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五十一章 (光) 出行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849 2017-05-17 17:00:06

  到边疆的第二年春天,我第一次跨出了部队的大门,紧张中带着兴奋。我、刘勋、尤浩、杨程四人脱下了身上的迷彩,换上了自己一直压在箱子里发皱的便服,满怀期待的朝外面的世界走去。

跨过部队与外界隔绝的铁门,我们坐上了通往集市的公交车。第一次出行,对身边的一切皆充满了好奇之心。车子里几乎全是本地人,好些女孩脸上都蒙着面纱,不禁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后来才知道,这是当地习俗,成年的未出嫁的女孩都得把脸用面纱遮住,以免他人冒犯。

身边人正用我们所听不懂的方言交谈着,我虽听得仔细,却什么也没听懂,唯一让我觉得亲切的就是广播里那正宗的女声普通话,正为我们播报站点。那里的人面孔都特别有轮廓感,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眸,青眉如黛,完美的3D立体图形。

窗外的建筑与家乡的风格也完全不同,别具一格的房屋设计充满异域风情,站在高处往下看,或许还能看见搭在草原上的蒙古包。随着车程的慢慢拉长,我们眼前的街道也愈加繁华,路上的行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

我们在终点站下了车,此时周围的建筑设计已与各省市街区的设计无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耸立在我们眼前,期间也杂糅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小洋楼。各式各样的招牌贴在建筑物上,五颜六色只为吸引购物者眼球。

不识路的我们沿着公交站牌在街道上瞎逛,不知不觉来到了旅游集散区,琳琅满目的商品沿街铺陈开来,年代感以及地域风情在这些商品和特产之间得以尽显。

独一无二的新疆帽最先映入我们的眼帘,正四边形和正六边形的帽身上面绣着美丽的花纹,色彩纷呈,有的帽身上绣着小圆亮片,七彩的亮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了璀璨夺目的珠宝。

“小伙子,要不要试一试?”商店的老板见我们四个人看的如此着迷,立马抓住了商机,准备向我们狂甩一批货物。

“这个可以试戴吗?”刘勋挑了一个喜欢的图案,拿在手里跃跃欲试。

“当然可以了,这边有镜子。”老板指了指收银台旁边摆着的一面方镜,刘勋拿着帽子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往头上试戴。

“感觉咋样?”刘勋在老板的协助下把帽子戴出了最完美的样子。

“不错不错,有那么点味道,加上两撇胡子,你也可以冒充本地人了。”尤浩面对着刘勋而站,右手搭在刘勋肩上将他旋转了一圈,刘勋很服从,眼神清亮的看着我们,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顶帽子。

“刘勋,喜欢就买下吧,看着挺不错的。”我顺着刘勋的心意补充到。

“是啊,小伙子,这顶帽子你带着确实好看,喜欢就买下来吧。”老板也是见缝插针,极力将自己的商品往外推荐。

“怎么卖啊?”刘勋将头上的帽子取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一旁的杨程也开始了自己的臭美之旅,拿着几个中意的帽子在镜子面前逐一试戴了一番,最后又将其完璧归赵。

“这个不贵,四十五块钱。”老板嘴里说着价格,手里已经将挂在墙上的袋子扯了下来,打心里认为这笔生意铁定成交。

“这么小一个帽子四十五块钱,再便宜些咯!”

“这是最低价格了,我每天都要迈出去上百来个,不会欺负你的。”

“好吧好吧,给我包起来!”好像买东西砍价天生就是男人的弱项,俩人之间一来二去的说叨,难免让人觉得婆婆妈妈,何况刘勋还是一个正宗的北方汉子。方才随口一说要砍价,看到老板态度有些生硬,立马就妥协了。

刘勋拎着手里的帽子,心满意足的走出了那家店。大街上我们依旧走走停停,好奇心被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吸引。摆在摊位上的牛角和鹿角,以及各种各样的牛角梳子,上面刻着美丽的花纹,这些我们都不落下。我们挤开人群围了过去,什么也不看就看花纹,好看的就拿起来打量一番,喜欢就买下,也不知道是真牛角还是假牛角。

周围的人见我们四个大男人如饿狼扑食一般一买就是好几把,都朝我们抛来意味含糊的眼神,我们也不管不顾,继续挑选,心里合计着要买给哪些人。我的脚步随着梳子摊开的方向移动,五花八门的图案一一呈现。无意中我看见了一柄色彩渐变的梳子,深黄色的齿身朝手柄的位置渐变成纯黄色,那是一种像极了琥珀般的颜色,上面用刻刀雕出了一只通透如玉的凤凰。

我拿起梳子对着天空张望,透着太阳光的凤凰若隐若现,寥寥几笔勾勒出整个鸟身,像是画家手上一副极简的素描画,却形神兼备。翎毛朝齿身延展,齿身间虽隔着一定的距离,翎毛依旧完备。让你分辨不出那是浑然天成的神来之笔还是巧夺天工精湛技艺。我将那把梳子买了下来,让老板仔细包装了一番,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

沿街走了十几米,便又听到了某家店里的喇叭正对着行人念念有词“和田玉,正宗和田玉。”杨程拽着我们几个走了进去。不久前他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一个女孩,短短的时间内俩人感情迅速升温,这两天正式确定了关系,这也是他今天上街的目的:为女友买一份礼物给她寄回去。

“杨程,你是要给你女朋友买一块玉佩吗?”尤浩一进店便扒在了玻璃橱窗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展示柜里的玉石。

