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秋骨

第四骨

秋骨 背心要恋爱 5453 2017-07-28 23:22:48

  2008年

  今天是嗜言的成人礼,辰情也呆在嗜言身边两个年头了,说长不长说久不久,刚好够辰情摸清嗜言的脾气,刚好够嗜言把所有欺负辰情的玩心给消磨干净。

  夫人特地让阿止带着嗜家家主的指环过来,从今天开始,嗜言就是个成年人,是嗜家的继承人了。

  嗜言五官长开,丰神俊朗的,给原本的轮廓添了几分凌厉之感,长到了183,比原来整整高了近五公分,辰情站在他边上越发显得又矮又小的。

  辰情本来也想着给嗜言准备个成人礼物,但是嗜言好像什么都不缺,也没什么好送的,只能多做几顿冬瓜炖排骨。

  只不过东西再好吃,吃久了也会反胃,嗜言放下筷子:“喂,小鬼。”辰情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是,少爷,怎么了?”

  嗜言招招手让人出来,然后拿筷子敲了敲碗:“你已经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冬瓜炖排骨了,是家里没菜了还是想吃死我?”

  辰情顿了顿:“少爷不是最喜欢吃冬瓜炖排骨了吗?”嗜言撇嘴:“我是喜欢,但是并不代表我愿意天天吃,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都是会反胃的。”

  辰情问道:“最喜欢的东西吃多了也会变得不喜欢吗?”嗜言放下筷子:“小鬼,举个例子,你喜欢看一部动画片儿,然后别人天天让你看,不让你看其它的,打开电视就是这部动画片儿,让你看个两三年,你还会喜欢吗?”

  辰情思索了一会儿,摇头:“不会喜欢,会讨厌。”嗜言手一拍:“那不就得了,赶紧的给少爷我换个菜,我要油焖大虾。”

  辰情挠挠头发:“少爷,我不会哎,油焖茄子倒是会。”嗜言手一挥就这个了赶紧的别让你少爷我饿肚子,辰情点点头又钻回厨房里。

  成人礼当晚阿止是留在嗜言别墅的,美名其曰节省资金,实际上就是想看看辰情和嗜言的生活方式好回去向夫人汇报,当然嗜言内心是拒绝的。

  阿止洗过手坐下来就开始念叨:“少爷,您都成人了,还不能自己盛饭,哪儿养的娇贵脾性,我早跟夫人老爷说不能太惯着您,你看看现在,什么样儿了都!

  辰情你也别太惯着少爷,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怎么说也该让少爷照顾你才对,做饭也不会,衣服也不知道洗,更别提自己跑腿了,少爷,您是要懒成什么样子了,我跟你说啊……”

  嗜言嘴角一抽:“够了啊,阿止哥。”阿止止住话头,拿起筷子:“好,我不说了,那少爷,咱们可以开饭了吗?”嗜言点点头。

  饭后阿止帮着辰情洗碗,絮絮叨叨和她说些嗜言小时候的事儿,顺便讲些嗜言成人礼后应该做的事情,叮嘱辰情千万别让嗜言谈女朋友。

  辰情踩着小板凳问道:“为什么啊阿止哥哥,逝娜姐姐说诺言姐姐喜欢少爷,想和少爷在一块儿。”

  阿止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子:“这个嘛,因为少爷是嗜家的继承人,结婚对象一定要是能对他造成好处的女孩子,而且现在他还小,谈恋爱不合适。”辰情疑惑:“可是阿止哥哥你刚才吃饭的时候不是还说少爷已经长大了是成人了吗?”

  阿止一愣,这个该怎么解释呢?

  晚餐过后阿止动手做了道甜点,嗜言爱吃得很,一大半都入了他肚子,辰情有些惊讶,平常嗜言都不怎么吃甜点的。

  嗜言非常大方地允许辰情跟他坐在同一沙发上看他和阿止玩游戏,辰情虽然看不懂,但还是拍手叫好:“少爷好厉害!”阿止道:“什么,这叫厉害,那我不就逆天了吗?”

