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三十五章 (光) 军旅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282 2017-05-11 18:02:50

  “喂,小涛,晚上过我家来吃顿饭吧,把兄弟们叫上!”我坐在家门口,寒风凛冽,望着苍茫的广阔天空,乌云密布。是要下雪了吗?

“好,我给他们说一声!”小涛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江明,帮我把客厅收拾一下好吗?”母亲此时正在厨房里那忙活,这是入伍前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聚。

我站了起来,趴在一旁的小狗被我惊扰,也站了起来睡眼惺忪的朝我摇尾巴,我弯下腰摸了摸它的头,朝客厅走去!

今晚,你会来吗?你会不会怨我没有提前告知你入伍的消息?你会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突然把我忘记?我将所有的沙发抱枕都一一摆正,抖了抖沙发上的瓜子壳,那是昨晚亲戚来看我时畅谈间留下的。

我去厨房拿扫帚,小狗一直跟在我身后。好像它也意识到了我即将离开,一直追着我,因为不舍!将一切打理妥善,我又坐了下来,长长的舒了口气,莫名的感觉身心疲惫。离愁别绪涌上心头,我的眼眶湿润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最近我好像过分的伤感。

“明哥,你在家吗?”客厅外的门被敲响,中间还夹杂着小涛的声音,我起身开门。

“你们来啦。快进来吧!”几个兄弟陆陆续续走了进来,我没有看见你的闺蜜,也没有看见你!

“她们几个女孩没来?”一兄弟看见客厅里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有点奇怪。

“我给素素打了电话,她跟我说一会儿过来!”

“她们不用上课?”

“这我就不知道了!”听他俩这么一说,我稍稍加速的心跳慢了下来,离开学校后我就再也不关心星期几这件事了,失落感在心底蔓延。

“别站着了,都坐下来吧!”

“明哥,你哪天走啊?”

“后天走,明晚去武装部集合!”

“不会天一亮就走吧?”

“我也不清楚!”

“明哥,你怎么要去当兵了也不提前说一声?”一兄弟朝我抱怨。

“这不是提前说了吗?不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也没跟你们不告而别啊!”

“都快走了才说,我们都没能好好玩一玩。”

“以后有的是时间!”

大家都坐了下来,看着电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突然觉得很幸运能遇上这么一群好兄弟,他们的出现丰富了我的整个年少时光。

“江明,帮妈妈把菜端出去吧!”

“好的,来了!”我把一盘一盘的菜往桌上端,开席前父亲也回来了,手里还端了一箱啤酒。

“儿子,今天多吃点,以后这几年是吃不上你妈妈做的菜咯!”

“爸,你忘了我还可以休假!”

“对对对,有机会就回来,我和你妈会想你的!去了那边多保重,照顾好自己!”

“好了,你爷儿俩就别在这煽情了,可以开饭了!”

“小涛,你们几个快过来,开饭了!”我把兄弟几个招呼了过来。

“好嘞!”

“你要不再打一个电话问问素素她们几个要不要过来!”一兄弟跟小涛说,此时我正往桌上摆碗筷。听到他的话我拦住了小涛。

“别打了,万一她们上课出不来,让她难为情!”

“明哥,没事的!”小涛还是拨通了素素的电话,素素说她正在赶来的路上!“那我们等一会儿她们!”

“好”

等敲门声再次响起是,我的心一紧,小涛动作快,先我一步站了起来走过去开门。

“速度挺快的嘛!”

“我们飞过来的!”素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身后跟着幼琳。

“就你俩吗?”

“没办法,小溪出不来,她请不到假。小敏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没找到她!”

“你们几个进来坐着聊好吗?”一兄弟见你们一直没进来忍不住叫了一声!我的希望再次落空了,腾空而起的彩色泡沫在空气中破灭了,变成了一些水雾落在地上,我的心情也跌落谷底。我用力在嘴角挤出了一个笑容,想起了夕阳中朝我挥手告别的你!小溪,我要走了,我不会忘了你!

“明哥,你要去几年啊?”素素问我,她和幼琳的到来让这一顿送别宴抹去了忧伤的气氛,谈笑间仿佛又一次的友人聚会。

“有可能两年,有可能五年,有可能十二年!”

“啊?这么久?”

“不算久,等我退伍了估计你们还没毕业呢!”

“那你可以休假吗?”

“当然可以!”

“那就好,这样还可以回来过年!”

“这就得看队里批不批准了!”

“努力去获几个军功章回来,这样领导就批了!”

“我争取!”

大家一边吃饭一边喝酒,聊的热火朝天,那时不甚酒力,几瓶啤酒下肚,身体开始变得飘飘然。我仔细听着他们的对话,偶尔也插上几句,我的心情变得没那么压抑,酒劲使我变得有些昏昏沉沉,我还没有完全醉,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喊着你的名字,小溪,小溪,小溪...

