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骞夜

第八章

骞夜 云希蔓 1287 2017-05-08 13:39:07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跟他的关系好像并不适合开这个玩笑。好在他并不理会我的话,他看似嫌弃地瞟了我一眼,说了句“看样子还死不了”便往门口走。

“你还没告诉我祁云在哪呢。”

“投海里喂鱼了。”顿了顿他还是说:“我把他还给谪烈了。”

我垂眼看看身上缠得平平整整的绷带,那你怎么不把我一并还给谪烈?这是我心里的疑问,可我没问出口。

一整日,我只能与床相伴。

第二日凌铎来看我,听着几丈开外他的脚步声我不知出于何种目的闭上了眼装睡。床的外侧一沉,他坐了下来,既不叫醒我,也不离开,就这样静静坐了很久。就在我快要装不下去的时候,他终于起身离开了。我睁开眼,他的背影刚好消失在房门口。

突然想起和凌铎的相识。

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当时我还是个小孩,他也不叫凌铎,他叫倾羽。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曾经反叛谋逆的权臣的孙子。这个秘密,神族上下只有我知道。

倾羽的祖父一百多年前曾是朝中第一权臣,权倾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是久握重权,野心日益膨胀,终是起了喧宾夺主的逆反之心。成王败寇是恒古不变的天理,然倾羽的祖父没有成王的命,最终只落得身败名裂,族门覆灭。辉煌一时的家族倾刻间说覆没就覆没。我当年还小,不谙政事,对那场叛变记得不甚清楚,却记住了变数中唯一逃过诛连的倾羽。

那天夜里,亡命出逃的孩子仓惶闯入我的房内,满手满脸的血一身狼狈,一把长剑横在我颈上,盯着我声色俱厉:“敢出声,我就杀了你!”他持剑的手不知是恐慌还是疲惫的缘故,一直轻微地颤抖着。我听见外面一连窜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稍微往后退了退对他说:“他们快搜过来了,你还不躲一躲吗?”他一把揪起我一跃上了横梁,又立马将剑抵在我脖子上。搜寻的侍卫推门而入,为首的人嘟囔了一句“这么晚了殿下怎么不在房里”。

颈上传来细微的刺痛,我低眼一看,脖子不小心被他的剑锋擦破了点皮,一滴血珠顺着剑锋滑落,我快速伸出手在其滴落前接住……他愣愣地看着我,然后不动声色地将剑从我颈上移开。

一众人四下查看一番便离去,他又揪起我回到地面上。

“为何帮我?”

“我只是觉得,冤有头债有主,长辈所犯的罪,不应让你一个孩子跟着一并承担。”

他似笑非笑地道:“你看起来比我还小,倒有些见地。”说罢便欲离开,我急忙唤住他:“你这样是逃不出去的!”他收住脚步,“那我总不能一直呆在这等他们来抓我。”

“你先把这身衣服换掉,我有办法让你逃出去,不过不是现在。”

我找来一套侍者的衣服让他换上,再弄盆水擦干净他身上的血迹。他身上并没有伤,那些可怖的血迹竟都是别人的!待他换装完毕,我一手捻起诛神之火将血衣烧成灰烬,不留痕迹。他再开口时眸子中已经没有多少防备,“你是皇室中的小孩?”我点头应是,他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想着他若知道我是灭他满门的仇敌的孩子,搞不好会先杀了我泄恨,便随口一扯:“我叫阿夜。”

他一听哧笑出声,笑容有些邪气,“皇室中哪会起这种奇怪的名字。”

“你爱信不信。”

我仔细端详起他来,虽是个孩子,但比我大些,比我高些,接近少年的面容和身型,仪表气质无疑都是出挑的,有种权门中醺养出来的冷酷邪傲。他对上我端祥的目光,“你看够了没有?”我尴尬地别过脸,“屏风后面有间暗室,你且先在那躲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