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嬰屍怨

第三十二章 深信不疑,日復一日

嬰屍怨 zxc030zxc030 2520 2017-05-28 20:16:30

  『风朵朵,你最好保佑孙璟振能平安回来,不然这辈子也不会在回地狱,而且还要把你杀了』何苡乐瞪着风朵朵,孙璟振跟小白讨厌风朵朵,他也讨厌。

忽然出现了好几个鬼臣,其中一个是贴身鬼臣,莫远烙,一群人紧张兮兮的说『殿王,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回去了吧』。

殿王冷著脸,他从来都拿何苡乐没有办法,以前现在亦是。

这时风朵朵开始恼羞成怒,殿王到底觉得这个何苡乐是哪里好?

『你以为你是谁?你只不过是殿王捡回来的,殿王对你的疼爱只不过是亏欠,当你真的飞上天吗?』

对!没有错!是愧疚!何苡乐自己心知肚明,不需要妳这个全身银的来说嘴。

『是!苡乐是被捡回来的,妳也是被捡回来的,同样都是垃圾,都是被捡回来的,何必做出贫贱之分?』小白讽刺的说着。

比喻垃圾是对风朵朵的怒骂,而不是对何苡乐的鄙视。

贫贱之分是对风朵朵的不屑,垃圾也想当冰晶玉洁的天使。

小白异常的怒火攻心,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朋友,殿王亦是。

风朵朵冷著银色的脸颊,为甚么大家都喜欢何苡乐?他风朵朵就要让大家憎恨、厌恶。

『够了!孙璟振我会找回来的,风朵朵回地狱去』殿王果真是站在何苡乐这边的,始终如一。

额苡乐这时脸色才好看一点,风朵朵旋身跟著殿王鬼臣们回地狱了。

仿佛就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空气中、视线中没有任何银色的东西令人舒心。

陈祺和刘俊低声交谈,对方可是殿王,万一惹脑他,他勾你回地狱怎么办。

『居然比喻我是垃圾?』何苡乐又气又笑的质问小白,要替他出气也不是这样吧。

小白呆笑的说声抱歉,他都气疯了,脑袋还能想出什么更洽当的形容词,想到就用了呀。

『哼!你们这群烦人的!』何苡乐站起身来,是垃圾也好,是天使也好,他有小白、孙璟振、刘浩邦、何浩枫就够了。

先把事情处理好在说,风朵朵跟殿王他们的事,他会慢慢处理的。

他相当有自信。

从新整理情绪,再往上层走,开什么玩笑!当然不搭电梯,再来一次林珮事件,再大颗肥美的心脏都没有办法吓。

『小心脚下!』何苡乐拿的手电筒已经不再是手内附赠的,而是从护理站拿的,最传统的手电筒。

亮光更大,范围亦是。

斑驳的楼梯、古老式的壁纸、残破不堪的广告海报都令人胆颤心惊。

虽然是在室内强风却刮了起来,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

没有比再陈江的病房里面的重,但也不舒心。

『这种臭味我一直想到小江的病房』刘俊看着四周说着,到底是什么东西臭掉了

蹦!蹦!蹦

像是有孩子在拍皮球似的,规律有节奏的旋律袭来。

蹦!蹦!蹦,咚!咚!咚

这次出现两种声音,『蹦』和『咚』两种东西的声音。

『那到底什么东西的声音?』人的好奇心总是非常奇怪,明明知道有危险却还是要一探究竟。

往前走,询问『有人吗?』。

蹦!咚!蹦!咚!声音像是再回应他们一样,开始同时进行,诉说着有人在,我们在这里。

谁都不让谁,用尽力气,拼命的『蹦』跟『咚』。

按耐不住声音诱惑,决定要去一探究竟,一个转弯,用力开门!

