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第3章 历女的修炼史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jiaernan 3153 2017-04-30 16:42:50

  揆叙说:“不管怎么说,关迩迦本人是志愿成为考古队员的,若说要录用女性的话,我觉得就只有她了。考古学研究生毕业满足了专业资格的要求,而且很早以前考古队里面就提出了该有女性的观点。”傅恒问:“她能被视为女性吗?”对说着讽刺话的傅恒揆叙只能苦笑:“这样说的话,好像是你很不想让她当考古队员一样哟,傅恒。”

没办法反驳这句温柔的责备,傅恒也觉得自己对关迩迦欠缺公正:“如果不当考古队员。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内勤又已经满编,你还想让她去哪里?而且考古队是独立核算制度,也很难和其他地方进行人员交换。虽然没有前例,但你想把她编入后勤吗?”为考古队提供补给和装备等的后勤是指在国内外进行大规模采购,并且要拿到符合运营预算的折扣,而后勤人员通常是聘用非管理职的合同工。

傅恒狡辩道:“在临时图书士和临时图书正为主的职场里,若是编入了正队员会引起不满吧。不过,如果说开创管理职后补这一先例,应该没什么问题……”揆叙说:“够了。”傅恒用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大声地喝着酱汤,他深知自己之所以会全盘否定部下的志愿是因为自己的不公正。

使旅行中的人脱下外套的并不是北风而是太阳。虽然还没有关迩迦闷到像是看见刚才那番强词夺理被阳光直射的程度,但揆叙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傅恒说:“会把她编入适合她的部门,这个原则是不会变的。关迩迦的确不适合当考古队员。”听到这种顽固的说辞后,揆叙只能又苦笑了。

揆叙说:“对不起,我太小看你了。”傅恒有时候会觉得不知该怎么和这个坦率善良的朋友相处才好。在关迩迦没有反驳之前甄芙自己就说出来了:“不过和新人也没什么关系吧。”

雄安部队主要是从考古队员中选出精英组编而成,平时驻扎在总部里,接到考古队的请求再出动。从一般的考古队工作到大规模的进攻防守战等,其工作范围非常广泛。甄芙:“我说啊,关迩迦,你好像是有文物管理资格的吧?为什么去当雄安队员呢?”

关迩迦说:“嗯我也想过很多……”正要做回应的关迩迦睁大眼盯着甄芙:“你怎么知道我的第一志愿是特种考古队员啊!”关迩迦记得应该没有跟甄芙说过自己的志愿才对啊。甄芙大模大样的笑着回答:“我当然也会扩充自己的情报网啦。真的一点也不能不大意。顺便说一下,第一志愿是雄安队员的女性,在京津冀地区里你好像是第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好像都只有几个而已。”

关迩迦有点惊讶:“咦?是吗?”这个关迩迦真的不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午在食堂里吃饭的那一幕浮现在关迩迦的脑海里“饭吃得太快对身体不好哦,关迩迦。”揆叙一早就认识关迩迦的事就可以理解得到了。史上第一个的话,对方那当然会记忆犹新了,也肯定会查一下资料。

甄芙问:“那,你都明知道你父母会反对你当雄安队员了,为什么还故意报了考古队员的志愿?要是你说你一直在做格斗技训练,所以想运用这些特技的话,这点就能理解。”幸好她至少不知道自己的动机,关迩迦放下心头大石。不能不小心这个朋友。一个搞不好,关迩迦的动机就可能成为被她抓住的把柄了。

关迩迦装模作样:“啊,痛痛痛。被可恶教官扭了的手腕好痛啊,我要去睡了。”关迩迦拒绝回答后,甄芙就没有打算再深究下去,而是用摇控器把一直开着的电视的音量减小;看来算是尊重关迩迦“要睡觉”的谎话。虽然甄芙说话不好听,但是在这个方面她还是很会做人的,关迩迦爬上床拉上床帘。

关迩迦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历史书。虽然要把关迩迦抚养成更像知书达理的女孩子的父母推荐她去做看历史书这种事情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比起其他被推荐的二胡和围棋,关迩迦觉得看历史故事更有趣。因为看历史书会使像瘦鱼鹰一样的老爹高兴,所以很自然地就增加了看历史书的量。

在幼年时期,关迩迦是过着和胡同里的男孩子们一起乱跑乱闹当胡同串子和看历史书这种两不误的生活。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这是非常不相衬的。在六年小学期间,关迩迦一在教室里看历史书,同班的人百分之九十会跟她说不像你啊。开朗活泼的孩子屁股上长钉子,讨厌看书这种观念在关迩迦周围的人心中根深蒂固。

