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四十九章 (光) 远行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174 2017-05-17 16:58:45

  在父亲的建议下,我还是选择了留队,九月份,一火车人浩浩荡荡踏上了边疆之行。我、刘勋、杨程、尤浩成了铁打不散的‘四人帮’,走哪都形影不离。

火车缓缓开向了那个辽阔的世界,苍茫的大地在眼前铺展,孤寂的草原上荒无人烟,只有些许羊群悠然吃草。白色的羊群点缀在绿色的草地上,像是花园里盛开的满天星。

那里的天空特别的蓝,像是疏忽大意的小孩在画板上不经意弄洒了整瓶蓝色颜料,将白色的画板染成了漫天遍野的蓝。我将头靠在窗边,朝外面的世界张望。蜿蜒的河流像巨人的经络贯穿整片草原,清澈的水流倒映着晴朗的天空,像是一条坠入凡间的银河,波光粼粼,星光点点。傍晚十分河流变成了仙女身上的水袖,轻盈飘逸。

夜晚,羊群哼着欢快的曲调回到了自己的家园,急切的步伐踏在地上轰隆隆地响,声音像极了刚起步的摩托车,然而这一切都无法将熟睡的孩童惊扰,他们在这片充满摇篮曲的土地上睡的正香。

这里的天空就如梵高画笔下的《星空》,流光溢彩,犹如繁华街头无数盏昏黄的街灯同时点亮,陪伴众多孤单的灵魂。我的手中没有相机,无法将这些瞬间以无声的形式印刻下来,好在我的瞳孔与大脑相通,犹如观看一张彩色纪录片,看过了,便记下了。

边疆的海拔过高,在这片大气里氧气的含量远没有二氧化碳高。火车在这条绵长的车道上行驶了四天三夜,我出现了高原反应,总是觉得有些反胃,胸中闷得慌,呼吸变得急促。等火车停稳那天,我被送到了医院,迷迷糊糊中鼻子被罩上了一个呼吸机,一大股清凉的氧气涌入我的鼻腔,身体的症状得以缓解,脑子没有及时清醒。

躺在病床上的我微微睁开了眼,窗帘被战友拉开,一束光亮照了进来,房间变得明亮,周围的一切清晰可辨。我的鼻子里插着一根绿色的管子,联通我头部上方的氧气传送管道。估计这般景象若是被你看到一定会以为我生命垂危,脑子里幻想着你的模样,我虚弱的笑了笑,有气无力。经久未曾活动的脸部肌肉此刻变得紧绷,好像禁锢鸟雀的牢笼,那笑容并没有得以扩散,然后消失在我脸上。

窗外飞来了一群翩翩起舞的蝴蝶,色彩斑斓的身姿在我眼前唿扇着翅膀,给充斥着消毒药水的纯白添加了一抹艳丽景色。我伸手想去触摸那些在空中扑腾的生命,一只长着孔雀羽毛般璀璨翅膀的蝴蝶落在我的手腕上,触角落在我温热的皮肤上传来冰凉的感觉。

我看不清它的眼睛,于是尝试坐直身体对它仔细打量一番,可能是动作太大惊扰了栖息的小生命,它缓缓飞了起来,飞离我床前,最后转过身像是在跟我告别接着就消失在米黄色的门框后面。

“江明,你醒啦?”刘勋第一个发现我这边的动静,从窗前挪了过来,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

“我去叫医生。”杨程急忙朝方才蝴蝶离开的门外走去。

“我这是怎么了?”我的周遭连着众多各种各样的管子,心电监护仪在一旁有规律的发出提示音。

“高原反应,把我们吓坏了。”

“那么严重?插那么多管子!”我拎起鼻子上挂着的呼吸管,表情有些困窘。

“一到驻地就呕吐不止,接着就不清醒了。”尤浩皱着眉头表情凝重,好像在回忆一件可怕的事情。

“我这是躺了多久?”我扭动了一下脖子,觉得全身僵硬。

“也没多久,昨天刚进院的,躺了快一天。”

“那还好,我以为会像电视里演的一个昏迷就是好几个月!”

“想象力别太丰富。”看到我的状况好转,刘勋又变成了往日里没心没肺的模样。

医生来了之后看了看监护仪上波动的数字又给我测了体温,十多分钟之后拿起体温计对着天花板看了看,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信息。

“没事了,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你检查仔细了?”杨程像是不相信医生的结论,疑惑的看着医生。

“放心吧,他只是暂时的高原反应,现在差不多已经适应,鼻子上的输氧管可以拔下来了。如果再有呼吸困难的情况记得随时来叫我。”

“好的,谢谢你!”

