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jiaernan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30上架
  • 9186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章 体能怪物关迩迦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jiaernan 2795 2017-04-30 16:40:57

  关迩迦心里的怒火在翻腾:那家伙!我在和男队员混编的持枪长跑中都已经排到第十二位了,他的眼睛是不是都长到脑瓜顶了!我这么优秀,到底他对我有什么不满啊!分明就是歧视女性,大男子主义。我可是女队员里的第一名啊!都已经有这样的成果了,就算倒下也可以对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而且我是在越过了终点之后才倒下的啊!过了终点就可以休息是他亲口说的···

“呃,不过,那样的话,不就是说明他对你有很大的期待吗?”说这话的是和关迩迦同一宿舍的甄芙。她完成训练后将会被编为京津冀第一考古队的考古队员。京津冀第一考古队是与华北图书总部比邻的总部附属考古队。

关迩迦作为考古队员也将被编入京津冀第一考古队。因为华北图书总部会向归入东京都的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工作人员提供单身宿舍,即使是被分配到其他考古队的人,只要是在都内,都可以住在总部里。而在其他各县的主要考古队里,也有双方共同建设的总部标准设施。

“而且我蛮喜欢那个人的,你不觉得他很帅吗?”“啊,就只有外貌比较帅。”在甄芙身边的好几名女性也开始插嘴。“不过你们不觉得他有点恐怖吗?”“不算啊。”赞成和反对的意见差不多持平。而关迩迦是坚决站在反对的立场上。“甄芙,你是不是瞎了眼啊!?那种矮冬瓜算什么啊!”

“没错没错,就是比较矮,真是太可惜了。”即使其他女性都这么认为。甄芙却不认同。“但是他比我高呢。”说这句的甄芙身高一米五七。是适合当普通男性的女朋友的身高。关迩迦则有一米七零。即使和男性一起作比较,她也说不上矮。而现在的关键人物傅恒大概只有一米七二而已。

“不过,关迩迦用身高来选男朋友的话,难度就越来越高了。即使现在男人的身体变得再怎么好,能和一米七零的女性相匹配的男人还真是少。”“不要说越来越难!反正我都是剩女,真不好意思啊!”被踩到痛处的关迩迦闹着别扭。“即使不以身高来选择,我也不会考虑那家伙。因为他性格太差!”

“……你们对我的评价我已经很清楚了。”关迩迦往背后响起低沉声音的方向望去,然后发出了悲鸣声。被随便评论的傅恒本人正拿着托盘站在那里。“你为什么会在……会来这里用餐啊!”教官基本都是使用旁边的士官食堂。

傅恒一边坐在关迩迦她们后面的位子上,一边作了回答:“因为今天这边的菜看起来更好吃。”然后,再加上了一句:“不用勉强使用忍受我们的存在。刚才的口吻对于你来说应该更自在吧。幸好这里以文治为主,不是规矩严格的军队。”

哇,这是什么挖苦话啊!所以才讨厌这家伙嘛!关迩迦转到傅恒看不见的角度吐了吐舌头,周围的女生偷偷地笑了。虽然对于当事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笑的话。

傅恒一脸严肃:“个子矮又性格差劲的可恶教官吗……我也是人,所以不能保证偶尔听到闲话之后,不会影响以后的指导。”甄芙很理直气壮:“我是在称赞你,应该没关系吧,教官?”

甄芙赶快舍弃了关迩迦来个明哲保身。可恶,原来女性之间的友情就是这种东西关迩迦狼吞虎咽地吃着饭。“饭吃得太快对身体不好哦,关迩迦。”从头上传下来的声音是来自其他班的教官揆叙的声音。

揆叙应该和傅恒是同期,身高比傅恒高了十公分,而且性格温柔,因此他在女队员中比傅恒更受欢迎。自傅恒来了以后一直都战战兢兢的女生们一下子轻松活跃起来。活该!不知道为什么关迩迦心里冒出一种胜利感,虽然明知道这种胜利并不是因为自己而得来的。

关迩迦一脸无所谓:“没关系,反正中午饭都已经变得难吃了。而且,教官使用队员的食堂是违反规定的。”关迩迦故意用傅恒能听见的音量回答之后,关迩迦吃惊地望着揆叙。这是她第一次和揆叙说话,但是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我的名字?

