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骞夜

第四章

骞夜 云希蔓 1460 2017-05-02 22:43:59

  说起来我还从未到过凌铎府上,我以为以他的地位他的府邸就算不如天宫雄伟辉煌也应该华丽夺目。但是并没有,而且他的府邸离海岸很近,空气里都能闻到海水的味道了。

临海也有临海的好处,比如黄昏时分海岸的落日,该算得上海角最好的景致了。我从来不知道海岸的落日是这样恢宏。

红霞滚滚,铺满了半边天,海鸟嘶鸣腾空盘旋,黑色古老的石崖上光影镶踱。

海角是神族的领域,我印象中的海角,没有四季岁月模糊,不论是高崖海水还是沙砾岩石,甚至辉煌肃寂的天宫,都百年如一日的沉闷。所以我总喜欢流连于凡间大千世界,我有时候会想想去凡间做个自由流浪的神,但这并不实际……

凌铎和我隔着一段距离逆光而站,他一侧过脸,脸上便覆上一片阴影,这个角度看去他的伦廓更深邃,就如他深不可测的心思。海岸的风太大了,吹得我眯起了眼睛。我对凌铎说:“你有什么目的还是明说了吧,我没心思和你玩游戏。”

我在这里呆了两天,凌铎待我如坐上宾,样样周到。好似他真的只是请我来做客的。

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骞夜,你总爱用恶意猜度我。”如果说祁云是全神族唯一敢直呼父王名讳的,凌铎,就是全神族唯一对我直呼其名的臣子。

“我能信任你吗?”这一句我问得难得地诚心,但听在凌铎耳里恐怕也只是一句猜忌而已。

他说:“至少,我没有伤害过你。”

我竟无从反驳。

落日沉入海平线,残留大片橘红色的光晕,将散未散。

凌铎从石崖上走下来说了声“回府吧”就顾自往回走,我盯着他孑然的背影看了一会儿也迈开了脚步。

晚上他让人弄了一桌色味具全的酒菜,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居然是凡间的酒。神族里边从来没有这么醇香浓烈的酒。我很喜欢凡间的酒,但这并没有人知道。凌铎向来只关心军事政事居然也会去搜罗凡间的东西?

我正寻思着怎么凌铎打了一仗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一个下属走进来,这人我不陌生,他叫封辰,是凌铎多年的亲信。封辰似是有事汇报,见我在场,默声等候凌铎指示。

凌铎不甚在意地说:“有什么事就说吧。”

封辰略一踌躇道:“宫中传来消息,凌霆副将死在涣云天。”

我端酒的手一顿,我最不愿见到的,就是祁云招惹上凌铎。

凌铎目光一沉,“怎么回事?”

封辰道:“不清楚,但凶手是三皇子无疑。”

凌铎的脸一下冷了下来,目光投向我,“我不去招惹他,他倒先来招惹我。”

封辰下去以后我说:“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误会,祁云哪有能力杀死凌霆?”

凌铎不紧不慢地道:“有没有误会,明日一进宫,就什么都清楚了。”

我一下没了心情,起身准备离开。

“别那么快走,陪我喝两杯吧。”凌铎前言不搭后语地说。

“你自己喝吧。”我不去管他复杂的神情离开了饭桌。

回房的路上一直感觉有人在后面跟踪,我闪进假山后面,只见昏暗中一个人东张西望……我瞬移至他跟前冷声问:“你是谁?跟着我做什么?”他看了我一眼慌张地转身欲逃,我出手制住他,他肩膀一吃痛轻呼出声,我这才看清他的脸,很年轻,长得还不错。但为什么这么眼熟!可是我又没有半点印象在哪里见过他。我用少许灵力在他身上一探,探到了一股属于魔族人的力量。我正欲追问,凌铎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不是让你这阵子别来找我吗?你是听不懂,还是没记性?”他一见凌铎更是惊慌失措头都不敢抬,“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犯了。”

“滚。”凌铎不带感情地说。

那人为难地看了看我钳制他的手,我一松手他便仓惶而逃。

我转身质问凌铎:“你为什么把一个魔族人留在你府里?”

“他只是我的一个俘虏,长得还可以,我留他在这里消遣有什么好奇怪。”

“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爱好?”我一挑嘴角对他玩味地笑。他的眼神意外的有些闪躲,不发一言就离开了。

我还一直在那想,那魔族人到底像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