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九命劫

第2章

九命劫 陌染枫桦 3288 2017-06-14 14:03:45

  血池,顾名思义是一个邪恶的地方,这里的每一滴水都是一个人的精血,血池说是池却是一片不算小的湖泊,可以想象这血池用了多少人的鲜血才形成的。血池附近遍布着红色的彼岸花,而在靠近血池的周围,有一圈雪白的彼岸花,它们与红色彼岸花交相辉映,血池的正中央有一小片凸起的土地。

魔依画和风清华飞到空地上的空中就那样悬空,风清华用法力小心包裹着苏沫曦的身体,防止她掉下去。魔依画在空中缓缓的画出一个阵法,然后划开手掌,鲜血如同被牵引一般向阵法飞去,阵法像个贪吃的恶鬼一样不停的吸收着魔依画的鲜血,直到魔依画脸色变得苍白阵法才发出血红的光芒。魔依画望着阵法轻声的说道:“以魔王之血为契,绽放彼岸花之帝,复活面前已死之人。”阵法中央出现一枚金色的种子,苏沫曦的身体在缓缓消散,逐渐被种子吸收,在吸收完之后,种子在一刹那变成一朵绝美的金色彼岸花,落在土地之中开始生长。“小曦,等我打败仙界之后,我会永远陪着你,直到你复活。”魔依画轻轻地对金色彼岸花说道,转身对风清华说:“我要攻打仙界,你帮我照顾好小曦。”“你不说我也会这样做。”风清华看着彼岸花严肃认真的说,然后化作一个青色的护罩把那一方土地保护起来。

魔依画回到魔殿,对下面的人说:“我魔族近年来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其他族群忍让,如今仙族杀了我魔族殿下苏沫曦,仙族太过放肆,认为我魔族无人吗?从今天开始我们也不必压抑自己的本性,我们对他们忍让,他们却越来越过分,今天,我要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我族殿下。尔等愿与吾共同作战吗?”“早就等主上这句话了,我等必让他们付出代价!”擎念站出来说。“我等必让他们付出代价!”所有人一起喊到。“很好,你们随我一起打上仙界。”

“主上,狐族族长苏岚求见。”“让他进来。”“苏岚参加魔王大人。”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然后跪在魔依画面前。“伯父不用多礼,请起,不知伯父现在来我魔域是为了什么?”魔依画收敛了一些煞气,毕竟面前的是苏沫曦的父亲。“我的女儿苏沫曦被施以天雷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仙界罪不可恕,请魔王大人同意我族与魔族共同攻打仙界。”“伯父有这份心我当然很高兴,不知道伯父的军马可准备好了?”“自然,就在魔域之外,随时听候差遣。”“好,众将士听令,进攻仙界,取白墨尘项上人头。”

魔族与仙族之间隔着人族,而人族和仙族又隔着狐族,这样造成了魔族先侵犯了人族土地,人族不可能挡得住魔族,就成了魔族单方面虐杀,仙族想来救援却遭到狐族的阻挠。仙界为了这场战争联合了妖界,人界,当然,其中不包括狐族和一些中立者,魔族仅靠狐族一路杀到仙界。

“不好了,魔族杀到仙界了。”一个侍卫急急忙忙跑进来。“这,可怎么办呢?”人族代表坐在椅子上叹息说。“慌什么?魔族不过就是凭一个魔依画,只要找一个能对付她的人就可以了。”凤华说。“可是,除了仙帝,谁也无法和魔依画抗衡,仙帝是绝对不会与魔依画对战的。”仙界大将军东方诚说。“谁说没有办法,前任仙帝不是给了我们一颗摄魂丹吗?”“难道你想?”“没错。”“可是这样不太好吧。”“有什么不好?反正仙帝已经要杀了我凤族,不如再为这天下生灵做一点事,我已经吩咐下去了,等会儿就可以生效了。”

魔依画站在仙殿外,手持红白双剑,剑尖上的血缓缓滴落在雪白的地上,格外刺眼。她看着面前的人说:“本来还想去找你,没想到自己跑出来送死,白墨尘,就问你一句,天雷是不是你做的?”白墨尘站在那里,双眼有些无神,“你已经看到了还问什么?苏沫曦杀了凤族圣女,不应该一命偿一命吗?”“哈哈,一命偿一命,那个贱人怎么比得上小曦,你问都不问原因,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就让小曦死,白墨尘,你太让我失望了,今天我要用你的命来祭奠小曦,还要让这些袖手旁观的天下人陪葬!”“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以为你能阻止我?”“对。”“狂妄自大。”魔依画冲上去和白墨尘战斗,白墨尘唤出仙剑来对抗。他们两人一直战斗了一天一夜。

