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秋骨

第五骨

秋骨 背心要恋爱 4619 2017-10-01 21:35:13

  校庆当晚

  嗜言辰情两人饭刚吃到一半逝娜就来了:“你们俩还有时间吃饭,赶紧走了。”嗜言看了眼挂钟:“不是才六点多吗,早着呢。”“不用排队化妆的,你以为这是哪儿,赶紧的别吃了。”

  礼堂还没观众,后台已经忙开了,化妆的、换衣服的、背稿子的、开嗓的……逝娜拉着嗜言就把人按在椅子上:“赶紧的,先给嗜言化,他好了咱就不担心了。”

  辰情看没地方坐就蹲在墙角,默默观察着每个人的鞋子。

  逝娜像个陀螺似的一直转来转去的,一会儿那个谁谁谁你衣服换了没没有还不赶紧去,一会儿那个某某某你都弄好了堵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找地方呆着,中英日德意几国语言完美切换。

  还没换衣服的月宁颜凑过来蹲下:“怎么了,阿言在哪儿呢?”辰情指指嗜言,月宁颜一看,然后道:“既然他在化妆的话,我带你出去吧,这里头那么多人闷得很。”

  辰情摇摇脑袋:“不可以,要在这里等少爷。”月宁颜一笑,摸摸辰情的头:“既然你要等他就算了,不过不能总蹲着,会累的,还有要是饿了的话就去简三哥哥那拿。”

  辰情乖乖点头,看着月宁颜走开。

  嗜言收拾好之后发现看不到辰情,喊了声:“辰情,人呢!”辰情立马站起来应声:“少爷,我在这里!”

  少年穿着银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修身,头发三七分露出光洁的额头,面孔白皙。

  辰情看得愣了,喃喃道:“少爷真好看。”嗜言听到辰情的声音,顺着走了过去:“哪儿去了?”“就在这里等少爷。”“是吗。”“是的少爷!”

  逝娜走过来道:“你好了就别在这里,省得捣乱,小辰情把你家少爷带出去,不过不能走太远。”辰情点点头。

  嗜言斜睨了逝娜一眼:“你什么意思啊,我有给你捣过乱吗,净瞎说呢。”逝娜连连点头,推着人出去:“行行行,大少爷,您没捣乱,是我捣乱了,行吧,赶紧出去待着行不?”

  嗜言甩甩手,给你个面子吧。

  俩人出了后台,跑到第一排位子坐着,辰情看着嗜言笑:“少爷,您这样真好看!”嗜言听了挑起眉毛:“那你的意思是我平常不好看咯?”

  辰情连忙摆手加摇头:“没有没有,少爷您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少爷平时也很好看,现在也好看,少爷您怎样都好看!”

  嗜言嘴角一勾笑了起来:“算你聪明。”辰情抿着嘴巴笑。

  十分钟后逝娜过来了:“观众要进场了,小辰情你是要在这儿看还是到后台?”辰情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是和少爷在一起。

  嗜言道:“别,你别跟着我,就在外面看得了。”辰情嘟着嘴,点点头,嗜言心情一好,起身的时候顺手揉了揉人脑袋。

  辰情愣在那儿,看着嗜言和逝娜走远的背影,伸手捂住脑袋,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笑容忍都忍不住。

  等所以观众都进场的时候辰情才发现自己坐在一群校领导中间,四处看了看,然后默默缩着脑袋。

  主持人是Vewandou和另一位学姐,一黑一白一俊一美,站在一块儿倒是挺般配的。

  “各位老师。”

  “各位同学。”

  “大家晚上好!”

  鼓掌声响起,辰情被吓了一跳,耳朵嗡嗡作响,Vewandou嘴角勾着笑:“今晚夜色很美,但是我身旁的这位更美。”

  众人笑,学姐轻笑几声:“Vewandou你的嘴巴像弹簧。”“这是在夸我吧,巧舌如簧吗?”“是的呀!”“谢谢!”

