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三十七章 (光) 军营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666 2017-05-12 15:02:41

  我的家乡有高高耸起的山峰还有层峦叠嶂的景象,那里的雾经常弥漫在山腰远看就像人间仙境一样。家乡的气候温暖潮湿,家乡的人含蓄内敛,家乡有我熟悉的家人,熟悉的菜肴,还有我忘不掉的你。

从踏进军营那天起,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整个冬季。这里的气候干燥寒冷,远远望去广阔无垠,除了周围的建筑物,你看不见任何一个小山包。

起初不适应这里的饮食,胃口一直不好加上训练强度过大,入伍前勉强合格的体重在入伍后硬生生掉了几斤,脸颊都变得凹陷。走出宿舍前我精神抖擞,回到宿舍后我如行尸走肉。

我感觉自己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瞬间变得苍老起来,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生活方式,我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就怕撞得鼻青脸肿。后来我竟然发现了这种过度劳累的唯一好处,那就是我可以暂时忘了你。

进入军营的当天晚上团长为我们每个人分配了所属的班级以及宿舍号,当一切结束后已经是晚上八点。下了火车清点完人数已经是晌午时分。我们又坐上了军用卡车,继续朝目的地进发,卡车的速度很快,就像走在高速上一般,这段路途没有了家乡那段路的颠簸。进军营之前,我们已经在路上辗转了五天。

近千人的队伍没有人敢做声,也没有人敢有任何小动作,老兵都站在新兵队伍的另一侧为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我手里拎着刚刚发放的生活用品吊得胳膊发疼,却不敢更换手臂。

漫长的欢迎仪式举行完毕之后,各班班长来到了我们的队伍前,他带领我们有条不紊的朝宿舍区走去,一个班接着一个班,就像牵线的蚂蚁。大家都收起了在军营外的闲散气息,在这里每个人都变成了一名像样的军人。

我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在终于在食堂吃上了第一口军粮,也是我新兵生涯在食堂吃的最悠闲的一次晚餐。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寝室就亮灯了,操场上的广播里播放着起床的号角声。第一天大家都比较兴奋而且谁都不想当出头鸟,灯一亮全体成员就都爬了起来。前一晚班长跟我们说今天得去理发,还要去领统一的迷彩服。

洗漱完毕我在整装镜面前照了照自己,拨弄了一下稍稍有点长的头发,在不久的几个小时之后它就要变成了寸板头。几个室友也洗漱归来,他们都坐在了自己的凳子上。其中一个男孩可能觉得气氛过于沉闷,于是起了个头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叫刘勋,23岁,本地人,很高兴认识你们!”刘勋面带笑容的看着我们剩下的五个人。

“我叫江明,18岁,南方人。”说自己十八岁那是身份证上的年龄,当初上户口的时候办事人员填错了,把年龄上调了两岁。

“杨程,21岁,也是南方人。”杨程看了看我,眼神在告诉我,我俩是老乡。我回以他一个微笑。

其他两名战友也做了自我介绍,只剩最后一个战友,他坐在最角落里一直没有吭声。

“尤浩,23岁,南方人。”大伙儿的目光都朝他看去,我和杨程看着他是因为我们都是老乡,刘勋朝他看是因为除了他我们都是南方人。

“江明是吧,你怎么那么小啊?才十八岁,高考失利了来参军的?”刘勋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口音里夹杂着方言的味道。

“没有,初中毕业。”

“你怕不怕苦?”

“咬咬牙就过去了,再说了能有多苦!”我硬挤了个笑容出来,心里想:再苦也比不上今后无法再拥有你来的苦吧!

“好小伙,我喜欢你这种性格,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就是兄弟。”刘勋又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朝大家看过去,好像在等待大家的呼应。

“是的,以后我们就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了!”杨程站了起来,尤浩和其他两个人也跟着附和。

“一会儿就要发军装了,你们不知道我渴望很久了!”杨程激动的拍了拍大腿。

“看来你是对军旅生活满怀期待的!”尤浩又坐回了板凳上。

“你不是自愿的吗?”杨程转过头朝尤浩的方向望去,眼神里满是讶异。

“我家里人让我来的,不是我本意!”尤浩满脸无奈的耸耸肩,怪不得他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笃笃’门口处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敲门声,我们转过头看见来的人是班长,嬉笑的表情瞬间收住,谈话声音也戛然而止。班长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他严肃的翻开文件夹,露出了里面的纸张。

“我点一下名。刘勋、江明、尤浩、杨程...”我们几个陆陆续续答到,班长点完名将文件夹合上了并将双手背在身后。“你们的手机都上交了吗?”

“报告班长,已经上交了!”刘勋一本正经的朝班长报告。

“很好,那接下来就先去吃早餐吧!吃完早餐就去理发,然后去领服装。都听清了吗?”

“听清了!”我们六个人的声音稀稀拉拉的响了起来,班长很不满意。

“大点声,整齐一点!”

“听清了!”我们六个人一下子变得异口同声。

“中间被给我掉队、离队,听见了吗?”

