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秋骨

第一骨

秋骨 背心要恋爱 5057 2017-07-28 23:09:18

  2006年。

  沉闷的空气陡然被撕破,尖利的叫声如同刮在玻璃上的指甲。

  “你这废物,还敢回来拿钱,滚!这是我的钱,你撒手,撒手!”

  “臭婆娘,老子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养你和那小蹄子,这会儿输了点儿钱拿点走怎么了,再不松手老子动手了!”

  “你动手啊,有本事你就打我啊,一天天就知道喝老酒赌博。你说说这家里的哪样东西不是我花钱置办的!你倒好,赌得一分钱不剩,转头就回来拿钱,我赚的凭什么给你!”

  “啪!”清脆的巴掌声,砸东西的声音混着尖叫。

  “臭娘们儿,你赚钱?和男人睡觉赚钱是吧!不要脸的东西!”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吵架动手了,邻居们也是司空见惯的样子,只是互相抱怨了这对夫妻几句就回了自己家,甚至视线都未曾在坐在门口的孩子身上停留过一秒。

  紧接着门被打开男人踉踉跄跄摔了出来倒在孩子边上,浑身抽搐,双手捂着脖子,鲜血不停地从指缝里流出来。

  女人披头散发的跑出来手里还握着片玻璃,看到男人的惨状后立马丢掉了玻璃,冲孩子招招手:“女儿,过来,到妈妈这儿来。”

  孩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发不出声音的男人,过多眼白的眼睛在脏兮兮的脸上很突兀,咕噜噜转了几下后看向女人,没有动。

  男人伸长了手去抓孩子的衣服,孩子就这么看着男人的动作,面无表情,如果这只手是能吃的就好了果然得等他死掉才能吃吗?

  女人轻声细语哄了几句见孩子不听也便失了耐心,捋了捋头发骂道:“真是个拖油瓶,带着她怎么可能还有客人上门来,啐,下作东西!”

  一直停在边上的黑色车子车门打开,下来个穿着考究西装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士,女人以为是新的客人,立马挂上笑容迎上去。

  男士伸手止住女人的动作,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就有救护车过来抬走了气息奄奄的男人,女人对此很不解。

  男士开口道:“我们夫人想带走这个孩子,我来征求您的意见。”女人看了一眼坐在台阶上的孩子,嗤笑:“就那个下作东西,谁稀罕,不过她在还能讨些钱,要卖的话,不多,五十万吧。”

  说完男士的面色一僵,女人以为自己说高了,立马改口不用五十万,二十五万,哦不是不是,十万,十万,大不了两万可以吗?

  男士转身走到车边,后车窗摇下,凑过去说了会儿话,然后再走到女人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本支票簿,刷刷刷写好撕下来给女人。

  “八十七万!”女人显然对这个数字始料不及,暗道这小贱人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男士掏出包巧克力走到孩子面前蹲下,将巧克力递给孩子:“孩子,跟叔叔走好不好?”

  孩子抢过巧克力胡乱撕开包装就往嘴里塞,男士将孩子抱起来:“女士,孩子是你们这辈子最大的财富,既然你不要,我们就代为保管,再见。”

  将孩子放进车里就走了,女人站在原地喃喃:“看来是个有钱人家啊,这样的话钱就用不完了!”

  车里,穿着优雅高贵的妇人看着衣衫褴褛的孩子:“这孩子这么苦啊,不知道多少天没吃过饱饭了,阿止,要是这次我们不来到这儿正巧看到这一幕,这孩子得多可怜!”

  阿止道:“夫人,那受伤的男人就扔到医院,需要让他知道我们把钱给了那位女士吗?”