  学姐看了眼台本:“今晚我们迎来了炎樱学院同样也是魅炎分部第133个生日,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最炽烈的感情祝炎樱、祝魅炎,生日快乐!”

  掌声雷动,辰情也跟着鼓掌,学校也有生日,真好。

  然后读完了开场白,开场秀便是g.r的节目,探戈闻香识女人。

  其他舞者们都是深蓝色的舞服,月宁颜这会儿的种族特征就显了出来,天生的白发衬得五官标致。

  而平时以清纯示人的诺言穿了件黑色蕾丝的露背开叉舞裙,小腿线条圆润,白皙莹莹,长发烫卷搭在肩上,配上化的妆,显得极具诱惑力。

  而站在边上的嗜言更甚,五官深刻,眉眼如画,眼角精致细腻,平日里就极好看,更别说现在了,发丝微卷,墨黑缀着深蓝。

  辰情立马坐直身子,瞪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嗜言。

  起先灯光是暗着的,音乐开始,打了个光圈到月宁颜那一组,再另一组,最后打在嗜言和诺言俩人身上。

  然后灯光打到另一边,逝娜一身浅紫色裸肩长裙,长发披肩,右手拿着琴弓,看向对面的千叶藤利,冲人微微颔首,千叶藤利穿了身黑色的礼服,拿着支口琴。

  Por una cabeza,这首华丽而高贵动人的探戈名曲,出现在众多电影配乐中是阿根廷探戈舞曲的极致代表,也是全世界乐迷所最为熟知而深深爱上探戈旋律,阿根廷史上最负盛名的探戈舞曲。

  舞曲首段呈现慵懒以及幽默的口吻,进入到B段转小调,转而呈现激情的感觉,接着又转回大调。

  由小提琴和口琴作对位和声的表现,两个部分那种前后矛盾而又错落有致的风格充分的展现了探戈舞中两人配合的默契。

  进入B段后的激情将舞者与观众的情绪推到最高点,然后突然做减慢,回到首调收尾。

  小提琴尖锐却不刺耳,抑扬顿挫却内敛干练,高调又内敛的引领着旋律,犹如踩着探戈舞步的女人,有着高贵的步伐傲视一切的态度,对舞伴欲迎还拒,纠缠其中,优雅与激情、含蓄与张扬完美揉和。

  嗜言和诺言俩人贴得极近,呼吸缠绵,目光缱绻,像极了互相倾慕的男女。

  两人的舞蹈象征着激情的释放,舞蹈中也充满挑逗和比拼,同时两人微醉,那一刻的曼妙只能通过神态和眼神来感受。

  最后一个音,最后一个动作。

  收尾。

  鞠躬。

  辰情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少爷好棒,少爷最厉害了!”也不管这多丢脸,嗜言一听就啧了一声表示不满意,不过嘴角倒扬了起来,诺言看着嗜言的侧脸,面色微红。

  认真跳舞的嗜言,致命地吸引人,那种独特的魅力,让诺言欲罢不能,两人时而凑近时而远离,呼吸互相交错着,暧昧着。

  说实话嗜言是一个很好的搭档,音乐一开始,他的眼神就不一样了,看着她的时候,仿佛自己就是他内心所仰慕所喜爱的女子一般,目光炽烈而温柔。

  月宁颜喘着气,和身旁的学姐舞伴互视而笑,邵家姐弟一边笑一边互骂,台下掌声热烈,很多人都站了起来。

  辰情看着嗜言,笑得可开心了,然后就有人碰了碰辰情,一看是班导:“快,去给你家少爷送花!”

