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第5章 为什么不懂我的心

历女的罗曼蒂克史 jiaernan 3238 2017-05-01 12:20:27

  “爸爸、妈妈,你们还过得好吗?”“我过得很好。虽然北京的空气一直不好,但我是在北大附近,绿植的覆盖率高,所以空气还好。已经有十年的宿舍生活经历,没有什么不习惯的。虽然保定的空气也不好,可还是好想念保定啊。能被自己一直向往的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录用。我现在每天都在被禽兽一样的教官训练。”迟疑了好久才写出这几句,迩迦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深深叹了一口气。

迩迦给自己鼓了一口气继续写道:“我会坚持战斗,努力训练绝不放弃。半个月前,终于拿到了毕业证,本以为会从此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想到……”迩迦突然停住了笔,陷入了回想:“成为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武装力量?”关迩迦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人事不紧不慢:“虽然你的档案、人事关系已经被分到了雄胺,北京这边只是暂时被借调过来。但是雄安组织刚被组建起来,争取一下留在北京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今年三月份,经过长久的不懈怠努力,关迩迦的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了。本市文物馆的引导员,这个结果也只是让父母勉勉强强点点头。“女孩子还是在学校当老师好,再说你念了硕士就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博物馆当讲解员……”爸爸也有些不乐意:“本来我都打算好了···”关迩迦有些着恼:“别再和我提到你们学院当讲师的事,自欺欺人有意思吗您?人家白纸黑字都写的明明白白至少是博士,还得本硕都是985、211。整天就知道做白日梦,当代课讲师哪辈子能转正!”

领导和带她的人事给她解释了半天,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事的起源就是今年的大会出了一个新规。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和文物局可以配备武装力量了。以前发现有贩卖文物的,通常都是人民警察叔叔出手。后来都是有武装力量的外国黑帮老是去偷挖古墓、毁坏文物,还公然在市场上交易禁止买卖的国宝。

现在行政效率高了,三月的新法规,七月就开始执行了。关迩迦也得到了一个血战沙场,杀敌报国的机会。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可为什么是我呢?人事专员听了这个问题,诡异的笑了,慢条斯理地解释了起来。因为专业限制是历史学类,我们的关迩迦是这批里面为数不多的本硕都是考古学专业,身高在170以上,裸眼视力5.1,又有校体队背景的新人。

我的妈勒,这是招飞行员的标准不是,谁说不是我一巴掌抡死他。关迩迦心里上熊熊大火,却不能不使自己镇定下来:“我可能没有那个能力胜任怎么高难度的任务,能不能……”关迩迦巴拉巴拉费了半天口舌,得到了一个回应,自己本来就是为了这个新规定补录的,如果不接受这个工作,就会失业,硕士毕业进入家里蹲大学。最终还是咬咬牙接受了。

“胯再低一点,手不要垂下,连扎马步都不会吗?关迩迦,说你呢!”听到被点名的骂声,关迩迦拼命地把拿着步枪的手提起来,两腿张开,蹲下更深。解放军捐赠的六十四式步枪重4.4kg,对于二十二岁的女子来说,抱着它跑步确实是比较难熬。这些处理枪支是陆军几乎已经不再使用的旧型号步枪,只不过是为了新队员训练才留下来而已,配套的子弹也已经没有了。

虽然也有比这更轻更好拿的八十九式步枪,但那些只会分给一部分熟练队员,新队员训练使用的就是专用手枪和短机关枪。关迩迦紧追前方的男队员们完成了持枪长跑,越过终点线后她就像摔倒一样伏在了地面上。五十人中关迩迦处于第十七位,在男女混编的队伍中能拿到这个名次也算是不错的了,在女性中更是第二名,不亏是参加过大学校体育队,实力真不差。但是···

“谁说可以倒下的,罚做俯卧撑!”贱人教官不作不会死啊!可恶的教官!猪狗不如,你这个歧视女性,专给女队员下绊子,打黑枪的无耻之徒,我咒你一辈子打光棍,孤独终老···你给我记着!在心中这般诅咒着,但关迩迦在表面上却无法不听话,只好做了五十个俯卧撑。看到她这个样子的其他女队员即使越过了终点线也没敢倒下,乖乖的保持着队列坐在男队员后面休息。没有一个队员感喊一声累的,几乎都要屏息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做完俯卧撑的关迩迦回到队列之后,已经坐着的女队员耸了耸肩,对她做了一个小小的膜拜手势。虽然关迩迦心里想着“真倒霉”,但也无可奈何。全队负重持枪长跑结束后,就到了中午休息。操场上响起了正午的钟声。“啊累死人了!”在初秋的机关食堂里,中午时分到处都回响着,全体新队员的悲鸣声。哀鸿遍野一点都不夸张。然而,这只是所有新职员的开始。到了晚上的话,就会累到连洗澡的力气都使不出来。一身臭汗也能心安理得的倒头就睡,完全没有力气再抱怨了。

