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信临天下

四 危险的领域

信临天下 古里Z 2449 2017-05-06 15:40:35

  “啊——好累,话说我们要去哪啊?”

千流抹了把额头的汗,咬着牙,有些恨铁不成钢,“不是你在带路么混蛋!!”

苏信心虚的挠挠松软的发,讪笑两声:“我也不知道啊我乱走的……”

世界莫名安静了两秒。

“啊啊啊千流我错了把那个放回去会炸的!!”

“混蛋苏信你给我去死一死吧!”

无言看着二人你追我跑,罗洛打了个哈欠,继续走自己的路。几天下来他的伤已经痊愈了,对于千流动不动就掏会爆炸的试管砸苏信这种事他已经见惯不惯了,最开始至少还会劝几句,到现在连吐槽的心思都没有了,反正以苏信那堪比小强的生命力是不会出事的对吧。

不过,“到底谁才是首领啊?!”

打打闹闹的三人行殊不知自己踏入了不可探知的领域,烟状的浓雾似有生命般缓缓合聚,形成一个巨大的茧,不留缝隙的包裹住一片未知的空间。

“呐,你们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感觉阴嗖嗖的。”撒完气的千流从南瓜盒子里取了件深紫色的女巫袍披在身上,本想用来抵御潮湿的环境,可冷气还是从袍子底下不停的往上钻。

可惜现在是猫白不了眼,否则罗洛早就送一大大的白眼给这位暴躁的女巫小姐了,“你就没发现雾越来越浓了么,笨蛋。”

“哈?你说谁是笨……雾?什么时候起的雾?”被指点的千流静下心来,流转着异彩的暗紫色瞳眸透出了不解与惊讶。

她可是女巫,女巫最大的特点就是对化学特别敏感,有着特别的天赋。可现在,她竟然连周身发生了变化都没有丝毫察觉,这已经足够离奇的了,更离奇的是,这只被他们捡来的会说话的黑猫居然比她还要敏锐。

苏信的眼底闪现出了璀璨的光辉,他已经嗅到了冒险的味道,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叫嚣了起来,热血沸腾的他发动了全身的感官窥察着周围的情况,不放过一丝一毫。

“你们是什么人?快离开!”尖锐的声音差点让苏信一个条件反射打了过去,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来者是谁。

盘缠着藤蔓的大树后露出半个小小的身影尖尖的耳朵,半长的茶色发丝沾上了湿润的水汽,紧攒着一株白色的风铃草,纯白的蝙蝠衫与白色七分裤,羸弱的躯体颤颤巍巍却没有一点要退缩的意思,漂亮的咖啡色杏眸流露出胆怯,明明是个男孩子却有着女孩子的柔弱。

见是一个孩子,千流便放松了警惕,换上了一副大姐姐的笑容,走到树边弯下腰身,正想想伸手揉揉看似柔软的发,却被一个闪身躲开了。

小男孩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揪起的眉隐隐透露着忧虑,他再次开口催促道:“快离开吧,再不离开就……就要……”

看着小男孩因不知该怎么说而快哭出来的样子,苏信苦恼的挠了挠后脑的发,“那个,我们还不知道你是谁啊,还有为什么要赶我们走呢?”

“我,我……因为会,唔,会……”小男孩见提醒不起作用,一时间红了眼眶,不顾阻拦他的千流扭头钻进了浓雾之中,一眨眼便没了身影。

阻止了欲向前追去的千流,罗洛露出了藏在肉垫里的尖锐的爪子,重心微微前倾,做出了作战状态。苏信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笑着,可那笑里却涌现出毛骨悚然的杀气,就连千流也严肃了起来,几支试管夹在手中。

周围的荆棘突然疯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齐齐朝他们驶来,眨眼间便覆盖了所有可以行走的土地,殷红的灌木上生长着好像饮了血的尖刺,锋利的刺头急速逼近二人一猫。

眼看着就要无路可逃,就在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罗洛缓缓被金色的雾气包裹,没有实体的雾缓缓上升,超过了一米六五高的苏信后,隐隐能看出一个青年的身影。不可捉摸的雾气慢慢散去,留下的是一位黑发少年。

一米七不到的身高,松软的碎发勾勒出头部的轮廓,长而密的睫毛轻垂,粉衬衫恰到好处的搭配一条黑长裤,身材消瘦,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挺翘的鼻梁与樱色的薄唇,看起来就像个正处于叛逆期的初中生。

“哇塞~罗洛原来可以变成人啊!”两只千瓦灯泡似的眼睛盯着这个没高出他多少的少年,苏信的兴奋值达到了个新高度。

相比之下,千流就显得要冷静一些。她曾在迪莎娜的遗书中读到过一种名叫幻兽的物种,幻兽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变成人类,并有着不同的能力,按自身能力来算有一百到七百年左右的寿命,古时幻兽和人类居住在一起,相处和睦,可几百年前因人类的贪婪,不断捕捉幻兽,用来实验,圈养,观赏,甚至是食用,导致幻兽数量急剧下降。自打那时起,幻兽便完全消失在人类的视野中,经过时间的流逝,幻兽对于人类来说已经成为一种传说中的生物,因此幻兽也渐渐成为人类眼中同血族、狼人、女巫、精灵和鬼怪等一样的虚幻的生物。

“你……是幻兽?”

罗洛抬起鎏金的眸子,苏信这才发现那狭长的瞳孔变得圆滑。“是。对于你们女巫来说,这不奇怪吧。”

“呐千流,幻兽是什么?”在这种危急情况下还能捕获到陌生的字眼并积极提问,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的确是苏信的一大优点。

得到了意料中的回答,千流也不再钻什么牛角尖,手一甩,手中装着液体的试管像几个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下一秒,滔天的热浪与冲天的火花开辟出了几片焦黑的空地。

荆棘就像是有生命般,迅速掩盖了空缺的空白,将他们紧紧困在一小块区域内,且有往上长得趋势。苏信等人不禁有些着急,这些荆棘的刺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真被扎去可能会体会到刺心的疼痛感。

“等等!”尖锐的喊声划破天际,荆棘丛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般,纷纷退出一条道路,之前那个小男孩还是抱着那株白色风铃草,赤着脚丫顺着那条小道跑来,额头涔出的汗水预示着男孩的劳累。

罗洛一瞥,没有说话,苏信一看是方才让他们离开的小男孩,顿时有些来气,可又见他只是个孩子,不好发作,便鼓着腮帮子转过头去,不去看他。

小男孩不管他们的反应如何,只是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们了,赶快离开吧,要是让大人发现你们的话,就,就要……”

千流耳尖的捕捉一个重要的称呼,耐着性子询问道:“不是我们不想出去,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出去。你刚刚说的大人……能让我们见见么?”说不定那个“大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以及出去的路。

小男孩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般,愣愣的望着千流不语。

罗洛静静地看着他们的交流,观察到小男孩不对劲的反应后,奇怪地挑起了眉,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语。然而小孩子却突然颤栗了起来,瞳孔急剧收缩,神情呆滞,越过所有人的身形紧紧盯着前方,环着风铃草的力道一再加重,稍一注意,便能发现那咖啡色的眼眸里快要溢出的惊骇。

罗洛顺着他的视线转过身去,全身倏地一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