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四十四章 (影) 月夜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077 2017-05-13 13:57:14

  赏过了漫天飞雪的樱花,听过了静夜里的蛙声一片,踏过了落叶纷飞的树下,领略过了无生趣的满世界纯白,我终于在这所新的校园里度过了高中生活的第一个年头。白驹过隙的生活,让一切在都来不及在脑海中仔细铭记,万物早已一遍又一遍消亡殆尽。

篮球场里观众席旁的树木又变得郁郁青青,延展出来的树枝在烈日的照耀下洒下一片树荫,刚好将那些稚嫩的面孔遮蔽,也遮住他们躁动的心灵,让他们的欢呼不再伴着汗水,让他们的密会镀上神秘的气氛,让他们的孤影有着树影的陪伴。日复一年,它依旧保持着往常的姿势,送走大堆迷茫的心灵,迎来新的叛逆少年。

人们喜欢在球场上吸烟,喝酒,趁着黑夜大喊。那就像一个会藏秘密的树洞,倾听着每一个孤独又无助的灵魂。人们喜欢像它倾诉,借着酒劲,借着夜色,借着树影。白天它在这目睹了所有喧嚣,夜晚它依旧提供场所让你彷徨。它眼前也发生着无数次浪漫情节,好比男生大庭广众之下的真情告白;好比众人之间四目相对的惊鸿一瞥。

失恋后的素素花了更多的时间待在球场上,她说那是她唯一可以忘记伤痛的地方,也是唯一可以让她快乐起来的运动,她喜欢在赛场上汗如雨下的奋力奔跑,她喜欢人与球之间的每次暴力接触,她喜欢鞋底在粗糙的场地上磨出沙沙的声音,她说这一切都能暂时忘记心里的痛。

我跟她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不是去打球,我只是去当观众,或许说我只是想陪着她。我曾看到她拿着小刀在自己胳膊上划出一条条伤痕,虽不至于流血,但却触目惊心。她告诉我她在写字,每一横每一划都在说‘我爱你’,她用血肉在写一封无法寄出的情书,而她的深情没人能懂,终将空付。

我躲过她手里的小刀,让锋利的刀片在我指缝间碎成两瓣,最后扔进散着恶臭的垃圾桶里面。

“你凭什么伤害自己的身体?”我的双手抓住她的肩膀使劲的摇晃,想用尽力气将她摇醒,她却如中了魔咒一般痴笑着细看手上的猩红。

“小溪,你痛不痛?”她没有抬头看我,她在笑,笑得极其苍白。

“你让我觉得很心痛!”

“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痛。”她将我的手挪移开来,拍了拍我们身下的石阶,那是篮球场的观众席。她将头枕在了我的肩上,很久没有说话,我以为她睡着了,“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嘴巴觉察不出味来,头也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是糊涂还是清醒,现在连身体也没了痛感。你说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看你是疯了!”我被她的话语给实实在在的气到了,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醒她。

“疯了的人应该是怎样的?把身边的世界搅得翻天覆地?还是把自己活活折磨致死?”

“素素,别这样好吗?你醒过来好吗?活过来好吗?”我将她的脸板正,她迷离的双眼仿佛一个陌生人,我不知道她眼前此时呈现出来的是什么景象,反正不是篮球场。

“小溪,你为什么要跟江明分手?”她的目光聚焦在我脸上,让我心下一紧,紧皱的眉头却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我张开的嘴想说些什么却被思绪吞没。“你会错过一个很爱你的男人的,小溪。”她将手环住了我的肩,缓和下来的情绪让她又变成了我熟悉的素素。

“如果你的爱情始终渗透着另一个人的痛苦,你还会选择爱吗?”

“小溪,你在说谎,你是在为你的懦弱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

我像是一个被戳穿谎言的行骗者,脸上堆满了窘迫,我闪躲的眼神想要逃离。这一年多来,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乎的是什么,逃避的是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我活的越来越迷惘,越来越没有方向。小薇就像坠入大海中的石子,音信全无,而你已经踏上戎马岁月,去镇守边疆,每个人的生活都展开了新的轨迹,只有我还留在原地。

“其实我现在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拥有的又是什么。”

“真可笑,你们明明可以抓住爱情,却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而我们拥有不了爱情,却在发了疯的制造。”

“素素,其实我们活得都不轻松!就像我们曾经许下的诺言,如今终将搁浅。当我们与对方相处的一秒,都觉得自己眼前看到的全是誓言的破灭,那我们要如何继续我们的爱情。”

“江明真的很爱你。”

“我也爱他,可我现在无能为力。”

“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或许明天,或许后天,或许永远。”

“那你不打算告诉他吗?”

