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第五十五章 (光) 归途

时光背面,光影之间 双木林梅 3427 2017-05-17 17:02:18

  2015年的冬天,我最后一次目睹边塞的雪景,漫天遍野的银白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枯黄的世界。五年的军旅生活结束了,我变成了另一个我,一个起死回生的我。每一次我怀揣着希望回到我熟悉的家乡,渴望瞥见关于你那记忆中的身影,却三番五次都是失望。

直至后来,就连休假回家也成了一次不受控制的机械性活动,程序的所有命令是对你千言万语的爱恋,执行于一发不可收拾的思念。我来了,我走了,没有人来接,没有人来送。

有人说当一件事情你坚持了二十一天之久后,便会成为一种习惯性规律。喜欢你这件事,我坚持了九年;爱你这件事,我坚持了七年;就连一个人的独角戏我也唱了近三年。最终你成了我的习惯,一种堪比一日三餐的习惯。

五年的时间,我跑遍了祖国地图板块上黄河以北的所有地区,领略过不同的异域风情,感知过人间冷暖。曾经那颗鲜红的心脏被一种叫岁月的东西磨洗成了暗红色,就连跳动的频率也跟着缓慢。正当年少的时光里我犹如穿梭时空的老者。

潜移默化中我养成了一种谈不上好坏的习惯——察言观色,我喜欢这种高深莫测的神秘感,也喜欢看破人们肢体动作出卖其内心灵魂时带来的快感。好似每个人都披着一件皇帝的新衣,意图遮盖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也披着一件新衣——我正意图掩盖我爱你这件事。

我褪去了往日的稚气,也失去了往日的纯真,我明白了社会的某些灰暗面,也开始摸索自己的生存之道。拉着行李箱,我离开了那个我待了五年的军营,心情复杂。战友们都依依惜别,拥抱着彼此,把热泪洒在对方肩头。曾经我们出生入死,而今我们即将天各一方。

我坐上了一列返乡的绿皮火车,与之前乘坐的众多绿皮火车一样,不同的是这次是归途,火车的终点站即是我新生活的开端。二十二岁一个不大不小的年纪,已然失去啃老的权利,我即将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做好迎接未来的打算。

踏下火车最后一阶铁梯的那一刻起,我再次驻足于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空旷的站台送走了火车之后,被冷风霸占,夺走行人身上残存的温暖。我身上依旧穿着离队时的那身军装,胸前别着大红花,以及这些年获得的屈指可数的勋章。

身边的行人行色匆匆,都赶着和家人团聚,再过不久就是春节,外出的游子都纷纷回到故土与家人重聚。回头看着身后迎来送往的站台,难免显得有些落寞,踏上这片土地的人从未想做过多的停留,匆匆的来,匆匆的走。

离队前我便告知了父母我即将退伍的消息,电话那头的两位老人语气里洋溢着喜悦的期盼,不由分说硬是要来接我。走出旅客大厅,我朝停驻的人群中打量了一番,不久目光便锁定了那两个阔别已久的中年夫妻,俩人正伸长了脖子朝归来的人群中探望。

我努力的超他俩挥手,放开声线朝他俩喊,无奈人声过于沸腾,我的声音如沧海一粟,脱口后便被淹没在人海里。身边的杨程和尤浩此时正寻找着自己的亲人,四处探寻,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我们四个人里,除了刘勋外都已卸甲归田,临别时,刘勋还在跟我们展示他的满腔热血。

“你们看,出来了一批军人!”一位站在父母身边的长者视线越过人群看到了我们这一群着装统一的退伍军人,激动的抬起手臂朝我们所在的方向指了指,父母的视线立马被牵引过来。

我加快脚步朝父母的方向走去,他们也正朝我们的方向挤来。“爸妈,我回来了!”拥挤的出站大厅里,我羞涩的看着年逾不惑的父母,内心涟漪万千。低我一个头的母亲立马握住了我的手,眼眶渐渐湿润。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见母亲已激动得说不出话,一旁的父亲用最贫乏的语句表达了对我归来的期待。

“前段时间听说要打仗,我们俩都担心坏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妈,哪里有那么多战争,都是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是和平年代,又不是抗战时期。”

“是是是,和平年代。走吧,这里冷,我们回家再聊!”