医生刚离开病房杨程就一拳打在了我的胳膊上“把我吓得够呛!”我呲的一声倒吸了口凉气,没有反击。刘勋和尤浩在旁边抚掌大笑。

出院后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你打电话,集训的这段时间我对你魂牵梦萦,期间没有关于你的消息,也没能听见你的声音。我条件反射一般的在手机上输入你的号码,动作行云流水,内心深处对这串十一个阿拉伯数字组合早已烂熟于心。

电话拨通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时间,听筒里不停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每秒钟堪比跨越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坐在宿舍里独属于我的凳子上,手机被牢牢捏在手中,另一只手用比心跳快几倍的速度在膝上打着节拍。

“喂,江明。”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来,将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唤醒,我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眼前广阔的土地思绪渐渐飘远,落在你的身边。

“小溪,你在干嘛呢?这么久不接电话。”

“电话才响了两声我就接了。”

“啊?原来那么快啊!”我面带羞涩的挠挠头,好像你就站在我面前。

“最近过的怎么样?累不累?”

“还是老样子,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G市?”

“不对,再猜!”

“你不会在家吧?”

“你想啥呢?”

“我想你啊!”你的语气看似漫不经心,却撩起了我心中的爱火,既温暖又甜蜜。我全身的肌肉以心脏为圆心努力缩紧才得以抑制自己的激动情绪。

“我现在在边疆呢,这里有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星星点点的羊群,这里还有大沙漠,能卷起沙尘暴的那种。”

“那里的天空是不是特别蓝,草特别绿,水特别青?”

“是啊,好想能和你一起去草原上走走。看看夕阳,吹吹风散散步,聊聊人生与爱情。”

“你现在能去到有草原的地方吗?”

“怎么了?我们部队里面有草坪。”

“那你现在去到草坪上,到了告诉我!”我举着电话走出了宿舍,朝夜空下的草坪走去,路上遇见了刘勋他们仨,见我行色匆匆便没把我拦下。

“小溪,我已经到草地上了!”话音刚落,QQ上边闪除了你给我发来的视频电话。

“江明,我现在也正坐在草地上呢,这样我们就可以隔着电话一起散步吹风了。”视频里的你正朝我招手,遥远的路灯明亮的灯光照在你的脸上,风轻轻吹起你的头发,我又看见了那一大一小的两个酒窝,它们如你一样在朝我招手。

“小溪,你真美!”

“你第一天发现吗?”

“不不不,早就发现了!”

“油嘴滑舌。可惜了,我这边的天空没有星星。”

“我给你看。”我将摄像头翻转镜头对着浩瀚的天空,银色的星星在视频里一闪一闪,“小溪,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

“要不等过年我休假回来看你怎么样?”

“可以休假吗?”

“当然可以了,我两年没回家了,领导应该会给我批的。”

“要不等我毕业了你再回来好吗?我想到时候有你陪着!那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重要时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你就要毕业了。那好,等你毕业了我再回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躺在草地上的我们又聊了好久好久,视频那端的你笑靥如花,柔情在你眼波里流转,看得我心醉。直到你说宿舍快熄灯了,我们才将视频挂断,依依不舍。映着你面孔的手机屏幕从漆黑变成了白色,我的瞳孔急速收缩,手掌不自觉的挡在眼前以适应这种光感。

我放下手机眺望额头上方的天空,脑海里全是关于你的景象,你笑得那般无忧无虑,天真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在部队的生活让我能有更多的时间感知属于身边的一切,哪怕只是一滴晶莹的露珠,我都觉得无限美好,这是来自自然的魅力。我发现自己更加热爱足下的这片土地也愈发的爱你。

一闪一闪的星让我想起了医院里看见的蝴蝶,我在淘宝界面输入了‘蝴蝶’这个关键字,立马蹦出了好多琳琅满目的商品。银色的蝴蝶吊坠,银色的蝴蝶耳环,彩色的蝴蝶戒指,还有如玉石般通透的纯白手表,里面镶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那就像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感觉,一眼看到了它,便觉得再也放心不下。我点开了手表的链接,选择了属于你的手腕尺寸,下单。我心满意足的从草地上坐起,胡乱拍了拍身后可能存在的草屑,起身朝宿舍走去。

又是一个静谧的夜晚,夜里我睡的香甜,梦中出现了你的身影,高高扎起的马尾辫,鬓角飘着几缕碎发。夕阳下你背对着跟半扭着身子回头向我招手,脸上的笑容甜美可掬,我朝你跑去,抓住了空气中你的手,并行的脚下步步生莲,交握的双手间飞出成千上万只五彩斑斓的蝴蝶,紧紧围绕在你我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