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Cloud云深之野心时代

第二章 官场人

Cloud云深之野心时代 Cloud云深 2224 2017-04-12 12:00:04

  吃饱了肚子,云小深和黄大牛被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大哥领到厢房里。

厢房里有人。

一个胖子,一个大汉。

红衣大哥说,以后你们四个住一起。说完就走了。

胖子殷勤地接待了云黄二位后来者,表现的像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胖子很胖,大汉也只是长得像大汉,后来,云小深了解到,大汉是他们四个人中年纪最小的人。

胖子叫马上风,听他自己说,他爹在京城里当大官,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上京找他去。

一开始,云小深以为马上风是以透露的姿态在说这个事,可没多久,他知道自己错了,马上风不是在透露,而是在宣扬,大肆宣扬,到处宣扬,生怕宣扬力度不够落下什么人不知道。所以他爹是大官这件事儿,在马上风决定低调之前,已经基本上人人皆知了。

这里的人人,其实都是跟云小深差不多大的孩子。

孩子有不少,四个一拨,都被分配到各个厢房里,厢房沿着四方形而建,围了一圈,形成中间的大空地。

另一个人,大汉,名叫杨厉,杨厉没说他爹是干吗的,但后来云小深听别人说,杨厉的义父也在京城里当官,官职比马上风他爹高很多。

于是,云小深认为,一个厢房里有两个自己的爹在京城当大官的人,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管这个爹是亲爹还是后爹。

可也没过多久,他知道自己又错了,因为这些孩子的爹,好像都是当官的。唯一两个自己的爹不是当官的人,一个是云小深,一个是黄大牛。

这时,云小深才明白,像他们这样的一个厢房中有两个人的爹不是当官的,才真正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没过多久,马上风也知道了目前的形势,从此,就再也没听到他说起他爹是大官这件事儿。

孩子们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孩子们自己已经能相互分级了,因为,孩子们的爹的官职并不是差不多,而是差多了。

这里面几乎包含了朝廷设立的各种官职,官职名称更是千奇百怪,其中有一个长达十三个字。

马上风曾经在晚上详细地向厢房里的其他三位伙伴介绍这些官职,但云小深一个也没弄清楚。

但他还算弄清楚了一件事:官,也是有大小的。地方官、京官、能上朝的官、不能上朝的官,即使是能上朝的,也有不同,官大的离皇帝近,官小的离殿大门近。

云小深猜测,那最大的官应该就站在皇帝身边。马上风说,不对,站在身边的是太监。

云小深问太监是什么官。马上风说被割了用来入厕的玩意的人就叫太监。云小深恍然大悟,说,那他见过太监,因为他原来住的村子里就有一个,曾经他还和几个小孩躲在茅房外面,等那个老太监进去后突然闯入,目的就是看看没有那玩意他是怎么入厕的。

马上风问,那他到底是怎么入厕的。云小深说,不清楚,因为那次他是去排毒。

三天后的清晨,所有的孩子被带到一个香烟缭绕的大堂里。

每人一个软垫子,软垫子放在地上,人盘坐在软垫子上。前面还有一个木台,台上盘坐着一个老头。老头干瘦干瘦,云小深怀疑他至少有半个月没有吃饭喝水了。

老头说,他要教大家练气,气就是内息,要想学上乘武功,先要有上乘的内息。

老头讲得很好,底下的孩子们睡的很不好。厢房里睡的是舒服的木床,这里只能坐着睡,还要忍受老头刺耳的声音。

但还是有适应能力较强的家伙,比如说云小深身边的马上风,马上风不但睡着了,而且睡的很好,可惜的是,他睡好了就会打呼,更可惜的是,他的呼声很响。

当台上的老头停止边摇头边闭目边授课,并最终确定那种怪声是从一个胖子的喉咙里传出的时候,他食指与拇指相拌,然后弹开,如此简单的动作却产生出雷鸣般的声响。马上风就这么被吵醒了,醒后一段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马上风是睡觉很死的人,他都能被吵醒,就代表着大堂里所有已经入睡的孩子们都醒了。

云小深没有睡,因为他这几天总是觉得,到目前为止,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事情,本来就是一个梦。三个月前,他还和他姥爷挤在小破屋里,睡土炕,编竹筐,吃糖葫芦,吃死人饭,然后他姥爷突然就没了,再然后,他莫名其妙的被姓胡的白胡子老头带到了这里,开始吃美味,睡软软的木床,还要坐在这里学什么内息。他身边的伙伴,也从头发里有草、指甲里有泥、肚子里没食的皮包骨头的家伙,突然就变成了老爹是大官、细皮nen肉、有的不但肉嫩而且肉很多的家伙。

台上老头发出的惊雷不但惊醒了台下补充睡眠的仁兄们,也终止了云小深继续对他认为是个梦的这个梦的深入思考。

老头的一指效果明显,更引起几名好学者的提问:如果认真学内息,是不是就能学会这招惊雷指。

云小深不知道这招是不是真的叫惊雷指,即使是瞎编的,也编得很有水平。老头听到此问,可能隐约觉悟到自己的授课方式有些不妥,教孩子东西,首先还得让他们感兴趣才行。

于是他说这算什么,你们要是把内息学好了,不但能用手指发出雷声,更能一指穿透顽石,两指捏断钢刃。

果然,大家兴趣高涨起来,并全体起哄让老头表演一下指穿顽石的把戏。老头看到循序诱导法初获成效,也来了精神,正想一指在地面上戳一个窟窿,却又忍住了,因为他突然想到,这是公家的东西,严丝合缝的大理石板,坏一块,换着很麻烦。

于是他让前面的一个小孩出去找一块石头来,小孩乐颠颠去了,过了一段时间,他跑回来,说,气死我了,四处跑了个遍,就是找不到石块。

云小深心里想,确实如此,经过这几天他的观察,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打扫,别说废石块,就是小石子估计也很难找到。

孩子们依旧在起哄,大堂里闹闹轰轰,老头见势,走到起哄举动最夸张的那位光头仁兄旁边,提起他,一蹬腿,两人就飞到了半空,全场“啊”声四起,然后,老头又缓缓下落,马上风不失时机的叫了一声“好”,更引来无数掌声。

只可怜那位参与者,吓得脸色苍白,尿了裤子,尽管他事后极力反驳此事,但云小深看的很清楚,他的的确确是尿裤子了,而且,量还不小。

Cloud云深

欢迎大家百度“Cloud云深”或“云深商学院”获取更多资讯,也可关注微信公众号“Cloud云深网谈”支持Cloud云深的创作哦~先谢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