晚上的时候,结束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馆工作回到机关宿舍里的普通馆员也可能会使用这个食堂,但是中午就基本只有新招募的考古队员和后勤人员,所以在初春的这个时期里,食堂就等于被新队员占领了。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这样的机构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成了真的。刚开始本来以为只有几个人而已,没有想到这个雄安组织居然整整组织了三百多人集训。

“最终能留在北京,留在雄安组织的人屈指可数,为了提高新队员的素质,特意从全国各省的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系统里都选拔了一定数量的人。这也是你本来是被保定市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录取,却能够来北京的原因。”同宿舍的旻宁对我说。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宿舍虽然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楼,但是也没有亏待新队员。两个人一起住一间宿舍。如果能通过重重选拔留下来,就可以换更高档的。到时候两个人一起住一个两室一厅,在风景优美的高校附近,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虽然不是本地人却不必为房租发愁,睡着都能把人笑醒。

旻宁是个百事通,什么都知道,几乎可以当间谍了。“那如果我们没有通过的话,还会回自己原来的地方了?不会被原来的单位抛弃”旻宁笑了:“当然不会了。”关迩迦若有所思,满意地点点头。

“那个可恶的教官,好像专门和我过不去!真可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是有一天他落到我手里”说着这话的关迩迦把筷子深深叉在了煎鸡肉上,用力撕扯。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食堂真是好吃,不像学校的食堂,这里的菜每天的都不重样,几乎没有固定的菜。北京菜、鲁菜、湘菜、川菜、粤菜···没有吃不到的。色香味都是棒棒哒!“死教官……你说傅恒?”“是啊!”关迩迦几乎已经忍无可忍。

傅恒,人送外号傅大爷,本来是本硕博都就读于国防科技大学。虽然读到了博士,却是从大三就兼任临时年级辅导员。读硕士时就成了国防科大正式聘任的辅导员了。他的事迹被国防科大的学生一代代传颂。

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是这么多年来,傅恒这个称呼却从未在国防科大被风吹雨打而去。傅恒虽然年轻,但是被委任选拔训练雄安组织队员的人事任命却没有人能说三道四。

“傅大爷?傅大爷?”关迩迦有些疑惑。那队员拿起筷子在碗沿儿上一敲,仿佛一个说书人:“谟拉比法典,只说对了一小部分,这部法典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法典,核心宗旨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可我们这个教官呢比这个程度更变本加厉。”

关迩迦还是不明白。队员喝了一口汤:“怎么跟你说吧,他就好像是一部活的军规守则,几乎能把所有的条纹规定,军人规范倒背如流。他是先罚后讲理,先给你一巴掌再跟你说道理。您想啊,你挨了一巴掌,你还理亏,不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吗!”

另一个队友凑过来:“还不只这样呢!你们知道现在的球王是谁吗?吉尼瓦尼·傅恒,。我们这个莫教官是神枪手,几乎百发百中。所以也有人说他是国科大射击界的傅恒。

“负责京津冀解放军军事科学院防卫组织-雄安的培训的北京解放军军事科学院职工培训总部,刚刚迎来的五百名新队员。今年出了新规即时被编为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内勤人员的人也是要接受战斗训练,你们这五百人被编成五十人一班,一共十班,由培训队的全体队员对他们进行一视同仁的严格训练···”馆长的发言稿冗长冗长。

馆长站在训练场中心的高台上,声音洪亮,却略带些方言。这一天天气很热,可是比天气和燥热的是关迩迦的内心。这次的训练号称拥有能跟国科大军官同等程度的训练,目前训练苛酷到每天会有两三人因无法坚持而脱队。

只有我!只有我受到做俯卧撑的惩罚!靠,这个死教官,狗屁的傅恒,即使其他女队员像我一样累得倒下了应该也不会受到同样的处罚吧!关迩迦心里这样想着。可实际上并没有和她一样累得倒下的女队员,她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