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骞夜

第五章

骞夜 云希蔓 1079 2017-05-04 18:15:33

  凌铎要向父王讨说法,声讨的对象是祁云,我必然要跟去一探究竟。

于是向来不出席朝会的我也出现在了今日的朝会上。

父王不动声色地听完执法殿长老对凌霆一案的上奏,不愠不火地道:“祁云已认罪,此案不必再审,”转而看向凌铎,“将军今日也在场,凌霆是你的人,有关祁云的处置,本王便交与你自行处置如何?”

凌铎立即朗声道:“王英明,臣无异议。”

我怎样也料不到父王这样轻易就将祁云交给了凌铎。但父王做何决定,自有考量。

晌午,我步入长生天书房内,一袭银灰长袍的人端坐案前凝神审悦折子。

我恭声唤:“父王。”

父王父王合上折子看似随意地问:“听说你最近一直在凌铎府里?”

“是。”我嘴上应着,心里猜测着他问这话的用意。

他别有深意的看了看我,“凌铎一向心高气傲,倒是和你走得很近。”

是这样吗?

不过现下不是讨论这问题的时候。我不是很自然地咳了声,问:“您为何审都不审就将祁云交给凌铎?”

父王稍显烦躁地将折子往案上一扔,“有什么好审的,他都迫不及待地认罪了。先是火烧宫殿现又杀死有功之臣,就是审了,也是个死!”能令他这样头疼的,也只有祁云了。

“那您觉得凌铎有可能顾忌您而放过祁云吗?”凌铎虽是义子与凌霆并无血亲,但他们好歹同上过战场共过生死,这个仇,凌铎不可能不报。

父王又拿那种别有深意的目光瞧了瞧我,“骞夜,这事就拜托你了,我知道这事很棘手,但我相信你能办好。”

他一句信任就把难题推给了我。

他凭什么认为我一定有办法保祁云一命?

我一时语塞,道是也不好,说无能为力也不好,只能说:“我……我尽力。”

神族的囚牢并无多少阴森气息,这里不过是未判决的犯人的暂押之地。祁云安静地坐着,腰间的梵笛冰蓝通透,在幽暗的空间里范着清润的光,听见我走近的声音他抬头叫了我一声“哥。”就再没有其他言语。

我蹲下身问:“人不是你杀的吧,你怎么可能杀得了凌霆?”凌霆虽不能和凌铎相提并论,也不是能力泛泛。

“是我杀的。”小孩认得很痛快,生怕你不信似的。

“那你杀人总有个理由吧?”

祁云犹豫了一下,有些难以启齿地说:“他想侵犯我……哥,你觉的他不该死吗?”

“确实该死,”我照顾了这么久的人我都不曾碰过一下他竟然想染指!不止该死,罪该万死!“但是,你也惹了麻烦。你杀的是凌铎的弟弟。”

“我知道,谪烈说过了。看来这次,你也保不了我了。我知道那个人不好对付,再坏不过一个死……你不必为难,我本就不是你什么人,照顾我这么久也是仁至义尽了,我很感激你。”祁云很平静地说着不像他这个年纪会说的话,末了,淡淡一笑,笑容薄凉。

“别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揉揉他的头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凌铎杀了你的,相信我。”

祁云怔怔地看着我,轻轻道了句:“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