对于新队员来说,算上负责讲课的教员在内,教官也只不过是二十几人,所以队员们都能记得住他们的名字和样子。但是对于教官来说,队员一共有五百人。关迩迦是记得,揆叙和傅恒参与过自己入队考试时的面试。

但是,他们两人应该面试了比录用人数多好几倍的人,应该是根本不可能记得住被录用前的关迩迦才对。揆叙说:“哎呀,你不要这么说嘛。士官食堂那边的饭菜有时候就像是吃斋,因为都是老头子去吃。”

揆叙一边说一边坐在傅恒的对面,关迩迦错过了问揆叙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名字的时机。关迩迦望了下旁边的甄芙,发现她已经放下筷子了,也许她食量不大吧。关迩迦拍拍甄芙:“甄芙,走吧。”

没等甄芙回答,关迩迦就站了起来。正当她要拿着托盘走出去时。傅恒大喊:“喂,你掉了东西。”把关迩迦喊停的傅恒递给关迩迦的是折了一折的明信片,应该是她站起来的时候掉在地上的。

关迩迦头也不回:“不用了,麻烦你扔了它吧。”关迩迦用一种想尽快离开傅恒身边的口气。傅恒有些生气:“什么不用啊,你不是已经在这上面写了东西吗?”糟糕,坦率地接受反而不会这么麻烦呢,不过,再回去又更麻烦。

关迩迦自言自语:“就是寄不出去才折了它的。要是把这明信片寄给父母的话,肯定会被他们带回去的。”单方面地说了“再见”,关迩迦排在了放回餐具的队列里。

傅恒冷着脸:“竟然让别人帮她扔信,真是的……”傅恒把关迩迦留下来的明信片翻转过来:“笨蛋,不是已经写好地址了吗。”收信地址是古莲花池,应该是家里的地址吧。真是麻烦这样想着的傅恒对揆叙苦笑了下,准备把明信片撕破。

揆叙问:“那是会被父母带回去的内容吗?”傅恒把明信片翻过来时,揆叙也看到了内容,因为职业关系。他看文章的速度非常快。能被自己一直向往的考古队录用,我现在每天都在为考古探险的军事训练而努力。

傅恒说:“是父母反对她当考古队员吧?”揆叙说:“但她的第一志愿就是考古队员吧。”志愿成为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工作人员的人通常都希望做内勤,而考古队员是从分配不到内勤的人之中挑选出来的,并且要和本人确认是否愿意。

女性的第一志愿是考古队员,这真是非常罕见的事,因为现在的考古队考古队员是一种比警察和驻军更危险的职业。傅恒说:“我也知道她的第一志愿是考古队员。我也一起面试的。”

就因为有女性志愿成为考古队员,所以面试时特别调来了将成为新队员教官的六名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工作人员。揆叙说:“不过,她真的很讨厌你呢,傅恒。你改变一下教育方针吧?”

傅恒说:“要是因为被逼得太紧而筋疲力尽的话,放弃就好了。反正她的双亲也反对。”揆叙说:“你还真是不坦率。”不对嘲笑着自己的揆叙作出回应。傅恒静静地把明信片撕碎。

揆叙问:“实际上她的情况怎么样?”傅恒说:“怪物。”这是傅恒不得不承认的地方:“男女混编的持枪长跑她竟然处于第十八位。即使把她编到驻军普通兵里面,稍稍训练一下应该也可以跟得上。”

关迩迦天生的体格确实不错。而且本身的体能很好。若论对战斗职种中最为重要的反应力和瞬间爆发力的训练,在全体队员之中她也能轻而易举便名列前茅。真是体力怪物。

根据关迩迦的简历,从初中到大学到研究院她一直都在田径队。傅恒说:“即使社团活动能锻炼出基础体力,但是那点量根本不算什么。她真是很有天赋。”揆叙说:“那不就是等于定了吗?”傅恒顽固地否定:“还没有定下来,那不是只靠体能就决定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