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信临天下

二 突袭

信临天下 古里Z 2988 2017-04-22 16:01:50

  是晨。

清晨的阳光透过茂密的叶层,洒在了熟睡的黑发少年身上,黑亮的发为此染上一圈光晕,柔和了面部的轮廓,左耳的白色圆形铃铛耳垂反射着和煦的光线。乍一看,也许会被错认为是一只正在熟睡的天使。

“嘎吱”这是门开的声音。

看着窝在被窝里的少年,紫瞳小姐有些不满,“喂,混蛋给我起来!”

“唔...”黑发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黑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眸,支起上半身,略些不满的眯了眯眼。顺手拿过牛角面包,边啃边挪向床沿穿好鞋袜。

“千流要收拾一下行李哦,我们今天就走。”刚睡醒的糯米音有些沙哑,意识到这点的苏信接过千流递来的热牛奶,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划入胃中,觉得清醒了许多。

不屑的瞥了眼简陋的屋子,提了提手中女巫特有的南瓜盒子道:“早就整理好了,你给我快点。”

撇了撇嘴,苏信快速解决掉了手里的早餐,起身伸了个懒腰就往外走。

“啊呀~空气真好呐——千流?怎么了么?”走在前头的苏信觉察到了对方的不对劲,自从离开小木屋开始,千流就心不在焉,低垂的眉眼间透着淡淡的落寞。

“没...”抿了抿唇,千流并不打算讲心底的琐事告诉他。

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苏信道出了她的心事:“要是舍不得的话,就去看看吧,你妈妈的墓。”

“唉?!”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嘛~那个时间还是等得起的,要我陪你去么?”爽朗的笑颜,像是阳光透过了浓浓的雾,投射在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地,却绝不灼人。

昨晚他偷偷潜入千流的卧室,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对,可他还是在一堆试管和记录着各种药剂的做法的笔记本下面,翻出了本破旧的小本子。这是本日记,似乎有些年代了,表面的纸张泛黄,陈旧的书皮书写出了岁月的陈迹。

可以看出这本日记的主人很爱惜这小小的本子,本子上并没有什么被破坏过的痕迹。小心翼翼的翻开书面,入眼的是一张边角泛黄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唇角的弧度溢着仁爱与和悦,目光慈爱,正微低着头注视着怀中的女孩。那个小孩有着和女人相似的黑发紫眸,满脸天真的笑容,嘴角还留有未擦去的一些奶油。

可以看出,这是对母女。

照片夹在首页,苏信看了眼在床上安睡的女巫,取出照片,神神使鬼差的一翻,背面写着一行字:

愿我的女儿千流永远平安快乐——迪莎娜。

将照片夹回页缝中,修长的手轻轻翻了一页,就着清冷的月光,苏信细细阅读起日记中的内容。

【3424年4月2日,晴。

今天是我们家宝贝的生日哦,这孩子笑得眉眼弯弯的,很开心呢。

我带着千流去拍了第一张我们母女的照片,回去后这孩子就抱着照片不肯撒手,连睡觉的时候都抓着不让我藏起来。

过了生日,千流就满一百岁了呢。

这次就先到这里了,天快亮了,要去给千流准备早餐。】

很秀气的字体,苏信翻到下一页。

【3424年4月5日,雨。

今天女巫族召开探讨会,宝贝不能带去,只好让她留在家里了。

推了所有的邀请,我急匆匆的赶回家,探讨会上,总感觉有什么坏事要发生,结果到了门外,看到的却是浑身是血的千流。

我赶忙把千流抱回屋里,也看见了躲在角落里对的几个人影,不过我没管那么多。帮宝贝上好药后,看着她熟睡的面容,我又想起了宝贝的父亲。

第二天几个女巫拽着几个孩子来我家登门道歉,我认出了是昨天那几个孩子,可就是生不出气。他们走后,我想我有必要教千流一些难度更高的药剂了。】

千流她...经常被欺负么?

【3445年...】

【3455年...】

苏信一直翻到了日记的空白页,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看下去。

【3687年7月8日,大雨。

母亲她...走了。

陪了我整整四百年二十的母亲走了,被黑巫师害死的。

办好了葬礼,一回家就被别的女巫毒打了一顿。我问他们为什么一点也不伤心,他们却告诉我说,既然迪莎娜大人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不能为我们女巫增光,干嘛要伤心?你个废物也没用,活了四百多年连个新药剂都研制不出来,没用的垃圾!