既喜欢玩抓娃娃,也会很在意看到搜罗各种各样的历史书,看各种各样的历史人物的故事的后续情节。这对于关迩迦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小学时代的同学们却觉得难以理解。在还不懂得用“奇葩”这个词汇之前的年纪,同学们都直接用“看史学书根本就不适合关迩迦,太奇怪了”这句话来表达,每当这个时候,关迩迦就会觉得被伤害到了。

不适合到底是指什么?不适合就不能看史学书?我看史学书就真的那么奇怪吗?而终于能领会到“原来她们主要是想和我玩游戏而已”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了。在看《二十四史》时关迩迦竟然被自己暗恋的男生爆笑着说:“不适合你啊!”即使到现在那也还是关迩迦心中的伤痕。

受到这个伤痕的影响,关迩迦到了初中之后就尽量不在别人面前看史学书,而是热衷于田径,运动少女这个形象很适合关迩迦,应该不会再让人觉得奇怪,也不会再被人笑了。适合的话就好。反正自己又不讨厌运动。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关迩迦在高中时也坚持着田径训练并最终按照老爹的意愿上了师范大学,然后似乎是皆大欢喜。

进入大学之后,关迩迦参加了文学院的史学社团活动后,认识了很多喜欢历史的女生。她们也会看史学书的,所以那时关迩迦没有被笑过了。关迩迦还记得第一次被大学同学问:“咦?关迩迦是看史学书的人吗!?我也很喜欢看史学书的哦!”嚷嚷地说着这些话的人都把自己喜欢看的史学书推荐给关迩迦,因此,关迩迦在那时看的史学书范围很广。

原来是这样,即使我看史学书也不会显得奇怪了关迩迦在小学时受到的心伤有点得到治愈的感觉。在大一的秋天,关迩迦收到了对她而言的好消息。小时候她很喜欢的纪连海教授写的《东陵劫》隔了十年终于出版了。关迩迦是在某个史学交流BBS网站上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直期待着真是太好了!在家里的电脑前手舞足踏的关迩迦却发现了一件令她担心的事情。

这本书里面记载了一些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破坏清东陵的事件,这本书可能会被禁。被禁止的史学书籍是禁止卖出的,也就不可能直接在书店买到。关迩迦查了一下,发现这本史学书里出现了好几处违禁的地方,只是这种程度而已。关迩迦查了一下她想要得到的那本史学书应该是排在违禁没收表的很后面。

而且去小书店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结果完全不是这样。在发售当天,关迩迦去了学校附近的那家书店。正当她悄悄地从儿童书那个架子里抽出一本的瞬间。聚在书店门前穿着整齐制服的一帮人冲了进来。像队长的那个男人把一封信塞给了女收银员。

这是关迩迦第一次亲眼看到文化局没收图书。怎么办,为什么会是今天!关迩迦一早就把拿在手上的书藏在了校服里面。买审查书籍是不会被定罪的。只要买的话,即使现在暂时不通过收银员那里付钱,之后再悄悄地付钱就好。对方也肯定会明白我藏着这本书的苦衷。

文化局搜查小组的队员在店里到处跑,把“问题书籍”不停地扔进搬过来的收容箱里,这些书籍多被扣上了借古讽今的罪名。那种手法完全看不出对书有丝毫的敬意。箱子里的书有的封面被折叠了,有的被弄弯曲了,有的被弄破了。太过分了,那种粗鲁的手法。实在忍受不了的关迩迦把视线移开箱子。对不起,我没办法把你们藏起来。对不起,我能救的就只有这本历史书而已。

看着审查情形的店员们都一脸痛苦,那种痛苦的表情就是在悼念被收走的书。被没收书的损失是由出版社和代理商承担的,书店只不过是失去了贩卖机会和销售额,并没有任何直接的金钱损失。即使是这样,看到书被没收,大家还是觉得很伤心。完全没有顾及那份伤心,文化局搜查小组们继续蹂躏着书籍。一个搜查小组的组员发现关迩迦有些古怪:“你藏了什么!”

直到自己的手腕被抓住,关迩迦才知道原来对方是在逼问自己:“不要……!”虽然抵抗了,但是关迩迦的制服被强硬地扯开,藏在里面的书掉落在地板上。文化局搜查小组惊讶地捡起地上的书,其他队员看了后对他说:“啊。也把那本书没收吧。”关迩迦几乎要哭出来了:“不要,还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