  辰情一愣,抱着特大的花束跑上台,还差点绊了一跤,然后走到嗜言面前:“少爷,您真棒!”嗜言嘴角一勾,接过花束,又顺手揉了辰情头发一把。

  辰情跟着嗜言下台,抱着脑袋自个儿陶醉了起来。

  第二个节目是魔术,就是什么大变活人和锯身体,辰情吓得一手捂眼睛一手抓着嗜言的衣角,嗜言啧了一声:“害怕就捂眼睛,你这样跟没捂有什么两样。”

  嗜言表演结束之后辰情就跟着他一块儿坐在第三排。

  辰情放下手指分开的手,偷偷嘀咕:“可是真的很吓人,也很想看嘛!”嗜言撑着下巴:“这有什么好看的,全是假的。”

  辰情抬头看向嗜言,问道为什么是假的,嗜言心情好,就大发慈悲告诉辰情:“这些都只是道具,你看那被锯成两半的女的,其实箱子是由两个小箱子组成。

  她进去的时候缩起身子露个脑袋,再让另一个箱子里的人把脚伸出来,然后魔术师拿锯子一锯,箱子分开,自然就造成了人被锯开却没事儿的现象。”

  辰情似懂非懂的,嗜言看她这样也知道没听懂多少,失了兴趣:“听不懂就算了。”辰情摆摆头,虽然听不懂,但就是觉得嗜言很厉害:“少爷您真聪明!”

  嗜言失笑:“这很容易,你要想看,下次让班长表演给你看,她这个很在行。”辰情瞪大眼睛:“真的吗?”嗜言点头。

  把校庆气氛引爆到燃点的是Vewandou的节目:全场大合唱We will rock you。

  震耳欲聋的拍掌声和欢呼声,Vewandou把戴在头上的爵士帽用力飞向观众席,勾起嘴角邪魅一笑,台下欢呼。

  眼看着帽子就要飞到一个非常激动的女生手上,却被硬生生的拦截了,嗜言站了起来,单手插兜,右手接住帽子,灵活一转就将帽子盖在辰情脑袋上。

  辰情扶住帽子:“少爷?”嗜言坐了下来:“我看你刚才看得很开心,就拿来给你。”辰情抿着嘴巴笑。

  大家出的节目都很有新意,气氛很好,辰情鼓掌鼓得手都痛了。

  中间有个荧光舞,辰情看得特别开心,眼花缭乱的,结束后拉着嗜言的袖子:“少爷少爷,我也想要那个会亮的东西。”

  嗜言斜睨了辰情一眼,辰情忙摆手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也不是特别想要。”嗜言撇撇嘴巴:“等结束后带你去后台拿。”辰情使劲点头:“少爷您真好!”

  压轴节目是g.r的合唱,简三穿着黑色西服,其他人都是白色礼服,弹钢琴的逝娜换了黑色裸肩长裙。

  辰情看到Vewandou站在台侧看着台上的逝娜,脸隐没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表情,但辰情知道,他在笑,非常温柔地在笑。

  《Thriller》于1982年12月发行。评论家欣喜若狂的称赞这是迈克尔令人兴奋的不可抑制的表演,宣称它是今日流行乐中伟大歌手的最新陈述。

  “It's Close To Midnight

  And Something Evil's Lurking In The Dark

  Under The Moonlight

  You See A Sight That Almost Stops Your Heart

  You Try To Scream

  But Terror Takes The Sound Before You Make It

  You Start To Freeze

  As Horror Looks You Right Between The Eyes

  You're Paralyzed

  ……

  There Ain't No Second Chance

  Than Any Ghost Would Dare To Try

  Girl, This Is Thriller, Thriller Night

  So Let Me Hold You Tight

  And Share A Killer, Diller, Chiller

  Thriller Here Tonight。”