后来我搬走了。

我,千流在此立誓,此生与女巫一族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看到这里,苏信轻合上书页,悄声放回原处,悄然退出房间。

很快的,千流释然了,勾起了个带着歉意的弧度,紫得透亮的眸流露出温柔与不舍,“谢谢。”

一块毫不起眼的石碑立在女巫族的墓园里,上面刻着的三个字被风沙侵蚀的不成样子,像是要抹去埋在里面的人的荣耀,模模糊糊只能看出“迪莎娜”三个字,如若不注意,这块孤零零的墓碑很快就会被忽视。

一束淡蓝的风信子轻轻摆放在石碑前,清淡的花香伴着风散开。纤长的手抚上冰凉的石碑,拂去上面落满的灰尘,目光柔和,掩不住的悲伤与不舍,但更多的是思念。轻轻敛上起雾的双眼,沉沦的视线不为人知。

风信子——永远的怀念。

不忍打破这惜别的氛围,苏信只是静静站在一旁,抿唇不语。

良久,千流缓缓起身,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使得她腿部的血液有些流动不畅,动作带上了僵硬。滴水未进的唇有些干涩,千流却没有在意这些,拾起地上小巧的南瓜盒子道:“好了,我们走吧。”

没有多问什么,苏信伸手触碰左耳的铃铛,转过身去走在了前头,千流慢慢跟着。

作为伙伴,他不该挑起悲伤的情绪;作为首领,他的责任就是保护部下。

出了墓园,就只有条通向女巫族领地的小路了,他们并不打算走这条路,而是转身朝茂密的森林前进。

时不时鸣叫的鸟雀飞掠过头顶,静谧的环境下,谁能保证没有任何危险呢?

脚下的土地越来越湿润,潮湿的空气被吸进鼻腔,用手一遍又一遍拨开遮挡的树枝,苏信嗅到了危机的来临。下意识一个俯身,骨节分明的手在下一秒无误的抓住了偷袭者。

“啊咧好险好险~这是毒蛇吧?要是被咬到了会不会死呢。”感触着手中滑腻的触觉,手指掐着袭击者的要害,嘴上却说着像家常便饭似的话语。

被捏住七寸的银环蛇大张着口,闪着寒光的毒牙滴下致命的液体,可就是奈何不了面前这个笑得灿烂的少年,羞愤之下只好将有力地尾巴顺着手腕绕上整只手臂,黑与白交织的躯体为身着蓝色卫衣的少年添上一处靓丽的装饰。

“混蛋看周围。”千流掏出几支细长的试管夹在手中,警惕地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被提醒的黑发少年略带无奈地环视了一圈,黑白相间的蛇盘踞着周围,吐着血红的芯子,将入侵者围困在中间,形成一个毫无缺口的包围圈。

挠了挠脑后的乌发,苏信露出个似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手中的力道渐渐加大,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盘绕在手臂上的力量一紧,片刻后又无声消失。

地上多了一只乖乖闭上嘴的蛇。

“呐呐千流,蛇可以吃么?”

听着调侃的话语,千流翻了个白眼给他,“要吃你自己吃!”

“唉唉不可以吃么,还是说千流不喜欢?”

面对追问,千流干脆别过脑袋不理他,手一甩丢出了三只装着液体的试管。

“轰——”爆破声徘徊在耳廓,火光冲天,点亮了一瞬的天空,炙热的气浪像是要摧毁什么般,火星溅落在脚边,焦黑的地面,无从幸免的树丛,以及一堆炭黑的尸体。

在这场爆炸中及时稳住身形的苏信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待热浪过去后,又嬉皮笑脸了起来:“真危险呐~千流刚刚扔出去的是什么啊怎么会爆炸?”

看着因炙热的温度而散开不敢靠近的银环蛇,千流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是一种遇到氧气就会爆发出大量能量的溶液,女巫族研究出来的成果之一。由于这里的湿度很大,所以爆炸后产生的热量及时消散,不会引起森林火灾。”瞥了眼兴奋起来的苏信,千流一下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皱了皱纤秀的眉,“不准偷拿我的东西特别是药剂!如果被我发现你就等着被炸飞吧!”

并不把这恶狠狠的警告放在心上,苏信敷衍似的笑了笑:“不拿不拿,绝对不拿~”绝对要拿!

怀疑的视线在身上扫荡的感觉一点也不好,苏信轻咳两声,“嘛,我们快走吧?趁他们没围上来的时候~”

冷哼一声,千流迈开美腿大步走向前,被抛下的苏信摸了摸鼻尖,磨蹭了一会儿还是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