“好,我去跟我战友道个别,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去吧去吧。”父亲帮我拉着行李箱,喜悦的脸上被挤出好些皱纹。我越过人群找到了杨程和尤浩,他们也分别找到了各自的亲人,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后我跟俩人挥手告别,约定今后常联系。

接下来一整个腊月里,我参加了十几场婚礼,新郎均是返乡的战友。大红喜字贴满了整个屋子,就连战友的亲戚朋友们脸上都喜气洋洋,热闹的气氛充斥着新人的房子,温暖了这个冬日。

十几场婚宴下来,我在部队练出来的好酒量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和战友们一杯接着一杯的畅饮,有日落到夜深,从清晨到黎明。我只想将自己灌醉,麻痹自己过分想你的心。

从回到这片土地那天起,我对曾经你我共同涉足的区域就莫名的抗拒,又莫名的被吸引。我说我想重走一遍青春的路,因为我不再青春,我说我想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爱情,因为我不再拥有爱情。

不知道是否因为这座城市太小,又或者年少的我们太好动,以至于这座城的众多角落都充满了过去的记忆。我借着朋友聚会的名义,天天将自己泡在酒罐里,我忘了所有伤痛,唯独你。有时甚至傻到以为自己只要去到你所在的城市,哪怕与你处在城市直线的最两端,就觉得你在我身边。就好比你说你喜欢花草,我只要拥有了花草就如同拥有了你。

某天,母亲语重心长的劝我该找女朋友的时候,我慕然开始慌张,一种不可抗的外界力量正意图帮助我实现忘记你这件我只敢想而不敢做的事情,也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那晚,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关于以后生活的规划在我脑中如同一团乱麻,解开铃铛的药引只有你。我自觉的将我无法拥有的你放在了规划中的所有环节,一切的构想都因你而起。

当现实和爱情发生冲突,当我终于明白我的生活里没有你这一事实,我从黄粱美梦中醒来,睁开了眼,努力看清未来的路,眼明了,心暗了。我告诉母亲过几年再说,毕竟年龄还小,母亲无从反驳,强压想早点抱孙子的心默许了。

退伍后的生活变得闲散,每天依旧六点半自然醒,这是长期以来形成的生物钟。过早的醒来造成的结果就是整天无事可做,除了看电视就是打游戏,要么就是各种聚会轮轴转。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战友女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与你处在同一座城市的一个女孩。她跟我差不多的年纪,在某公司上班,长相甜美,谈吐风趣,这是我对她仅有的了解。这就好像是一场有预谋的变相相亲,战友把我和她撮合在了一起,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始了对她的了解。

每天隔着手机屏幕的我俩以男女朋友的方式对彼此进行关心与照顾,言语间充满了甜蜜,每天简短的视频通话让我看清她的容颜。有人说,每个人的出场顺序很重要,或许换了一个时间地点就会是不同的结局。她的出现刚好能与现在的我产生共鸣,也属于完美的另一半要求,只可惜,在她之前,我遇见了你。

原本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受的这份感情,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夭折了。和你同处一座城市的战友让我过去玩几天,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我答应了。我把这个消息告知了她,她异常兴奋,在这之前她已经提出过很多次要见我的事情,每次都被我绕着弯子推脱了。喜极之时甚至还提出了要来接我的打算,她这话一说,我立马被拨乱了心弦,心里暗自告诉自己应该珍惜这个好女孩。

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下意识里就觉得自己做了件背叛你的事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背叛了我爱你这件事情。心里的天使与恶魔在斗争,一个在说改变,一个在说沉沦。最后我选择了改变,我告诉自己,曾经你是我的习惯,将来,或许会有人取而代之这个习惯,取而代之你。她可能就是那个人。

我买了第二天的车票,顺便把车票截图发给了她,在这之前她甚至还怀疑我在哄她开心。隔了很久,她也没给我回信息,我接连又给她发了几条,依旧没有回音。我摇头痴笑,以为她想给我惊喜。

第二天,我来到了你所在的城市,除了你的名字以及你所在的学校,我对其一无所知。离开了车厢里温暖的空气,走下高铁,我将身上的羽绒服束紧,以免冷风侵入我的身体。随着人群我往出站口走去,众多私家车以及客车司机将出站口围得水泄不通,嘴里嚷嚷着我所不知道的口音,逐一向我询问去处。

我给她再次发了个信息,依旧没有动静,最终我拨通了她的号码,对方已关机。那一刻,站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为了见一个网上的恋人,被爽约的我竟觉得这座城市因为有你的存在而觉得不那么冷漠。我没有给她任何解释以及哄骗我的机会,立马删除了手机里所有关于她的联系方式并且拉黑。

站在冷风中,伴着我惨淡的笑容,我开始嘲笑自己。就在昨天,我下定决心要爱这个女孩,结果今天,老天爷就给了我一记狠狠的耳光,不知道是将我打醒还是打晕。这一切都变成了一场爱情游戏,游戏里的女主角成功出逃,销声匿迹。

我拨通了战友的电话,在那座城市里疯玩了四五天,跑遍了市里的风景区还有游乐场,把自己玩的天旋地转。我去过那座城市,就好像我曾在那里窥探过你,仅仅一个地名之间的联系,甚至没有呼吸过一缕共同的空气,而我心满意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