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秋骨

第三骨

秋骨 背心要恋爱 5265 2017-07-28 23:18:58

  大着胆子回了别墅结果嗜言不在,辰情自顾自收拾了房子,嗜言还没有回来,这下辰情有些慌了,她可是答应夫人要二十四小时除了上厕所外贴身照顾嗜言的。

  辰情跑出去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仅不知道嗜言的手机号码而且连手机都没有。

  纠结了一会儿后辰情打算先做好晚餐,然后坐在沙发上给夫人打电话报告嗜言今天的情况,夫人倒是惊讶今天怎么会这么早,平日里都是临近睡前才会打电话的。

  辰情还是告诉夫人她把嗜言惹生气结果嗜言跑了这件事儿,夫人在那头笑道:“没事儿的丫头,他从小就这样,被惯坏了,等到他肚子饿了自己就会回来的。

  别担心,这不是还没到晚餐时间吗,等到了时间自然会回来,记得做他最爱吃的冬瓜炖排骨,吃了保准消气,不过以后一定要小心别给他准备带奶油的东西了啊。”

  辰情使劲点头:“知道了,夫人,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了,绝对!”

  果不其然,晚餐时间一到嗜言就回来了,手臂上挂着制服外套,面色倒是好了,只不过还是有些不开心。

  辰情见嗜言进门立马走上前踮脚拿走嗜言的外套:“少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嗜言瞥了一眼辰情,轻哼一声没说话,走到餐桌前坐下,辰情笑了笑把外套挂在衣架上。

  嗜言看到满满一盅的冬瓜炖排骨眼睛都亮了起来,猜想辰情一定是从阿止那里知道自己爱吃这个的,于是心里面默默吐槽了阿止一句。

  用餐途中辰情戳着碗里的米饭:“少爷,今天我真的不是有意买有奶油的面包的,对不起。”

  有了冬瓜炖排骨,嗜言心情明显好了不少,大方的挥挥手:“得了,本少爷大人有大量就勉为其难原谅你了。”

  这么一高兴,直接导致了嗜言在脱衣服进浴室的时候看见了正往浴缸里放洗澡水的辰情,当即愣住,连解到底的衬衫都忘记扣上。

  辰情倒是第一次看见嗜言的半裸体,再见嗜言的表情,默默捂了眼站起来:“少爷,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可以洗了,我先出去了。”

  等辰情走后嗜言才回过神:“你这死小鬼!”

  第二天逝娜看见两人又同屏出现表示我早就知道会这样,拍拍辰情的脑袋:“我就说他不会生气的。”昨天的事儿她都听邵佳红说了。

  辰情笑笑,简三凑到逝娜边上耳语了几句逝娜表情立马就变了,扒下简三的外套套在自己身上,扯掉发绳拨散头发,使劲抹了一把嘴巴,唇色尽失。

  辰情看得很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简三笑笑:“你不懂,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班导走进来,看见逝娜这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把揣在兜里的感冒药放在桌子上:“呐,你哥哥拜托我给你带的,赶紧吃了吧。”

  逝娜点点头,简三小声道:“多半是班长又骗她哥她生病了来掩饰自己头一天出去鬼混的事实了,这种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从来都屡试不爽,对她哥超级管用,她哥啊就是个妹控!”

  辰情歪着脑袋:“妹控,是什么意思啊?”简三摸了摸下巴:“等你见到班长她哥的时候就会明白了,妹控啊,太可怕了。”

  两个月后的学园祭辰情终于见识到了妹控有多么可怕。

  好不容易过了段安稳的日子,辰情终于摸清楚嗜言这位少爷的脾气,每天变着法儿的给他做好吃的,不惹他生气,不做带一丁点儿奶油的食物。

  于是嗜言对辰情的态度也稍稍缓和了一些,至少不会像以前一样看见她就觉着污染了眼睛,虽然仍旧鲜少对她露出好看的笑容但也没有再凶神恶煞。

  这天嗜言起了个大早锻炼身体,昨晚辰情接到逝娜的电话说今天学园祭要去捧她的场,点头答应好说歹说说服了嗜言也一块儿去看看,于是一大早就准备了起来。

  唯一遗憾的就是辰情没有炎分部的制服,走在路上总有些奇怪,不过赚取更多回头率的仍旧是嗜言的超高颜值。

  嗜言这几天去染了头发,几撮深蓝藏在墨色当中,还把刘海给烫卷了,用简三的话来说就是活生生像一只大型泰迪犬。

  嗜言对此倒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少人都换回本国的服装,阿拉伯、印度、巴西、美国、保加利亚等等等等,辰情被几名跳舞的巴西女子吓了一跳,喃喃道:“这个羽毛真好看!”

