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只恨吾命少理由

第六章 月饼风波 婆媳分家

只恨吾命少理由 饭团狗 1635 2017-05-01 12:39:42

  五十年代中期,村里实习土改,俞家的几十亩田地都被分了。石香华坐在堂檐哭了好几天。这么多田都是她一个寡妇苦苦经营起来的,如今却要拱手相让,她怎么样都是不舍得的。

八月十五月亮圆,买个月饼哄囡囡。这天小志财哭闹着一定要吃月饼,可是家里哪有多出来的铜钿买这稀罕物。

“小妹,月饼要粮票才能买。侬要么拕点米来换换。”供销社的职工说道。

苗芬从甏里舀了一碗米,用米兜仔细地包好,往供销社跑去。但是等她回来时,灶头间却坐满了人,有她公婆,外冬,村里的几个干部,还有饭团狗孟良。

“呐,大家看看,人赃俱在,难怪甏里的米越来越少,原来是被这个贼骨头偷走了。今朝大家一定要给我评评道理,我要退了这个没教养的媳妇!”许焕仙一把夺过苗芬手里的三个月饼,朝一屋子的人愤愤地说道。

“那我不见的玉手镯也肯定是被伊偷的。”石香华瞪了苗芬一眼。

“石佬太婆,侬格手镯不见的时候,苗芬还没归门,不要肚痛埋怨灶司。”外冬觉得这老太婆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一个村干部煞有介事地说:“苗芬,伢都知晓侬娘家穷,接济点也是应该的,但是侬不应该私底下偷。”他抽了一口烟,自以为讲了句很公道的话。

“这种女人,应该让伊在道地上跪个几日几夜。”饭团狗边骂边顺手牵了一个月饼。

“饭团阿哥,侬还有脸皮讲别人,侬为生儿子,典当别人的老婆,结果生了个囡,侬还让别人抱回去还。这种龌龊事,我都替侬难为情。”外冬朝饭团狗坐的竹椅踢了一脚。饭团狗自知理亏,便不再作声响,低头啃起月饼来。

苗芬虽然娘家穷,可是通招婶一直视她如珍宝,从未让她受任何委屈。今朝受了满屋子人的怨气,苗芬如何能咽得下去?她把自己一箱子的衣服扔到了道地上,然后往外面跑去,“这断种的人家我不呆了!”杏云赶忙跑出去,把苗芬硬来了回来,朝焕仙喊道:“这个媳妇,侬不要,我要,侬个花头鬼!”

第二天早上,许焕仙跑到外冬的爹小老头太公那儿告状,竟不想反被骂了一通。“侬个焕仙婆,侬是不是头脑发昏唻。像杏云介老实的人,能讨到苗芬介机灵的老婆,是伊前世修来的福气。侬把儿媳妇赶跑,侬这户人家就拆掉唻。”到了晏昼,苗芬也跑去小老头太公那儿告状,也被骂了一顿。他对苗芬说:“婆婆十分坏,做儿媳的也没理由说一个不字。苗芬,听阿公的话,敬田得谷,敬老得福,侬婆婆是个老实头人,侬不要和伊计较。”

就这样婆媳俩僵持了好几个月。怀珍是富农子弟,从来吃不惯地里种的菜。焕仙就只有弄一淘镬煎豆腐,囥在饭篮里,作长久菜用。天渐黑,洋油灯盏又被点起。八仙桌上只有四碗菜,霉豆腐,苋菜根,煎豆腐和蒸鸡蛋。蒸鸡蛋摆在怀珍面前,是焕仙特地为他炖的。小志财还够不到八仙桌,所以苗芬在椅子上又加了条小凳子。志财趁怀珍不注意,偷偷舀了一瓢羹鸡蛋。

“斗鸡眼,看不见。伊在偷侬的鸡蛋。”焕仙用肘推了推怀珍。怀珍啪的拍了一下八仙桌,吓得志财从小凳子上摔了下来。苗芬抱起志财,哭着说:“姆妈呀姆妈,侬到底想怎样?不是说好了,阿爹的菜我和杏云不会动,志财还小,让伊跟着阿爷吃,侬现在这样算什么?”

“志财吃下去会做王?”

“那阿爹吃下去就会做王?”

“伊是从小在石太婆身边吃惯了的。”

“志财是从小在他外婆身边吃惯了的。”苗芬虽然才二十出头,倒也伶牙俐齿。她又说:“分家,分家,还是分开过好。侬日子好过,我也日子好过,省得侬成天担心志财吃了阿爹的菜。”

树大分叉,人大分家。第二天灶头间摆满了东西,升箩,红漆铜盘,淘箩,饭篮,套篮,蜡瓶……焕仙佬开始犹豫了,她知道一家生活半靠苗芬,分了家,她和怀珍必定没现在这么好过。但苗芬却是铁了心要分家,从一开始知道婆婆用那般心思看待她,到后来百般刁难,她怎能咽下这口恶气。

小叔婆美娟劝她说:“苗芬,廿年媳妇廿年婆,侬自己以后也要做婆婆的呀,这次的事体是侬婆婆不对,侬好心有好报偿,侬原谅伊算了。再说了,伢做媳妇的,应该学学碧玉簪里的李秀英,万事不好狠心到底的。”

苗芬反驳道:“要我学李秀英,伊为啥不学学李秀英的婆婆?”这家终是分了。许焕仙把好的都留给了自己,称是要给杏春大儿郎的。如此一来,苗芬就更厌恶焕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