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一排梧桐树

第04章

那一排梧桐树 彭绍真 3024 2017-05-03 19:01:55

  第04章

萱萱忽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扒了口饭应付道。

“恩,还可以吧。你不这样觉得吗?”

萱萱说完,挑高了睫毛,看着路遥的脸。路遥打量外星人似的看着萱萱天真的表情,真的恨不得踹她两脚,让她那高挑的睫毛上挂上几珠泪水,然后,再发配她去演一个真人版的悲剧的女主角算了。不过,心里可以这么想,话却是不能这么说的。

“我觉得啊,这样的生活真的是既枯燥又乏味,简直都快要累死了呢。当然,你是全年级的优等生嘛,这么一点功课,你自然是不会放在话下啦。”

萱萱有点飘飘然了。不过,还是很谦逊的说道。

“呵呵,你说的什么话嘛,你也不是差生的啦,再说了,就我那点……”

萱萱还没有说完,路遥突然隔着桌子,踢了踢她的腿。萱萱看着路遥,脸上写满了问号,比她所有的作业本上不懂的题目加起来都要多。路遥忙努了努嘴巴,示意萱萱看她自己的身后。萱萱很不解的看了回去。饭堂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两个人。好像还很面熟的两个男生,在哪里见过呢?

“终于回来了,我们今天的午餐是不是可以去找他们报销吧?”

路遥的话音刚落,萱萱也马上就想到了,接过来说道。

“二班的那个?刚才就是他们吧?”

“是啊,就是他了。我早就知道那个家伙了,哼,今天他是跑不掉的。”

萱萱则完全没有去听路遥的话。只是扭着头自顾自的说道。

“一个人打那么多人,真的是太自不量力了。果然,吃了很大的亏呢?你看,眼睛都肿了。还贴了块创可贴呢。”

路遥对萱萱滥发的慈悲心,表示了完全的无语。也不再和萱萱商量了,只是兀自的高声咳嗽了好几次。那男生听了,朝这边看了下,刚好看到萱萱勾着头去瞧他,四目相对,马上都躲闪开了,萱萱回过头,正看到路遥对着自己坏坏的笑。一瞬间,脸都红了。

“你个家伙,真是够坏的,下辈子罚你去做尼姑。”

路遥很是嗔怪的反抗道。

“你那么关心他的伤,他却不知道,不是太可惜了吗?我只是提醒他一下嘛,真是不识好人心啊你。”

路遥说着话,目光已经越过了萱萱的肩膀,看向了那个男生,那个男生正拿了自己的饭卡反复看着,而他对面的男生,正很认真的从兜里掏着什么。不过反常的是,萱萱却出人意料的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大度,一点也没有计较路遥刚刚都说了什么。把筷子勺子,往盘子里放好说道。

“哎,好人啊,我已经吃好了,你快点好不好啊。”

路遥看了看萱萱的盘子,忙匆匆的扒几口饭。然后看着萱萱说道。

“我已经提示过他了,可是,好像没什么用。你说要不要再给他发个通牒什么的?恩,嘿嘿,要不然……,要不然一次男生请吃饭的机会就要白白的溜走了哦。”

萱萱突然悟到了什么一样,说道。

“嗷……你这家伙,原来是这种居心啊。我还以为你真的……”

萱萱还没有说完,却看到路遥瞪大了眼睛,慢慢的把头也埋了下去。难道,他不光课桌上是会开花,连盘子里也开出了玫瑰吗?

“恩……恩……这位同学,刚才真的是对不起,要不今天我请你们吃饭吧。”

萱萱猛的回头,那二班的男生手里拿着两张饭卡,正看着自己。溢满水一样的眼睛里纯净的像饭堂外面的蓝天一样,不过,更黑了很多,显得更加深不可测。像一口年代久远的井,掉进去就再也上不来的井。他那突然的举动,让萱萱很是意外,哎,自己还真的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发生了这样的场景,自己要怎么去应付呢。

“饿,这个,我们都已经那个……吃过了。要不就不……”

萱萱说到这里,竟突然有点后悔起来,甚至后悔什么她自己都不清楚。要不?就不?到底不什么嘛?幸好,路遥忙不迭的踢着萱萱的脚。萱萱这才安静了下来,脑子里还顺带有了个灵感。她马上大声的说道。

“路遥,人家要请你吃饭呢,你好歹给句话啊。”

路遥只好抬起头,很不情愿似的说道。

“恩,嘿嘿……我们都这个……要不下次吧。”