  嗜言倒是被一些日本本土美食吸引了,凑过去看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略有些不开心,辰情看得眼花缭乱只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这边走走那边走走,没一会儿就小脸红扑扑眸子亮晶晶。

  “少爷,学园祭好有趣啊,我刚刚看到那边把很大的饼甩在空中!”

  嗜言瞥了一眼十分兴奋的辰情,轻飘飘来了一句:“嗯。”嗯,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辰情抿了抿嘴巴想想还是别打扰嗜言的雅兴比较好。

  有个摊位人很多,辰情个子小看不到,嗜言探头一看:“是班长。”几个人穿着很有中国特色的汉服,桌子上则摆着中国著名小吃——驴打滚儿、肉夹馍以及弥漫雾气的铁观音。

  辰情和嗜言挤啊挤终于进了棚子里,鼻腔瞬间被香气所充斥,嗜言探出脑袋看:“这是什么啊?”逝娜一听到嗜言的话,水袖一抖:“你是中国人不,老北京驴打滚儿都不知道,西安肉夹馍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过烤鸭,其它就没什么了。”

  逝娜挑高眉毛:“呵呵,你告儿我,你一般吃的点心都是些什么东西?”辰情掰着手指头道:“逝娜姐姐,少爷一般不吃点心,因为普通的点心里面会有奶油。”

  嗜言默默说道:“这让我想起了曾经被人抹了满脸奶油的日子,是吧,班长大人。”逝娜微微一哂,当时她生日,见嗜言不碰蛋糕于是就糊了他一脸,结果看嗜言如同糊了屎一样才知道他对奶油过敏,立马送去医院才免去一死。

  “不说这个了,要不要尝尝肉夹馍,超级好吃!”说着指了指冒着热气的肉夹馍,辰情早上吃的少,这会儿有些饿得发慌,只能把目光投向嗜言。

  嗜言也有些被勾起馋虫,没注意到辰情的眼神,让逝娜拿刀切了一小块儿塞嘴巴里,眸子微微一亮,辰情抿着嘴巴:“少,少爷,我也想吃。”

  嗜言心情好,点点头,辰情如获大赦,腮帮子塞得满满的,活像只松鼠,逝娜见人多了起来就让嗜言坐在边上充当活人招牌。

  嗜言见干坐着没意思就吩咐辰情四处看看买些吃的给他,塞了一把大钞给辰情。

  由于语言不通,花了好一番功夫才买到,抱在怀里往回走,身旁走了个高个子男生,白色的双排扣风衣,黑色的短跟马蹄靴,头发染成了香槟色。

  男生的五官是很正宗的黄种人,但身高腿长的估计得有188,放在一群外国人中间也不会被淹没,辰情看男生在几个外国人的摊子前面用好多种不同的语言买了一些小吃拎在手上。

  辰情把吃的递给嗜言,两脚晃呀晃呀的,瞧着嗜言和月宁颜两人低声说话,不时相视一笑什么的实在太有爱。

  辰情看见那个男生站在队伍的最后面,随着队伍慢慢挪过来,逝娜一边收钱一边往嘴里塞驴打滚,然后一袋子吃的递到自己面前时还愣了一下,抬起脑袋看过去。

  男生淡淡一哂,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着不说话,画面定格起来很梦幻,古典风格的女生配上中世纪的男生,逝娜皱了皱鼻子然后一把推开男生:“别跟这儿捣乱,走远点儿。”

  十分之嫌弃的语气,不仅吃瓜观众愣了,连男生都顿了一下,然后撇了撇嘴巴:“你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哥哥?”