  辰情看了一眼嗜言,又看了一眼阿止:“可是,我还是觉得少爷更厉害一点。”嗜言勾了勾唇,冲阿止十分嘚瑟的一笑。

  今晚是嗜言最后可以放纵的一晚,连赢了十三局才放过阿止,让人去睡觉,辰情给嗜言放好了洗澡水,又倒了些嗜言喜欢的香水进去。

  夜凉如水,蔚蓝色的天空零星点缀了几些星光。

  辰情睡得有些不安稳,右眼皮跳的有些厉害,于是暗暗注意着嗜言,生怕他出个什么事。

  “咔嚓。”一道细微的响声,辰情刚想坐起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就看见很多个红色的小点动来动去的最后定格在床上凸起的一团。

  辰情伸手戳戳那一团:“少爷,少爷。”嗜言动了动身子:“干什么,睡觉呢,烦什么。”“我,我看见有好几个红色的点照在被子上,少爷,您起来看一下吧。”

  嗜言想睡回去,无奈辰情一直戳着他,嗜言一下子坐起来刚想开口骂,落地窗整个碎了开来,方才嗜言脑袋的地方一颗子弹飞过。

  “啊!”

  嗜言一个激灵立马向后一翻蹲在辰情边上,只听见子弹飞速划破空气射进墙体和床上的声音,辰情着实吓着了,抖着声音:“少爷,我,我怕。”嗜言摁着辰情脑袋:“你等会儿悄悄爬过去开门下去找阿止哥,和他说有辆直升机。”

  辰情双脚发软:“我,我不敢,我怕,少爷,我要和少爷在一起。”嗜言啧了一声,辰情瞧见手机摆在床头柜上,伸长了手想去够,红点立马瞄准手机,一枪打爆,飞溅的碎片刮伤了辰情的手。

  辰情缩回手,嗜言皱着眉毛:“小鬼,你真是,算了,我去找阿止哥。”

  嗜言太高了,稍微一动脑袋就会露出床面,只能趴在地上,辰情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估计对方也等不了失了耐心,朝被子一通乱扫,辰情吓得捂住耳朵尖叫:“少爷,少爷!”

  嗜言伸手拉住辰情往自己怀里带,人顺势躺倒在地上,往角落里一滚,捂住辰情嘴巴:“别叫,听见没有!”

  辰情使劲点头,嗜言看了眼距离门口的距离,调转身子一点点往上蹭,抬手扭开门把,就见几个黑衣男子从外面跳进落地窗,抬手就给了嗜言几枪,嗜言就地一滚,两人出了门外。

  嗜言喊了声阿止哥,那几个黑衣人从里面追了出来,嗜言抱着辰情滚下楼梯,阿止从房间里出来,本来以为嗜言怎么了刚想开口,结果看见这幅情景立马就敛了神色,躲过几枪后进了房间,没一会儿出来手里就端了支勃朗宁。

  嗜言缩在楼梯的角落里,喘着粗气,辰情手下黏腻,抬手一看满是鲜血,这才发现嗜言的手臂中了一弹,汩汩的流着血。

  “少,少爷,您没事儿吧,严不严重要不要紧,流,流了好多血啊,怎么办,要不要叫医生啊!”

  嗜言竖起食指:“别吵,阿止哥会解决的。”阿止的枪没装□□,声音几乎充斥着整间别墅,辰情一边哭一边发抖,看着嗜言的衣服被血染的更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止过来了:“少爷,您怎么样?”嗜言摇摇头,脸色因为失血过多很苍白:“我还好,手臂中了一枪。”

  阿止的脸上也被子弹给划出了几道血痕,背着嗜言:“少爷,没有办法送您去医院,只能请医生到这儿来看了,您稍微忍耐一会儿。”嗜言点点头,辰情跟着走上楼,楼梯横着黑衣人的尸体。

  辰情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一幕,满头冷汗,阿止帮嗜言紧急处理了一下,这才发现嗜言的脚好像摔折了,保持了个诡异的角度,也亏得他没喊疼,要是换做平常早就满地打滚了。

  辰情一边哭一边拉着嗜言的手:“少爷您别睡,大家都说要是这样睡着了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就只能飘到天上了,我不想少爷到天上。”

  嗜言面色惨白,伸手捂住辰情的脸:“你好吵,能不能别烦啊。”

  等医生满头大汗的跑来时嗜言已经进入昏睡状态了,阿止用非常流利的日语道:“医生,我家少爷受了枪伤,麻烦您了。”

  医生拿手帕擦了擦汗:“不可以麻醉,能受得了吗?”阿止点点头,医生便道:“那就请两位按住病人了。”