  “不要,让他死了算了。”开口的是孩子,面色平静目光却透着狠狠的冷意。

  夫人道:“听到了吗?”阿止道明白。

  孩子怕是第一次坐车,没多久就捂着嘴巴想吐,妇人见状打开了车窗,问孩子叫什么名字,孩子开口:“辰情。”

  语罢又道,“他们说,他们是在早晨相恋的。”

  妇人叹了口气,挥手让阿止开快点儿。

  开进嗜公馆管家在门口迎接,妇人下车管家道:“夫人,少爷他正闹着。”拢了拢披肩:“我给他找了个孩子好好照顾他,让他在客厅等着。”

  阿止单手抱着辰情,跟着妇人走进这栋具有古典别致风韵的房子,低低吩咐了辰情几句:勿吵勿闹勿惹少爷。

  客厅里散落着一地的碎玻璃,小祖宗摔了一套珍品茶具,佣人们站在一边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当心又惹得小祖宗不高兴。

  少年穿着绵软的手工睡衣,V字形领口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袖口卷至手肘,露出左手臂上的乌鸦纹身,乌鸦是嗜家的家徽,每代继承人都会在身体的某处纹上乌鸦。

  坐在暗红色的沙发里越发如淬了光华,一呼一吸间天地黯色。

  此时少年长眉皱起,本想着和母亲说这些没用的佣人是怎么让自己不顺心的,结果一眼就看见了阿止抱着的一坨东西,黑乎乎的看起来就很脏,连忙跳到沙发上:“阿止哥,你抱着什么东西,离远一点儿,很臭!”

  妇人呵斥了少年一句:“小言,赶紧下来,这是以后专门照顾你的孩子,叫辰情,接下来她就和你一块儿住。”

  嗜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让他和这么一个浑身上下又臭又脏的破小孩儿住一块儿还不如杀了他,天知道他的洁癖有多严重。

  于是拿着抱枕挡住自己的半张脸只露出眼睛以上的部分,和妇人理论着,妇人侧头让阿止带着辰情下去,管家让佣人们也下去,自己留在边上站着,眼观鼻鼻观心。

  阿止带着辰情进了自己的房间,给她放好了洗澡水,招手让辰情脱掉衣服进去。

  帮辰情洗完澡后整缸水都浮了一层黑色的污垢,阿止更是累的腰酸背痛,辰情裹着毛巾,睁大眼睛看着阿止,阿止笑笑,找了件自己小了的短袖给辰情,穿上去之后辰情像是个娃娃似的,不吵也不闹,只是瞪着湿漉漉的眼睛。

  没一会儿妇人领着嗜言走过来,嗜言的脸色非常不好,黑眸里充斥着怒气,像是要把辰情生吞活剥了一样。

  简而言之,辰情就成为了和嗜言朝夕相处的人,照顾嗜言衣食住行,每天把嗜言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妇人,跟着嗜言上学放学,晚上也睡在嗜言房间,通俗来讲是有歧义的贴身佣人。

  辰情并没有不愿意,她知道自己在这个家可以吃饱穿暖,睡一个好觉,不用天天被打,也不用和流浪猫流浪狗抢吃的,当个下人不算什么。

  和从前相比,她很幸运。

  晚上吃饭的时候嗜言死死盯着辰情,恨不得在她身上看出个洞来,妇人咳了几声才收回目光。

  辰情打开嗜言房间的时候嗜言正在喝牛奶,一口呛在喉里使劲咳嗽着,手指着辰情颤颤巍巍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面色通红表情阴狠。

  “你,你,你进来干什么,赶紧滚!”

  辰情换上了阿止买来的衣服,怀里抱着枕头:“夫人说让我和你一起睡。”嗜言听了差点控制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捂着胸口不住喘气:“谁要和你一起睡觉了,别做梦行吗!”

  “那我去和夫人说。”

  “等,等一下。”

  辰情停住脚步,就见嗜言从柜子里找出一床被子丢在地上指着道你就睡地上听到没有。

  辰情走上前去默默开始铺被子,身子太小总被被子绊倒摔下去砸在软软的被面上,嗜言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喝完牛奶之后蹦上床抓起游戏手柄玩游戏。

  直到半夜还不时传来嗜言的喊声,并没有因为房间里多了个人有任何收敛。

  辰情浅眠,有一点声响就会醒,生怕喝醉酒的父亲进来揍她,迷迷糊糊看见嗜言笑意盈盈的脸才想起来自己并不是在那个让她厌恶害怕的家了,于是稳住心神要睡回去,结果没过多久又传来嗜言的喊声:

  “耶,赢了!”