“告诉他什么?”

“告诉他你也爱他呀,这样他就会等你了!”

“我又怎么有权利在自己给不了对方幸福之前让他耗尽青春只为等我!”

“小溪,你会不会觉得很苦?”

“你苦不苦?”

“很苦。”

“我也苦!”

“江明也很苦!”

“他过得好吗?”

“他好像过得很累,他瘦了,黑了,人也沧桑了。”

“素素,我们以后开心的活好吗?不然这样真的太累了!”

“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吃点喝点,不然太难过了!”

“我给你买酒去!”

“叫上小敏和幼琳!”

“给她们打电话。”

踏着夜色,四个女孩搬着一箱啤酒来到南郊公园外。南郊公园是城南片区的休闲场所,入口是一条倾斜向下的陡坡,两侧的花坛里栽种着丁香花,每到花期,淡紫色的小花朵布满了整个花坛,清新淡雅。偶尔也会有一些白色的变异品种掺杂其中,稍显突兀。

花坛外围是将整个公园环绕的围墙,内侧是一个篮球场,供社区居民锻炼。连接小陡坡的是一条林间小道,小道分为两岔,一岔沿着墙壁延伸,另一岔路过篮球场将圆形的公园分成两半,花园中心是一座带有民族特色的鼓楼,八角的建筑平地崛起,错落有致的木材堆叠而上,极具观赏价值。位于鼓楼的四个角落里还有四个石桌,上面刻画着象棋棋盘,楚河汉界各据一边。

公园的大门不知何时上了锁,我尝试着推了一下没推开,松动的铁门发出嘎吱嘎吱的金属碰撞声。那是一面仅仅及腰的小铁栏,上面没有特意削尖铁棒,这个大门最初的设计也不是为了用来栏人的,只是为了拦住夜里想开进来停放的车辆。

“翻进去。”素素话音未落一只脚已经架上了铁门,手里拿着的零食袋子发出咔咔的响声。幼琳也跟着素素的脚步翻了上去。

“来,端一下这箱酒。”我和小敏把酒横架在铁门上,让幼琳先端下去放地上。我和小敏也麻溜的翻了进去,不久前的某个夜晚,我们四个人也曾翻过一座围墙,那座围墙通向校外的某个角落,缓慢的动作以至于我们差点让学校里巡逻的保安发现,惊险万分。落地后竟然发现裤子膝盖被围墙上裸露的砖头擦破了一个洞。那是一场小型的‘越狱’,我们跑出校园后沿着居民的菜地扬长而去,紧张又刺激。

“糟了,我忘记买开瓶器了!”我们将啤酒在石桌上铺陈开来,塑料袋里的零食也都摆了出来,却唯独没有发现开瓶器,这才想起来,买啤酒的时候忘记拿了。

“那咋办?我牙齿不行!”幼琳捡起了桌上的一包辣条,认真的找寻撕开包装袋的突破口。

“反正我不喝!”我从幼琳撕开的包装袋里拿起了一根香喷喷的辣条塞进嘴里,美味瞬间将我包裹。

“没事,我的牙齿可以!实在不行,这儿。”素素指了指被修葺成直角的桌面,上面已经有一些被剐蹭掉的水泥,显然素素不是第一个想到此方法的人。

“素素,你真聪明,不过开瓶的事还是你来吧。”小敏拆开了一个棒棒糖塞进了素素的嘴里,俨然一副卖乖模样。

“酒鬼,酒鬼,酒鬼。”我伸出食指朝除了我之外的三个女孩一一指了过去,她们倒是毫无反应,好像我说的是事实,虽然确实是事实。只是她们的反应不合常理,“奇迹啊,你们竟然不反驳我?”

“让你得瑟一会儿,我们先吃东西。”素素将眼前打开的薯片不断的往嘴里塞,小敏和幼琳也紧跟节奏。

“给我留一片。”我立马往袋子里伸手好不容易才抢到了最后一片,立马放进了嘴里,这就叫只有吃到嘴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说不定我再炫耀一会儿,她们就给我夺了去。

月光打在我们身上,伴着昏黄的路灯,鼓楼的倒影就在我们身后。我们一边吃她们一边喝,前一秒还在嚎啕大哭的素素这一秒又在开怀大笑。看着眼前这一刻的美好,总让我觉得稍纵即逝,说不定明天酒醒,素素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依旧沉溺于旧爱无法自拔。而我,会尝试勇敢的跨出自己那一步吗?我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