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信临天下

九 变故

信临天下 古里Z 3523 2017-06-04 17:19:41

  “哈哈~人类就是这么弱的生物么?”库拉斯轻松地挥舞着一把有他半人长的唐刀,从容一跃,避过了飞来的一只试管,再是一个俯冲,接着腰力在空中180度一转,堪堪躲过了来势汹汹的利爪与拳头。

凉初静静地坐在庭院中央的喷泉边缘,什么话都没说,仔细观察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时不时喝口手中捧着的冰奶茶——这是他刚刚让一个侍从拿来的,旁边坐着不安的栗。他们已经连续打了一个小时了,大约半小时前,他们打破了地下密室的合金墙壁,一路打到了花香弥漫的庭院。

庭院的环境不错,凉初蛮喜欢。没有奢侈娇弱的花朵,大部分都是茎带利刺的血蔷薇,一些深色系的花朵作为衬托,都打理得很精细,主人对其的喜爱也算是可见一斑。几个精致的亭子屹立于花海之中,所走的道路都是由鹅卵石铺成的,显得神秘而又清幽。

不过估计之后库拉斯要重修一番这哥特式的庭院了,都被他们破坏了,那些美而不娇的花朵有的被打下了叶子,有的干脆只留了半截茎,鲜嫩的花瓣禁不住这样凶猛的摧残,色彩都变得暗淡了。

相比库拉斯的游刃有余,苏信一伙人可没好到哪里去,全身上下挂了不少彩。经历了一场恶战的罗洛他们现在气息不稳,体力就快要透支了,而刚从幻境里逃脱的苏信呢,本就连站稳都是问题,现在的他勉强只能用毅力在战斗了。

“凉初殿下,他们……”会不会有事?实在看不下去的栗出声询问,不料凉初正看得入迷,完全忽视了他的问题。

“凉初殿下?凉初殿下!”轻轻推了推入神的凉初,栗却没有提高分贝。

“嗯?”终于回神了。

一双担忧的杏眸睁的大大的,栗一副忧虑的模样好不惹人喜爱,“殿下,他们……”说着还不忘把小手指向陷入苦战的苏信,“哥哥们会不会出事?”

淡淡的看了眼战况,凉初一口咽下剩余的珍珠奶茶。嗯,这奶茶挺好喝的,下次试试红豆布丁的那款。这么想着,便将手中的空杯子往边上一放,起身。

这边,库拉斯正战的愉快,说实话他好久都没打过一场像样的战斗了。这几只小老鼠虽然实力不如他,可那个黑发小子的身手很好,似乎是受过什么特殊训练,近身战很是了得,就算是他,也要拿出几分认真来对待。

目前的状况对库拉斯很不利,一伙人将他包围在一个圈子里,像是要决一死战,一招定胜负。作为目标的库拉斯笑得轻快,仿佛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处境。

千流掏出一只装有紫色粉末的小试管,甩臂猛地朝地上一扔,“刺啦”一声,紫色烟雾在空中蔓延,不一会儿就笼罩了一整片空间。刺鼻的浓雾呛入口鼻,很不好受,库拉斯牵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站立原地不动。

果不其然,下一秒,幻兽形态的罗洛一跃而上,利爪瞄准暗蓝的发顺势而下,意料之中扑了个空。库拉斯刚一个闪身躲开,紧接着便是迎面而来的拳头。

糟糕!库拉斯暗呼不好,方才闪避的位置恰好有人埋伏着,这么一来正好中了敌人的下怀。眼看着拳头离自己的鼻子只有两三厘米近了,库拉斯牙一咬,心一横,准备硬接下这拳。

“?!”苏信突然一惊,全身细胞条件反射进入警戒状态,内心警铃大作。就在刚在,他暗藏在一边养精蓄锐,罗洛用不具备一丝杀伤力的一击成功逼退库拉斯到这边后,他就来了个出其不意的偷袭,眼看就要成功,可不料挥出的拳头被拦下,这下就连收也收不回来。

定睛一看,一撮银发飘过视线,原来是凉初出现在了身边,一只细嫩惨白的手紧握他的手腕,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凉初……?!苏信眨了眨眼,好近……

无视众人惊诧的表情,凉初转动纤细的手腕,稍一使劲,苏信就感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一下子飞了出去,直到退出数几米远,勉强才踉跄停下。

转向库拉斯,苍白的唇轻启:“饿了。”

库拉斯少有的一愣,随即猖狂地大笑:“是想吸血了么?殿下~”

抿唇不语,视线宛如一只锐利又平淡的箭,直直的刺向那双肆意的血瞳中。库拉斯会意,蹲下身子,将致命的要害毫无防备的暴露在银发少年面前。

在苏信他们诧异的眼神下,银发少年悄然发生了变化。原本像人类般圆润的瞳仁拉长,变为血红的兽瞳,利爪渐渐伸长,两只耳朵变成了似精灵耳朵状的尖耳,嫩唇微张,两颗左右对称的尖牙袒露于空气中。

对那些骇怪的目光熟视无睹,凉初微微倾身,双臂环上肩膀,低头毫不犹豫的咬破藏在脖子下的血管,享受般地合上了玻璃珠似透明的兽瞳。

半晌,尖牙拔出薄薄的皮肤,凉初伸出被血染红的小舌舔舐起唇上蘸着的一丝血红,眉心不满地微揪,“难喝。”