“听见了。”

“好,出发,动作麻利点。”

我们排着队离开了宿舍楼,发现在一栋低矮的楼房面前已经站满了人,我好奇的朝那里一直打望,前面的尤浩告诉我那里可能就是待会儿要去理发的地方,因为门外站着的人都穿着和我们一样的便装。

食堂是一个只有一层楼的建筑,却足足有五六米高。刚走到食堂门口就闻到了荞麦的香味,是从那正冒着蒸汽的笼屉里传来的。因为我们暂时没有饭卡,所以这顿早餐由班长请客。

“麻烦馒头、肉包、鸡蛋、豆奶各来七份。”班长向窗口里的同志说。“好咧”那位同志在打卡器上按下了一个数字,班长把饭卡往上面一放‘滴’的一声付款完毕。他把馒头和包子装在一个大的类似于盆一样的容器中,然后把豆浆分别倒进摆在托盘上的七个不锈钢的杯子里,再用一个小碟子将七个鸡蛋也都放了上去。

班长朝他说了声谢谢,让刘勋和杨程把东西端到一个没人的方桌上。这里的桌凳都是塑料面的,而且是一体的,一水的天蓝色布满整个餐厅。

“坐吧。”班长举起手做了个示意大家都坐下的手势,我们也就稀稀拉拉的坐了下来。“一会儿我会给你们发饭卡,今后的一日三餐都得在这里吃,吃完自己刷盘子。”

“班长,吃东西限时吗?”杨程问,手里正举着个馒头。

“当然限时,我们这里那么多人,吃饭时间一致,如果让你在这细嚼慢咽那别人还吃不吃了?”班长严肃的盯着我们每个人看。

“知道了班长。”

吃完饭后我们都记住了班长的话,自己的餐盘自己刷。我们拿着杯子和碟子、大盘子朝水池走去。一长串的水龙头在长长的清洁台上铺陈开来,每两个水龙头之间还放了洗洁精。

“班长,我帮你洗吧!”刘勋想好好表现一番。

“不用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班长爽快的拒绝了刘勋,脸上依旧是那副严肃的表情,我们几个人在旁边偷着乐。

班长娴熟的将自己的杯子短时间内清洗干净了,见我们一群人都是不会做家务的主忍不住在旁边大声的说到“你们的速度太慢了,洗个杯子要得了那么长时间吗?”

我们手上立马忙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这些餐具。

“好,江明、尤浩,你俩把餐具拿过去放好!”班长指了指贴着‘餐盘摆放处’的窗口,示意我俩将手中的餐具拿到那里去。我和尤浩一路小跑过去将餐盘归类摆放好又一路小跑着回来。

“好,现在带你们去理发!注意保持队形。”

我们走出了食堂穿过操场朝着方才低矮的楼房走去,人已经少了许多。一个穿着军装的士兵看见了班长后朝我们跑了过来,他站在班长面前呈立正姿势然后敬了个军礼。

“报告班长,我已将其余八人带了过来!”

“好,为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的副班长,不过他只跟我们待上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大家见到他就像见到我一样,明白吗?”

“明白!”

“好,你把他们也带过去排队吧!”

“好,你们都跟我过来吧!”

我们跟着副班长朝人群的末尾走去,那里正站着我们班的另外八名战友,我们以微笑向彼此打了个招呼。理发师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几乎等上几来分钟就出来好几个人,看来理发师并不是只有一个人。

站在暖阳中我们等待了将近一个半小时,随着人群的移动不断靠近那栋建筑。等我们走到理发室门口时发现班长正在那里等着我们,他的手里多了一叠小卡片,那是我们的饭卡。

理发室里有十个理发师,班长跟我们说平时只有两个人在这里守着,因为新兵入伍的原因,所以理发师都过来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些理发师都是来自于一些老兵中间,并且有着丰富的经验。

他们理发的速度特别快,部队里不允许头发过长,而且为了避免频繁的理发,他们拿着手里的电动理发刀在你头上呲一圈,你的头发就变成了不足一厘米的寸板头。再这么来回几圈,你的头发几乎就剪得差不多了。

我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头发一大片一大片的从头上掉落下来,没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近似光头的模样。我轻轻笑了,动作不敢太大,如果你看见我这番模样,你会不会也忍俊不禁?我还是那么迷恋你的微笑,迷恋你那一深一浅的酒窝,迷恋你那笑成月牙般的双眸。

理完头发,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另一副崭新的模样,我们正一点一点的与以前的自己道别,一点一点的蜕变。领衣服的地方人不多,偌大的房间里放满了迷彩服,满眼一片绿。班长把我们每个人的身高体重还有头围上报给了发放衣物的同志。

那同志转身朝一堆衣海转过身去还是一套一套的衣服搬过来,外面都套着一层透明塑料薄膜。春秋款和冬款各两套,帽子也是也是两款各两个。当搬起那厚重的军装时,竟然莫名其妙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接触到这神圣事业的原因吧。

当我将这身军装套在身上的时候,我离你似乎又更近了一步,你说你想成为一名军嫂,那我就化作一个军人。我只想给你你所期待的东西。班长将我们的饭卡发到了我们每个人手里,还跟我们进一步详细介绍了这里的一些规章制度。午休过后,我们就得开始参加训练了,内心的忐忑多过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