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骞夜

第二章

骞夜 云希蔓 1430 2017-04-30 22:43:43

  神族许久都没有这样的盛事了,伽灵岛终结了两年的战争,胜利告捷。神族的第一将领,凌铎回来了。

凯旋宴上所有大臣及王族中人正装出席为胜利的英雄接风庆贺。

我的心情是复杂的。

我坐在为首的席位看着那个一身王者之气的男人从容走过大殿,他与离开时并无两样,只是脸上又多了几分坚毅,愈发地英气夺目。他行至殿前向父王俯首施礼,我端起酒杯上前代父王敬上第一杯接风酒,凌铎似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道句“谢过长皇子殿下”抬手接过酒杯。

忽然他左侧随行的近卫队中其中一人抽剑直直朝我刺来,速度之快出乎我的意料,我迅速侧身避过了这一击,刺客随即回身再次袭来,灌注灵力的剑锋银光闪烁,两个上前拦截的侍卫还未近其身便已被一剑封喉……宴会上见了血,一些宫人开始惊慌。我本想着生擒了他审查个究竟,凌铎一刀贯穿了他的胸口!刺客挥来的剑顿在空中……凌铎手一松,尸体连同刀剑一并落地,他转身对我颔首“殿下受惊了。想不到这刺客能混到我的近卫队中来,是我疏忽了。”

王坐上的父王沉沉说道:“将军不必自责,一个刺客而已,清理了便是。”转头吩咐一旁的侍卫将尸体抬下去。

凌铎落座前附我耳边低声说:“好久不见,这份见面礼可还行?”

我寒着脸心中一阵恼火却不好发作,他是故意放那个刺客进宫的!不惜掀起血腥只为了让我不痛快,这的确是凌铎会做的事。

待回到座位上却发现祁云不太对劲,刚想问他怎么了他便逃似的离开了宴会现场。我想跟去看看又觉得这种场合我突然离席不妥,复坐了下来。

杯盏交错中凌铎噙着似有若无的笑,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我身上。那么多貌美的舞女王族女眷你不看,看我做什么!我百无聊赖地把玩着酒杯。

过了许久,一个宫人急急忙忙穿过舞池来到殿前,“禀告王,东晨殿突然燃起诛神之火,火势太大有些不受控制。”

接连出现意外父王略有不悦,“怎会突然起火?”

“据逃出来的侍女说,似乎是三皇子纵的火。”

我腾的一下站起来,“那他人呢?”

“还在殿里。他看起来情绪不好,侍者们不敢接近他……”我不待他说完掀开他便赶往自己的宫殿。

赶到的时候已是烈焰冲天,我撑开护身的结界进入火里四下搜寻,终于在墙角边发现了祁云的身影。他倚着墙坐在地上双眼放空,似乎连破天的火光都没能映入他空洞的双眼。

我走过去唤了他一声,他转头双眼开始慢慢聚焦转而变得困惑,“哥?你不是参加凯旋宴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话没说完他就被烟雾熏咳了起来,我将他拉入结界内带着他离开了这片火海。

东辰殿门外侍者随护跪了一片,父王站在石阶前与刚从火中逃出来的祁云两两相望,最终他什么也没说,潋去眼底的担忧之色,漠然离开。

我心中一叹,他抛下那样重要的场合赶到这来只为了看一眼,确认祁云安然无恙,却连一句关怀的话都说不出口。当真是隐忍!

祁云不明所以地望着父王离开的方向,失落难掩。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送你回浣云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