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信临天下

六 邂逅

信临天下 古里Z 2328 2017-05-13 17:21:16

  茫茫迷雾中,四道身形前进着,血荆棘倒是不用再担心了,可单单是避开巡逻的侍卫就有些困难,再加上重重浓雾阻挡视线,以苏信为首的一行人行走的可以速度算得上是缓慢。

苏信叼了一根随手折来的狗尾草,百般无聊的打听着有用的消息:“呐栗,这些血荆棘为什么怕你呢?”

“啊啊,其实血荆棘并不是怕我,而是怕我手中的这珠风铃草。”

“哦?”这番话难得挑起了罗洛的兴趣。

见他们一副求知的表情,栗心情很好的继续解释道:“我是精灵,本体就是这珠风铃草,由于某种原因,风铃草并不能与我合为一体。我从小生长在这片土地上,虽然是几年前才有的意识,可花龄却比这些血荆棘大得多。”语气带着丝骄傲,“血荆棘听命于血族,但凉初殿下曾为我的本体疗过伤,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血荆棘遇见我就躲开啦。”

再次耳尖的捕捉到关键词的苏信发问:“血族?你是说这是血族的领地?”血族的领地意识可是很强的,他们不会在一开始就被盯上了吧?

“嗯,是啊,我没告诉过你们么?”

……不,完全没有!

在前头探路的千流突然一挥手,阻止了众人的脚步,打了几个手势,两个伙伴识趣的点头,苏信长臂一揽,将一头雾水的栗拖进了灌木丛中。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众人不禁低下了头,确保半米高的灌木丛可以挡住他们后,罗洛朝苏信怀里的栗比了个“别出声”的手势。

眼熟的黑袍随着走动的方向飘荡着,苏信心中的警铃敲响,两名血族并没有离去,反而向他们这个方向缓缓走来。

危险,危险!千流早已准备好了试管,亮出了利爪的罗洛暗中蓄力,正准备一跃而上之际,黑袍血族再一次无声倒下。

“喂,赶紧出来。你们的行踪被发现了,跟我走。”清冷的声音响起,刻意压低的苏音听起来依然如乐章一般动听,只不过用这好听的嗓音脱口而出的是冰冷的话语。

栗一听声音就知道来者是谁,挣扎着逃脱了苏信的保护,细嫩的手臂扒开灌木丛,不顾被灌木划出的小伤口,扑倒了一个并不宽阔的胸膛之中。

“凉初殿下!你怎么来了?”

凉初……!苏信一惊,赶忙起身,顾不得有些狼狈的样子是否会让他对自己的好感度降低,他现在急迫的想见到那才见过一面却让他念念不忘的的面孔。

“凉初?哈!怎么又是你?”

银发少年并没有理会这种白痴问题,也就自然而然的无视了恼怒的女巫小姐。苏信这才发现,少年一头短短的碎发后面,留有一撮长过腰际的银发,一张口,还会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少年比他要矮,目测一米五八左右的身高也就比栗高一点罢了。最属惹眼的,要算少年左耳上挂着的流苏耳垂了,耳垂反射着晃眼的光线,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沉痛的故事。

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我会带你们到相对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等我办完事,再送你们离开。”

一听有事,苏信立即来了劲儿,喋喋不休的语句扰得银发少年耳根疼:“有事?什么事啊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做哦!”

清秀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弧度,银发少年并不打算理会这个滔滔不绝的单细胞少年,自顾自朝茂密的丛林中奔去。

要不是他们是栗的朋友,他才没那个闲工夫去管这几个人的生死。

看似瘦小的身影,速度却出乎意料的快,那双长腿没长多少肉,但却能爆发出可怖的力量,不一会儿就把一行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罗洛伸展出了天使猫专属的翅膀,飞总要比跑快多了,千流则拿出了迪莎娜留给她最宝贵的遗物——飞天扫帚,拉着栗坐了上去。

漠不关心的往后一瞄,面无波澜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缝。这个人类……怎么可能!

只见在凉初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苏信奋力迈开双腿追赶上了高速奔跑的凉初!身为血族,凉初在各方面都要优越人类太多,按理来说,除了女巫小姐和幻兽少年,这个黑发少年应该被自己远远甩在脑后才对,可现在苏信却大气也不喘一口的保持着与他相隔一米左右的距离。

拘捕到那双血瞳中一闪而过的诧异,苏信的嘴角牵起了烂漫与自傲的弧度。看吧,不要小瞧我哦!

目的地是一处非常隐蔽的山洞,阴冷的湿气不断从洞的深处蔓延而出,洞口由稠密的藤蔓遮掩着,若不仔细观察还真发现不了这洞穴。

“藏好。如果里面的蝙蝠有骚动,就听从小栗的指示。”不在多说,银发少年身形一晃,不见了踪影。

“唉!”苏信不满的咂咂嘴,默默压下心底的那一丝落寞,“怎么不见了?”

安排好藏身之处的栗沉了沉眸,“凉初殿下……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躲过重重防备,可疑的身影藏匿在阴影之中,黑暗是最好的掩饰,一双透彻的红瞳闪着警惕的光芒。

再过大约两周就到满月之夜了,今年天象异常,狼族恐怕会暴走,只有拿到那个东西,抹掉气息,才能避免被狼族发现的可能。毕竟现在的他,实力还远远达不到他的期许。

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看的经历,小扇子般的睫毛轻敛,随即又一个闪影,昏暗的角落只留下微动的气流。

银发少年目前还是人类的模样,配上瘦小的身躯,并没有被巡逻的侍从发现,所以一路上还算顺遂。少年盘算着东西所在的大致位置,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地下室或这座古堡主人的卧室,为安全考虑,他决定先去搜查卧室。

凭借着血族良好的方向感与先前搜查到的资料,少年的身形不断消失在不同的角落,最后终于在古堡上层找到了主卧的所在地。庄严而又有些古板的大门是少年的两倍多,雕刻着的花纹与图案奇怪而又诡异,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阴森的空气不断从门板的缝隙中挤出。

就是这里……少年心下一喜,找到了主卧,就相当于完成了计划的四分之一。

然而,事情真的有如此顺利么?

“呀,抓到了,乱跑的小猫。”身后凭空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凉初一惊,肩上多了一双不属于自己的手,尖利的指甲抚上白嫩的脸颊。

湿潮的洞穴中,苏信的右眼皮小鸡啄米般跳着,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仿若是要验证苏信不好的预想,头顶一直安静的闭眼歇息的蝙蝠骤然骚乱了起来,黑色的翅膀扑打不停,喧闹着仿佛在宣告着什么糟糕的事情。

“什么!这……这……!凉初殿下!不可能的,怎么会……!”

“栗!”苏信一把扳过慌张的栗,按住不停颤抖的肩膀,表情是千流他们从未见过的坚毅和顾虑,“凉初他,在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