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三十六章 (影) 生病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733 2017-05-12 15:02:02

  我们的爱情波折犹如海上的波浪一般不胜枚举,一浪推着一浪,一浪卷过一浪。我自私的享受着你对我的爱,去懦弱的不敢向前,等你真正离开了我的世界,我才开始怀念。

我在日记本里写下一天天逐渐递增的日期,本子里空白的篇章也变得所剩无几,凌乱的笔记记录着每一天的心情,阴天多过晴。我想起了依萍给何书桓日记里的一句话:想你,想你,想你...我将这句话复刻在了纸张的末尾。

你走那天飘落的第一场雪覆盖了校园整整半个月,你在远方可还好?那边是否也正值冰天雪地?我发现最近我总是喜欢眺望远方,即使看着窗外的双眸总也没有焦距,世界在我眼里混沌不清。可我还是喜欢看着窗外,看着光秃秃的银杏树,看着冬天里的一片枯荣,然后一遍又一遍的想你。

我觉得最近我患上了一种心病,我总也吃不饱总也觉得饿,然而却依旧浑身乏力。闺蜜说我这是压力过大导致的,又或者说是相思成疾,只是我的相思没有让我日渐消瘦反而体重暴涨。

我总是容易犯困,躺下后又容易失眠,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我的脾气变得暴躁,也会莫名其妙的伤感,负面情绪堆积如山。我爱上了悲伤的电影又或者电视里的虐恋情节,我总是能借着屏幕里的桥段对着屏幕泪流满面。

我感觉我的生活已经失去了阳光,我以为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好像当一个人意志消沉的时候,身边的一切美好事物也成了冷色调。我发现我生气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和母亲斗嘴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直到母亲发现我身体上的变化,我才知道原来我是真的病了。

上了高中之后我就不再是以前那个身材纤瘦的模样,我的手指和脚踝开始肿胀。母亲问我是不是水肿,我也说不清楚,我一直以为我这是因为身材发胖导致的。她用手在我的脚踝处按压了一下,皮肤还是很有弹性,与水肿的特质不符合。

我在网上搜索过相关的医科知识,上面给的解释是:水肿型身材。也就是肥胖导致的体内组织液中水分过多而引起的肿胀。母亲还是不放心,带着我去医院检查了一番。

去的那天是星期六,我起了个大早从学校直奔医院和母亲会和。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母亲已经在门口等我。大厅里的人很多,休息座椅上几乎坐满了人,排队挂号的地方也是如此,我看了看取药处的电子钟显示上午八点二十五。

这么多年我从没进过大医院,新闻上常常报道说某某某医院出现挂号难,排队难等情况。我以为像我们这样的普通县城应该没那么恐怖,结果去了才知道,场面估计跟电视上的医院相差无几。

“妈妈,你要不去椅子上坐会儿吧,我来挂号就行!”

“我陪你一起吧!”

“我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病吧?”

“傻孩子,这不是已经在医院里面了吗,一会儿看了医生就一清二楚了,别瞎猜了!”妈妈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现在的我个头已经超过了母亲,站在母亲身边已经成了一个可以保护她的人。

“我有点紧张。”随着队伍的前移,我里挂号窗的位置越来越进,捏着医疗卡的手竟然渗出了一些细汗。

“有什么好紧张的,有病就医,没病就安心学习!”

“我发现最近我的成绩有些下降了。”

“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这倒是没有,我就是发现我注意力一直难以集中,上课老是走神,老师讲的难点没听仔细!”

“小溪,你可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你得赶快调整过来,不然学习会跟不上的!”

“我知道了,妈妈。”

挂号窗的医生操作熟练,排在我前面的十几个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下一位。”

“您好,麻烦帮我挂个号!”

“名字,年龄。”

“林小溪,十六岁。”

医生把医疗卡往读卡机上面一刷,只听嘀的一声,医生拿了本医疗本在上面写了我的号就转交给了我。

“妈妈,我们去哪?”

“去内科!”

我对医院的环境不熟,一直跟在母亲后面,过道上的人比大厅的人更多也更加拥挤,鼻子里充斥着医院独有的凡士林的味道,医生和护士面对我们这些各种各样的患者面无表情,好似这种场景在他们眼里早就见怪不怪。

我和母亲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叫号的护士才喊到我的名字。我是用病历本排的队,排队时护士让我把名字和年龄填写在了上面,我将病历本往上放的时候排在我前面的病历本已经打了几个转,呈现了一个‘S’型。

“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医生头也不抬面无表情的在病历本上登记关于我的信息,这是一个老医师,脸上已经长出了老年斑,遍布他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他的手指十分的干净,可以说是异常的白,估计是常年用消毒药水洗手而导致的。

“医生,你帮我女儿看看她这手指和脚踝是怎么回事?这是不是水肿啊?”母亲抬起我的手示意医生查看一番。

医生放下了手中的笔提了提眼镜架,伸出手用拇指也像母亲那样在我手背上按压了半分钟时间,结果皮肤依旧在他手指离开的瞬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除了手背上留下的一个指盖大小的红点,一切就像未曾发生。

“身体上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其他症状吗?”

“我女儿最进脖子好像变粗了!”

