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骞夜

骞夜

云希蔓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30上架
  • 972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骞夜 云希蔓 1088 2017-04-30 22:19:56

  落星台是整个皇城最高的地方,星光仿佛触手可及,可这里居高孤立,风也冷冽许多。

我拾阶而上,并无意外地又看见那个寂落的身影,安安静静地驻足于冷风里,像他刚来到这片领域的时候一样。

近日祁云一直郁结难解,缘于几日前我母后对他一番言辞犀利的折辱。母后素来温婉大方,那天却咄咄逼人语不饶人,的确,得到这种真相恐怕没哪个女人还能淡定得了。尤其她指着祁云对父王义正严辞地说“他若是女子我不介意你再立一妃,可你不能弄个男人进后宫”时,父王向来从容淡定的脸上青一阵黑一阵,祁云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简直各有各的精彩。我本来是去找父王商议凯旋宴的事宜的,见此情形赶紧拖着祁云就走。

接下来的几天,祁云连个笑容都没有。“你老是看着这片星幕,有什么好看的?”我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我母亲在世时曾说,星是亡灵的眼。”祁云仰着头,目光微凉。

我不觉语气温柔了些,“传说都是骗人的,夜风甚冷,回寝宫休息吧。”

“遇到谪烈以前,神族也是一个传说。可见传说有时并不假。”祁云是以皇子的身份来到这里的,可从来没听他喊过一声父王,他总是这样,谪烈谪烈,直呼其名。像是某种执着的坚持。

“你都喊了我两年的哥了,怎么还是直呼我父王的名讳?”

他声音清冷地说:“我怎样叫他是我的事。”

我戏谑地笑笑,“你不会真的想进我父王的后宫吧?”

祁云脸色变了变,“谁稀罕进他的后宫,那是女人呆的地方!”我潋起笑容淡淡道:“这样就对了。妄想太多,只是徒增苦闷而已。”祁云转而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你似乎颇有感触,难道你也曾有过同样的心情?”我干干地扯扯嘴角,“什么感触,向来为情所累者,不都是一个样么。”祁云并不打算绕过这个话题,眨眨眼好奇地问:“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一时不知如何应答,索性就起了作弄他一下的念头。我走近一步,神色暧昧地看着他,“云,其实我一直以来……”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探寻着我的脸色。我再靠近一步他就再退一步,眼看他一只脚都踩在边沿上了,我急急一扯,他被我圈在了怀里,“再退就掉下去了!”

近距离看,祁云的脸还有些稚气,介于少年与成人间的青涩,却是罕见的精致,即使这样紧张无措的模样看起来也赏心悦目。

我略微失神。

他试探性地唤我:“哥?”

我回过神问:“你还想继续站在这里吗?”

他用力摇了摇头。我手一紧,圈着他一跃下了落星台。小孩攀着我的脖子惊魂未定,“你就这样下来也不说一声!”

我看着他窘迫的表情哧哧笑出声。他瞪了我一眼,气乎乎地回自己寝宫去了。

祁云是两年前父王从凡间带回来的小孩。其实他刚来到这的时候是住在我的宫殿里的,父王这样安无非是希望他能得到我的维护,毕竟宫中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皇子并无多少尊敬。他们是看不起祁云的,在他们眼中,祁云是王与凡界女子的私生子。只有我知道,他只是个凡间少年而已。

对于祁云与父王之间那种理不清的微妙关系我并非完全能认可,只是对这个眉宇间凝满寂落的少年,我是厌恶不起来的。所以我对他的维护也是出于真心。那些非议我没听到的就算了,听到了,我就不可能假装没听到。那个倒霉的侍者在棍杖下向我求饶的时候,祁云就在一旁看着,精致的脸上闪过意味不明的笑。过后他漫不经心地问我:“干嘛对我这么好?”我说:“既然你喊我哥,我维护自己的弟弟,有什么不对?”他扯扯嘴角,“又不是亲的。”我颇认真地说:“我当你是亲的。”祁云一听,脸上流露出一丝嘲讽。

第二年祁云离开我的宫殿住进了涣云天,也成为了一宫之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