库拉斯毫不在意的一笑,指腹摩挲着脖子上的两个小洞,放任两个直径很小的洞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视线聚焦到了疲顿的苏信身上,意味深长的一笑,“人类的血更好喝哦~殿下。”

苏信自然清楚他话中有话,对于血族来说,人类的血液是最美味的食品——当然,除了血族始祖的血液。从某种角度来说,有了血液才能创造出生命和灵魂,虽说灵魂不是寄宿在血液里的,可一旦没了血液,灵魂的支柱和来源就会被切断。换句话说,血液就等于灵魂的能量。

而库拉斯的那句话,是暗示凉初可以去吸食那些离他不远的小老鼠的血,这样不仅可以果腹,还能为他减少些负担,一举两得。

原地回首,平淡的视线撞上苏信的目光,凉初少见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这个人类的血,似乎很美味……既然这样……

第二次的邂逅,凉初才发现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蠢的决定。当然,那是后话。

见殿下对黑发人类产生了丝丝兴趣,库拉斯狂妄的大笑,越来越有趣了,不是么~?

忽然转身走出战场的库拉斯引起了众人的猜忌,只有凉初明白,库拉斯这是要放这个人类、女巫和幻兽走的意思。不过……凉初敛下小扇子般浓稠的长睫,也略有些不解。

照理来说,被血族盯上的猎物是不会这么轻易就能逃脱的,更何况对方是占有欲强的可怕的贵族,库拉斯……这是什么意思……?

“喂!什么意思啊这是!”千流气愤的大吼,先是把他们打成这样,现在莫名其妙拍拍屁股走人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几个意思!轻蔑他们么?!

不不不,千流小妹妹,你理解错了,库拉斯似乎一直都在轻视你们的说……

栗一路小跑至凉初身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大家都没生命危险,这不就好了么?这么想着,栗朝苏信他们展露出一抹宽心的微笑。

“那个……凉初?”犹豫良久,苏信支支吾吾地开口道,却始终不敢对上那双淡漠的清眸。一旁的千流耐着性子打量着原形毕露的凉初。

淡然的眸似是猫眸,好像能穿过那一层薄薄的防线,看透人心,既深沉又清澈,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存在,出现在他身上却显得自然无比。简约时尚的装扮方便行动又不会太招摇过市,纯白的连帽长斗篷包裹住瘦小的身子,只能看见踏在地上的一双以黑色为主的长靴。

头顶的发旋上顽固地翘着两撮长长的呆毛,微乱的短发,脑后留有一把柔顺的银色长发搁在斗篷里边,不知长度是多少。额前微长的刘海呈一个大写的M型,却并没有遮住那双澄澈又瑰异的血瞳,耳边的两撮银发随风飘荡于胸前。

就像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纯良无害的三好面瘫少年。

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诡异。

“凉初殿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栗最先打破这诡异的氛围,提出了千流最在意的事情。

“对啊苏信混蛋,等出去后再算总账!”苏信汗颜……

“喵嗷~”罗洛淡定整理乱糟糟的毛发。

抿了抿苍淡的唇,凉初面无表情地开口:“栗,带他们出去。”

听罢,栗焦急了,“殿下那你呢?”

“我自己会出去的。”

“这……”栗语塞,听凉初坚毅的语气,料定他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下来,“是……”

离开古堡后七拐八绕,本就疲惫的几人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劳累的长途奔波。对此,苏信难得一见下了休息的命令。

“不是我说,这地方也忒大了点吧?绕老绕去的烦死了……”千流跪在一条小溪边,双手似是虔诚地捧起一捧清澈的溪水,合眼后手一挥,再细细感受着清凉的水接触面部皮肤,打湿了耳边和额前的秀发,再顺着引力往下流。

罗洛以天使猫的形态趴在岸边,伸出猫舌小口小口饮着甘甜的流水,深沉的鎏金眸半敛着,浑身皮毛脏乱不堪,此刻却透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苏信。”小息片刻后,罗洛的三瓣嘴微启,瞄了眼躺在一颗苍绿的树底下恢复体力的首领。

“嗯?”

“在我们来之前,你见过凉初了吧。”听到凉初的名字,坐在草丛间的栗不由得好奇起来,竖起一双尖耳朵仔细地听起了一人一猫的交谈。

“嗯。”谈起凉初,苏信不禁想到了那头细碎的银发与那双古井无波的眸。不经意间,下垂的嘴角也悄悄勾起,隐晦的预示着他的好心情。

“他的身份可不简单。如果把他纳入己方,将会成为一股很可靠的力量。”罗洛佯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可头顶两边毛茸茸的黑色猫耳早已竖了起来,出卖了他。

“哈?!”还未等苏信发言,千流就先沉不住气反驳起了他的建议,“那个家伙?没搞错吧罗洛,态度那么差,而且还是害我们负伤的主谋!就算苏信混蛋同意他是伙伴,我也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的!”

苏信垂下小幅度的唇角,浅浅的抿了抿樱色的唇,并没说什么。

闻言,栗急了起来,提高分贝辩驳道:“不是的!凉初殿下……殿下他才不是主谋!”

对方只是个孩子,千流碍于情面也不好发作,只好紧紧握住双拳,不甘的朝忽然沉默的苏信大吼:“喂!”

“这个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