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缘爱

第三章 来自唐家危险分子的威胁

缘爱 乌茶 2257 2017-04-30 18:30:51

  C市。临城国际大学。

苏阙伸了伸懒腰,想着等会儿徐管家就要来接自己回家,心里就打起了瞌睡。这几天除了家里和学校,她真的是哪都没有去,乖乖地按部就班过日子。

其实吧,苏阙倒也是个比较文静的孩子,在酒宴上折腾着实所无奈之举,更何况她没必要为苏云闹腾什么。

苏阙低下头,想起苏云那张温婉的脸,心一下冷了许多,又想起叶子肖那个小霸王拿秘密威胁她时那张欠揍的脸,心里这番又恨得牙痒痒。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他是谁呀?”舒蕾戳戳苏阙的嫩嫩的小脸蛋,在她耳边悄悄问道。

苏阙脸鼓鼓的:“叶家那个混世小霸王,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的那个秘密,逼着我搅黄苏云和秦二少的婚事。”

舒蕾笑:“搅黄就搅黄呗,苏老爷子不也替你摆平这事了嘛。你那点小秘密值几个钱呀,这么在意?”

苏阙把脸往舒蕾怀里钻:“可他要乱说我脸不是丢大了,毕竟叶子肖这人忒不靠谱了。”

“不就是那天在海滩上不小心掉了泳衣,还被唐二少看到了嘛,唐二少那人你还不知道,他对女的又没兴趣,看了你一眼就冰冷冷地走了。”舒蕾摸摸苏阙的头,心里直想唐二少那个冰冷的木头搭子,也不知道帮忙苏阙挡一挡,虽说不是什么很熟的朋友吧,但好歹是好友的妹妹吧。

“唐二哥不会是那个吧......”苏阙笑,“那我得叫我哥小心他。”

唐颂歌打了个喷嚏,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穿太少冻着了。

“唐二,怎么,昨晚玩太嗨了,身子乏了?”秦胤笑他。

唐颂歌淡淡地看了秦胤一眼:“陪你玩了一夜,回去没少挨老爷子批。”

“夜城的妞质量也是越来越差了”秦胤摇了摇杯里的酒,“我倒是怀念在部队里的日子了。”说完,饮了一口。

唐颂歌半靠在沙发上:“秦总日理万机,这会儿怀念什么少年旧事。”踢了踢躺在一旁的宋佑吾,“老四,你小子不去公司,小心你哥杀到我这唐园来。”

宋佑吾推开唐颂歌的脚:“他有公司和嫂子的事,这会儿没时间管我,公司不差我这挂名副总。”

“行了,”唐颂歌起身,拿起沙发上的风衣外套,“我先走了,有点事要处理,你俩别在我这儿赖到晚上啊,尤其是老四。”

“二哥,你这唐园清净得很,让我住一阵子呗~”宋佑吾讪笑。

唐颂歌白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

“诶,三哥,听说你二哥跟苏家的婚事黄了?”宋佑吾起身拍拍褶皱的裤子。

秦胤道:“你这消息也太慢了吧。”

“可不就几天前的事嘛,”宋佑吾臭美地收拾着发型,“我可听我嫂子说的啊,敢情是叶家那个臭小子看上了苏大小姐,呵呵,秦二哥会放过他啊?”秦胤想起苏家大小姐看到叶子肖时的平静,大约猜到了三分:“那苏大小姐跟叶子肖早就暗度船舱了。也罢了,我二哥本对那女人无什么意思,不用联姻也不是什么坏事。”

“就你们秦家还要联什么姻啊,不就是秦老爷子与苏老爷子的约定嘛。”宋佑吾拍拍秦胤的肩膀,“三哥,这秦二哥的婚黄了,你可得小心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了~”

“我?”秦胤秦轻蔑地看了一眼宋佑吾,“想得倒是挺美。”

能逼他联姻的人,还没出生呢。

宋佑吾笑:“那是,谁能束缚你这魔王呢。走走走,今儿我们哥俩去弘阁喝两盅!”

秦胤站起来,笑:“晚不醉不归啊。”

两人说笑着出了唐园,坐上宋佑吾那辆骚气无比的红色法拉利,驶出了唐园所在的九龙区。

唐庄的最深处。

唐颂歌灭了手中的烟,没有抬头。

“听说我唐庄的人在边境做了不少‘生意’?”声音冷淡。

底下已被折断了手脚的人,正瑟瑟发抖:“唐少,唐少,这真的不关我的事!他们自称是唐庄的,不知从哪运来了一批鲜货,说是,说是唐庄最新的一笔交易!”

唐颂歌眯了眯眼:“交易,多少?”

那人不敢看他的脸:“......五,五亿......”

“呵。”没想,唐颂歌竟笑了,激得那人更加恐惧,“我竟没想到那女人的胆儿不小。”

唐家不做毒品的交易已有几十年了,唐笑那个女人,被驱逐出临城才三年,竟敢破了唐家的规矩,看不清唐颂歌此时的神情,他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心思深不可测。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解释,”开口,“那日在海滩,你想绑的......”

“是......是苏二小姐......”那人声音更小了。

唐颂歌站起来,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便不再久留:“留一口气。”

“唐少!唐少!”

只见一片血色,那人被砍断了手脚。

唐颂歌重新点了一支烟:

“我倒要看看唐笑这个时候回来唐家,能给我翻出什么浪来。”

秦胤和宋佑吾到弘阁,发现他们专用的VIP包厢里,唐颂歌已经自个儿喝起了酒。

宋佑吾跑过去,挽过唐颂歌的肩膀:“二哥!你这事处理得真快啊!”

秦胤看了唐颂歌一眼,走过去,坐下。

“秦三。”唐颂歌道。

“怎么,说了?”秦胤开了酒。

唐颂歌皱了眉。

“我们与唐笑的仇,不要牵扯其他人。”

“谁?”

“苏御的妹妹。”唐颂歌道。

秦胤笑:“苏云?”

“是苏阙。”

秦胤顿了顿,浅笑:“那个小丫头片子?”

那个在秦苏两家酒宴上带叶子肖来抢人的丫头。

唐颂歌叹了口气:“那天在海滩上,唐笑的人动了手脚,苏阙那丫头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是出了意外。”

“这事,苏御知道?”秦胤没有抬头。

“苏御要是知道,你觉得我还有机会留下唐笑的人一口气?”唐颂歌示意宋佑吾把酒递过来。

宋佑吾笑:“苏御这个妹控,脾气可是不一般啊。”

“虽然目前并不清楚唐笑对苏阙下手的目的,”唐颂歌道,“但是不可否定苏家有那件事的关键钥匙。”

秦胤带有质疑的眼神望向唐颂歌。

“苏御知道当年那件事?”

“不,知道那件事的,是苏伯。”

唐颂歌说道,霎时,秦胤和宋佑吾都看向他。

“乖乖,那可不得了。”宋佑吾惊道,“难不成唐笑要拿苏阙威胁苏伯?”

秦胤冷笑:“那可不一定,动手脚的人拿的可是枪。”

威胁?怕是要那丫头的命吧。

“秦胤,苏阙这件事,或许要通知苏家。”唐颂歌对秦胤暗示道,这件事牵扯唐家太多,唐家不便出马解释,解释,大约摸也是解释不清的。

秦胤动动肩:

“秦家出面吧。苏家这可是又要欠我们秦家一份人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