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四十八章 (影) 联络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534 2017-05-17 16:58:15

  素素的离开,让我和小敏、幼琳紧紧相互依偎起来,我们花了更多的时间在一起相处,也在一天天倒数分别的日子。我们的班级隔了两层楼的距离,却刚好位于直角的两端,偶尔课间休息时间走出教室透透气,都能和她们隔空相望。

她俩很幸运,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住在同一间寝室,她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上课,夜间睡不着还可以躺着聊会儿天。有首歌叫《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孤单,越成长越不安。临近高考的我们心里有了抱负,也有了不安全感,每个人都变得脆弱不堪,我们的天地甚至比小学时期要窄得多。在那样紧张的气氛下,一点点被需要以及被重视的感觉都会让你觉得无比幸福和温暖。

小敏和幼琳每次放学都会在教室门口等我的出现,偶尔时间对不上闲下来的她们还会来教室门口找我,拉着我去校园逛一圈。整个学校容纳了几千个人,漫步校园时却觉得这是属于我们三人的世界,就连头顶的那片天空都是属于我们的私人财产。吃过的众多糖果只觉得和她们一起买的菜嘴甜;玩过的众多游戏只觉得和她们一起疯才最欢;欣赏过的每一片花朵只觉得有她们陪着一起看的才最美。

我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双手就像抓着一把沙石,捏的越紧流走的越多。我尽量让自己生活里的每一秒都被琐事填满,可我依旧觉得自己闲得发慌,心房正被慢慢掏空变的千疮百孔。

半年前我去医院复查,化验单上的数据依旧不停波动却始终没有趋于正常。又一次我和家人踏上了求医之路,在某个萧索的秋季,我服下了第二杯碘131。我们是医学文盲,除了医生口里讲述的某些副作用,其他的我们一概不知。

我的头发脱落得厉害,室友跟我说这是正常现象,因为秋天正是万物凋零的季节,头发也是如此,等到了春天就好了。我表面上信了,心里却觉得自己患上了绝症。电视里经常会出现诸如此类的情节:在病发前的一段时间里,患者通常不会轻易察觉自己身患绝症,他们照样吃照样睡,只是会从某一天开始发现自己发量变得越来越少,轻轻一咳便能咳出血,时不时还会晕倒,最后被人送进医院,医生表情凝重的告诉你‘不好意思,我们无能为力’。

我睡不着的时候就会躺在床上做一番想象,想象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会不会很痛苦?我略微有些消肿的四肢又变得浮肿,这让我怀疑我以前觉得自己病情在好转莫不是一场幻觉。病魔将我折磨得完全失去了活力,十七岁的少女本该充满活力的年纪我却犹如迟暮老人死气沉沉。

某个黄昏时分,我一如既往去找小敏和幼琳吃饭,走过长长的走廊,奔下几十阶台阶,她们出现在我的眼前,脸上挂着笑容。我刚想跟她们招手,那一瞬间好像脑中的某根神经与外界之间被联通,里面的某种物质失去引力正朝体外狂奔。我的鼻子传来一阵瘙痒,我有种想打喷嚏的错觉,鼻子里流出来一阵清凉的液体,我心想:又感冒了。

“小溪,你流鼻血了!”小敏指了指我胸前被血水浸湿的粉色衬衫惊讶的看着我,她立马掏出纸巾堵住了我的鼻子,我下意识抬起了头,接过她手中的纸巾自己捏住鼻子。

“去洗手间洗洗!”幼琳拉着我的另一只胳膊朝洗手间跑去,我极力用余光向下瞟才能勉强看清脚下的路。

“小溪,你怎么流鼻血了?是不是上火啊?”小敏不停的给我递来雪白的卫生纸。我捧起自来水冲洗了一下鼻腔,血依旧没止住,我用纸卷了成一个鼻孔大小的纸团塞了进去。

“先回宿舍换件衣服吧,把身上这件给泡上,不然干了就洗不掉了!”幼琳在我衣服的血滴上沾了一些水,血滴被稀释开来,像一朵殷虹的彼岸花朝四周扩散,我从小敏手里接过干净的纸张不停的擦拭。

“走吧,回寝室!”我将纸团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走出洗手间。

“你把纸团扯下来看看还有没有再流。”换好衣服,幼琳指了指我鼻子里那团被染红的卫生纸。我将纸团扯了出来,纸团和鼻周接触的边缘位置血液已经凝固干枯,纸团离开的瞬间有细微的伤口被撕开的疼痛感。血已经止住,我再次用自来水清洗了一番,抬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仔细瞧了一番,确定已没什么大碍。

“走吧,吃饭去。”

“你们快看,今天的夕阳好美!”我顺着小敏的视线往天空上看,鱼鳞状的云层铺满了天空,橘色的太阳将周围的云朵镀上了相同的颜色并向周围扩散,宛如一只红色的金鱼遨游在天空中,太阳正好是它的瞳孔。

“前不久我在江明的空间里也看到过类似的夕阳,真的太美了,有种想谈恋爱的冲动!”幼琳用双手捧住自己的脸,睫毛将心灵之窗盖住,就好像正沉浸于她所构建的美梦。

“我已经快两年没见过他了!”我嘴里蹦出了一句连我也惊讶的感慨,眼神慌忙从天空中收回往旁边的俩人打量,显然她们听清了我的低语,四只眼睛正齐刷刷的看着我,眼中充满怜惜。

“小溪,你想他吗?”