  阿止看向辰情:“等会儿不管少爷怎么挣扎都必须按住,知道吗?”辰情咬着嘴唇点头。

  医生剪开嗜言的袖子,血染红了小臂,乌鸦纹身被血浸的很是诡异,子弹嵌在肉里看起来触目惊心的,辰情深吸一口气,紧紧抓住嗜言的另一只手。

  器具都消了毒,掰开嗜言的嘴巴塞了条毛巾,擦掉了伤口周围的血,拿火灼了一会儿刀,医生低声说:“摁住了。”然后刀尖刺入肉里,嗜言整个人弓了起来,眸子睁大死死咬着毛巾,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呜咽。

  “叮。”很清脆的一声,子弹掉在托盘里,嗜言重重摔回来,浑身是汗,辰情跌坐在地上喘着气,阿止拿下嗜言嘴里的毛巾,医生动作迅速的给嗜言包扎好。

  等阿止送医生回去之后才有空理会自己脸上的伤,刚才医生也看见了,拿了几根碘酒棉签和几枚OK绷给他。

  辰情拿毛巾擦拭着嗜言满是冷汗的脸:“对不起,少爷,都是因为我,要是我当时敢下来找阿止哥哥的话少爷也不会因为要保护我受伤了,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阿止揉了揉辰情的脑袋:“你别太内疚,不是你的错,少爷已经成年了,往后这些事情会只多不少,哪有那么多时间让你自责,不如学习怎样保护好自己。”

  辰情点头,擦脸的手还在轻微颤抖着。

  第二天傍晚嗜言醒了过来,面色仍旧有些苍白:“咳……小鬼。”辰情趴在床边,听到嗜言的声音立马抬起脑袋:“少爷,您醒了!”然后边跑边喊,“阿止哥哥,少爷他醒了,少爷醒了,阿止哥哥快来!”

  接着回来趴在嗜言床头:“少爷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口渴吗?要不要喝水?或者饿吗?您睡了那么久肯定想洗澡吧?”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嗜言脑壳泛疼:“闭嘴,小鬼,被你吵的头疼。”辰情听了当即捂住嘴巴,然后就着这个姿势左摇右晃的很开心,满眼笑意遮也遮不住。

  嗜言叹了口气,真是的,这幅样子给谁看啊。

  阿止急匆匆跑上来,衣服还是昨天的:“少爷您怎么样!”嗜言摆摆手,阿止扶着嗜言坐起来,嗜言看了看手臂:“查到昨晚是谁了吗?”

  阿止点头:“嗯,是Machine的人。”嗜言微微一愣,Machine算是和The One差不多类型的公司,主攻科技产品,但也没有说产品相互阻碍,甚至要杀了他这个未来继承人。

  阿止神色有些凝重:“主要是Machine新上任了总裁,整个公司大换血,还决定要开发智能科技这一块儿,咱们正好撞上,您又是个孩子,所以就……”

  欲言又止,嗜言大概也听出了一些内容:“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人,The One还得靠我呢,阿止哥,你抓紧时间回平京吧,我这儿不用担心,大不了多找几个保镖就行了。”

  阿止想想还是打了电话给主家,交代了一下发生的事情,挂断电话后道:“少爷,您和老爷还真是亲父子,老爷说让我派几个保镖暗地里跟着您,顺便教您使枪让您学格斗。

  至于如果再遭到暗杀的话,就看您自己了,如果不幸受伤或者挂了的话,那也没办法,不过老爷说他现在还不老,还能再生一个。”

  嗜言一听眉毛都扬了起来,刚想开口就听见辰情说:“这怎么行,少爷不会死的,老爷怎么能这么狠心,讨厌!”眼泪都给她飙了出来。

  阿止一笑,嗜言啧了一声,完全不想去看辰情这张脸。

  养了两日嗜言就又活蹦乱跳了,不想在家里呆着,这两天因为手臂绑着,连洗澡都很麻烦,感觉那受伤的手臂都快臭了。

  阿止已经回去了,帮嗜言安排跳级去读大学,辰情知道在炎樱学院跳级是什么概念,每门课目正确率达到百分之九十点九九以上才有可能跳一级。

  这就导致了辰情看嗜言拿书本的时候就一脸的崇拜,看得嗜言浑身不舒服,拿着书挡着脸,这时候他倒是特别希望简三过来找他麻烦,邵佳红抱走辰情,就算诺言来找他他也愿意啊,只要能躲开辰情的眼神儿怎样都好。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嗜言腾地起身,辰情也跟着站起来,嗜言立马阻止:“我去上厕所,别跟着我,坐下!”辰情撇了撇嘴,只好坐下。