一群孩童有笑、有哭泣、有兴奋的、有沉默的,他们不是活人,是鬼。

何苡乐瞪了一眼小白,就跟他说一定不是好东西,他还硬要看。

其中一个鬼童一看见小白一伙人,其他鬼童头各自转180度和90度又或者360度盯着看,是活人!他们惊喜,他们有多久没有看见活人了。

小白开始慢慢的适应眼前的一切。

『咚』是鬼童们再玩着另一个鬼童的头颅,敲打着地板的声音。

『碰』则是一群鬼童互相拿着彼此的肠子玩着跳绳。

肠子甩在地上的声音,还溅血呢。

血淋淋的,湿淋淋的,这肠子。

孩子们的玩乐声,被小白他们硬生生的打断。

几个看起来非常刁专的孩子,瞪着如荔枝核般的眼睛,显然非常不开心他们的打扰。

『你们是谁?』鬼童吼著说,口气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孩子。

婴尸们开始失去笑容,如复数一样,重复的问著『你们是谁!』

『你们是谁』、『你们是谁』、『你们是谁』、『你们是谁』。

对于鬼童来说『你们是谁』非常重要。

陈祺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掺著肉味,这美味的佳肴,林珮一定很喜欢。

『你们看什么看!』一个年纪稍大的鬼童吼著问,何苡乐他们不害怕、不尖叫就只是盯着他们看,像再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

『你们在这里玩肠子都多久了』何苡乐没有理鬼童的问题,只是问著。

鬼童们穿得病人服,虽然已经经过岁月的摧残,但还是看出来这不是这个年代的衣服。

设计跟颜色都是最普通的、最原始的。

鬼童们的年龄也都非常广泛,有婴儿、学龄前、幼稚园。

那个年代这一层有可能是儿童病房。

虽然四周没有一些关于小孩子的东西,摆设跟布置都是。

黑乎乎的墙壁,斑驳的护理站,病房的门掉得东倒西歪,有是只掉一半还发出声音。

地上满是坏掉的家具,发臭的床单跟棉被,发霉跟破裂。

『很久了,姊姊!很久了』为首的鬼童笑着说,他们每天都只能无聊的玩肠子,拍打头颅做的小皮球,日复一日。

『好久没有人来这里了』鬼童们跳跃著,开心的唱著童谣,笑如天使。

鬼童们开始兴奋的围过来,是活人!好久没有跟活人说话了。

『不对劲』小白开始往后退,这些鬼童会不会太热情了,不只是开心而已,而是接近一种疯狂的情绪里面。

陈祺抖著身体,从他刚刚看到一串又一串的肠子,他就开始不舒服,天晓得!怎么会有人想要把肠子当作玩具玩耍?虽然这里只有这种玩具。

刘俊蹲在地上,胃部闷著难受,那血淋淋的肠子怎么当作玩具呀?胃部像是被压了一块石头一样,他从来没有看过肠子呀。

何苡乐跟小白,一个是法医一个是警察,对他们来说这根本是小儿科。

婴尸头跟小娜他们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姊姊!』鬼童们嘴里喊着姊姊,兴奋的走过来。

『玩伴,心心想要玩伴』女鬼童喊着,他身上有大片的瘀青,过瘦的身体让她走起路来遥遥晃晃的。

『他们要过来了』刘俊抖著身体,他们要来玩他们的肠子吗?

『琦琦,琦琦要找妈妈,琦琦不要玩!要妈妈!妈妈』琦琦鬼童哭喊着,没有妈妈他什么都不要。

琦琦好痛,他被爸爸打后,就住再这一间医院里面,全身痛的要命,妈妈缩在角落哼都不敢哼。

『妈妈!妈妈!』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没有不要我,我要回家,我不要玩耍了』鬼童们一个又一个丟下肠子跟头颅,哭着。

感受到琦琦的情绪,一个又一个的哭着,吼著。

他们死后把伤心、难过的情绪抽离,开心的,或者假装开心的玩着肠子跟头颅,然后等妈妈回来找他们。

他们相信,深信不疑,妈妈不是不回来找他们,妈妈只是再对付爸爸,把爸爸赶走而已,那个把妈妈的宝贝打到住医院的爸爸。

妈妈一定很生气,相信且深信不疑,日复一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