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信临天下

三 捡来的猫

信临天下 古里Z 2050 2017-04-30 14:16:24

  夜已深,初夏的夜晚总是有些闷热清早婉转的雀鸟早已落在枝头歇息,嫩绿的草尖偶尔会有一两只提着灯笼的小虫子光顾,树叶并不稀疏,带来了夏日的生机。

黑发少年找了片还算干净的草丛躺下,双手交叉枕着脑袋,一抬头,可以毫无遮拦的看见一轮皓月,淡金的月光倾洒而下,勾勒出少年的脸庞。

不远处有两只帐篷,紫瞳少女撑起支架,固定好架角以防被风吹走,又钻进去各放了一张薄毯,这才招呼赏月的少年:“喂,可以了!”

黑发少年曲起指头,让一只尾巴发光的小生物停在上面,感受着皮肤上传来酥痒的感觉,一边漫不经心回应道:“你先睡吧,我待会就来。”

听罢,紫瞳少女耸了耸肩,自顾自钻进了属于自己的那个深紫色帐篷里。

指节处的触感消失,少年仰视着寥寥飞舞的萤火虫,缓缓闭上了澄澈的双眼。

并不凉爽的风吹起额前的碎发,一双透彻的黑眸骤然睁开,少年用手肘支起上半身,警惕的视线紧盯一个方向。良久,并没有什么危险,少年起身,防备地向一处移动。

越是靠近,一股铁腥味就越是浓腻,拨开半人高的杂草,入眼的却是一团掺着红点的黑色。纤长的指伸向那团不明物体,却并没有碰到,少年听见了急促的喘息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团黑色不明生物还活着。

一把抱起苟延残喘的生物,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使少年微皱清秀的眉头,接着朦胧的月光,才看清是一只黑色的猫,也没多想,少年拔腿就往帐篷处跑。

“千流,千流快出来!千流!”

帐篷的拉链拉开,探出一个黑色的脑袋,千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满地嚷嚷道:“混蛋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敢吵醒我睡觉就炸飞你。”

少年将怀中的黑色生物递到千流面前,软下了声音:“这是我刚刚在旁边的草丛里见到的,它受伤了,可以给它治治么?”

令人作恶的腥味充斥在一瞬间充斥了鼻尖,这让少女的睡意退去大半。千流钻回帐篷,过会儿又拿出一箱医药箱,铺了一张棉布在草地上,示意苏信将黑猫放到棉布上,接着取出双氧水,找出伤口进行清洗,接着又拿出棉签与一只白色软药管和纱布,轻车熟路地拧开管盖,利用棉签将白色黏糊状的药物涂抹在伤口表面,在用纱布细心地包好,在处理下一处伤口。

黑猫身上的伤大大小小多到令人眼花缭乱,解决了最后一处伤口,千流这才收拾起医药箱,顺手递给苏信一瓶水,不爽道:“等它醒了就给它喂点水,如果伤口没有裂开就少来吵我!”要不是看在他是首领的份上,她才不会好心给一只猫包扎呢!这么愤愤地想着千流钻回帐篷里,继续自己没做完的好梦。

用棉布裹起昏睡的黑猫,只露出一个软软的脑袋,可爱的猫耳无力的垂着。少年将满身伤痕的猫咪抱进自己的那个黑色的帐篷,接着便安然睡去。

帐篷虽然可以挡雨,可是很薄,第二天温和的阳光轻易透过帐篷,虽说黑色吸了不少热量与光线,可还是照射到黑发少年的身上。

幽幽睁开清澄的黑眸,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警戒的猫眸。如同太阳般温暖的鎏金色配上细长的瞳孔,却满是提防与困惑。

苏信回给它一个灿烂的笑容,拿起一方昨晚千流给他的淡水,拧开瓶盖,将瓶口凑近一张三瓣嘴,“你渴了吧?喝点水吧。”

用没有受伤的左爪一把拍开小心翼翼拿来的瓶子,竟戒备地开口说了话:“你是谁?救我有什么目的?”就在醒来的那一刻,它就察觉到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包扎过了,现在伤口并没有一开始来的疼。

少年委屈似的瘪了瘪淡粉的唇瓣,憋屈道:“你是我昨晚从草丛里捡到的,我还想你为什么会受那么严重的伤呢。”

鎏金的猫眸划过一丝诧异,“你...我会说话哎,你不怕?”

粗神经的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可想了想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但我就是觉得你应该会说话,你要是不会说话我才会觉得奇怪吧?啊呀,差点忘了,喝点水吧?”

暖阳一般的眸子暗了暗,这次他并没有反抗,顺从的对着瓶口咽下几口清凉的水。

“混蛋苏信给我起来!”帐篷外的声音很精神,嗓音一如既往的大。

嘟囔着拉开帐篷的拉链,苏信正想将捡来的黑猫抱起,它却抢先一步站起,忍着前肢传来的阵阵疼痛感,摇摇晃晃地挪步出了帐篷。轻笑一声,苏信钻出帐篷后整起了帐篷。

仰视的感觉很不好,黑猫努力抬着脖子观察眼前的女巫。无袖白色短上衣配一条低腰紧身裤,及肩的黑发与流转着光彩的紫眸,并不是很出色的五官却很耐看。

“哦?看样子好多了嘛。喂,混蛋苏信给它上药!拿红药水。”

“罗洛。”

“?”将帐篷叠好递给千流,苏信从她的医药箱内翻出一瓶红药水与棉签,照着千流的吩咐给黑猫拆纱布抹药。

静静呆着让苏信上药,偶尔抬一下爪子配合对方动作的黑猫不动声色地重复了一遍:“罗洛,我的名字。”

勾起一个会心的微笑,苏信不怎么熟练的上完了药,并没有作出什么表示。千流收拾好南瓜盒子,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也不管后面的一人一猫,反正会跟上的不是么?

鎏金的细瞳眯了眯,话语里藏着不耐与猜疑:“你们为什么要救我,”顿了顿,“就不问问我什么么?”

走在前头的千流还是留给了它一个潇洒的背影,虽然听着不甘可面上却柔和成了一片:“要不是那个混蛋把你带回来还让我给你治疗,我才不管你的生死呢。哼,既然是他带回来的,出了什么事就全权由他负责。”

苏信摸出了一丝套路,并没有直接抱住它,而是动作轻柔的将他放在肩头,踩着稳当的步子赶上了千流的脚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