  逝娜挥手让边上的简三把男生拖走,简三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脑袋的男生,讪笑:“呵呵,班长,还,还是算了吧,Vewandou太高了,我拖不动。”

  Vewandou眯眼一笑:“就是,你们这些细胳膊细腿儿就别跟这儿捣乱了,一边凉快去,我陪我们家娜卖。”

  逝娜嘴角抽搐了一下:“简三,邵明轩,千叶藤利,你们仨,给我把这捣乱的人拉走,拉不走的话,你们明天就给我别来了。”

  千叶藤利抬眸看着Vewandou,意思很明显,Vewandou默默走到边上,千叶藤利是剑道高手,抽根木头都能舞得虎虎生威,他不想自找麻烦。

  辰情看着几个人的举动觉得很好玩,转头想和嗜言说话的时候愣了愣,嗜言和月宁颜不知道说了什么,笑得很开心,嘴角的弧度都好像沾上了光华,眸子里淬了星光。

  月宁颜一直是个温和淡雅的人,笑容也一样,浅浅的,微微露出个虎牙尖倒添了几丝俏皮。

  辰情抿着嘴巴,不知怎的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是被忽略的一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存在意义,她除了给别人添麻烦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就见嗜言伸手拿了月宁颜头发上落着的叶子,眸色温和得让人徒生羡慕,辰情眼角一瞥就看见诺言站在不远处盯着嗜言和月宁颜的一举一动,手紧紧绞着衣角。

  嗜言和月宁颜又说了几句,站起来跟着月宁颜走了,辰情刚想着要不要跟上去嗜言就转过头来让她在原地待着,辰情点点头没动。

  百无聊赖只能看着逝娜卖东西,于是发现Vewandou一直趁逝娜嘴巴闲的时候时不时喂逝娜一些吃的,逝娜几次咬到他手指也没吭声。

  人渐渐少了下来,逝娜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让简三替她,灌了杯水咳嗽不止,再开口发现嗓子哑了,由于生意兴隆人又多,逝娜只能一直用英语和日语提醒大家排队付钱再拿东西,说话也得大声不然就听不见对方在讲什么,一来二去就成这样了。

  Vewandou见逝娜喉咙哑了,立马皱着眉头:“你说说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不是有喇叭吗?真是,喉咙都哑了,难受吗,要不要我买点儿药回来?”

  逝娜摆摆手,低声用英语说了几句,Vewandou看向辰情,辰情一愣,Vewandou点点头:“可以是可以,但是你怎么办呀,这小鬼不是那嗜言的人吗,要我带着逛干什么?”

  逝娜拍了Vewandou一下:“你就说带不带。”Vewandou立马投降:“带带带,一定带,不过你也得跟着我才行。”

  逝娜无奈只能点头,于是就这样一个汉服一个风衣一个小孩儿走在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几些喜欢开玩笑的说:“Vewandou,逝娜,你们俩兄妹都有孩子啦,看不出来呀,都这么大了!”

  然后被逝娜一个眼神就给秒杀了,辰情轻轻鼓掌:“逝娜姐姐你真厉害,一眼看过去大家就不说了。”

  逝娜笑笑,指指喉咙,声音嘶哑:“那是我喉咙哑了,不然他们早跑了,怎么可能还敢开玩笑。”

  辰情笑笑点头。

  远远看见好多人往同一个方向走,于是三人一块儿过去凑热闹,结果被堵在外围,逝娜听了几个女生激动的变调的日语,转头:“她们说里面是嗜言和宁颜。”

  辰情微微一愣,逝娜拍拍Vewandou的肩膀:“你个儿高,看看里面在干什么。”Vewandou撇撇嘴,骂道你就知道让我当苦力,但还是往里面一看,道:“画画呢,嗜家小子当模特。”

  逝娜眉毛一挑,拉着辰情就往里挤,Vewandou见状立马护着逝娜不让她被挤着。

  嗜言脱了外套只着衬衫,斜斜坐在凳子上,一腿曲起一腿伸直,两手向后撑在凳面上,嘴角微微勾着,月宁颜坐在画架前调颜料。

  月宁颜见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冲嗜言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啊,这么多人。”嗜言摇摇脑袋:“没什么,正好我没事情做,帮帮忙也是应该的。”月宁颜歪着头:“谢谢你啊,阿言。”