我们从傍晚聊到了深夜,小狗吃饱了趴在我脚边睡着了,我们也从餐桌转移到了客厅。电视里周星驰的声音时不时出现在我们的对话间,像是在大哭又像是在大笑!嘴里还不停喊着‘秋香’。

我忘了他们几点走的,我胡乱洗了把脸就躺到了床上,等我清醒过来,已经日上三竿。母亲让我收拾一下行李,过会儿吃午饭。我晃晃悠悠回到房间,坐在床边久久没有行动,我不知道要带什么,部队会有统一的服装以及生活用品,这些都不需要另外打包。

我环顾了一下我房间里的零星物品,看见了那个被我尘封很久的纸盒,里面装着你写给我的旧情书还有第一份生日礼物,只是装着五角星的玻璃罐被摔碎了,无法复原。

我捡了一颗星星起来对着窗外的天空看了看,然后把它放进了一个类似香囊的小布袋里,各种颜色的我又拾了二十颗,刚好二十一颗(爱你)。

浪漫的人们总是喜欢把一些看似毫无意义的数字给赋予特殊的含义。就好像一朵玫瑰花以及十一朵玫瑰花分别代表的不同花语,还有‘521’这个数字代表了‘我爱你’三个字。2013年快来临之际,早已听身边好多人在提起,一定要赶在2013年1月4号那天结婚,因为它谐音‘爱你一生一世’。

我们都是不喜欢照相的人,而在一起那么久,除了脑海里你的熟悉面庞,我们俩竟然没有一张单独的合影。唯一的一张还是小学毕业留影,无奈我们中间隔了好几个人。

我将布袋放进部队提前发放的背包里,从柜子里拿了一身换洗衣服,这就是我即将远行的全部行装。吃过午饭,我又陷入了沉思,内心有一丝难以掩盖的躁动,我坐立不安,期待着启程的日子能得以推迟却又恨不得马上到来,我感觉自己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抱着小狗打发时间,电视里正在播放某电视节目,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还有呐喊声,却无法带动我的情绪。离别的时刻总是让人惊慌,每个人总得找点什么事情做才能缓解这种焦虑感。母亲忙碌的身影穿梭在各个房间,她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她也无法面对分别的伤感,父亲吃过饭找朋友下棋去了。

夜幕终于降临,苍茫的天空慢慢沉淀下来,有灰白变成了纯黑。浓云依旧飘荡在空中不愿散去,今晚无法看到天上的星星。我背上了行囊准备和母亲道别,父亲也从邻居家归来。

“爸妈,我走了,你们不用送我,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

“儿子,照顾好自己!”母亲抱了抱我然后转身依依不舍的朝厨房走去,我知道她那是去偷偷抹眼泪。

“儿子,加油啊。”父亲也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苦涩的笑了笑。

“那我走了,你们保重身体!”

“放心吧,我们很好!”

我推开了那扇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寒风瞬间将我包裹,小狗一直追在我后面,好像在为我送别,我跟它说“别跟着我了,我要走了,回家吧!”说完我就笑了,它又怎么会听得懂我说的什么。

它一直陪在我身边,直到我上了出租车,它还一直不停的在后面叫唤,这小狗竟然还懂人性。等它的速度再也追不上汽车时,它听了下来,呆呆的朝我离去的方向望,直到它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之前一直是那副模样。

车子在道路上疾驰,街灯一片明亮,光怪陆离的LED灯不断被抛弃在身后,失去焦距的双眼看着车窗外的世界就像色彩斑斓的光圈在眼前闪现。当第一片雪花落在车前窗上的时候,我听到了车窗外一个小女孩的欢呼声“下雪了下雪了!”

下雪了,一片又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窗户上,落在路灯上,落在公交站牌上,落在漆黑的沥青路上。这就像是老天在为即将背井离乡的人们做的最后一番挽留。

你此刻是否也站在窗前观看着这场飘雪,你是否也不舍我的离别,你是否对我留有一丝惦念,我想,你是有的,但愿,你是有的。

下了车,我朝武装部里面走去,大厅里已经站满了人。领导说怕这场雪耽误了行程,所以决定提前出发。临时班长一遍又一遍清点着我们的人数,除了答到的人之外没有人做声,我的心里空落落的。

坐上了绿皮卡车冒着风雪,凌晨四点我们来到了火车站。此时我已经离开了我的家乡,正处于另一座城市,我的军旅生活即将开始。我们在火车上度过了三天三夜,火车开的特别慢特别缓,车窗外的世界由雪白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苍茫,到处一片枯黄。当火车到站后,我迷迷糊糊的走下车厢,眼前已是另一番模样,而对于未来一无所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