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只恨吾命少理由

只恨吾命少理由

饭团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30上架
  • 1519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偏远古村 兴旺台门

只恨吾命少理由 饭团狗 1168 2017-04-30 15:39:02

  这是一段尘封已久的家族往事,百年岁月里,好人总被命运折磨着,尝尽人间苦楚,坏人就仗着自己命好,无止无休地欺负着好人。命啊命,为什么你剪不断总牵连,紧跟随却又难改变。难道你同那险恶的世俗纲常一般,厌恶良知偏喜恶毒?我的祖祖辈辈们到我,我们都被命运摆布着,过着我们苦苦辣辣的一生。而这苦辣仿佛永无止尽,我们不过是茫茫人海里随波浮沉着的木偶。命好,恶却善果;命坏,总有万千委屈也无可告诉。这就是命。

在古城绍兴,有一个偏远古老的村子,胡卜村。这村子因先祖卜曾公而得名,一条梅溪从村中缓缓淌过,流向远方的母亲河黄泽江。村里到处坐落着老台门。我的祖辈们就生长在俞家台门里。这老宅子大约已有二三百年,粉色的砖墙,青灰色的屋楞,门窗都是雕了花的,古黄色的屋柱一根根挺立着。偌大的堂檐堆满了杂物,木风车,纺车,大捆大捆的青柴……相比之下,大道地就清爽多了,只有两口七尺缸,绿幽幽的瓢散乱地浮在缸里。

这台门里住了五户人家,西面三户,是三兄弟,东面的两户倒没什么亲戚关系。仔细想想,像这种台门的人家,往往都是同一个祖宗,到往后,兄弟分家,子子孙孙下去,就都生疏了。老话说的“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全勿晓”就是这个理。

西面三兄弟里,老大怀珍,花了一百银洋钿,娶了个大脚婆许焕仙。总说什么藤结什么瓜珍,两人老实又笨,自然生了两老实又笨的儿子,杏春,杏云。老大杏春入赘给了天台婆潘金音。

西面另外两户人家,是怀珍的两个弟弟,二弟怀琮,四弟怀汀。怀琮也是个老实头人。老婆是半傻的,不喜言辞,喜欢冲人傻笑,台门里的人都叫她昏儂太婆。昏儂太婆唯一哭的那次是孩子流掉了。她坐在堂檐哭了一天,逢人就讲流掉的血块和竹筒状一样。别人都道罪过罪过,竹筒状的定是男小娃。因为没有再生养,怀琮就过继来了三弟怀珊的儿子申刚。四弟怀汀和几个阿哥一样,也是木噱噱的,但是娶了个精明的婆子美娟,可以说这台门里的风波都是由这个婆子挑起的。怀汀只有一子,杏锬。

西面三兄弟,还有个老母亲,这可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有个很雅致的名儿,叫石香华,是地主家的千金,家里的竹山三天三夜也走不完。这老祖宗常着阴丹士林,皮肤很白,一双小脚能在升箩里打转。她年轻时就没了丈夫,一个女人背着孩子,能收三亩田的稻子。石香华其实有四个儿子,老三怀珊,因为不听话,就被她一路丢着石头赶出了胡卜村。后来怀珊逃到了上海,娶了两次老婆。第一房老婆上吊死了,第二房老婆年轻时是专门给游击队送饭的,和越剧花旦王文娟是要好的朋友,长得像极了越剧老生吴小楼。

再说东面两户人家,分别是外冬和法根。俞法根是个律师,专门给人写状纸,只要钱给得多,黑的也能写成白的。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找他做帐房。他呢,饱吃饱喝,烟酒挑好的往回拿。外冬是个秃顶的小癞子,总是戴着一顶毡帽,他老婆倒很安静。外冬的阿爹小老头太公对儿媳妇十分满意,说贤内眷贤内眷,就是这个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