听了母亲的描述,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脖子,好像是有点粗,难道不是因为我变胖了的原因?我心里有些疑惑。医生看了看我的脖子,用手在我脖子的两侧摸了摸。

“你站起来平举双手。”

我以为是我听错了,结果医生又重复了一遍“像做操那样平举双手。”我站了起来,举起双手,连我自己也察觉到双手在微微颤抖,酸胀感蔓延整个手臂。

“放下来吧,我也还不能给你的病下结论,我给你开一张化验单,你去验个血、血常规、B超、心电图,等结果出来了拿到我这里来给我看一看!”

“医生,是很严重的病吗?”

“这个还不清楚,等化验结果出来了才知道!”

“那麻烦你了,谢谢。”母亲从医生手里接过了好几张化验单的病历,我跟在身后走出了病房。

“妈妈,你说这医生是不是想坑我们的钱啊?什么也不说就让做这做那。”我不止一次在新闻上看到过类似的情况,像个什么普通感冒医生就能给你整出一大堆的化验单出来,最后还给你开上一年的药量。

“就当做体检吧,小溪,你没发觉你的脖子变粗了吗?”

“你没说之前我都没有发觉。”我又抬手摸了摸我的脖子,好像是有什么东西鼓起来了。

“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见到过几个老人家,脖子肿的特别大,老人家都把它叫做‘大脖子病’。”

“是不是很恐怖?”

“当然不美观。”

“那会不会死啊?”

“小溪,亏你还是高中生呢,这在古代好歹也是个秀才级别的书生,你怎么那么文盲?现在医术那么发达,当然能治。”

“那就好那就好!”我看着母亲傻呵呵的笑了。

我们在检验科又排了好长的队,早上从学校过来得急,没有吃早餐,我以为没什么事,结果现在都快十点了,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护士正在给我前面的一个婴儿扎针,把小孩扎得嘤嘤直哭,整个脸涨得通红。

小孩子手上的血管太小,只能往额头上扎,刚把小孩放在抽血台上,小孩就开始哭。秒秒钟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整个二楼的一半空间里都是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连我看着都心疼。

“你先哄一会儿孩子吧,他的头哭红了找不到血管,让他先平静下来再抽。”护士将方才用过的棉签扔进了身后的医用垃圾桶里,捡起桌上的圆形塑料盖把手上的针管暂时盖上了。那位年轻的妈妈把孩子抱了起来不停的轻轻拍打着孩子的后背,孩子的哭声暂时放缓,慢慢恢复了平静。

我挽起袖子坐在了抽血台前的凳子上,母亲把化验单和收费单交到了护士手里,她看了一眼化验单,用橡皮管绑住了我的手臂。

“吃过早餐了吗?”

“没有。”

“那就好,验血前尽量不要吃早餐,不然会影响化验结果。”

听了护士这句话我心里想:看来今天没有吃早餐还是明智之举啊。心里有些暗喜,要是吃了早餐岂不是得拖到明天。护士娴熟的在我胳膊肘的内侧抹了一些碘酒,一股酒精挥发的凉意瞬间刺激到了皮肤表面,她摘下一根针头的塑料管直接将针扎进了我的血管里。

暗红的血液从我的血管里流了出来,她用真空管接住了我的血液,一分钟的时间里我就失去了两管血,每管十毫升左右。这还没结束,她拔走了针管后捏住我的中指不停的将血往指尖挤,指尖因血压过高而变成了紫红色。

她一只手捏着我的指头另一只手从托盘里拿出了一个银色的小铁片,在酒精里消了一下毒,动作麻利的在我指头一戳,那种皮开肉绽的疼痛从指尖传来,伴着一大滴冒出来的鲜血,接着她用类似于温度计一样的薄型小管吸走了那滴血,没有抚慰的话语,她冷冷的说“可以了十分钟后回来取血常规的单子。另一个单子得一个小时后再来取”。

我跟她说了声谢谢然后站了起来,手臂上的血管已经没有渗血,而指尖的胀痛感却伴随了我好长一段时间,这让我今后的漫长岁月里恨极了血常规这项化验。随后我们又去了B朝室,医生在我脖子上抹了润滑剂一般的东西,然后拿着探视镜在我脖子上不停的来回滑动,那股黏黏腻腻的感觉让我打心底里抗拒。

去照心电图的时候幸好遇上的是一个女医生,不然我想一定会尴尬到死,我拖鞋走进去后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把衣服脱了。”我又傻了,“把衣服脱了,躺下来。”她见我没用动,于是再次强调。

我突然发现医院里的医生好像说话都是一个风格,而且表情几乎一模一样,都是那么冷冰冰。我将拉链解开,没有脱内衣,她到也没再说什么,又在我心脏周围抹了一些冷冰冰的东西,然后将一个一个连着细线的小球吸到了我的皮肤上。我躺在上面一动不动,紧张的空气中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和B超单一样没一会儿心电图就出来了,那跳跃的线谱好似很有规律,不过我什么也没看懂。取了血常规的单子后,我和母亲又在医院等了一个多小时,单子到手后依旧没能看懂上面标注的数据。

医院的时钟已经指向中午十二点四十分,医生已经下班,母亲怕我饿坏了就没有再继续等,叫了个出租车就回家了,等医生上班了再去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