光秃秃的枝头,完全没有了刺眼的光芒。

夕阳周围没有什么云彩,也没有被染成火红的模样,天空变得灰蒙蒙,把橘红色的太阳衬托的格外孤单,就好像此时的我一样,心情突然变得凝重。上次你很认真的跟我告别,我也很认真的朝你挥手,夕阳洒在你的脸上,眼里好像折射着泪光,你很快的转过了头,让我来不及细看。

人们总喜欢把离别弄得很伤感,也喜欢把离别弄得很庄重,或许是分别时心情太沉重,让人高兴不起来,也无法去敷衍。我回到了教室,离晚自习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学生差不多都回到了教室,天空也变得灰暗。

“小溪,小溪!你在哪呢?你出来一下!”我正从桌肚里掏出晚自习的书本,就听见了素素那熟悉的声音,我和她已经好几天没见面了。

“素素,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她可能是跑过来的,嘴里气喘吁吁。

“小溪,小涛跟我说明哥后天就要入伍当兵去了,他们现在都在明哥家里呢,我想过去跟他告别,快跟我一起走吧!”

“你说什么?江明要去当兵?那他之前为什么一直都没提起这事儿?”

“我也是刚刚接到小涛的电话,明哥不让说,他不想搞的那么伤感!”

“怎么办?”当我听到你要去参军那一会儿我就已经无法控制我的情绪,我完全慌了,我的脑子也成了一堆浆糊,喉咙里有股难以抑制的波动使得我的眼眶变得湿润。

“小溪,你快去跟你班主任请假!”

“嗯嗯,我先去问问我们纪律委员!”

“好,那你先问,我也去请个假!”

“素素,等我!”我一把抓住了素素的手,身体在发抖。

“好,快去吧!”

我擦干了眼泪走进教室,直接去到纪律委员的座位边上,自习老师已经走了进来,在班长的口号下大家都集体站了起来问好。而我什么都顾不了了。

“同学,我可以请个假吗?我有点急事,我现在必须马上走!”

“这个我做不了主,你得去跟班主任说!”

“就在你这不行吗?”

“当然不行,万一出点什么事,我可负责不了!”

“能出什么事?不就是请个假吗?怎么就那么难!”我的声音难以抑制的变得高亢,周围的同学都朝我投来异样的眼光,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失态。

“你直接找班主任去吧!”纪律委员从始至终都是一脸严肃的看着我,完全没有任何要妥协的意思,没办法,只有给班主任打电话。

在接通老师电话的那几十秒时间里,我感觉自己像度过了漫长的几世纪,没有人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我心机如焚,我想立马飞到你的身边,我想见你最后一面,我想跟你道别,我想抱一抱你。

“喂,老师,我想请假!”我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我害怕我突然失声痛哭起来。

“你是哪位啊?”

“我是班上的林小溪同学,老师,我想请假,我今晚有点急事,我想离开学校一趟!”

“哦,是林小溪同学啊,你要是想请假的话就得由你家长亲自给我打电话,不然我是不会给你请假的!”老师的声音不慌不忙的从听筒里传过来。

“我自己请不行吗?”

“你自己请假要是出事了谁负责,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是要出去干嘛,要知道我们学校可是封闭式管理的!”

“行,那我一会儿让我父母给你打个电话!谢谢老师。”我挂了电话,瞬间感觉无望了,我蹲在教室后门无声的哭泣起来。

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像是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和渴求“妈妈,我今天有点事想请个假,班主任要我先告知家长,让家长帮忙请假!”

“小溪,你要去做什么啊?这个点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妈妈,我是真的有急事,你能帮我跟老师打个电话吗?”

“你能有什么事?你的事就是学习!都高中了,一天到晚还是想着玩,把你的学习先顾好了再说!”

“妈妈,我先挂了!”

就这样,我最后的一丝希望落空了,我蹲在后门哭了好久,直到自己没有力气。我还是没有勇气逃课,从我母亲跟我提到学习这个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终将败给了自己的懦弱。

“小溪,可以了吗?”

“素素,我去不了,没有人愿意帮我请假!”

“好了,小溪,没事,江明不会怪你的!”

“我好恨我自己啊,我一点胆量都没有!”

“逃课后果很严重,不行就算了,我会跟江明说的!”

“不用了素素,你去吧,不用跟他提起我,他之所以没有说,可能就是不想让我知道吧!”

“小溪,你别哭了,他只是去两年,两年后就回来了!”

“你快去吧,我也该进去上自习了!”

“溪,别担心!”素素抱了抱我,然后转身走了。

那一整晚我都趴在自己的课桌上,幻想着你踏上征程时的场景,也幻想着此时此刻你的心情,是不是和我一样难受至极?对不起,原谅我的有所顾忌,原谅我没法轰轰烈烈的逃课去看你,原谅我还是没有跟你说出离别的话语。

从那一天起,我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我记录着自己每一天的点滴,还有想你的心情。素素回来后告诉我那天你们喝了好多好多的酒,却对我只字不提,他们都在畅谈彼此的理想,而你只是一杯又一杯的酒往嘴里倒。

喝醉是什么感觉?是不是能暂时让人忘记了疼痛,是不是让人可以得到短暂的释怀,不然又怎么会有人喜欢去一杯接一杯品尝那苦涩的滋味。

你走的那天天空下起了雪,天气异常严寒,我趴在窗台上对着天空哈气,为了阻止灼热的泪滴溜出眼底。我对天空轻声说了句‘再见’,声音伴着雾气一会儿就没了影。

爱一个人的滋味太过苦涩,也太过压抑。我欺骗着包括我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却无法改变眼泪里苦涩的滋味,也无法改变自己变得昏暗的天空色彩还有听见你名字那一刻内心的悸动。

我走进一片雪白的世界里,在无暇的雪地上写下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名字。我盯着名字看了好久,好像看见了你的脸,天空又飘起了朵朵雪花,落在我的发梢,融在我的脸上。

空无一人的室外显得无比凄凉,校门外面响起了汽车的鸣笛声,你是否就在其中的某辆车里。你走了吗?应该走了。我在名字后面加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将其抹掉了,就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只有雪花记住了我手指的温度以及凌乱的雪面记忆着我来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