“有喜欢的就买!”杨程指了指一款玉佩与面前的店员交换了个眼神,店员便将玉佩取了出来。他专注的欣赏着那块玉佩,模样与鉴宝专家相比就差一块放大镜了。

闲着无聊,我也开始着眼于欣赏灯光下各色玉石,有用玛瑙磨成的珠串,也有成色不一的手镯。店内的人不多,其中一个店员来到了我的面前,我抬头瞥了她一眼,用食指点了点展示柜里的一个镯子。

“麻烦你这个拿给我看一看。”我微笑示意,店员礼貌回应。

第一次触摸到玉器,只觉得拿在手里分量十足,乳白色的镯子表面十分光洁,像是散发着灵气。我不禁把其当成仙物在脑海里构想了一番,越看越是喜欢。

“这个镯子有配套的玉佩吗?”我朝店员投去询问的目光,尤浩和刘勋被我的话语吸引了过来,杨程依旧在柜台边挑选。

“抱歉,这个没有配套的,不过这个颜色的玉佩我们这里倒是有几款,您这边请!”店员向我们做了一个邀请手势,我们跟随她的脚步挪到了另一侧的展示柜前。

“就是这几款,你可以看一看!”店员用钥匙将展示柜的窗口一侧打开,从里面将她口中的五款玉佩摆在我们面前。方才的那镯子她还拿在手里,相较这几款做了一一对比。

“哪款好看?”我随意拿起了其中一块玉佩,向身旁的刘勋和尤浩征询意见。

“我觉得都好看,要不全买了!”刘勋拿起了其中一块在手里仔细端详,言语显得有些不经意。

“这个吧,这个好看,它的形状有点像蚕蛹!”尤浩指了指这几个玉佩中的一个,听到他说起蚕蛹这个词让我不禁联想到了蝴蝶,莫名就砸中了我的心。

“就这个吧,麻烦跟那个镯子一起包起来。”我将玉佩退还给店员。

“那支镯子你要不要选一下尺寸!”店员举着那支镯子问我。

“给我拿一个中号的就行。”

“好的,请稍等。”说着她便弯下腰去翻找我要的尺寸,找到之后便将它装进了一个充满复古气息的木质盒子里,黄色的内衬将乳白色的玉石包裹,显得雍容华贵。同样她也将玉佩放进了一个类似的盒子里,一大一小两个盒子被放进了一个绣着古典花纹的布袋里,交到了我的手中。

另一边的杨程还在细心挑选,面对好几款色泽不一的玉佩犹豫不决,这个瞧一瞧,那个看一看,越挑越眼花。

“怎么样?有喜欢的没?”刘勋将手搭在杨程的肩头,此时他正拿着一块玉佩在琢磨。

“这几款我都喜欢,关键是我不知道我女朋友会喜欢哪一款!”杨程又放下了手里的玉佩,三款玉佩一字排开摆在柜台上,他的面容显得有些苦恼。

“拍个照发给她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这样就没有惊喜可言了。”

“那就挑最贵的一款。”刘勋的话音刚落,我和尤浩噗呲笑出了声,这样的做法完全符合刘勋的个性。

“那就这个吧,看得我头晕。”杨程拿起了最右边价格最贵的那个递给店员,店员的脸上也难掩笑意,我猜像刘勋这样的顾客她应该是希望能来一打的吧。

我们继续在街上溜达了一圈,被一家充满名族气息的商店吸引,店家正坐在店门前拍打着膝边的手鼓,店里的音响与鼓声完美契合,交相辉映。店里的商品挂满了墙壁两侧,橘黄的射灯照耀在富有艺术气息的小玩意上,整个氛围都与其他商店格格不入。

被这音乐吸引的不止我们四人,还有其他的游客,他们性格豪迈无所顾忌,此时正跟着鼓点在热闹的街道上摇晃身体。店家手中的节拍变得越发紧凑,他们也跳得更加欢乐。一曲舞罢,旁边的人纷纷鼓掌,跳舞的人还与店家礼貌的握了个手。

音乐的魅力在于它能轻易的拉进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也能轻易地让陌路的灵魂产生共鸣。它无需语言的表达,也没有具体的语言能将它表达,它只是属于一种节拍,一种音调,一种音色。

就好像彼此相爱的两个人,在茫茫人海里冥冥之中的相遇,一个眼神便已沦陷,一个动作已勾去三魂七魄。我们凭借百万分之一的相爱概率,书写属于我们的爱情史诗。

整个集散区逛下来,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大多数游人渐渐散去,只有个别游客依旧流连忘返。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踏上了那辆路过部队的公交车,来时两手空空,归时盆满钵满。

第二天我将买给你的礼物带到收发室认真的填下了属于你的地址,将其黏在纸盒的正面。我在里面塞满了泡沫纸板,免得快递员不小心将东西摔碎。

每每给你寄东西的时刻便是我最快乐的时刻,当我在纸上书写关于你的一笔一划,我看到的就不再是纸,而是你,颜如朝露的你。我将我的心意装进这份小小的礼物,漂洋过海送到你身旁,你看到的不再是礼物,而是我,情真意切的我。

那个时候,我就想把自己看见的并能得到的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你,让它们代替我陪伴在你身旁。闲暇的时光我总是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就想听听你的声音,和你说说话,听你诉说关于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然后把自己幻想成你身边的某个角色,与你休戚与共。

那是我这些年里最快乐的时光,结束一天的训练,大汗淋漓,却满心欢喜。我以为这样的时光会就此延续,上帝对我们这段感情的考验也终将结束,此后会是风平浪静的白首之约。可惜爱情的道路又怎会如此平坦,我深爱的你给我带来了数不清的情感磨难,每一劫之后,我都终将失去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