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清后宫之德妃传奇

第二章·选秀前夜

大清后宫之德妃传奇 黄洁婷 1072 2017-04-30 23:13:53

  今晚的月光,不似往日的皎洁,让人一眼望穿。明天就是最后一轮选秀了,彦青心里七上八下自己嘀咕着,放下手中的诗书,开始拨弄窗前的竹叶。这时父亲敲了敲门进来。彦青行了个礼,便向前搀扶着父亲坐下,问道:“夜里风凉湿气重,父亲久病未愈,可有何事?威武咳嗽了几声后,命下人前去沏茶,随后便回答道:“无妨,只是旧疾,我前来也只是叮嘱你几句,彦青,我们乌雅氏一族,虽为满洲大族,但地位远不及乌拉那拉氏贵重和荣耀,且包衣出身,恐中选后也难逃一些苦役,琐事。无奈家中无子,你虽是庶出,但从小你懂事机灵,敏而好学,远在你其他姐妹之上。你的秉性,为父了解,断然不会做出鲁莽之事。这也是为父看重你的原因之一。这说到底也是为父对不住你,是我无用的缘故。屡遭贬,不得志,长此下去,恐来日满族所受牵连。酿成大祸,不得不出此下策。身处宫中,能息听风吹草动固然是好的,但切记万事不可勉强。保全自己。”

彦青点了点头,答道:“女儿明白。”只见父亲前脚一出房门,大娘和三姨娘便赶了过来,大娘一股脑地坐下,上前喝了口茶,心中不悦地问道:

“你父亲与你说了些什么,竟谈了将近半时辰,不要枉然以为这个家,能因为你去选秀便乱了位份,坏了规矩。这个家还是我这个正室说了算。还有你那个没用的娘,常年汤药不离口,光是汤药钱就一大笔开销,连累家族,自是什么东西都不配有。”

话刚落音,彦青放在茶案下的手,不由地攥起了拳头,仿佛要把眼前这个欺负了她母亲一生的人狠狠地教训一番。但过了片刻,拳头变松开了。她只要一想到母亲便沉静下来。就算真的没忍住,打了下去,又能怎样?过后,终究给母亲惹上麻烦,病痛便愈发不见好。于是便回答到:

“在家里,母亲也是排行第二的妾室,虽有嫡庶尊卑之分,但凡是东西没有配不配,只有看重不看重这一说。父亲近些年身体也抱恙,你怎得不敢去父亲面前好好诉说他的那笔汤药费呢?”

只见徐大娘,一手捂着心脏,支支吾吾地要被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三姨娘见势便轻抚着她的背说:

“呦呦呦,咱不生气,把身子气坏了多不值,再说由着她去,说不准也就只有干活的罪,受苦的命,宫里的好事又怎么轮得到她身上。照我说,萍儿就不错,样貌出众,活泼好动,兴许一举得圣心。就是不知老爷是怎么想的?三姨娘瞥了一眼大娘,看她若有所思,接着说道:“也罢,也罢,时辰不早了,还是各自歇息吧。”说完便与徐大娘出去了。

果不其然,徐大娘一回到房间,就开始前前后后地跟在老爷旁边:“咱们萍儿也不错呀,为什么不让她去,我说老爷,你这心也太偏了吧。威武见她喋喋不休:“只好与她说:“萍儿是不错,但她不合适,从小到大都由你亲自照拂,性子有些执拗,娇生惯养些,再说你舍得让她去宫里守苦受罪吗?”

徐大娘依然不依不闹接着说:“将来能做上妃位或者嫔位,那我们也跟着沾光,吃点苦,受点罪也是好的。再说,或许咱们萍儿一举赢得圣心,岂用吃苦太久?

威武听后,有些厌烦地说,切勿揣度圣意,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初试早已过了,且此次前去的秀女皆是下五旗出生,多为包衣族后代,一般由内务府挑选,萍儿就算再怎么好,也得等以后再说。这才让徐大娘断了念想。

这屋才刚静下来,那屋又开始躁动起来,又是摔茶具,又是扔东西,一看,不是旁人,正是,三姨娘的女儿傲珊在无理取闹。三姨娘见状,大声呵斥道:“你闹这么大动静,待会让你大娘知道你有这心思,有你好受。”这才把她吓住。“怎么停住了,不接着摔吗?”就你这脾气能在宫中存活?咱家地位不高,老爷在前朝屡遭被贬,你真以为去了就能当贵妃享福吗?有好事,我能不告诉你?我这才想法子挑唆你大娘和你二娘。想让她们的女儿都去选秀,你在家里也可以自在些,不用整天看萍儿的脸色,等她们都去宫里了,往后我们都老了,这家就是你说了算,娘到时后在让你父亲给你物色个好人家。这浑水咱不趟,也能过得好好的。”傲珊听后,似乎接受了这个建议,嘴里絮絮叨叨的念道着:“这还差不多。”

三姨娘见她心情好转起来,便命下人,把砸了一地的碎渣子清理干净,说道:“下次不许再胡闹,好好听娘的,准没错!早点歇息吧!时候不早了。我的小姑奶奶!”

“缺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

等所有的灯都稀疏的灭掉后,庭院花丛角落的蛐蛐们变开始响起,显得周围十分安静,安静到似乎能听到花落的声音。掉落在瓦砾上,掉落在石路间,掉落在池潭边,掉落在一切可能掉落的地方。

半夜的风丝毫没有想要把笼罩在月色上的纱吹开,反倒是越来越朦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