“你们可以给我看看他的照片吗?”

小敏条件反射一般的拿出了手机快速的翻找,过了几分钟她紧皱的眉头舒展了,我猜她找到了。她小心翼翼的将手机递到我眼前,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只感觉周围的世界天旋地转,除了照片里的你。

照片中的你正站在一个斜坡上,左手撑在弯曲的左腿上,高高挽起的袖管露出你小麦色的肌肤,手腕上戴着两副黑色的手套。你的头发只有不到一厘米的高度,太阳从你头顶照射下来,让你睁不开眼。你的两侧脸颊深陷,面容憔悴不堪,黑色的胡子占据了你上嘴唇的两侧,平添几分成熟气息。

你上方是纯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身后是隆起的小山丘,郁郁青青,与你身上的迷彩融为一体。山脚下有栽种得整整齐齐的稻谷,看不出是什么季节。我仔细观看你身周的一切,包括你阔别已久的容颜,生怕错过什么细节。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觉得我就是拿着相机为你拍照的人,而你的目光看向的是我。

你空间里记录的文字在告诉我,你过的很累,但很充实。你新添的内容并不多,我往下翻了两页便看到了那条关于我的记录。一弯溪流由近及远,溪水没有盖过河床里凸起的石头,水流却很湍急,看得出拍照当天是艳阳天,隐约间我看见了横跨溪上的彩虹,你说:我想你。

我好像读懂了你的心情,情不自禁落下了眼泪。慌忙中小敏和幼琳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她们拉着我来到了草地上坐下,没有劝我也没有安慰我,就这么让我一个人尽情宣泄。

你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离开的这片土地,是不舍?还是诀别?你走的那天下的那场雪是不是代表了当时你的心情?践行那晚你喝的所有酒是不是都不及你心里的伤痛来得苦?人们说爱过才知情重,醉过才知酒浓,我想你一定很痛。

八年前,你是一个稚嫩的无忧少年,会害羞会脸红,六年前我闯进了你的生命中,成为你的初恋,从此你尝到了心痛的感觉。两年前,你毅然决然离开了这个充满回忆的城市去到了遥不可及的边疆,如今,你已不再是当年的翩翩少年郎,而是拥有铮铮铁骨的热血儿郎。

想着你,让我再次拾起了过往的甜蜜,忆起了每一次的心动瞬间,以及与你牵手时的温热触感,还有你唇瓣上独一无二的清凉。这种美好与我心底的荒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并让我发现自己还能因为某个人的存在而感受到生命的意义,这一切源于你。

我记下了你的QQ号,我告诉自己,即使这一次的勇敢换来的是冷言冷语依旧没关系,这是一场爱的救赎,救的是破碎的爱情,赎的是我错对的你的深情。

我略微颤抖的在手机上输入你的QQ号码,按下了加好友申请,我用一如既往的平静来掩饰波涛汹涌的内心,你的那句“小溪?”让我的心防彻底瓦解,若不是时刻的等待又怎会有这番判断。内心的柔软被一击即中,这一次我主动沦陷。

你的反应一如既往的强烈,一字一句都在向我诉说:你在等我。被遗忘了两年的感情一下回到原位,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那句我想你汇集了千言万语也包括了所有来不及开口的我爱你。就这样,我们又回到了起点,新的起点。

2013年1月4号那天你说你没有机会向我说出那句‘我爱你一生一世’,所以5月20号和21号两天你特意拨通了我的号码,跟我说上一遍又一遍,我怎么听也听不厌。

“我爱你!”

“我也爱你!”

.............

“我爱你!”

“我知道!”

“嫁给我!”

“我知道!”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电话那头传来你的坏笑。

“你说什么?”

“不告诉你,反正你已经答应我了!”

“我没听清!”

“我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

“叫老公!”

“不叫!”

“快点!”

“就不叫!”

“快点,叫老公!”

“我挂了。”在电话即将挂断的那一秒,我嘴里轻快的朝传声筒喊了声‘老公’。

那天晚上我趴在书桌上给你写了两年来的第一封信,述说着对你的神情还有愧疚。我没有将所有的语言通过冰冷的手机屏幕从我这一端传送到你那端,而是将每一个心里的音符都刻在纸上,像是一种见证,也是一种铭记。

我的满满神情付诸纸上在你眼前一一呈现,我能想象你收到信封时的样子,先是皱皱眉头,接着便心花怒放。你一直都喜欢收藏,对于我送给你的东西,以及我对你说过的话语。我想看完信的你一定会将信纸细心叠起,然后妥善珍藏。

你变成了我昏暗世界里的光,使我看清生活的模样,带给我生的希望,也带给我对未来无限的遐想。我手中的日记本不再诉说对你的遥想,它成了我们甜蜜生活的文字叙述版,点点滴滴,跃然纸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