  嗜言玩到凌晨两点多才睡,辰情醒了好几次,帮嗜言掖掖被角关上窗户。

  第二天早上嗜言被尿憋醒,闭着眼睛爬起来往厕所走,刚一跨步就踩到软软的东西,伴随着一声痛呼。

  “啊啊啊啊啊啊!”

  嗜言大叫以为踩到什么了,看清楚后几乎气得睚眦俱裂,辰情看着嗜言的脸色慌忙爬起来站着边上,低垂脑袋眼观鼻鼻观心的,嗜言恶声恶气的:

  “真是晦气,一大早就看见你这张讨人厌的脸,滚开点,我要上厕所。”辰情挪了挪步子,等嗜言走进厕所才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八点半了。

  默默揉了揉方才被踩到的肩膀,真的是很痛。

  “那个,嗜言,夫人让我每天早上都要叫你起床吃早餐。”

  叼着牙刷的嗜言猛地拉开厕所的门:“你觉得我还有心情继续睡觉吗?还有,别叫我名字,你是个佣人,和那些女佣一样叫少爷。”

  辰情点点头:“是,少……”最后一个‘爷’字消失在关得震天响的门外。

  昨天晚上阿止和夫人说了很多嗜言的喜好,叮嘱她一定要记得,嗜言是个非常挑剔的人,比如不允许有人随便碰他的床。

  于是只能叠好了自己的被子放在沙发上,等嗜言洗漱完自己才去洗漱,果不其然,嗜言把他的洗漱用品和她的分开摆放着。

  嗜言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就算是小孩子也是向来都不客气的,况且嗜言从小娇生惯养惯了,没人不顺着他的意,家世背景好,更是生了一副好皮囊,随随便便就有一堆不分男女的追随者。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辰情深刻体会到阿止说的三不法则。

  这不辰情在帮嗜言整理书桌,踮着脚尖费力去够墙边的笔,回肘时撞掉了笔筒,一支支钢笔滚在地上,正巧嗜言走进来,见到这一幕大步走过来拎着辰情后领就拽出门:“滚去把楼梯擦一遍,不擦干净别给我睡觉!”

  回身用力关上门,辰情看着手里的抹布,然后下楼开始擦扶手,人不够高只能踮起脚。

  结果一个不留神就滑了下去摔在地上,脚以一个极诡异的角度扭曲着,辰情小声说着:

  “不要哭,不要发出声音,少,少爷会不高兴的,不要哭,不痛的,阿止哥哥不在,要等他回来,所以要赶紧擦完楼梯,唔……”

  只有捂住嘴巴才忍住不哭出声来,要是发出声音就又会被少爷骂了。

  拽着楼梯的撑杆站起来,一蹦一蹦跳到刚才擦到的地方,一步一挪的,最后一级的时候已经疼的满头大汗,说实话这痛比她被爸爸打的时候轻多了。

  夫人回来一边将大衣递给管家,看见辰情坐在楼梯上,问道:“怎么坐在这里,少爷怎么样?”辰情摇摇头道不知道。

  跟在后面的阿止走近辰情时才发现孩子扭曲的脚,一把抱起辰情:“你这脚怎么回事啊?”夫人自然也看见了,侧头看了一眼管家,管家心领神会上楼去叫嗜言下来。

  阿止带辰情进行简单的处理,接回去的时候辰情满脸眼泪咬的手臂见了血也没叫出声来,阿止拍拍辰情的脑袋:“是不是少爷又欺负你了?”

  辰情摇头,然后听见嗜言含着怒意的嗓音从客厅传了过来:“她不是一个仆人吗,就一个乞丐,脚断了就断了,妈,你居然骂我,她自己收拾不好东西是她没用!”