  舞蹈有些部分经过改编,邵明轩对这个非常在行,改编起来动作十分帅气利落,嗜言和诺言还有千叶藤利没有再上台,只在底下看。

  人声部分真的是非常震撼,台下几乎是鸦雀无声,认真聆听着这首迈克尔·杰克逊从未在任何颁奖礼上表演的歌曲。

  “Darkness Falls Across The Land

  The Midnite Hour Is Close At Hand

  Creatures Crawl In Search Of Blood

  ……

  The Funk Of Forty Thousand Years

  And Grizzy Ghouls From Every Tomb

  Are Closing In To Seal Your Doom

  And Though You Fight To Stay Alive

  Your Body Starts To Shiver

  For No Mere Mortal Can Resist

  The Evil Of The Thriller。”

  全场几乎是安静了半分钟,然后大家都站起来鼓掌,欢呼呐喊。

  逝娜起身弯腰谢礼,下台的时候Vewandou一脚站在台阶上,伸手去接逝娜,逝娜提着裙摆将右手放在Vewandou手心,被牵下去。

  最后一个节目是老师们的合唱,炎樱学院的校歌,只不过改成了日文版的,指挥者居然是千叶藤利,这多多少少让大家有些惊讶。

  辰情听不太懂歌词大意:“少爷,为什么说炎分部是樱花,风雨飘荡中送达死亡的喜讯,还有什么众生欢呼雀跃,迎来崭新的世界,这些是什么意思啊?”

  嗜言手指轻打着节拍:“这个和炎樱学院的创立有关,1875年英超布莱克本足球俱乐部成立,学院创始人Maria女士一开心,就想造个学校玩玩儿。

  然后7月24日,日本强迫琉球国王停止向清朝中央政府朝贡,英国泉分部看日本这儿特嚣张,就派人建了个炎分部。

  本来想着是要控制一下日本某些上层军阀势力,结果呢,逐渐发展成正经学校,那没办法了呀,就这么下去呗。

  于是东北和柏林就有了俩分部,Maria女士1888年心血来潮在迪拜建了所研究学院,现在占了个黄金地段,最后在圣迭戈建了幼稚园,逐渐就变成了横跨亚欧北美三大洲的学院。”

  辰情听得一愣一愣的,感叹一声:“少爷,这位Maria女士好厉害,真有钱!”嗜言点头:“嗯,传闻她是英国的世袭贵族,丈夫还是个富可敌国的军阀。”

  辰情点点头:“有钱真好。”然后看着嗜言,“少爷,您家里很有钱吧?”嗜言想了想:“那得看和什么比较了,中国首富可谈不上,最多平京首富或者江南首富,不清楚。”

  “也可以造房子吗?”“房子肯定可以啊。”“那学校也行?”“嗯。”“游乐园呢,游乐园也行吗,我听很多人说游乐园要好多钱的。”“迪士尼肯定不行,其它的应该没问题。”“哇!”

  嗜言皱眉:“你烦死了,上台拍照吗?”辰情瞪大眼睛问道可以吗,嗜言点点头,辰情立马答应。

  这样子的话,是不是说她也可以和少爷拍照了?

  跟着嗜言上台,逝娜给俩人安排了第一排的位置,C位是Vewandou,他是上任g.r班长、学生会主席、直升泉分部m.t。

  本来千叶藤利给逝娜空了个位子,准备拍的时候Vewandou一把扯过逝娜拉到自己边上,揽着逝娜肩膀。

  逝娜啧了一声:“你有病啊,我不站在这儿,你是C位!”Vewandou笑:“没事儿啦,看我们俩站一块儿多么配,兄妹情深的,大家都很羡慕呢!”

  逝娜翻了个白眼,俩人惹得第一排的嗜言回头:“干嘛呀,你们俩吵什么,能不能好好拍照。”逝娜扯嘴角:“小辰情,快看好你家少爷。”

  辰情点点头:“好的,逝娜姐姐。”嗜言瞪了辰情一眼,辰情立马缩脖子,拍照的人吼了句:“你们烦不烦,别说话,看镜头!”

  众人看向镜头,简三突然喊了句:“这是大家最后一个校庆,咱们g.r,永远留着嗜言的位置!”

  众人听了微笑,表情自然,面色温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