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错了,就别再爱了

错了,就别再爱了

月凝溪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30上架
  • 647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恶魔与天使

错了,就别再爱了 月凝溪 2280 2017-04-30 18:37:23

  这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到现在回想起来,还终究是一场梦一样,真的。那年我才七岁。一个七岁的女孩,失去了一切,失去了妈妈,失去另一个家。也许,我知道,这可能是上天在给我开的玩笑。

后来,我遇到了他。一个精致且完美的男人,除了这些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我只知道这个男人我一直藏在心里爱着,因为爱慕他的人真的太多了。

况且,我们之间还有兄妹这个头衔的牵绊。

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会结婚生子,但是请允许我把我最美好的初恋送给你。

夜恺宸。

——来自严希的日记

“妈妈,妈妈,不要丢下小希。”女孩一脸无助的推着身边那个已经没气的中年妇女。可是女人再也不能抬起笑脸,对她说,“小希别怕,妈妈在。”

她叫严希,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她从来没从母亲嘴里听到有关她父亲的任何事情。她跟着体弱多病的母亲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着。她三岁开始乞讨,五岁跟着母亲给别人家当保姆。而明天,就是她七岁的生日,可是就在生日前一天,母亲心脏病发去世了,走得极其突然,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

严希安静地坐在孤儿院的台阶上,静静地一句话都不说。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后,严希每天都会坐在这里,不和别人说一句话,只是拿着母亲的照片。那张照片上母亲的笑脸让严希很有安全感。她总觉得这样母亲还在身边。

“夜先生,您好。”院长朝着夜世昌鞠了一躬。

夜世昌点了点头,“院长,听说最近有一个女孩送了过来。是不是叫严希?”

“是。夜先生是想领养她吗?”院长小心地问。

“嗯。我和她母亲认识。她现在在哪儿?”夜世昌四下搜索者严希的身影。

院长指了指台阶上坐着的女孩,“夜先生,她就是严希。五天前刚送过来的。这个孩子比较孤僻,不说一句话,每天都坐在那个台阶上,也不知道她每天在想什么。这个孩子真的很可怜。”

夜世昌点了点头,抬腿朝严希的方向走去。走近了才发现,女孩手里握着的是她母亲的照片,他蹲了下来,嘴角扯起温柔的笑容,“你叫严希是吗?”

严希转过头对上夜世昌的笑眸,“我叫严希。叔叔有什么事情吗?”

“我以后就叫你小希好了。小希,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夜世昌也一起坐在台阶上,等待着女孩的回答。

“爸爸……”女孩沉默了。爸爸这个词好陌生。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听过这个词,她有点震惊了。

……

“小希,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我就是你的爸爸。”夜世昌蹲在女孩面前温柔的说,“你还有一个哥哥,叫夜恺宸,比你大五岁。”

夜世昌刚说完,从楼梯上走下一个面容精致的男孩,他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和高冷。那张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就是夜恺宸。

严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她一时看呆了。

夜世昌看见夜恺宸,把严希带到他面前,笑着说,“Ken,这就是你的妹妹。她叫严希。以后她就要住在我们家了,你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夜恺宸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女孩,冰冷的说,“我没有妹妹。我母亲早就死了,我哪里来的妹妹。”

“哥哥……”女孩轻声的喊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个陌生的哥哥很冷淡,可是她无形之中对他只想靠近,没有一点疏远感。

夜恺宸冷笑了一声,“我都说了我没有妹妹,明白了吗?”他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

“Ken……”夜世昌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儿子倔强的背影,皱了皱眉。但随即蹲下身体,温柔的说:“小希,哥哥的脾气不太好,但是他会喜欢你的。”

“我知道了,爸爸。”女孩低下头。

夜世昌疼爱的摸了摸严希的头,拉着她的手,“爸爸带你去看你的房间,好吗?”

推开门,宽敞的大房间。这个房间比她以前住的整个房子都大,“爸爸,我想妈妈了。”女孩的声音有点哽咽。

夜世昌摸了摸严希的小脸,说:“小希,别怕,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以后爸爸保护你。”

以前,为了躲债,她们每年都会搬无数次家,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她很害怕,没有一个人可以保护她。

十二年后——

“你说什么?!”夜恺宸危险的站了起来,拎住手下的衣襟,语气冷冷地说,“你再说一遍。”

“少主,董事长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进行抢救。”手下战战兢兢地说。

他拿起桌子上的钥匙就朝楼下奔去。

“少主,董事长调整了班机,提前了几天。在此之前,小姐好像给董事长打过电话,之后董事长开车的时候,不小心在一个转角处,发生了车祸。”手下的声音还回响在夜恺宸的耳边。

他狠狠的踩动油门,指针从一百二十迈径直飙到二百二十迈。黑色的兰博基尼在路上呼啸而过,不留一点灰尘。

“爸爸。”严希跪在手术台旁边,拉住夜世昌插满针管的手,“爸爸,都是我,要不是我让你早点回来给哥哥准备生日派对,你也不会出事。爸爸……”

妈妈去世时也是这个样子,也是躺在相同的地方。

夜世昌温暖的笑了笑,想抬手去摸严希的头,可是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小……小希,你没有……没有错。对不起……爸爸……爸爸不能保护你了。”

严希拼命地摇着头,眼泪已经沾湿整个脸庞,“爸爸,不要离开小希,小希怕。爸爸……”

“父亲……”喘着粗气的夜恺宸也赶到医院,手术室里躺着冰冷的夜世昌。他健步走过去,拉住了夜世昌的另一只手,“父亲,你不能有事。”

“Ken,父亲……这辈子亏……亏欠你很多,也亏欠你母……母亲太多。父亲这辈子为了……为了钱和权利,没有……好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对……对不起。”夜世昌反握着夜恺宸的手,“小希……小希的妈妈,以前……以前是你母亲的朋友。好好……好好照顾她。”

“父亲!”夜恺宸的眉头紧锁起来,“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Ken,小希。对不起。爸爸……累了。”男人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爸爸……”严希流着泪摇着夜世昌,“爸爸,你说要好好保护小希的。爸爸。”

夜恺宸放平夜世昌的手,转过身,对门口的邵宇说,“处理好父亲的遗体。”

“是,少主。”邵宇朝夜恺宸鞠了一躬。

“小姐,董事长的尸体该处理了,请您跟属下回去。”邵宇恭敬地说。

严希慢慢抬起头,“回去?回哪儿?是地牢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