说完,却不去看那男生,只拿眼睛死死的盯着萱萱。

“哦,那也好,那你们什么时候有空的话,你再叫我们好了。”

说完就转过身去。可是很快又转了回来,说道。

“这样好像……,恩……好的……好的……我到时候叫你们好了。”

说完,便转过身,走了。萱萱回头瞟了一眼,高大的男生的背影,黑色的运动鞋,黑色的裤子,还有黑色的羽绒服,那羽绒服上还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里面露出了灰色的棉絮。还没有等萱萱回过头,她就已经听到了路遥恨恨的声音。

“哼,萱萱,回头我才找你算账。你这个坏家伙,又往我身上扯。”

这就是对自己刚刚那个灵感的惩罚吗?难得聪明了一回,怎么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呢?

冬天似乎很快就过去了一半,可余下的一半却死赖着,不肯过来。仿佛,她也知道,来了,就意味着很快就要离去。有句话不是说吗?冬天都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那么,春天都已经不远了,留给冬天的时间,还会多吗?

冬天不来了,秋天也就只好留下了,于是,十一月都已经过去了一半,整个学校还到处都保留着浓浓的深秋的气息,迟迟的不肯散去。

学校的围墙边,道路上,花坛里。一点冬天的影子也没有。而深黄的,暗红的落叶却堆了一层又一层,一天厚似一天。可总还是有那么几片叶子,带着点不甘,挂在不属于自己的季节的枝头上,独自迎着北风翩翩的起舞,哗哗的呐喊着。

而一反常态的,是学校正大门到主教学楼的道路两旁,再有,就是二教三教的门前,那是几排高大的梧桐,在初冬的季节里,那叶子早已经褪去了绿色的盛装。化作了霜后的深黄和暗红。只是那颜色却格外的亮丽,是亮灿灿的黄,和亮灿灿的红。亮的夺目,亮的闪眼。是十一月的学校里最亮丽的一道风景了吧。

萱萱每天早上就是踏着这些厚厚的落叶,去上早自习。听着脚下沙沙的响声,就宛如一阕乐章一样动听。这是心情好的时候。当然,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抚着发红的眼圈,一边回味着昨天那好看的电视剧,替剧中女主角就要遭遇的感情伤害担心不已,就在男主角刚刚出现,谜底快要揭开的时候,却传来了爸爸粗暴的吼声。如果,在这样的早晨踏上那些落叶,就算全都是亮灿灿的黄,或者亮灿灿的红。那发出来声音恐怕也只能算作是噪音了吧。而今天早上,萱萱听到的就全都是最不好听的噪音,不时的,还生气似的踢起那么几片,于是,那些落叶,就翩翩的,翩翩的,借着风力飞出了很远很远。

萱萱一边走着一边看了下表,时间还很早。干嘛赶的那么慌张呢,这样想着,萱萱走路的速度索性更慢了很多。

最近学校经常搞各种建设,四层高的新主教学楼刚刚在几个月前落成,然后就接着装修校门,据说是学校的领导们,去其他名校参观了之后,得出来一个结论,学校的升学率之所以一年不如一年,就是因为硬件跟不上,而学校的大门,在那份跟不上硬件列表中就排在第一位。门面嘛,当然重要了。门面不好,其他都没法搞。于是,那维持了近百年的大门,就在挖机的轰鸣声中,被拆的干干净净。连上面爬了一层又一层的爬山虎藤都未能幸免。自然的,进入学校就觉得好像到了世外桃源一样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如今,新的大门终于在两个星期之前落好了,是萱萱最讨厌的黑色大理石结构,两个主结构刚好构成个十字形,再加上辅结构,总体感觉上,好像很抽象的,只是萱萱却一直不知道这个抽象的家伙,到底属于哪个门派的,也搞不清楚他到底象征了什么。不过,就是这个设计,听说还得过了什么奖的。

只是,说真的呢?在萱萱的心里,每次进学校的时候,都觉得好像是进到了一个奇怪的坟墓中一样,因为,萱萱一直都认为,那个黑色的大理石做成的东西,不是正像个墓碑吗?你说那墓碑的后面不是坟墓,还能是酒吧吗?有谁会在自己的酒吧前放个十字架的墓碑呢?当然了,也会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比如路遥就是其中的一个。每一次,萱萱和路遥这样说的时候,路遥都是摇着头说,你这个人啊,简直不可理喻,心里阴暗的角落太多了,所以,看到什么都会往阴暗的那一面去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