  今天逝娜没过来寻开心,也知道了嗜言要跳级的事情,正准备同意书让大家签,跳级不仅仅要校方签字还得让本人班级里的同学以及班导同意才可以。

  其他人正准备校庆的节目,g.r有两个节目,一个是歌唱类的,一个是舞蹈类,简三负责一个,诺言负责一个。

  这一次嗜言也会参加,据说这是嗜言第一次演出,作为文娱委员的诺言非常重视。

  辰情去参观简三排练的时候,听到简三开嗓被惊艳了一把,声音很脆,而且咬字清晰,尾音上扬忽的收尾,英文带了一丝痞痞的感觉。

  Thrillier是迈克尔·杰克逊蛮有名的一首歌,再配上颤栗之舞很有味道,简三稍微改了一下,钢琴弹得很有韵味,辰情也没想到逝娜的钢琴弹得这么好。

  副歌部分是合唱,纯人声,辰情虽然不太懂这些,只不过仍旧被惊叹了,纯净人声的感觉很震撼,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看见姗姗来迟的嗜言和一旁的诺言,逝娜毫无章法的敲着琴键,和边上的简三咬耳朵:“诺言不会是借职务之便故意让嗜言和她一块儿上节目吧?”

  简三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啊。这是团体舞,嗜言和诺言领舞,双人探戈,其他人都跟那儿一对对练着,唯独嗜言坐那儿看舞蹈视频,诺言想拉嗜言和她一起练又不敢。

  辰情晃荡着两条小短腿看着,千叶藤利担当指导的角色,拿着根细木棒挑刺儿,邵家姐弟一边跳一边互骂,月宁颜的搭档是高三的一名学姐,身材姣好。

  本来嗜言是挺拒绝这种节奏快的贴身热舞的,只不过想到这说不定是最后一次和大家汇演,以后他就是学长了,也就勉强答应了下来。

  辰情凑到嗜言边上看视频,有些怔愣,男女双方穿的都很少,脸贴脸肉贴肉的,感觉都快亲上去了一样。

  嗜言没注意辰情在边上,一转头抬手要喊诺言过来,就给撞一块儿了,嗜言抬手有些狠,辰情捂着鼻子往后退了几步,眼泪花儿一下子冒了出来,鼻根酸涩。

  嗜言手伸在半空有些愣,本想着问一下有没有事,就见辰情手伸过来摸他的手:“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故意要站在你边上的,你手痛吗,对不起,对不起!”

  嗜言刚准备开口说话,辰情感觉鼻子一热,两道鼻血就流了下来,擦也擦不及,滴在嗜言手上,嗜言下意识甩开鼻血来源。

  辰情没站稳摔在地上,嗜言手顿住,不爽的啧了一声,不知道应该先擦掉手上的鼻血还是先把辰情拉起来,邵佳红见了过来扶起辰情:“Oh my god,快叫医生,这么多血!”

  辰情倒是摸了几把鼻血擦在衣服上,然后用干净的两根手指从兜里扯出干净的手帕递给嗜言:“少爷,手帕。”嗜言接过手帕,看了眼辰情的脸以及隐隐约约又有要留下鼻血的趋势的鼻子,选择把手帕丢给辰情:

  “你拿着擦吧,恶心死了。”

  辰情握着帕子笑了:“谢谢少爷!”一低头鼻血就又流了下来,于是立马仰头,嗜言被逗笑了,嘴巴一扯露了个笑容。

  辰情听到嗜言轻微却清晰的笑声,看向嗜言:“少爷,您笑了!”嗜言立马收了笑容,看着辰情两道蜿蜒而下的鼻血:“闭嘴,抬头。”辰情乖乖闭嘴,乖乖抬头。

  这么一闹大家也没多大心思排练了,逝娜让大家各自解散回去好了。

  本来嗜言走路都喜欢右手插袋,只不过这会儿滴了鼻血,干了之后就很难受,他也没洗,一路上就只能抬着手走路,辰情跟着后边。

  因为辰情衣服是白色的,所以鼻血在上面就特别显眼,这一路走来不知道多少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嗜言了,嗜言真的很想说我没有家暴你们看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