  嗜言同样回以微笑,似乎对如此亲昵的称呼习以为常并且十分受用了似的。

  辰情才发现嗜言原来有这么温和的一面,面对月宁颜,像是倾尽了他所有的温柔和耐心,说话温吞,眸色柔和。

  逝娜拍拍辰情的脑袋,抬抬下巴示意辰情上前:“你就这么看着,少爷要被抢走了呢。”辰情只笑不语。

  等月宁颜画完之后嗜言活动了一下手脚:“一幅画一万,有人要买吗?”月宁颜道:“会不会太贵了点,要不少一点?”

  还没说完一群人就奋起:“我要!”“我也要一幅!”“我要两幅!”“我要买十幅!”

  此起彼伏的喊声,众人推推搡搡的,混乱间逝娜被踩了几脚袖子都扯裂了,差点摔倒在地,这下Vewandou不高兴了,一手揽着逝娜,朗声道:“月家小子,你画多少我全买了,让他们都散了,再挤着娜我就把你的画全撕了。”

  辰情爬了起来拍拍裙子上的脚印,暗暗感叹这Vewandou真是财大气粗。

  不过逝娜差点摔倒的时候Vewandou的脸色真的很阴沉,怒气一触即发的样子,一万日元一幅画,月宁颜看样子也能画个十来张,那就是近十多万,Vewandou好像一点都不心疼。

  逝娜无语的白了Vewandou一眼:“幼不幼稚,小辰情,你想让嗜言摆什么POSE就告诉宁颜,嗜言还就听他的,啊,等你不想让嗜言摆了就抱着画回来,钱不是问题,晓得不。”

  辰情点点头,看了眼嗜言,又看了眼月宁颜,继而再用力点头:“我知道了,逝娜姐姐。”

  到逝娜两人走后嗜言立马跳起来指着辰情:“辰情,我告诉你,我可是少爷,你要是让我做什么奇怪的姿势看我怎么收拾你!”

  月宁颜推了推嗜言:“凶孩子干什么,她说什么你就做,你现在是模特,是在赚钱,这是金主,你得听她的哄她开心,不然哪儿来的钱。”

  然后蹲下身子和辰情平视:“那现在可以说了,你想让阿言他做什么动作呢?”辰情歪头思考了一会儿:“我想看少爷吃棉花糖穿那件有大羽毛的衣服还有戴兔耳朵的样子!”

  一次性把自己想要看的都说了出来,微微有些气喘,紧接着偷看嗜言的脸色,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走人了。

  结果嗜言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毛,倒也没说什么,月宁颜笑着站起来:“阿言,你听见了,三个动作,也就三幅画,快去准备吧。”嗜言嗯了声。

  没过多久嗜言拿了一个粉色的棉花糖过来问月宁颜:“这样可以吗?”然后把棉花糖凑到唇边示意,月宁颜道:“你就吃一口嘛,这样子才有感觉啊。”嗜言撇撇嘴巴,伸出舌头舔了一口,皱起眉头,甜腻的味道充满口腔。

  “太甜了,阿颜。”

  “阿言,你就忍忍呗。”

  “好,别啰嗦了。”

  辰情蹲在地上看着保持住一个姿势不动的嗜言,还有认真画画的月宁颜,发现自己好像挺多余的。

  没多久辰情就睡着了,等到被月宁颜叫醒的时候嗜言已经不见了:“唔,少爷呢?”月宁颜把画递给辰情:“他已经回去了,这些是画好的画,是不是我们太无聊了,你都睡着了,下次会注意的。

  对了,钱的话我会自己去和班长拿的,现在挺晚的了,你赶紧回去吧,要不我和你一起好了。”

  辰情接过画摇头:“不用了,我自己会回去,谢谢哥哥,哥哥再见!”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月宁颜愣了一愣:“看起来有些不喜欢我呢。”

  辰情刚回到别墅,就看见嗜言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看起来有些累了,画幅画起码要二十分钟,站一个多小时嗜言也受不了。

  辰情轻手轻脚地放了画,找了条毛毯踮脚给嗜言盖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