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骞夜

第三章

骞夜 云希蔓 1316 2017-05-02 22:42:11

  祁云那把火虽然没把我的宫殿烧成废墟,但能被烧毁的也烧得七七八八了。

这火起得蹊跷,宫中人看祁云的眼光又多了一份猜忌,有人怀疑他是魔族的奸细,毕竟火烧宫殿之前还有一桩刺客事件,不免让人猜疑。但我和父王都没有任何表态,便也无人敢站出来正面说些什么。除了凌铎,但他心知肚明那事跟祁云没关系。不过只要他想,他也可以颠倒黑白将祁云送上审判台。

祁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那片蒲公英地看落英。他说落英看起来自由,不过是随风飘荡而已。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坐在高草丛中,身边落英纷飞,飘落又旋起……他比刚来的时候长高了一点,快和我一般高了,稚气的脸也变得更加棱角分明,却又多了几分清冶。

他手捧着那支笛子搁在唇边像在吹着某一首曲子,却没有吹出任何声响……然后他把笛子放在手中细细磨挲,样子懵懂执著。他总是这样,从不吹出声响,就像有千言万语,却欲说不能。那笛子是父王的梵笛,许多年的随身之物不曾想他会赠与了祁云。

听见我的脚步声,祁云不着痕迹地将笛子放回身上,转头带着歉意:“对不起,他们说,火是我放的。”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我无所谓地说“你上次不是说想学骑马吗?我带你去马场吧。”

祁云点点头,眼里有了些许光彩。他一直是个天姿聪颖的孩子,不论剑术还是马术他都一点就通,这样的徒弟教起来一点不费劲。他三两下就将马匹驾驭得有模有样。快意驰骋的感觉让他连日来阴郁的脸又有了明媚的笑容。马背上的祁云有种飒爽不羁的姿态,我料不久的将来他一定风华绝代。

祁云跑了一段回头远远地冲我喊:“哥,在这里跑太没意思了,我们去宫外!”不待我回应便绝尘而去。我赶紧驱马跟上去。

出了天宫便是广阔的平原,祁云像玩脱了的孩子一去不回头。等到他感觉到累的时候已经离开天宫很远。他抛下了自己骑的马硬是赖在我的马上抱着我的腰让我带他回去。这点更像撒娇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

回到宫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偏殿中灯火通明,凌铎坐在桌前,我进去时他刚好斟上一杯茶。

我随意往凌铎对面一坐,“你有事吗?”

“两年没见,你这态度不免让人寒心。”

“能不能好好说话?”

他略带嘲讽地笑,“神族什么时候有个三皇子了,还挺有个性,一言不合就把你的东辰殿烧个精光。”

“王族中的私事,无需向旁人交代。”

“的确,私生子什么的在王族中再平常不过。但长皇子的宫殿都被烧了,总该查一查吧?”我就说,他总有办法让我不痛快。

“他只是个孩子,你别针对他。”。

“我怎么是针对他了,凯旋宴上发生两桩意外,难道不该好好查一查吗?”

我略带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刺客的事你心知肚明。”

凌铎眯起他那狭长魅惑的眼玩味地看着我,“你很喜欢他?”

“是又怎样?”

“不怎样,一个精致易碎的玩具而已,你高兴就好。”凌铎的意思我明白,凡人生命短暂,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神族人来说,不过一瞬花火。凌铎饮了一口茶又道:“我看你的东辰殿三两天是修不好了,不如就屈尊到我府上小住几日如何?”

我甩给他一个“我和你关系很好吗”的眼神,“不必了,这偏殿我也住得舒坦。”

凌铎悠然道:“别急着拒绝,你也不希望我为难那个小子,和我处好关系不是很有必要吗?”

我皱皱眉头,“你又想耍什么把戏?”

“你不敢?”

“我奉陪。但凯旋宴的事我不希望再从你嘴里听到。”

“那我便恭候着。”凌铎满意地笑笑,起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