  然后两人又说了几句听见嗜言极不耐烦的喊了句我知道了便传来关门的巨大声响。

  每天几乎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临近寒假结束夫人说让辰情陪着嗜言一起去上学,学校那儿太远,夫人和老爷忙,阿止也过不去。

  当辰情费力推着自己的箱子时嗜言正走在前面,一身米白色的春装,戴着耳机和兜帽,双手插袋走得悠闲,两条长腿走起来都生风几步就出去很远,一路上引了不少注意。

  辰情短手短脚跟不上去,十分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有一位好心的小哥走过来扶起辰情:“小孩儿你没事儿吧,家里大人呢?”

  男生气质干净笑容耀眼,辰情摇摇头:“没事,谢谢哥哥。”然后抓紧要跟上嗜言,结果抬头就看见嗜言站在不远处,面露不耐的看向这边。

  男生顺着辰情的眼神看过去看见了嗜言,站起身子,嗜言走了过来:“你磨磨唧唧干什么,不知道我很赶吗?”

  辰情低头认错:“对不起。”男生开口:“她是跟不上你摔倒了,作为一个大人不等孩子也就算了,现在这是什么态度,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教养这么低,嗜言同学。”

  嗜言冷冷一笑,极为不屑的盯着男生:“简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和你很熟吗?”叫简三的男生笑笑:“是啊,我可不愿意和一个没多大教养的富家公子哥儿关系密切。”

  嗜言一听脸色登时沉了下去,拽着简三的衣领狠狠道:“想打架是吧?”

  简三笑笑,然后一只手伸过来抓住嗜言的手,同时手的主人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放开他。”冷冷的不带感情。

  嗜言看向来人,蓝色的长袖,面色冷淡,身高腿长倒是惹眼得很。

  “呵,原来是你那小狗弟弟啊。”

  男生听了捏着嗜言的手又用力了几分,简三拍拍男生的肩膀示意放手,男生松开手,嗜言狠狠一甩:“不要以为他在我就不敢怎么样你了。”

  简三笑道:“嗜少爷,我们家十三是个乖孩子,不随便揍人。”所以一般揍的都不是人。

  嗜言见自己占不到上风,一把拽过辰情的箱子就走,辰情抓紧跟了上去,回头时简三正和男生说着什么,感觉到辰情的视线后冲辰情挥挥手。

  订的是商务舱,嗜言一上去就在补眠,辰情坐在边上看着窗外的云层,没多一会儿也睡着了。

  到了东京后已经有人等在机场门口:“少爷,辰情姑娘。”载着两人到了学校,辰情很久没见过学校了,只不过这学校是真没见过。

  大得出奇,遍地樱花,装饰精美,浪漫神圣。

  各种风格的建筑融合在一起,各种肤色的人都有,辰情虽然看过阿止给自己准备的照片,但看到这炎樱学院传说中最大的分部魅炎的真身仍旧止不住的惊叹。

  看来夫人是安排好一切,校方对嗜言带着小孩儿仆人上课也没反对,甚至准备了适合的课桌椅给辰情用。

  到尘泽宫嗜言的别墅时嗜言才开口说话:“把这儿收拾一下,我去倒时差。”

  说着径自上楼去了,辰情看着偌大的别墅,外面的牌子写的很清楚:嗜言。

  也就证明这么大的别墅只有她和嗜言两个人住,说是炎分部有钱,居然有钱到给每个g.r班的同学一人一栋别墅住着。

  默默收拾了起来,七岁小孩子的身影不停地忙碌变动着,而始作俑者在自己房间睡得正香。

  本来嗜言想让辰情自己一个房间睡,谁知道夫人威胁会叫人天天过来突击检查,要是发现辰情没和他一起睡在房间的话那就不用回国了也不用指望卡里有钱,嗜言是知道辰情每天会把他的情况告诉夫人的,于是咬咬牙也就这么应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