“如果不是我损失了修为,你以为能与我抗衡吗?”“输便是输,赢便是赢,不在乎过程如何。”白墨尘单手背剑说。“哼,再来。”魔依画不屑的说。“不好了,主上,仙族趁我们攻打仙界,集结兵力杀入魔域,现在快到血池了。”擎念冲出来说。“什么?卑鄙!”魔依画转身前往魔域。血池处,“兄弟们,这里便是魔族用来复活的邪恶之地,只要毁掉这些花,他们就会彻底灭亡。冲啊!”一位仙族将士说。“尔等岂敢犯我禁地,受死!”魔依画出现在血池上方,对着仙族将士挥了一剑,一股庞大的剑气释放出来,了结了几百人的性命,他们的鲜血洒落在地上,那些彼岸花变得更妖艳了。

这一剑让仙族将士们都退缩了。“不要害怕这个魔王,想想你们的家人,如果不打倒她,他们就都没有活路。”这句话让仙族重新振作,纷纷冲上前,“来送死?我成全你们。”魔依画邪魅一笑。一盏茶的功夫已经死伤遍地,一个仙族的尸体向金色彼岸花飞去,魔依画一下子把尸体打飞。“那魔王的弱点是那朵金色的花,兄弟们上啊!”一个有心人看到这一幕喊到。

接二连三的人冲上来,魔依画专心对付他们,没有察觉背后刺来的长剑,剑身穿透身体,魔依画转过头,“哼,白墨尘,你居然背后偷袭。”“只要你死,用什么方法也无所谓了。”白墨尘淡淡的说。魔依画大笑了几声,说:“白墨尘,你竟是如此无情,我魔依画今天要和你玉石俱焚。”说完便施展禁术,她的双眸渐渐变成血红色,两手间缓缓出现一个血红的球体,感觉的出里面蕴含着充满毁灭的能量。

“你若与我同归于尽,那她便无法复活了。”白墨尘手中的剑指向了金色彼岸花,“白墨尘,你敢!”“你看我敢不敢?”白墨尘控制着剑向金色彼岸花飞去,快得魔依画来不及阻止,在仙剑靠近时,风清华变回人形,护住金色彼岸花,仙剑刺入风清华的身体,但是无法靠近彼岸花半分,鲜血从剑尖滴下,落在彼岸花上,彼岸花散发出淡淡荧光,似在哭泣。

“风清华!”魔依画喊了一声,手中的血球消散,白墨尘看准时机,使出囚禁术困住魔依画,“卑鄙!”魔依画对着白墨尘说。“哼!”白墨尘冷哼一声,缓缓抬起手,“天雷,降临!”紫色的天雷瞬间落下,劈在魔依画身上,“啊!”魔依画的法力被封,只能硬生生承受住天雷,“白墨尘!今日就算我死,我也要你陪葬!”魔依画强行开启禁术,一个身影抱住了她,“不要徒增杀戮了,依画,住手吧。”魔依画眼中的杀意瞬间消失,转身看着那道身影,带着些颤抖的说:“小曦,真的是你吗?”苏沫曦点点头,温柔的看着她。

白墨尘望着苏沫曦,无神的眼中有了强烈的情绪波动,他捂着头跪下,喃喃道:“曦曦,曦曦。”他突然痛苦的大吼一声,摆脱了摄魂丹的控制,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笑着对苏沫曦说:“曦曦,太好了,你还活着。”说完接触到苏沫曦冰冷的眼神时愣住了,“闭嘴,你没有资格这样叫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而我早就在你的命令下死去了。”“曦曦,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是凤华,是他做的。”“够了,那现在呢?作为杀死那女人的代价,我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不是我,曦曦。”苏沫曦打断了他,“我没有瞎,白墨尘。今日我就在此立下誓言,我苏沫曦复活之后,必取你性命!”说完苏沫曦身影消散回到彼岸花中。“曦曦!”白墨尘伸手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哈哈,白墨尘,这就是你背叛的代价,我会一直保护小曦,不会让你在她复活之前摧毁彼岸花。”魔依画双手结了一个复杂的印,然后自爆,灵魂却进入金色彼岸花中,在周围形成一个红色护罩。白墨尘降落在那一方土地上,想触摸那彼岸花,却被护罩攻击,手上有出现了被利器割伤的伤口,还在流血。白墨尘自嘲的笑笑,说:“曦曦,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应受此报,我会在瑶池桃树下等你来,取我的命。”白墨尘带着仙界的人离开了。

仙魔大战以魔族全灭,仙帝重伤结束,参与那场大战的人都失忆了,没有人知道最后那场王之战的经过,也不知结果。仙帝回到仙界后力排众议下令处决凤华,并将凤族逐出三大妖族,狐族为妖界之王,把魔界列为禁地,无王族命令不可入内。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后,白墨尘宣布退位,隐于瑶池,不问世事。由于没有子嗣可以继位,只能由几位位高权重之臣共同治理天下。

直到数万年前,前仙帝同族出了一位白奚翎,天赋过人,胆识,身手都不在前仙帝之下,故成为新任仙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